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双生子(三十一)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9-01
  • 阅读45153
  •   娟姐睁开眼睛后,身子晃了晃,我和风语都看得出她用功过度,身体疲累,不曾想她下了床,说:我知道她在哪儿了,我和你们一起去!

      风语说:好,我借了辆车!

      我暗自发慌,这一回小夭如何如何,我该怎么办?我舍不得小夭,第一次见到她我就知道,我很喜欢小夭,虽然我是人她是妖……好吧,我是个鬼,可喜欢人的心还是一样的。

      我看着车窗上的雨水滑落,心里焦躁不安,可千万不让小夭出事,我觉得她这样不顾性命应该是有原因的,仿佛不是因为情,但是她是一个重情义的妖兽,化成了人形还不是因为留恋世间,怎么可能不要命了呢?

      风语看了看我,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说:咱们还是有希望的,小夭或许吉人天相。

      我暗道:可她是妖啊,什么吉人天相?

      我们的小夭已经浑身湿透了,她的原形毕露,在惊雷天劫这个劫难面前,所有的妖兽都会现形!

      我们到了,刚一下车,车子的主人就仓皇驾车逃走,这个雷电天气,他也怕得很。

      我直接向小夭跑了过去,她现在是一只粉白的小狐狸,见了我她张了张嘴,并没有说出口。

      小夭!我大声喊道:跟姐姐回去,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姐姐,姐姐我会凡事迁就你的!

      我张口大喊,雨水几乎落进嘴里,可见这雨势很大,伴着轰隆雷鸣,闪电一道道落下,让人见了无不惊叹上天的威力!

      我祭出了一颗玄阴珠,让它暴涨百倍,我想它成为一个结界来保护小夭……

      可是,刚刚祭出的玄阴珠就被一道惊雷击中,好像一个肥皂泡一样破碎!

      我心里有些寒意,比周身浸湿还要寒冷,我暗道:这次只能是我冲上去挡了……

      一瞬间,我想起了他,还有娟姐,他们都曾为我遮挡危险,这次只有我自己去挡了,小夭,你可要等着我来……

      我被风吹得有些左右摇摆,但还是拼命向前!

      终于,我到了小夭身前!

      小夭被我的身体挡住,我见到了她绿色的眸光!

      我说:小夭,姐姐替你挡下惊雷,你以后可不能在姐姐面前使性子了!

      小夭的眸子看着我,她浑身都在颤抖……

      我知道了,她其实不想死!

      我终于为我爱的人遮挡住危险!

      我伸出手臂环住小夭,耳边虽惊雷响动,我却没有惧怕……

      快带她离开这里!风语扯破了嗓子叫喊,我才勉强听见。

      是了,我真是迂腐,逃离这里不就安全了?!

      我抱住了小夭,回转身就跑,向着风语和娟姐的方向跑!

      风语脱下了自己的雨衣,为小夭遮挡了一下,说:咱们回家!

      对,我也说:咱们回家!

      我们回去的路上,天气倒是变了,惊雷停了,风也停了,雨还是下的很大,可能因为现下是梅雨季节。

      先到了娟姐的家,我们也不同她客气,问她要这要那,总之是让小夭裹着毛巾,让她渐渐暖和,然后喝了些热水,从里到外的好了起来。

      小夭的眸光没有再绿过,我还以为它这是再也不施展幻术了……

      过了一个多钟头,外面的风雨都停了,我们向娟姐告辞,娟姐欲言又止,风语有所查觉,可我却只顾着高兴。

      回去后,我就急忙跑进厨房里,特意杀了一只鸡想着为小夭接风洗尘。我一直在厨房里忙碌,虽是听见风语和小夭在小声说话,我却没有太在意,所以也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

      ……

      小夭,姐姐我始终是个大大咧咧的傻瓜,连你经历了惊雷天劫都不清楚,还以为我替你挡着了,惊雷没有落在你身上……

      我真是粗心大意,娟姐和风语都看出来了,那次的惊雷天劫你没有能够躲过去,你的妖力在抵挡惊雷的时候完全消散!

