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毕业情结
文章内容页

那年高三,你好!(第一课 军训 上)

  • 作者: 冬风无痕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0-11
  • 阅读141992
  •   别了,朝露纯净的校园,别了,青春作伴的时光,要相信在岁月的岸口,会有一艘渡河的船,载着我们去一个未知的远方。掩上过往的重门,在流光依依的巷陌,似乎总有一个声音在说,是否有一种青春叫重来?当它在渐行渐远的同时,我们是否能轻轻道一句:那年高三,你好!


      ——题记


      不知不觉我们的高三生活就拉开了序幕。


      此时此刻,高三的莘莘学子都在教室上课,然而却不时从窗外的操场传来阵阵口哨声,原来除了毕业班级外,其它班级都在挥汗如雨进行军训,而高三的我们却在进行“心训”,虽然没能与其他年级的学弟学妹一起军训,但早已“蠢蠢欲动”,所以每当下课铃声响起,我们都会迫不及待趴在窗口观望,羡慕。此时班主任洪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看见同学们一个个无精打采,便问同学们怎么都没有精神?再过几天就要进行摸底考试了!教室里鸦雀无声,同学们心里都在嘀咕,难道正如往届学姐学长们所言,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这种噩梦真的到来了!


      “老师,外面很吵!”这时班长陈熙站起来说道,班主任听后笑道,“吵?我可没有感觉到,我看是你们自己心绪不宁吧!”随后又说道,“不如把窗户关上吧!”同学们听后,台下议论纷纷,班长陈熙回道,“可是关上窗户会很热呀!”洪老师听后,心里早已明白同学们的心思:同学们也想跟其他班级一起军训,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随后继续上课。


      下课后,洪老师便来到校长办公室把这段时间上课情况汇报给校长,最后便提出让高三学生也进行军训的建议。朱校长听后没有立即回答,他站了起来把手中的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办公室的墙上赫然贴着“禁止吸烟”的标语。只听洪老师继续说道,“同学们刚刚从暑假补课的日子里走出来,也该好好休息一下,劳逸结合嘛!”洪老师的话音刚落,只听年级组长张老师坚决否定道,“不行!这怎么可以?现在高三正处于关键时刻,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松懈呢?我看一定是你班的同学贪玩吧!为什么我们班的同学就没有这种情况!”其实张老师也有自己的考量,因为作为年级组长的他是有自己的职责:他除了要做好本年级组的思想工作,组织本年级组的教师学习有关教育教学的方针政策、教育教学理论,还要参与学校德育工作,负责组织、检查、总结本年级的各项工作,特别是要抓好本年级备课组和教师的管理,协助教学处做好本年级单元检测的组织纪律,努力提高本年级的教育教学质量。


      听了张老师的话,洪老师一时不知该如何驳斥,这时坐在一旁的何老师缓缓说道,“其实洪老师说得也有一定道理,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劳逸结合,一根筋也不能绷得太紧。俗话说,欲速则不达,磨刀不误砍柴工。”何老师话音刚落,朱校长开口道,“你们也说得太严重了。”听了朱校长的话,张老师心里乐开了花,看来朱校长是站在他这边的。


      老师们的这一番话被躲在办公室窗外的张庆听得清清楚楚,随后马不停蹄赶回教室。张庆可是我们班有名的“探员”,校园内外的许多事情都是从他口中得知,由于他的头比较大,所以大家又给他取外号“大脑壳”。


      张庆刚刚回到教室便被桂康叫住了,“大脑壳,刚刚我去厕所看见你在办公室门口,是不是又打探到什么消息?”张庆听后取笑道,“没想到你戴着眼镜,视力还不错!”桂康也懒得与他辩解,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说话间同学们都围了上来,其实每当张庆“打探”到消息时,同学们便趋之若鹜围上来,此时的张庆又成了教室的焦点人物!然而张庆还没有打开话匣子,不知谁叫了一声“老师来了!”同学们都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洪老师满脸笑容走进教室,看来洪老师心情还不错,他来到讲台上环视一下教室,随后宣布道,“从明天开始,高三年级也将参与军训!”话音刚落,同学们顿时沸腾起来,难以抑制住心中的喜悦!洪老师也知道同学们的愉悦心情,便立即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同学们还安静下来。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呢?刚刚朱校长明明也站在张老师一边的,怎么就突然同意让高三学生参与军训了呢?这也让张庆百思不得其解!原来刚才张老师还在义正言辞驳斥否定洪老师的建议时,只见高三(一)班的一位同学来到办公室递给朱校长一封信,朱校长打开信纸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原来这封信是高三(一)班至高三(五)班的学生联名上书请求参与军训的信。看来其他班级要参与军训的热情不比六班的差呀!张老师看了朱校长递过来的联名信,脸色也渐渐变得有些难看,顿觉得有些尴尬,因为他刚刚还信誓旦旦说他们四班的同学就没有如此情况!这不正是自相矛盾吗?于是扭扭捏捏说道,“只要不落下同学们的课程,适当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


