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情天业海(第一回 生离死别)

  • 作者: 慕容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06
  • 阅读35415
  •   我们是具有七情六欲的娑婆众生,每天都在浩浩情天里用贪、嗔、痴造下前世今生的因果。人生是一场在茫茫业海中对自我灵魂无休无止的救赎,或在疗伤中重生,或在迷失里沉沦。天堂抑或地狱,往往一生命运的走向转折就在于一刹那念头的生灭变化。

      回目

      第一回 生离死别 第二回 智计退贼 第三回 雏鹰涉世
      第四回 千刁万难 第五回 家访背后 第六回 厄运初始
      第七回 黑丝疑案 第八回 田园晚风 第九回 莽虎飞龙
      第十回 丽人佳话 第十一回 夜场妖姬 第十二回 奸人诡计
      第十三回 白衣女子 第十四回 三剑合击 第十五回 人脉拓展
      第十六回 迷途少女第十七回 叛逆少年 第十八回 金界郎君
      第十九回 豪门人家 第二十回 天涯俊侣 第二十一回 除魔卫道
      第二十二回 风云四起 第二十三回 鹰嘴历险 第二十四回 星光海面
      第二十五回 碧潭紫烟 第二十六回 日照豹岭 第二十七回 月夜抚琴
      第二十八回 答疑解惑 第二十九回 龙城黑夜 第三十回 良辰美景
      第三十一回 白领丽人 第三十二回 人生百味 第三十三回 浮华梦断
      第三十四回 双燕别离 第三十五回 穷途末路 第三十六回 奇谋巧局
      第三十七回 入职远志 第三十八回 疯爱狂恋 第三十九回 深情剧变
      第四十回 师生情深 第四十一回 英雄落泪 第四十二回 千里寻梦
      第四十三回 杀出重围 第四十四回 都市情缘 第四十五回 转折人生
      第四十六回 夏日时光 第四十七回 红叶秋风 第四十八回 缘分错失
      第四十九回 再度相逢 第五十回 雪舞季节 第五十一回 冤家聚首
      第五十二回 青春怒放 第五十三回 股市对决 第五十四回 北城事件
      第五十五回 龙争虎斗 第五十六回 九场比试 第五十七回 远志狂人
      第五十八回 豹岭血战 第五十九回 天地儿女 第六十回 宦海情仇

      第一回 生离死别

      命运是一张无边无形的巨网,我们陷入其中,不知身往何处? 欲望还是理想,让我们每天都在寂寞伤城中不知不觉间造下贪、嗔、痴的诸般业障。生命的困锁,悲剧的成因,一半缘于他人,一半缘于自身。

      ——题记

      日落海面,血染长天。

      车子急速行驶,风啸长街,厮杀即将上演。

      车内一身着金边黑衣的男子眼如鱼泡,面孔凶恶,他用手摸摸粗大金链后拍拍光头恶狠狠叫道:“兄弟们,准备好家伙。今天一定要把江若容那小子逮住了好好教训他一下,再把他丢到海里去。”两人答道:“是,老大!”

      光头男子粗声粗气问道:“绳子带了吗?”一人回答:“带了,老大。”光头男子:“其它家伙呢?”另一人答道:“都带了,老大。”

      光头男子气乎乎骂道:“江若容,他妈的,你这死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人说道:“老大,好好揍他!”另一人:“往死里揍!”

      此时一道昏黄光线射进车内,斜斜照在光头男子扭曲变形的脸庞和白森森的牙齿上面,显得更加狰狞恐怖。

      光头男子鼻子哼哼,脸上横肉一抖,大声骂道:“哼,小子,敢跟我作对,你真是活腻了!”