      自此,你的三百年修为一朝丧尽!

      我守着小夭的衣冠冢,在我的心里还是宁愿相信小夭还是生在世间,于是我就堆了这个坟,我想着有一日我离开尘世,就让我也躺进这个坟里,我要和小夭做个伴!

      我拍开了酒封,仰脖子喝了一大口酒,自从小夭从宅邸里消失,我就一心想着喝酒!任谁也劝不住!

      小夭,我喃喃地说:姐姐终究还是没有保护好你,你不会怪罪姐姐吧?

      我看这天地虽然宽广却容不下一个刻苦修行的小夭,她虽是一只白狐,可是比世上许多的女子都要好,她那么的美丽、那么痴情,她在我心里就是我的小妹妹,可是天不让她活!

      我的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我抹了一把,又喝了几口酒!

      当我趴在坟头睡熟了过去,风语才撑着伞到来,他摇头叹息,或者对我说话,我都不知道。

      ……

      那天的惊雷过去了,本以为小夭以后只会越来越好。可是,风语放走了小夭。就在我做好了烧鸡之后,我出了厨房摆上了菜肴,叫了声小夭,风语说:别喊,小夭她走了……

      啊?为什么,去哪里了?怎么和我招呼都不打?

      风语表情凝重,说:你知道吗,其实小夭经历了惊雷天劫,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功力,她以后再不能幻化为人形,她也不可能再施展幻术了!

      我觉得五雷轰顶,晃了晃在小桌边坐下,说:难道说她以后只是一只小狐狸?

      风语说:小夭说了,变不成美丽的女子,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我一只手撑着沉重的脑壳,怎么想也不知道结果就是这样……

      小夭,小夭……我念了一遍又一遍。

      我记得她初次见到我就夸我漂亮,记得她一路跟着我,她穿着漂亮的衣服,平日里也喜欢照镜子,这样的小夭确实不会接受苦果——不能变化人形!

      我连日里没有什么胃口,风语劝我也劝不住。

      这一天门响了,我以为会是小夭,哪里知道开门一看却是“金鱼”。我失望道:怎么是你?怎么还找到我的宅邸来了?

      风语在我身后见到了黄金御,他提醒我说:还不让进来?

      哦,我表示歉意,让了“金鱼”进门。

      黄金御进门后就说:我其实是小夭的朋友,我来是完成小夭的嘱托。

      小夭的嘱托?该不是让我和“金鱼”谈恋爱?我下意识的绞着双手。

      黄金御却说道:小夭未能躲过惊雷天劫,这些你们都知道?

      我松了口气,说:嗯,知道的,所以她离开了我们呢。

      黄金御取出来一个锦囊,我一看就是街上卖的那种,可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呢?

      给你的,小夭说了这是你的东西。

      我拿过了锦囊,打开来看,原来是数十颗玄阴珠。我知道这些玄阴珠是白狐也就是小夭她娘搜集的,她竟然一直留着,还传给了小夭。难怪小夭有一回说她那里有玄阴珠!

      我也记得被黑狼拐到了山洞里时候,白狐弯腰收集了我的泪水珠子,就是这些玄阴珠!

      黄金御说:这些就是小夭留下的,据说是、是自尊法器。

      我看他表情漠然,突然说道:你真的是小夭的朋友?

      是。黄金御说:其实,我是小夭青梅竹马的朋友。我们在同一个林子里认识,一起修行,一起闯祸!

      我黯然,看了眼风语。

      风语说:你是黄鼠狼精?哦,对不起,冒犯了!

      黄金御摇摇头,说:没什么的。我看你们对她极好,都是好朋友。我该告辞了。

      我急切问道:等等,你知道小夭在哪个林子里隐身吧?

      黄金御看了看我,说:小夭不让说,她知道你会去找她。

      那我就去以前那个林子里找她。我低声咕哝了一句。

      黄金御说:恐怕她不会回那个林子里了……

      她要躲我?