      放学后,何老师正推着自行车走在拥挤的人群里,突然从身后传来喊声,原来是洪老师。洪老师快步追上来,何老师忙问洪老师有什么事?洪老师便笑道,“刚刚的事谢谢你了!”何老师听后笑道,“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这也不是我的功劳,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何老师是历史老师,说出的话也是引经据典。洪老师听后便说道,“不管怎样,今天你也是帮了我,不如我请你喝茶!”然而何老师听后说今晚还有课便婉拒了,洪老师听后便讪讪笑道,“那就改天请你吧!”


      桂康与陈霞骑着自行车说着军训的事,突然从身后传来张庆的喊声,桂康与陈霞立即停住了车。张庆赶上来,陈霞立即问他是否又有什么事要说?难不成是刚才学校还没来得及说的那件事?桂康听后便说道,如果是这件事就不用说了!说完正欲骑车远去,张庆见桂康要离开,立即说道,“当然不是!”说到这里却不再说下去,故意卖了个关子,陈霞便有些着急,她真的很想直到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张庆成功吊起了他们的胃口,反而不道出秘密了,“你们是不是很想知道呀?”说完便骑上车,陈霞见状立即也骑上车,生气说到,“赶快说,卖什么关子呢!”桂康听后也骑上车,不满说道,“爱说不说,我还不想知道呢!”当张庆说出他刚刚看见何老师和洪老师时,陈霞不耐烦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秘密呢!洪老师和何老师每天都见面呀,难不成你还没有看够吗?说完便加快速度,桂康听后笑道,“大脑壳,你这个探员也越来越无聊了吧!”说完也加快了速度,张庆见陈霞他们不再理睬自己,大声说道,“我是说洪老师和何老师在拍拖!”话音刚落,陈霞与桂康同时捏住了刹车,张庆来不及捏刹车便追尾了。


      张庆被突来的事故有些生气,正欲责备他们,陈霞便先发制人,“大脑壳,你刚刚说什么?”


      “你说洪老师和何老师在拍拖!”桂康接过陈霞的话。张庆没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若无其事说道,“是呀,有什么不对?”随后又犹豫说道,“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刚刚我只是听到洪老师要请何老师喝茶,我猜就是了吧!”


      陈霞听了张庆的话,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洪老师的身影,其实洪老师在课余时间不“压迫”我们也是蛮可爱,英俊的!而桂康却想到何老师,其实何老师在课余时间不讲那些繁冗的历史,也是很淑女的!随后俩人异口同声对张庆说道,“其实他们还是蛮般配的!”说完便同时骑上自行车离开,只留下张庆在原地一脸茫然。


      第二天,同学们都神采奕奕早早来到了学校,虽然现在已经进入了九月,然而阳光依旧光芒万丈,同学们坐在教室兴奋不已,等待教官把自己“领出”这“沉闷”的教室到操场“点兵”。正当大家还在交头接耳时,只见一位三十岁左右穿着迷彩服的教官走向了讲台,教室顿时安静下来。


      同学们打量着这位年轻帅气的教官,有些女同学不禁被他痴迷: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教官来到教室环顾了一下教室,简单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此时同学们还知他姓“王”,最后又总结似的说道,“我不训你们也不会骂你们,我是一位以德服人的教官。”


      最后同学们在王教官的带领下来到操场,此时同学们还发觉外面的阳光是如此热情,还没开始训练,早已浑汗如雨了!待同学们简单排好了队形,就等着王教官发号施令。首先王教官一个个纠正同学们的站姿,正所谓“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别看简简单单的站姿,真的做到“站如松”还真的很难,不一会儿同学们的衣襟早已被汗水浸湿了。


