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不容易

  • 作者: 印季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0-27
  • 阅读67995
  •   人群往同一个方向凝视着。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双手已被带上手铐,身后有几名警察,很严肃,一步一步走出来,他的头已被遮住,人们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双脚垫起,下巴上仰,还是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啊呸”被清洁工打扫过又多啦几口肮脏的吐沫,“唉”有人摇啦摇头,站在前面的往后退啦退,后方的记者冲过来,拿着相机,闪光让他们有点挣不开眼睛,“都不知道长啥样,瞎拍啥”“相由心生呗,能长啥样”紧张的气氛被带来啦一丝幽默感,押送车远去,便散啦。

      “姓名?”“方易”“年龄?”“21岁”“住址?”“山东”“职业?”“做点小生意,。哦,不,无业游民”“说吧,老实交代”。

      “居然没考上,早早为家里挣钱吧,以后供你妹上学”,母亲边为妹妹夹菜边说道。回到房间,他有些不知所措,很沉默,鼻子酸,眼睛想冒泪,很想对自己说些激励的话,嘴角微扬,笑啦笑,有点孤独,有点害怕。

      母亲身体不好,不能干累活,平日里最常的事是和村头的老太太说闲话,也不知道说谁,不知道什么事,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每当遇见,他很想把母亲喊回家,但怕老人问些什么,又怕母亲不在的时候,说些什么。他性格很内向,不爱说话,见人总爱笑,很爱点头,母亲给他安排的活他都会做,他很笨,做一件事,要问几边,还会做砸,他很在意母亲对他的说法,不过最长听到的是“你傻啊”,他总是觉得自己就是电视里没人理解的人。

      找到了工作,从小独立的他收拾完行李便草草离去,母亲给了他一些钱,嘱咐他要注意身体。

      入职第一天,工作人员让他们点名答到,他认识啦组长,想留点印象,然而并没有,只是平日会安排他去干一些累活,他交际能力有些差,很想锻炼,往往看着别人开玩笑时,他也在旁边跟着笑笑,很想融入,但有些胆怯。同事里有个女孩很漂亮,他很中意,但并没向女孩表达。面对同事他总是热情,有求必应,同事有什么事总会帮助。工作很累,但很充实下班后洗洗便睡啦,有时太饿,会买点东西吃,工资不高,但他很节约,每个月务必给家里打钱,务必存钱,常常考虑怎么才能更省钱,也会想想怎么能有钱,歇天的时候就在宿舍睡觉,玩玩手机,楼下的宿管偶尔会来查房间,看些电器,查查人数。

      往常一样,按点起床,走出宿舍楼,天下起啦雨,路上集起啦一些水,一辆车飞速开过,在路边的方做正正在看着时间,突然被溅起半身水,他紧盯着那俩车,气愤急啦,心中不知有多少句脏话涌到嘴边,车渐渐走远,留下走过的痕迹,打啦打衣服,无奈衣服上留下啦一些泥土,没法处理,只能不情愿的带在身上,回去换衣服的话又要迟到,不想跟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工作中,他成啦焦点,听到别人说笑,自己心里很复杂,他躲着人,丢人什么的并不在乎,只是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难堪。这天时间很漫长,枯燥劳累的工作更让他心烦意乱,以至于工作出错,挨到啦批评,更让他身心疲惫。果然越害怕的事情就越容易发生,正在工作的他突然听到一句“泥蛤蟆”,随之还有一群人的哈哈大笑,他没有说话,只是从人群中默默离开。回到宿舍,本想丢弃那一身肮脏的衣服,可想想洗洗还能穿,又留啦下来。夜晚,偶然跟发小聊天,打听到因为互联网生意发小发啦一笔小财,有很好的门路,卖衣服,他有些心动,想要尝试一下,毕竟在外打工机会很少,加上几个月的劳累和疲惫,想要离开这里。第二天,和母亲打啦个电话,便提出啦离职。夜晚总是向发小请教,心中满怀希望,希望能有更好的人生和生活。

      坐上火车,回到家,请母亲吃啦顿饭,便开始新的工作。他四处学习,满怀激情,打工的钱准备全部投入啦进去。很轻松,自己找人做衣服,再通过网上交易,很休闲,无聊的时候还能帮母亲干干活,和朋友一起打打牌,只是和人交流的时候会有些尴尬,不过他在一点一点的锻炼。家里感觉要比在外工作要快,但是很煎熬,生意开始的时候总会有些不景气,没有稳定的收入导致经济限制,每个月总要为家里交点生活费,他不想为钱跟母亲说“不”,想为钱而得罪人,他只能四处节约,拒绝很多聚会,好几次想把烟戒掉。夜晚,他总是幻想自己能是有钱人。

