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
文章内容页

《醒世姻缘传》与宿迁

  • 作者: 春风杨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24
  • 阅读71460
  •   《醒世姻缘传》是《金瓶梅词话》之后又一部用山东方言写成的长篇白话小说,其小说的哲学思想、宗教信仰、以及描述对象、历史背景、地理位置等均受到《金瓶梅词话的》影响。它是一部杰出的百万余字的中国古代世情力作,具有较高的文学地位和社会影响力。没有想到是这本书与宿迁也有一定的联系。

      一、《醒世姻缘传》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明末清初文人西周生历经数年写了一部《醒世姻缘传》,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这是一部写现实人生的书,用客观唯心主义(有神论)的思想,善恶有报、生死轮回等宗教理念,通过一个两世姻缘的故事,描述了那个时代的社会万象和人间百态。

      所谓两世姻缘,即前世姻缘述说的是山东武城县一个官宦子弟晁源,停妻娶妾,纵妾虐妻,致使妻子计氏自缢身亡,晁源后因与皮匠的妻子通奸被杀。后世姻缘描写绣江县明水镇一个富家之子狄希陈是晁源的后身,他娶了前世被晁源射死的狐狸精变成的薛素姐为妻,又娶了晁源妻子计氏转生的京师女子童寄姐为妾。薛素姐、童寄姐这对妻、妾,报前世之仇百般欺凌狄希陈。经高僧点化,使冤孽得释。

      这部小说真实地反映了明代末期的社会现实,为我们了解明代社会生活状况提供了真实可靠的史料。

      在中国的小说史上,《金瓶梅词话》开启了中国古代长篇小说由历史和神怪故事转向世情内容的新时期。毫无疑问《醒世姻缘传》受到《金瓶梅词话》的影响,体现了世情小说的发展和创新。作者西周生探索的是一个世俗生活中具有普遍意义的人生问题,即人世间的夫妻生活为什么会出现种种“乖离”现象。小说虽然杜撰了神鬼显灵、生死轮回、因果报应等佛、道理念,但其故事来源均取自生活。《醒世姻缘传》凡例中有这样的话:“本传其事有据,其人可征”。有学者认为,《醒世姻缘传》的出现,标志着世情小说正真独立的个人创作的开始。从这种意义上说,它的问世,在整个世情小说的发展史上无疑是一座里程碑。

      小说故事的历史背景是明正德至成化年间。

      小说成书年代有多种说法,有明末崇祯说、清初顺治年间说、清康熙年间说和清雍正至乾隆年间说,但笔者倾向于明崇祯(上限)至清顺治(下限)年间。

      小说的作者西周生究竟是谁,也存在争议,有蒲松龄、贾凫西、丁耀亢等人之说,但普遍认为是蒲松龄。不论是谁,作者是山东人应该无疑。

      小说故事的地理环境,前世姻缘部分(1—22回)在东昌府武城县(沿运河城市),东昌府巡道衙门住临清(金瓶梅里临清属东平府),武城县距临清不上百里多路(金瓶梅里的清河县距临清70余里)。后世姻缘部分(23—100回)在绣江县(距济南府110里)明水镇。

      二、《醒世姻缘传》与宿迁

      绣江县明水镇有一位麻从吾读书人,依仗廪生身份在张仙庙寄住读书,吃住庙里一文不付,且要吃要喝,庙里两道士稍有不周,便拳打脚踢。两道士无奈偷偷离去。麻从吾竟状告道士偷了他的衣物等。县官见诉状丢失的竟是道士之物,便知麻从吾诬告,不予受理,将其赶出衙门。

      明水镇沈黄庄丁利国夫妇,无儿无女,勤劳善良,以卖豆腐为生,家境殷实,常常助人为乐。麻从吾庙里待不下去,忽然心生一计,遇到丁利国痛哭流涕,述说家境艰难,寻死觅活。引发丁利国善心,将麻从吾一家三口(妻约40岁,儿子8岁)收留。并将自家房屋腾出一半,吃住供养一分不收,还为其办了学堂,收留学生的收入一年12两银归麻从吾所有。

      麻从吾一家一住十年,相处如父子。丁利国还出资为麻从吾的儿子麻中桂娶了媳妇。麻从吾出贡(凡屡试不第的贡生,可按年资轮次到京,由吏部选任杂职小官)上京谋官,所有费用皆由丁利国资助。麻从吾坐完监,考中了通判。选了淮安府管粮通判。一家4人和佣人仆妇赴任。其一切衣裳、礼物、银带、盘缠皆由丁利国所出。此时,丁利国所有积蓄用光,并且年老体衰,老婆推不动磨盘,老夫挑不动豆腐担。老两口商议,变卖所有家私到干儿子麻从吾家养老。

