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随时光消逝的约定:第七十九章:意料之外(二)

  • 作者: 华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9-01
  • 阅读56569
  •   顶着踌躇的心理,齐安迪排除万难答应下来,可徐紫澜不但没好转还变本加厉,痛得死去活来的。

      事已至此,端倪明显,她这不是怄气假装,而是来真的。

      他不惊不讶,平静如常。

      她身体不好,从小就如此,他是知道的,不足以为此奇怪。

      他二话不说立即把她送去医院,幸好,经过一系列治疗,她有惊无险,转危为安。

      住了一段时间的院,她渐渐康复。

      这天,他来到医院找到她,说要同她去看Anne,一番辗转,她答应了,两人一起离院。

      离院后,他们并肩来到酒店,这是Anne暂居之处。

      进到酒店内,来到Anne所住的房间,徐紫澜顿步眺望,一张大理石制成的椭圆形茶几和几张椅子停在厅中间,一旁摆着尚未洗干净的碗筷,难道刚刚有人在用膳?

      思蜀未完,又把目光投向墙上,一张大照片跑进眼眸,Anne正是主人翁,视线再往下移一寸,整整七张小照片作陪衬,正好凑个七星伴月,很有看头。

      万籁俱静,鸦雀无声,了无人影。

      周围静得可怕,静得诡异,静得让人心惊,就算纸片落地的声响都能清晰入耳。

      徐紫澜眼珠滚滚转,Anne去哪了,怎么一直不见人,她不在,那这些碗筷是怎么回事?

      蓦然回首间,余光一瞥齐安迪,问道“我能去看看她吗,他在哪?”

      他送她一个微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见状,她心生欢喜,踏前几步,迈进那个小间内。

      里头也是静得出奇,除两人脚步声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声响,门也只是轻轻掩上,指头一碰,就裂开一条缝。

      她好奇地往里瞥,隐约瞧见床上有个人影。

      “有人吗?”徐紫澜轻轻唤道再柔柔推门,生怕直接破门而入会让里头的人着惊。

      果然是Anne。

      她大吃一惊,现在的Anne和往日相比堪称大相径庭,一缕长发凌乱无比以致完全盖住双颊,再也睹不清过去那清纯可爱的脸。

      她呆呆缩在床边一角,双手环过胸前,精神恍惚,脸颊憔悴,恰恰应了一句话‘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此情此景,徐紫澜眼里含着伤心泪,自言自语轻叹息“见她这个样子,我心里好难过啊!”。

      齐安迪满脸茫然地看着她。

      “你应该好好照顾她,不需要顾及我,我早就习惯单身主义的日子,爸妈去世早,小时候爷爷工作忙,没时间陪我,我便学会了一个人吃,一个人玩,一个人睡。”

      顶着房里那一丝微弱的光,她再说“为让家里看起来没那么安静,我常常开着电视,有时在看电视中入睡,有时在吃饭中入睡,在这孤单日子里,幸好有你作伴,后来你也走了,我又恢复为孤身主义了。”

      不知为何,总觉双脸热热的,原来又是泪水满脸颊,擦干眼泪回头望,他已不再看着她。

      她仰脖抬头,阳台上,几颗星星点缀在这漆黑的夜幕中,一种不知名的花香点点沁来,心旷神怡,伤感少了。

      不知又过多久,她冷冷开口“我该走了。”

      “我送你。”话还未完,他便脚步匆匆,待她侧过身,他已走下阳台。

      一个一个挫折源源不断地袭来,早让一众人力不从心。

      林立雯意外受伤住院,许龙和徐泳乔的感情再度被僵住,然后Anne父母遭机祸出事,Anne精神严重受创,接近崩溃。

      意外接二连三,大众疲惫不堪,这一切并没感动上天打开怜悯之门,结束痛苦。

      这段时间里,徐紫澜犯病了好几次,Aaron多次登门欲送安慰,但都被拒之门外。

      终有一人置身事外,当大家都被意外折磨得不成样子,一直称接近徐紫澜另有目的的杨宇清却没有动作,除每天准时上班,又按时下班外,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时间从指缝中溜过,悄无声息,不知不觉,又溜走一个多月。

      在这一个月里,所有新闻都围绕Anne父母机祸一事展开,齐安迪时常被邀请出席接受采访,缠得他焦头烂额,幸好有个好大哥兼经纪,替他跑腿,让他远离纷纷扰扰。

      翌日清早,Henry来到二楼,本来要给弟弟带个消息,离得大老远就嗅到一股浓郁的酒味。

      顺着气味走,得到他房内,眼前凌乱不堪,衣服撒满地,床头柜还搁着未饮完的啤酒。

      还是这样吊儿郎当。

      Henry久久定睛未能晃过神,此情此景,似曾相识,静神回忆,正和刚回国时的状态几乎相同。

      再把目光来个回转,弟弟在床上,过去轻晃动他几下“你别喝那么多酒,只会借酒消愁愁更愁,起来,给你说个事。”

      “你说就行,我听着。”齐安迪冷漠地回答,将脸转至另一边,随手把一旁枕头拽过来压到脑袋上。

      “刚刚总公司的李制片打来电话,说下午约我们见面,时间在四时半,我还要把事情转告给Aaron,毕竟你们两个都是公司的签约歌手。”Henry说道。

      “那他有没有说有什么事?”齐安迪带着些许惊讶地问道。

      “那倒没说。”Henry抓抓头发,似乎想到一种可能,往下道“你猜会不会是跟Anne有关,他听说了Anne的事,所以过来想慰问她?”

      “这个可能性不大。”齐安迪稍加肯定说道。

      “这几天一直都有记者找上门,不过都被我搞定了。”Henry接声说,话后,回头望,齐安迪已挺身坐起。

      不知何时,忽听手机中传出几声闹铃,兄弟俩低眸一看,下午四时十五分。

      齐安迪一改往日傲慢作风,以最快速度跑进浴室洗个澡,刷个牙,服务一瞬出来后,已是四时二十五分。

      Henry突地恐慌,随后说“还没告诉Aaron。”

      “那你就告诉呀。”齐安迪冷冷出声。

      他们对话以后,Henry拿出手机,给Aaron发一条信息,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随后便出发了。

      兄弟俩抵达目的地已是傍晚,现场只见李制片,不见Aaron,半小时后,他才姗姗来迟,主角齐聚,好戏接着上演。

      “我这次约你们出来,是想和你们谈一件事。”李制片先将目光投至Aaron,随后又转至齐安迪,略带疾言说道。

      当着这三人,他语声更励“我了解到你们差不多一个星期没上节目,也不接受采访,Andy还说得过去,因为Anne出事了,所以没心情,Aaron,你呢?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Aaron冷冷回应“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李制片顿时面红耳赤,两眼金星,再高音调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把你签回来不是让你游手好闲的,若再这么下去,我不得不考虑与你解约,再续签新人的问题。”

      齐安迪一颤,原来他这次来就是故找借口谈解约问题。

      思及至此,他毅然起立,刚欲开口,却被一旁的Aaron抢走已到喉咙的台词,他不假思索地说“好,既然这样,我自动退出。”

      “你说什么?”李制片双目圆睁, 难以置信,但亦有惊喜,本来就想让他们解约,竟阴差阳错不费吹灰之力办得妥妥的。

      齐安迪微微一笑,歪打正着也合了自己心意,在经历这么多的人世沧桑,早就看尽世态炎凉,早有退出江湖的打算,只因一直没机会说出口。

      “好,既如此,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Evan,出来吧!”李制片斩钉截铁地说。

      本文标题:随时光消逝的约定:第七十九章:意料之外(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006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