      在家里他要维持好关系,亲朋好友,远亲近邻,每当谁家有喜事哀事,母亲总要他去,他很不情愿,因为他不爱说话,吃饭时旁边人有说有笑,总感觉自己跟“傻子”一样,不过最难维持的是母亲跟奶奶的关系,母亲总是跟他说奶奶的坏话,奶奶每次生病,不会给他家里讲,而是和远方的姑姑打电话。

      快到年底,总要有点钱好过年,于是便决定亏本处理掉,因为价钱低,很多人都会买,人多是非就多,总会碰到一些人刁难一下他,买家收到衣服后,总会挑一些形形色色的毛病来要求赔钱,否则留给差评,即使他一边又一边的检查衣服,好在都是几块钱,他每每都会答应,当然还要跟客户去赔礼道歉。

      碌碌无为过啦一年,年后他想在折腾一下,这是最好的年纪,也是奋斗的年纪。他决定去银行贷款,起初母亲并不支持,但是他苦苦哀求,母亲还是答应,最后说啦一句“家里没钱”。

      贷啦款,数额不大,利息不多不少,每月要还,本钱年底还。拿着钱,开始做起衣服,开始每月还钱,他不会向上次那样盲目投入,因为这次如果失败,他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期间家里会安排他去相亲,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相亲结婚的,甚至有人只认识啦几天就马上订婚,他不相信这样的婚姻,他也知道现在连自己都养不起,更没资格去谈情说爱。

      成年人的压力不仅来自于没钱,生活中杂乱无章的小事也会成其一部分。对于客户,他总是每每讨好,渐渐的,本来斗志昂扬的他,被一点一点磨去啦心智,他一点一点的变的有些颓废,每天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每天面对堆积的衣服和每月的贷款,他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不知何时他发现他的头发正在一点一点的脱落,已经变的稀疏,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只有21岁啊,就已经开始谢顶啦。

      已是寒冷十一月份,他要为还贷款总额做准备,生意很差,无人过问,他有点后悔,可能自己选错啦行业,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夜晚,他总是问母亲,“妈,你觉得儿子是不是很没用”,母亲每次听到都不会回答,他好像感觉到啦什么,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独自藏在心里。

      一家超市正在搞活动,限额抽奖,前提要扫一下二维码,母亲不会用手机,便带上他去,到啦地方,看到一群中年妇女正在拥挤,他有些诧异,自己要和一群大妈们一起抢这个东西吗?“去吧,要弄什么码。”旁边还有很多年轻人正在围观,他看啦看母亲,母亲有些安奈不住,“傻站着干嘛,去啊”,他没有说什么,往前走啦走,便和一些大妈们拥挤在一起,旁边的年轻人笑啦笑,大妈们的体格比他还要强壮,他有些吃力,母亲在后方一直催促,让他快点,一番“苦战”,扫上啦二维码,并没得奖,只是谢谢惠顾,母亲有些气愤,“这么倒霉,走吧”,回家的路上,他看啦看母亲,他有些怨言。回到家,他差点和母亲吵架,只因他说啦一句“以后这种事,能不能不让他去”。夜晚,他一人回到房间,母亲并没有喊他吃饭,这时他的生意响啦,他看啦一下,是退款信息,他有些慌乱,看啦一下,这是一个大客户,买的很多,这笔钱是正好可以还这个月的贷款,可是客户已经拿到衣服十多天啦,已经不可以退啦,他向客户联系,客户并没回答,只说啦一句“我想退衣服,因为用不着啦”,他明白,这分明是用过以后就退回来啊,他向客户连忙解释,可客户还是要退,他向客户哀求,“您觉得价格方面还是不妥的话,我还可以在降的,记得您买的时候,您要求降价,要求要送东西,我都一一答应啦,您看看能不能不退”,客户并没有说什么,还是执意要退,他有些气愤,他向平台申诉,然而平台直接驳回他的申诉,他彻底绝望啦,压抑的心情彻底爆发,于是决定啦一个可怕的想法。

      当天夜晚,他根据客户地址,买啦票,坐上火车。

      “这就是你的动机吗?”“嗯”“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狠?”“我只是要回属于我的钱,她不给,我一时冲动”“那也不应该把人伤的那么重,念你事后主动自首,并拨打120及时救援,好在人没出事,我们会在法院上求情的。”

      “被告方易,因入室抢劫伤人,判决八年有期徒刑”,法庭上,“被告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方易抬啦抬头,说道“为什么人要为难人,都已经那么不容易啦,我也要告他们,为什么我会那么懦弱,我也想要告我自己”,“无稽之谈,结案”。母亲在一旁大声哭喊道“儿子,是妈不好,妈对不起你”,“妈”,他流着泪哭喊着,“儿子,你给家里丢人呢”,他依然流着泪,但没有哭,笑啦笑,笑的很轻松,看啦看旁边的妹妹说道“容容,不要学哥哥”。“喂,喂,叫救护车,犯人咬舌啦”。

      本文标题:不容易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189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