      光头男子名叫刘子风,长得五大三粗。早年期间是一个街头混混,带着几个手下在南滨市里专门搞坑蒙拐骗的勾当。后来遇上南滨市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和城中村改造,刘子风在其表哥常务副市长秘书陆文鸿的指引下开始了拉渣土、拆迁房屋和土石方工程方面的行当。

      几年下来,凭着陆文鸿的社会关系以及刘子风的狠劲,渐渐他的腰包越来越鼓,气焰也变得比以前更加嚣张。凡是跟他作对的人都被他折磨得苦不堪言。

      有一次拆迁过程中面临一个钉子户不肯退让,刘子风便吩咐一伙小混混在其家门前捣乱生事。白天要么随地粪便,要么丢鼠放蛇,要么装死挡路;晚上要么唱歌跳舞,要么鬼哭狼嚎,要么燃放爆竹,搞得钉子户不胜其烦只好搬走。

      另一次争夺一个渣土场时刘子风派两个衣衫褴褛、污秽不堪的乞丐跟着对手的女儿一天到晚上下班。搞得对手的女儿几乎崩溃,最后只好低价转让给他。

      还有一次争夺一个土方工程时刘子风雇来几个残疾人一天到晚找对手的车队碰瓷,逼得对手最后只好放弃。

      总之,刘子风就是一个极品无赖,粪坑里的硬石头,任何人惹上他都会觉得就像得了瘟疫一样。

      暮光渐浓,十月风起。片片枫叶落在街边长椅上面,飘飘忽忽,犹如命运飞舞;层层叠叠,好似情感堆积,为晚秋的天空增添几分萧瑟意境,几分离愁别绪。

      江若容用他那明澈有神的双眼坚定看了一下天边变幻的斑驳风云后对坐在身边的韩芊雪朗声说道:“芊雪,为了避免坏人来骚扰,过几天我们就离开南滨。”

      江若容体型瘦削,鼻梁高挺,一头浓密黑发飘逸闪动,两只犀利眼睛灵光四射,整个人显得精干俊朗。

      他素有大志,大学期间熟读各种兵法谋略,爱好诗词歌赋。性格儒雅而不迂腐,举止狂放而不粗野。是一个来自社会底层经历了各种风雨和斗争之后才在南滨站稳脚跟的异乡人,现正操作着一份针对股票和期货投资的私募基金。

      韩芊雪身着白色长裙,弱质纤纤,长相超凡脱俗,弹得一手好琴,是江若容的女朋友。

      韩芊雪关切问道:“若容,这次你得罪了‘远志集团’,不知他们会怎样对付你?听说他们很不好惹的。”

      江若容一脸傲然,撇嘴笑道:“哼,没什么好怕的,无非就是一场斗争而已。”韩芊雪:“可是他们人多势众,我怕你出事。”

      江若容缓道:“斗争讲究的是敌我双方力量强弱的对比。如果要想战胜对手那就得分他的心,分心之后就能减弱他的力量。只要分心一成功,那就用对手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去攻击他最薄弱的地方,让他大吃一惊来不及反应,就能取得成功。”

      韩芊雪好奇问道:“那你怎么分他们的心呢?”

      江若容略微思忖说道:“兵法上说减弱敌人力量的方法关键是要掌握五个要素,如果花时间把这五要素潜心思索,融会贯通,最后变成身体里的一部分,那在危急时刻就能自然而然做出相应反应,三十六计层出不穷,从而战胜各种各样的对手。所以不管是‘远志集团’还是其它,我绝对会与他们血战到底。”

      韩芊雪侧头看看江若容说道:“若容,我就喜欢你这种面对强敌来犯却一点也不在意的一身傲骨。”说着将脸颊靠在江若容肩膀上面,露出一个无比惬意的笑容。

      肃杀秋风吹来,红叶四下飞舞,暮光透过树叶照了进来,斑斑驳驳,晃动闪烁,天地之间一片血色浪漫。

      江若容翘起二郎腿,嘴刁香烟拥紧韩芊雪慨然笑道:“哈哈,敌万我一又何惧,千杯笑饮江湖事!”

      韩芊雪说道:“若容,我不明白那些斗争的手法,特别是什么关键的五要素,但我相信你绝对能做得到。”

      江若容弹了一下落在韩芊雪耳边的一片红叶说道:“话虽如此,但为了你的病情,我们还是得早点离开南滨才好,我不想你再受到任何伤害。芊雪,之后我们就过点简单平淡的日子算了。”

      韩芊雪:“若容,那样的话你就得放弃你的远大理想。”

      江若容怃然说道:“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一切都已经看得淡了,什么功名地位全都没有亲人重要。我现在心里只是觉得愧疚。如果不是为了给我父亲报仇,那你的手指就不会受伤,奶奶也不会过世。想起这些,心里真不是滋味。”说着不由感慨万千,心中五味杂陈,双眼怔怔望着前方。

      想到奶奶,韩芊雪泪珠盈眶,喟然叹道:“算了,若容。这也许就是人的命,业报来了是挡不住的。”

      江若容心头一涩,摇头叹道:“唉,都怪我不好!”说着揩揩韩芊雪眼泪,轻轻抓起她的双手在手心揉了一揉,又是歉疚,又是怜惜,又是伤感说道:“对不起了,芊雪!”