      在这种艰苦训练的情况下,难免会发生突发事件。也不知是阳光太毒辣的缘故还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张洪波与周波俩人居然产生了睡意,不停打着呵欠,有好几次差点被王教官发现了。张洪波也觉得自己该出绝招了,他到底有什么绝招呢?只见他趁王教官不注意,偷偷从口袋里摸出一瓶风油精快速在太阳穴擦了一下,顿时瞌睡全无,看来张洪波以前没少干这种事。随后他又悄悄摇了摇身旁王宏鹏的手,王宏鹏深知其意,接过张洪波手中的风油精。然而就因为这瓶风油精让他受尽了苦头:原来王宏鹏正要擦太阳穴时,可没料到王教官杀了个“回马枪”,王宏鹏“慌不择路”居然把这风油精塞进嘴里,这下王宏鹏难受至极,先是类似槟榔的击喉感,紧接着一股凉意直冲天灵盖,嘴唇微微刺痛,分辨不清是凉还是辣!然而他却只能故作镇定,因为王教官正看着他的表情。短短一分钟对王宏鹏而言格外漫长,待王教官离开后,王宏鹏便迫不及待把口中的风油精吐了出来,这一幕让一旁的张洪波哭笑不得。


      同学们的站姿纠正得差不多了,随后王教官便军训步行,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王教官纠正前排同学们的步行时,后排的周波却突然晕倒了,同学们都围了上去,王教官见后面发生异常也立即走了过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当班长陈熙告知周波晕倒的事时还有些不可思议,军训还刚刚开始怎么就有人晕倒了?如今学生的体质也太差了!王教官蹲下身去,只听周波口里含糊不清说着一些话,然而张洪波却有些不安了,立即说道,“王教官,他是不是中暑了?”话音刚落,只见班主任洪老师也挤了进来,班主任得知情况,立即安排人把周波抬进医务室休息,张洪波闻言义不容辞叫上王宏鹏一起抬着周波离开这里。


      看着周波他们远去,王教官便让同学们休息。洪老师则拉着王教官来到一旁说起了悄悄话,此时的同学们还真的领略到军训的残酷,多么希望能早日结束军训。


      在医务室的周波渐渐苏醒过来,周波见自己躺在医务室的沙发上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张洪波听后打了一个呵欠,便把刚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给他,随后又说,“刚刚幸亏我理智,我和王宏鹏把你抬走了,不然真的露馅了!”


      张洪波为什么会这样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周波并不是中暑,而是睡着了!原来昨晚张洪波与周波和王宏鹏一起看了通宵的DVD,本来王宏鹏就不想去的,然而禁不住他们的“游说”,“明日又不上课,更何况你还担心军训时打瞌睡吗?”,所以也就跟着去了。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周波居然真的睡着了,甚至口里还含糊不清说着电影里的人名,怪不得刚才张洪波会如此着急不安,这便是熬夜引发的风波。


      此时的同学们都在操场周围的树荫下乘凉聊天,这时只见徐勇强拿着一瓶矿泉水向陈霞走来并把矿泉水递给了陈霞,然而陈霞却拒绝了并说杜康已经帮她买了!勇强没想到陈霞会拒绝自己,他没有说话,默默离开了。望着勇强默默离开的背影,陈霞身旁的邓红敏说话了,“霞,我看勇强挺关心你的,你干嘛这样拒绝他?更何况他这也是好意,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邓邓,你说什么呢?”因为邓红敏的“邓”与“凳”同音,所以便唤其“邓邓”,“你都说什么呢,他是他,我是我,我们可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不能乱说啊!”邓红敏听后笑道,“我明白!”随后便起身去买水,这时只见桂康走了过来,邓红敏见桂康两手空空,问道,“桂康,你不是帮霞买水了吗?”桂康听后有些莫名其妙:“没有呀,我还没来得及去呢!”此时邓红敏还知道刚刚陈霞只是找个一个借口。陈霞听后不耐烦说道,“桂康,你现在就帮我买一下水吧!”


      桂康听后也没说什么,便去商店,然而在去商店的途中,桂康却发现徐勇强怒气冲冲瞪着自己,此时桂康还明白刚才邓红敏为什么要说出那句话了:一直以来徐勇强都倾慕陈霞,一直都在采取行动想获取陈霞对自己的好感,然而徐勇强却不知道陈霞早就心有所属,所以陈霞一直都拿做了十年哥们的杜康作为挡箭牌。望着徐勇强犀利的眼神,恨不得把桂康生吞活剥,看来又一场误会产生了。


      又一场误会产生,桂康又将如何面对?陈霞早就心有所属,又会是谁?待续……


      本文标题:那年高三,你好!(第一课 军训 上)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127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