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一碗鸡汤面的追忆

  • 作者: 多多书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12
  • 阅读87822
  •   小时候的我们,家里穷困,吃的是杂粮,穿的是粗布,没有白面,更谈不上肉蛋,生活艰苦,大家成天都在忙着干农活,个个都在为吃饱肚皮而发愁。一碗对现代人来说再普通不过,几乎每天都能吃到的鸡汤面,却引起了我对以前美味碗面和健康生活的无限向往。

      那时的人们基本上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环境没有污染,食物没有农药,吃的五谷杂粮营养丰富粗细搭配合理,加之大家成天都在体力劳动,身体经常得到锻炼,因此体格健壮,身心康泰,吃饭饭香,喝水水甜。虽然平常吃不上白面,肉菜更是无从谈起,但偶尔逢年过节也能吃上一顿香喷喷的鸡汤面,舔舔嘴唇都是香的,甚至直到现在还回味无穷。

      最让人留恋和难忘的就是一年中难得一见的鸡肉盖浇手擀面,如果遇到个比较闲暇的节假日,父母就想着为我们改善一下生活解解馋。看着家里养了好几年的老母鸡,成天在野外刨土吃着虫子长大,父亲选中了一只不再下蛋但却吃得很肥的老母鸡,一提溜起码也得个十斤、八斤的,左手把鸡头从鸡冠处对折,右手紧握菜刀,一刀下去,鲜血吱吱地往外吐着泡泡,等到把血放干净了,再拿开水把母鸡一烫,细心地拔掉鸡身上的每一根毛,然后再破膛取出内脏,再把鸡肉剁成肉块,反复不停地用水清洗,直到洗得干干净净。就这样我一直半蹲着陪父亲一起欣赏杀鸡的整个过程,眼瞅着父亲把那满满一盆黄澄澄、油津津的大块鸡肉端进了厨房。

      从父亲抓住母鸡的那一刻起,我的内心就充满着无穷的幻想,那种非常期待的眼神,口水在嘴里不停地翻腾的馋像,真是难以形容。母亲把鸡肉放上最好的香料炖烂,剔除骨头,再用双手撕成鸡丝,配上土豆丁、白菜、西红柿熬成肉汤,打开锅盖,清香扑鼻,那个香味呀,溢满家里的每一个角落,从鼻子一直香到心里,现在想起来还意犹未尽。

      由于家里人多,每个人每只碗里也只能分到一小勺鸡汤,一点一滴都显得弥足珍贵。第一碗面往往不到两分钟,没有尝到啥滋味就见到碗底了;第二碗也容不得细嚼慢咽,三下五除二也就只剩下个空碗;第三碗面才是品尝味道的最佳时机,轻轻地用筷子夹起几根面,放在嘴里细细回味,仔细地再喝上两口碗中的鸡汤,吸进嘴里鼓起腮邦,来回搅动着舌头,实实在在地被鸡汤包围着,再使劲往下一咽,鲜鲜的鸡汤顺着食管一直下滑,五脏六腑都爽心;还有最后碗里盛下的几根已经被剔除得非常干净的骨头,也舍不得轻易扔掉,拿起来放到嘴里不停地吸吸嗦嗦,直到骨头上无一点肉粒,更无一滴汤料,才不得不放到餐桌上。

      就这样也许是经年数月才能吃得上一次的香气四溢的鸡汤面,在那个饥不择食的年代,确实是一种美轮美奂的回味,尽管当时并没有吃够,但这种香味却成了我永生难忘的永恒记忆。现如今大家的生活都富裕了,成天都是鸡鸭鱼肉,顿顿都有蛋奶煲汤,高档餐厅更是去过不少,山珍海味也品尝了几多,但就是吃不出来当年那种难以形容的香味了。是桌上的食物味道淡了还是现在的人口感没了;是好吃的实在太多,人的味蕾被动物性脂肪迷惑了;抑或是食物的太过精细,人的“胃道”过于迂腐迟钝。反正那些年的一只鸡,一碗实实在在的鸡汤面,是我今生最美最香的回忆。


      本文标题:一碗鸡汤面的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940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