      韩芊雪双眼含愁,幽怨说道:“若容,是不是我的命不好?你看我身边的人都不同程度面临着一些灾难。要不,我们分开算了,我真不希望你出事。”

      江若容抚摸一下韩芊雪柔柔长发,安慰说道:“别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等离开南滨之后我们去好的医院看看你的手,尽快让它好起来,我还想每天听到你的琴声。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分分合合,最后总算又能在一起,得好好珍惜才是。”

      韩芊雪抱紧江若容柔声说道:“若容,你千万不能有事!”

      便在此时,几个满身是味的流浪儿童跑来伸出乌黑手指扯着韩芊雪的白色长裙快声叫道:“姐姐,姐姐,给我们点钱。我们从早到晚都没吃饭了。”

      韩芊雪盈盈转身蹲下身子,伸出纤细手指轻轻摸摸几个小孩干瘦期盼的脸庞,擦擦鼻涕,揩揩眼角,整理一下他们的衣衫说道:“若容,给他们。”

      江若容:“好的。”当下掏出几十块零钱递给为首的小男孩说道:“去吧。”

      韩芊雪悯然说道:“若容,这些孩子挺可怜的!看着他们可怜巴巴的样子还真让人心疼。”江若容:“芊雪,你是天使,当然得为人间流泪了!”

      韩芊雪:“《圣经》上说:‘你们要像小孩子,才能进天国,因为天堂是他们的。’所以多接触孩子会让自己的心灵变得纯净,特别是这些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

      江若容:“芊雪,你一直都是那么有爱心。”

      韩芊雪笑道:“献一分爱心,消一份恶业。若容,我们要多原谅、宽恕、尊重、关爱别人,才有可能完成对自我和亲人的救赎。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互生互长的共同体,帮助别人其实也就是帮助自己。”

      江若容笑道:“有道理,人生的命运有时候一半是自己把握,而另一半往往是由他人决定。”他顿了一顿对着韩芊雪深情款款,柔声说道:“就像我们两个人的命,彼此是连在一起的。”

      韩芊雪眼波流转,嫣然笑道:“再说人要有爱心,弹出的琴才动听。”说完一脸甜蜜迎着暮色阳光两人挽手向家走去。

      不一会,到了家门。韩芊雪走到旁边一户人家轻轻敲门问道:“刘奶奶,您在家吗?”有人答道:“在的。”当下屋门打开,一个70多岁的老奶奶探出头来笑道:“小雪,你们回来了。”韩芊雪:“若容,拿给奶奶。”

      江若容:“好的。”随即把手上的一份水果递给了刘奶奶。刘奶奶接过赞道:“你们两孩子真好!经常记得给我带水果。”

      韩芊雪笑道:“奶奶,年轻人就应该多照顾老年人。以后我们也会老去。”刘奶奶激动说道:“真是两个好孩子。”韩芊雪:“奶奶,你先进去,有事叫我们。”刘奶奶点头说道:“嗯,嗯。”

      回到家中坐定,韩芊雪斜靠沙发说道:“若容,我饿了。”江若容:“你想吃什么?”韩芊雪手托香腮,眨眨眼睛说道:“鸡丝粥。”

      江若容:“好的,我去买,很快就回来。”当下起身快步下楼。

      刚到楼下,只见一个如花岗岩般坚硬的精壮男子快步向他走了过来。

      那男子目光如电,一脸胡须,挂着子弹项链,左边眼角有疤。他指着江若容厉声喝道:“江若容,跟我走一趟。老板要见你!”

      江若容定睛一看来人是“远志集团”总裁袁志宏的保镖枭龙便问:“哪个老板?”枭龙双手抱胸将头一昂,傲然说道:“哼,你小子装什么蒜,在南滨除了袁总之外,还能有哪个老板值得我为他做事?”

