主页节日征文清明节
文章内容页

一件憾事

  • 作者: 竹楼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7-31
  • 阅读221625
  •   去年清明,我和妻子随家人到铜陵顺安乡下给父亲扫墓。乡下的春天,气候格外老好。坐在乡下叔叔家不大的院落里,乡亲们用上好的茶水、茶叶蛋款待远道而来的我们,让我终身难忘。临走的时候,还要让我们带些家乡的土特产,如鸡蛋、蔬菜等等,他们把土特产直往车的后备箱塞去。

      父亲生于1930年,当兵立过功,担任班长,退伍回到地方,先在看守所当民警(父亲的老战友唐老爷子回忆),后来被政府安排到房产维修队当管理员(就这维修队管理员,由当时的铜陵特区政府下发的打印的十六开发黄的铅字文,我小时候看到的,还带有油墨味),父亲最高职务为房产局房产科科长。

      那时候人们住的都是平房,父亲对家家户户如数家珍,只要说出某人,他就知道此人住在哪儿,多少栋多少号,人家住多大的房子,人称“老房管”。老房管公而忘私,从不为自己着想,分到手的楼房却让给他人,分到手的自行车让给同事,直至他去世前仍然住在平房里。为此,我曾以《老房管》为题写过父亲,发表于《中国社会报》等媒体。

      父亲于1986年因病去世,迄今己有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来,记忆中,我给父亲扫墓的次数并不多,实在属于那种不孝之子,愧对于父亲。

      父亲的墓就在山脚下,这里除了父亲的坟外,爷爷奶奶,还有婶婶的坟都在那儿。坟前有一个池塘,池塘周围满是菜地,我下放的时候在那里种过“人生”上的蔬菜,这里是一块极好的风水宝地。

      站在山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祖房,黑砖黛瓦的祖房历经风风雨雨,虽然几经翻修依然变了样,但无论怎样变化,仍然是它的缩影。我和姐姐在这祖房里出生,它成了我们的记忆。

      扫墓结束后,为答谢乡下的长辈,午间,我们把长辈们接到镇上酒店畅饮。一桌子上坐的都是爸爸妈妈两大家的弟兄姐妹。那天,大叔叔小叔叔、大舅舅及舅母、两个姨娘及她们的一个儿子,只要在家能走路能活动的都来了。当时我留意了母亲,母亲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

      有人不仅要问,时间那么紧张,怎么能请到爸爸妈妈两大家的兄弟姐妹?请看下来。父亲的家在王村,站在王村村口就能看到鲍村,我妈的家。王村与鲍村之间不足两公里路的样子。所以两村走动也很方便。下放时,我就住在王村,每次回到城里,都要经过鲍村,上那里的舅舅姨娘家坐坐。回到乡下时还要经过鲍村,到姨娘家吃口饭或住上一夜。

      酒足饭饱后,乡下的大叔叔来到我跟前,他抚摸我的后脑勺,老泪纵横地说:建设,明年就是你爸爸诞辰九十周年,清明的时候,你们要回来看看爸爸。叔叔话音刚落,我握住他那长满老茧的手说:我一定回来。看上去,大叔叔对父亲仍有深深地怀念之情。

      天有风云不测。转眼到了2020年的清明,又是祭扫墓地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大叔叔的话,很想回到乡下给父亲扫墓,纪念父亲诞辰九十周年。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横行天下,全球都在抗击新型病毒肺炎,为做好自我防控,我与远方亲人商量,决定不回安徽,待在上海,等到形势好转后再回去,很快得到家人的理解,他们说:无论什么地方,现在还不是走动串门的时候,你就安心留在上海吧。他们表示,为配合防控,不到乡下扫墓,请乡下亲戚代为扫墓。对于家人的理解,我无言以对。

      百善孝为先。现实生活中以实际行诠释孝道的人还是很多的。如今一想起这事,深感遗憾,对不住父亲,父亲为他的五个儿女没少吃过苦,受过累,深深地怀念父亲。谨以此文纪念父亲诞辰九十周年。

      本文标题:一件憾事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888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