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谁来伺候妈(26)

  • 作者: 蓝欧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8-29
  • 阅读75718
  •   我家楼下有个女邻居,叫朱玉红,她是74年下乡,比淑蓉大两岁。玉红因为哄孙女,把自家的房子租出去了,和老公搬到儿子家住,我很长时间没看见朱玉红了。这一天,在公交车上遇见了。玉红先看见我,“育盛,你上哪?”玉红告诉我,等她孙女上学了,她房子不租了,就搬回来了。提起我妈妈,玉红问:“你妈妈能下地上厕所吗?”我说:“她身体太笨重了,在床边放个坐便椅子,等我回家给倒厕所。”玉红说:“南妈妈全靠你呀。”我说:“她活的太难了,一身病,靠人伺候。”

      玉红的父亲去世不久,母亲得脑血栓,当时她才40多岁。她的哥哥、弟弟和妹妹都表态:不能照顾老人。玉红在家里排老二,她把母亲接到家里,一开始她的丈夫和儿子对老人都不好,她一个人照顾把母亲很累,她放弃了,把老人一个人放在屋子里,自己去上班。时间长了,老人觉得没有办法活下去了,就在床上上吊自尽了!玉红每一次回到父母住的地方,心里不是滋味,她索性把房子卖掉了。其他姊妹得知家里的房子卖了,他们联名告上法院,要求分财产……

      我下了公交车,准备往家走,一个中年妇女招呼我:“育盛,你上哪?”我定睛一看,这不是我的初中同学刘春丽吗?趁她等车的时候,我们聊了几句。刘春丽的娘家在我家附近,当时她学习不好,只能念技工学校,后来工厂破产了,她到药房工作,一直到退休。春艳告诉我,她儿子今年26岁了,没有女朋友。春丽说:“育盛,你真是好孩子,照顾妈妈一辈子不结婚。”一句话,我无语了。春丽告诉我她现在退休了,每天要去照顾一位脑瘫的老人,给她做两顿放。我一听,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春丽的妈妈快80岁了,有糖尿病,她的妹妹刘春艳每天都送饭,她应该和她妹妹一起照顾妈妈,怎么能让妹妹自己承担呢?记得有一次,刘春艳告诉我,她姐妹俩互不往来,姐姐把妹妹的微信拉黑了。我默默地想:这和我的家庭环境差不多。看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距离育成出车祸已经五十天了。这天是周末,市场人来人往,道路两边是摊贩,什么水果、蔬菜应有尽有。我由北向南在市场里走,突然一个熟悉的,乌黑的脸庞投入我的眼帘,正在专注地看手机。这不是育成吗?我细细打量:他腿上的纱布全部拿掉了,身边还放着拐杖。看来,他恢复的不错。为了不惊扰他,我继续向前走了30米。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发现育成正朝我这里张望。噢!他明明看见了我,却装着看手机。

      市场上有个摊铺卖大饼油条,我和摊主说上两句话,正准备掏钱,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饼子多钱?”我抬眼一瞧,彩凤就站在我旁边,我替摊主回了一句,“一块钱”,想引起彩凤的注意,可是彩凤目不转睛地盯着饼子看。就在我递给摊主两块钱的一瞬间,彩凤迅速地离开了。我望着彩凤的背影,对摊主说:“那个是俺嫂子,看见我不说话。”

      妈妈知道了这件事,生气地说:“老天爷啊!怎么不把他们三口家叫走!育成还有人性吗?不认自己的弟弟,上个月还给他送了五百块钱,太不象话……”她扭过脸,拿起电话给育蓉打电话。育蓉是什么人,专门替育成打圆场,“不能呀,他两口子没看见育盛。”妈妈一直在骂着大儿子,话说多了,她的气上不来,她拿着喷剂朝嘴里喷了几下。哮喘是妈妈的老毛病,这和情绪有很大关系。有时候,你距离她几米远,都能听到喘息声。现在,妈妈的病又开始发作了,我真不应该告诉妈妈这件事!我有些后悔了,我在一旁不住地安慰她。“你总是爱生气,折磨的是你自己。现在不跟任何人生气,因为不值得,自己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过了一阵子,妈妈消停了,养这样的儿子,没有办法。

      我给淑蓉打电话,告诉她我在街上看见育成的事情。每一次,只要提到育成,淑蓉都特别兴奋。“啊,我很长时间没有看见育成了。”她不断地问育成恢复怎么样了?我不耐烦地说:“你那么关心他,去他家看看吧!”听我这么一说,淑蓉不再问了。淑蓉口是心非,一辈子都没有说过真话,她告诉我:育成在医院手术的时候,她和淑惠每人给了二百块钱。其中,淑美想通过她稍钱给育成,她没有捎到。

      其实,我不想知道这些事情,只是妈妈不相信这些,尤其从淑蓉嘴里说出来的。

      我接着给淑惠打电话,淑惠很感兴趣,“你看见育成的时候,他在开车了吗?”我说:“他站在那里看手机,旁边放着一个小拐棍,下边有四个爪的。”淑惠的嘴巴很紧,做过的事情从来不承认,“我没有去看育成,我没有时间,我住那么远……”

      妈妈议论这件事,对我说:“咱家没有老大和老二,育成不能对我那样。”

      妈妈回忆育成出狱时的情景:

      那是1990年秋天,营口劳改大队的高墙外,淑蓉手里提着旅行袋,里面放着我穿过的一套西服。淑蓉说:“你把里面的衣服脱了,换上育盛的衣服吧。”育成说:“怎么就你一个人来接我?他们都不来。”育成换好衣服,提出要去羊汤馆喝羊汤,姐弟两人来到小饭店,桌子上摆在馒头和白菜豆腐汤。育成嫌不好吃,不高兴了,阴沉着脸,说道:“怎么不给我买酒?”淑蓉说:“我现在没有钱啊,刚才围过来那群人,你叫我每人给十块钱,不一会儿,我分了一百多块钱呀。”淑蓉无可奈何地望着育成,育成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都是我的狱友,铁哥们。”

      在家里,淑惠和淑美正在准备一桌子好饭好菜。育成站在门口,冷冷地说:“妈,我回来了。”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淑美给育成准备了一条裤子,育成穿上以后,裤子拉锁拉不上去了,淑美俯身帮他弄。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让人想到淑美对妈妈从来没有这样耐心呀!

      育成因为年少无知而走上犯罪道路,家人都以为他能够重新做人。然而,经过几年改造回来以后,除了口音和生活习惯不一样之外,育成变成了小混球。有一次,淑蓉从外边稍来三个饺子,育成嫌少,立马跟倒进厕所里。按正理,姐姐应该给兄弟一巴掌,教训他。可是,淑蓉能忍受这些。白天,育成在家里坐不住,在楼下叼着烟。有几个坏邻居,趁机把他叫到他们家,干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有时候育成夜不归宿。

      在办理迁户口的时候,妈妈跟着育成。我不禁要问:“妈,这点事,怎么还用你跟着?”妈妈说:“我儿子是犯过错误的,我怕民警为难他,怕人家打骂他。”我听了,很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


      本文标题:谁来伺候妈(26)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2999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