      江若容:“明白。什么事?”枭龙:“不知道,那不是我的工作范围。走,车就在门口。”说着拔出身上的瑞士军刀对着光线斜斜瞅了一瞅吹口气,拿在手中细细把玩。刀光一寒,令人心生惧意。

      江若容深知枭龙是雇佣兵出身,在战场上面经历过很多生死,在他眼里杀人就跟吃饭一样的司空见惯,自己跟他硬拼绝对是自找苦吃。眼见一时逃不开,只好说道:“行,我跟你走。”说着跟随枭龙上了车子。

      一路上,江若容心想:“这次为报父仇我让‘远志集团’损失惨重,加之有把柄在我手上,看来他们不会轻易饶了我。我自己受点罪倒无所谓,关键是这个时候芊雪患有抑郁症,心里有太多的创伤急需修复,特别需要我的照顾。如果我不在她身边,真不知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不行,我得想法逃走,尽快带芊雪离开南滨才好。”

      车子行驶一会,江若容说道:“不好意思,方便一下。”枭龙斜眼睨道:“别耍花样。”

      江若容:“难道你要让我在车上方便不成?如果你怕我逃走,就跟我一起去好了。”枭龙对司机说道:“停车。”

      车子停稳。江若容说道:“旁边的商场里面有卫生间,你跟我上去好了。”枭龙:“走。”

      不一会,来到商场二楼的卫生间。枭龙尾随江若容进去看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便道:“我在外面等你。”

      等枭龙出去之后,江若容心想报警来不及了,现在只有自救才行。当下将蹲坑旁边的垃圾桶腾空后装满水和拖把放在了门边,走到洗手台前揉揉脸庞,接了几滴水轻轻点在额头上面,活动一下筋骨,转身见有人方便出来便即“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那人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了?”江若容:“我血糖低,不小心摔了一跤。麻烦你叫我站在外面的朋友进来扶我。”

      那人:“好的,好的。”说着跑出去对枭龙说道:“你朋友摔倒了,你快进去看他。”

      枭龙快步走进卫生间,只见江若容脸色煞白,冷汗淋漓躺在地上便道:“你搞什么鬼?”

      江若容抹抹胸口咳了一下,慢声说道:“我血糖低,加之最近操劳过度,所以摔倒了,差点晕死过去,现在浑身酸软无力,你快扶我起来。”枭龙:“别跟我耍花样。”

      江若容轻声笑道:“难道堂堂一个高手还怕我一个差点晕死过去的文弱书生吗?”

      听闻此言,枭龙只好俯身下去把江若容扶了起来。

      刚一站稳,江若容脚下一滑,整个身子“砰”的一声又即摔倒在地,他伸出双手撑着地面慢慢坐了起来,抹了一下额头说道:“不行,眼睛发黑,脚太软。”

      眼见江若容如此模样,枭龙便又伸出双手将其扶起问道:“有没有摔伤?”

      江若容摸摸后背,哼哼唧唧说道:“很痛,不过我坚持得住。麻烦扶我去洗把脸提提神。”

      枭龙依言把江若容扶到洗手台前。江若容:“好的,谢谢!”正想用手去拧水龙头时,突然身子一晃摇头说道:“不行,现在仍然是头昏眼花,一点力气都没有。”枭龙:“你没事吧?”

      江若容喘着粗气伸出双手扶在墙边休息一会后接了一捧水洗过脸说道:“稍好一点了。”枭龙:“那走吧。”

      江若容直直身子说道:“好的。”当下双眼迷离,眯笑看着枭龙结实的身躯腻声说道:“枭龙,你的肌肉好结实呀!我喜欢。”说着便要伸出手去摸枭龙的胸膛。

      枭龙身子一缩,厌恶说道:“注意点,我不是同性恋。呸,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有这种爱好。”

      江若容眉毛一挑,腻笑说道:“枭龙,你就再扶一下我嘛!”枭龙摆手说道:“你自己走,我受不了你这种娘娘腔。”