      是,恐怕你还不清楚她是很有自尊的。而且对你很够情义,连甲鼠逼她来害你,她都没有答应!

      甲鼠,这厮是不是又借体重生了?

      谁说不是呢?黄金御摇头说:我的内丹差点被他抢走,我放了一个屁才脱身!但还是让他跟着,他找到了小夭,逼着她就范,我和小夭一起合作才勉强摆脱了甲鼠……

      可是,小夭的娘,就是白狐,她的一条命还在甲鼠手里,小夭只好就范。

      所以,她才施展幻术迷晕了你,让你离开这里,大约就安全些,然后她来同甲鼠斗法……

      我听小夭说过她有法子对抗甲鼠,却不知道她暗地里已经在同甲鼠斗。

      我看了眼风语,他似乎也知道的。他的表情就像在听一件过去的故事,故事里他也有份参与!

      我心里却是想通了,原来小夭还是喜欢风语的,不然,她不会对我行事乖张。她终于还是藏了起来,我想到小夭没有了变幻人形的能力,自然会躲起来继续修行。

      黄金御走的时候说:两位,这里已经不安全了,甲鼠迟早找到这里!

      风语送走了黄金御,回来后说:我们搬吧。

      搬?我吃了一惊,我就只喜欢住这里,让我搬到哪里去呢?

      保命要紧!你想啊,上次斗法,我打坏了甲鼠的肉身,他受了奇耻大辱,不会放过我,再加上他一早看上了你,看上了你的玄阴珠,他还会来找你的!你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能看着甲鼠夺走了玄阴珠之后为祸世间吧?况且,他还是娟姐他们的大敌,你在这里住,只会让娟姐顾及你的安全,而失去了战机……

      什么是战机?我懵懂地想不清楚。

      风语轻叹一声:娟姐和她共事的人一起是在同甲鼠作战,你不知道啊?

      干嘛凶我,我晓得的。

      赶紧收拾收拾,我们搬走!

      去哪儿住呢?

      就去千里之外那个小屋……

      哪个小屋?

      后面有一片棉花田!

      你几时知道的?

      ……

      我和风语的对话就像机枪扫射,子弹叮铃铃的落地。

      我其实知道风语是一个“战士”,他和娟姐一个阵线的,他们为了安宁、和平在同轩辕九子,特别是甲鼠作战。

      ……

      我花了些时日才收拾妥当,我将宅邸出租出去,签了字画了押。然后带着房契、几条金条和简单的换洗衣物和风语一起坐上了去鄂州的火车。

      之所以去鄂州,那是风语的主意,说是辗转去那片棉花田,这才不易让甲鼠找到!

      我一向鬼主意没有风语多,特别不喜欢心机重,因此就全部听他的。

      我和风语这么一躲,甲鼠倒是没有追踪到我们的踪迹,可是娟姐后来给我们来信说,那八个坏蛋越狱了,让我们小心!

      ……

      我终于又回到了小屋,我在屋后长时间的发呆,眼前虽是一片棉花田,记忆里确是一片广袤原野,在这里本该是茅草丛生,显得荒芜。

      我还在想着他,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这事情成了我心头的心病,不能找到他,我终究是不能释怀!

      风语倒是奇怪,经常出门去,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我时间很充裕,还学着他那时的样子做了一只风筝,没有事的时候,趁着美好的天气放风筝。

      我仿佛不参与世间的事情,也确实不知道时光的流逝。

      有时候,风语会带回来几张报纸,我无聊时候才看一看。嗯,世界上的事情也不多,大抵就是匪夷所思和完全说不通两种事情。

      原来风语带给我的不是实时报道,而是奇闻异事!

      我仿佛进入了新的时代,看见周遭的人们将开心写在脸上。战争结束了,全面进入了和平时期,我还在想着以前飞机轰炸的时候,那一次在防空洞里,我见到了变回原形的小夭!

      我好几次都想着去那片遇见黄金御,也就是他现原形拜太阳的那片林子里去找小夭!

      小夭,你知道我在寻找你吗?

      本文标题:双生子(三十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004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