      谁知丁利国夫妇到了淮安,麻从吾翻脸不认。儿子麻中桂不同意父母做法,认为应该赡养老人终生,无奈胳膊扭不过大腿,痛哭一场作罢。麻从吾派两个快手给了2两银,立刻驱除出境。丁利国夫妇痛心疾首,有苦难言,绝望中回家,到了宿迁再也走不动了。夫妇病倒在一个客店里,不过两天死亡。宿迁县衙差捕官查看,将夫妇两件破褥卖了,买了两条大席于乱葬岗埋了。

      丁利国夫妇死后,阴魂不散附到麻从吾一家身上,闹的麻从吾一家鸡犬不宁,日夜不安。麻从吾从扬州琼花观请来法师,将丁利国夫妇鬼魂收入坛中埋地下。

      不久盗墓图财,将坛打开,丁利国夫妇鬼魂再次折磨麻从吾夫妇,并口口声声称麻从吾命限不长,我在猫儿窝等你们。

      次年正月,麻从吾被漕抚(总漕和巡抚)参劾回籍。想到丁利国鬼魂的话,如走旱路,离桃源(今泗阳)20里有个猫儿窝;如走水路,离邳州30里有个毛儿窝。麻从吾为了避开猫儿窝,走水路。谁知麻从吾一家走到邳州遇到丁利国夫妇,被折磨暴死。麻中桂跪求,鬼说:“我儿,你是好人,不为难你,只是你爹娘为人太毒,我奉了天符,方来现世报应。”

      这个故事发生地有一个清楚的路线即绣江—淮安—宿迁—扬州—邳州—绣江县。

      此书在三十回“宝光遇鬼报冤仇”的故事情节再次涉及宿迁。

      三、几点启示

      1。宿迁在明朝只是一个普通的县,在《醒世姻缘传》里写到了它,在《金瓶梅词话》也写到了它。如果从广义的宿迁(今宿迁市境域)角度看,《水浒传》《西游记》《聊斋志异》等古典名著都涉及到它。是什么因素让宿迁超越一般县的影响力,不是因为行政地位和悠久的历史,而是因为它与一条河紧紧地联系了在一起,这就是京杭大运河。从上述的故事发生地路线看,与大运河紧密相连。由此可以发现,是大运河将宿迁与杭州、苏州、南京、扬州、淮安、济南、临清等城市紧密相连。因此小说的内容受大运河文化的影响较明显,可以说是大运河的经济、文化、人文、丰富了小说的素材。

      2。从小说立意上看,这个故事的中心思想宣扬的是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从形而上的哲学角度看是客观唯心主义。明清时期,人们对社会的认识,往往只限于人本善的心态对大量不合理的现象加以批评,只能用儒家思想加以抵制,但很难找到产生这些现象的根源以及如何改变不合理现象的办法。不可能有经济因素和阶级分析,更不可能用历史唯物主义思想进行剖析。因此只能借助宗教的思想进行解释,因此善恶有报,生死轮回也就成为作者认识社会最有力的工具,同时善恶有报、生死轮回的思想也最为广大百姓所接受,自然也就成为作者创作的普遍思想形式。正如恩格斯所说:“中世纪除了宗教和神学而外,就不知道有其他任何思想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故事是宣传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麻从吾夫妇的结果得到了印证,但作者却或略了丁利国是善有恶报。

      当因果报应不灵的时候,宗教会解释不是不报,而有现世报应和来世报应。所以作者特别强调“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27回)。

      3.虽然故事添加了生死轮回,鬼神灵魂等一些迷信内容,但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社会风气,是对现实人生百态的描写,是对人性丑的揭露。胡适先生曾经在《<醒世姻缘传>考证》一文中郑重地推荐这部小说,说:我可以预言:将来研究十七世纪中国社会风俗史的学者,必定要研究这部书;将来研究十七世纪中国教育史的学者,必定要研究这部书;将来研究十七世纪中国经济史(如粮食价格、如灾荒、如捐官价格等等),必定要研究这部书;将来研究十七世纪中国政治腐败、民生苦痛、宗教生活的学者也必定要研究这部书。

      4.《醒世姻缘传》不仅这个故事是以秀才为主人公而加以批评,书中还有其他故事以及其他秀才(如严列星、虞际唐、尼集孔、祁伯常、张报国、吴潮流、陈骅等)基本都是讽刺鞭挞的对象,不仅如此《金瓶梅词话》中涉及的水秀才、温秀才等都是负面形象。明朝是一个非常重视教育,对知识分子给予很多优惠待遇的朝代,在明朝进士、举人是当官的必备条件。按理说,明朝的文学作品应该给文人正面的宣传,可是恰恰就是文人用文学作品对那些不良的文人进行无情讽刺和揭露。我们不能用文人相轻来解释,只有一种理由,那就是当时众多文人并非注意品德教育,他们追求的只是如何中举,如何当官。一旦落榜,其劣迹昭然若揭,即使当了官吏大都是贪官污吏,中饱私囊,不顾百姓死活与社稷安定。

      本文标题:《醒世姻缘传》与宿迁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982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