      江若容:“你好有男人味,我太喜欢了。”说着把手搭在枭龙的肩膀上面。

      枭龙心头一怒,用力甩开江若容手臂厉声斥道:“请自重,说了我不是同性恋。快跟我走。”江若容轻跺脚跟,甩头气道:“哼,不理我!”枭龙:“快走。”

      便在这时,卫生间里的人多了起来,众人都好奇看了江若容和枭龙一眼。

      眼见时机成熟,江若容一摸身子说道:“不好,我的钱包不在了,诸位帮忙找一下。对了,里面有一份对‘远志集团’很不利的证据在里面。枭龙,你也帮忙找一下。”

      听闻此言,枭龙身子一动,眼睛不由自主瞄向地面,一下子放松了对江若容的警惕。

      江若容假装要弯腰去找,突然之间伸长手臂将开关迅速摁下,将身边一人向枭龙推去大声叫道:“哎哟,头又晕了,枭龙,快扶我。”

      一时之间,卫生间内一片漆黑。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江若容拉开房门,踢翻装满了水的垃圾桶和拖把,身子一侧向外跑去。满桶的水洒落在了地上,地面瞬间湿滑起来,后面的人只要稍一跑快便会被滑倒在地。

      此时商场走道上面人员较多,江若容大声叫道:“我身上有条蛇,大家快让开!”一时之间,有人大吃一惊立即让开,有人转头张望不知发生何事。江若容左闪右避,见缝插针,犹如游鱼入水,好似飞鸟出林,转眼之间跑到电梯口,急匆匆抓住电梯护栏三步并做两步向下快步跑去。

      跑到二楼时,眼见枭龙如流星一般已从电梯上面追了下来。

      江若容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几张购物卡和钱包扔在电梯入口,大声喊道:“谁的钱包和购物卡掉这儿了,快来捡呀!”当下快步向外跑去。

      众人一听立即向电梯口涌去,纷纷伸手去捡,正好把枭龙堵在了电梯口。

      眼见挡在自己前面的人越来越多,枭龙一下子推不开,不由气道:“哼,这小子挺溜的!看我怎么抓住你?”当下伸手在扶梯上面一撑,凌空一翻便落到了电梯外面的地板上面,身形一晃挡在了江若容前面。

      江若容身子一侧,转身便欲逃走。不料枭龙的手臂陡然伸长抓住他的手臂,顺势一滑,五根手指犹如钢爪一般紧紧扣在了手腕上面。

      江若容急忙用力一扯想甩脱枭龙的掌控,但无济于事。枭龙冷笑说道:“识相的就跟我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江若容笑道:“枭龙,你喜欢拉我的手就直说嘛。”说着身子一凑,将另一只手搭在枭龙肩膀上面说道:“好,我们走。”

      枭龙身子一缩厉声斥道:“把你的手拿开。”江若容笑道:“你不松开我的手,我就不拿开。”说着伸脚一踢,将旁边一个摆满化妆品的货架踢翻倒地,“砰”的一声,货架上的瓶子、盒子等物品散落在地,有的摔成碎片,有的“骨碌碌”在地面上滚了起来。

      几个美女店员见势不对,急忙挡在两人前面说道:“慢着,别走!”江若容笑道:“呵呵,美女们,你们今天的损失可大了。”

      店员甲双手叉腰,大声叫道:“赔钱!”江若容拍拍枭龙肩膀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我老板很有钱。你们叫他赔。”

      枭龙脸色怫然,戟指气道:“你……”江若容笑道:“赔钱吧,不然我们走不了的。”说着脖颈一歪,脚尖点地,一脸洋洋看着枭龙。

      枭龙:“你自己赔。”江若容笑道:“你知道我的钱包刚才扔了,身上没钱,只有掏你的腰包了。不赔也行,我们就在这里耗着吧。”说着身子一斜便向另外一个货架靠了过去。

      枭龙急忙用力一扯,厉声斥道:“你还嫌事不够吗?”江若容笑道:“没事,反正‘远志集团’有的是钱,赔得起。”

      眼见一时走不开,枭龙只好一只手紧紧抓牢江若容,一只手掏出自己的钱包递给店员甲说道:“你看够不够?”

      店员甲接过说道:“我也不知道够不够,得等我们把损失算出来才知道。”

      江若容:“美女,肯定不够,我看你们都是高档化妆品,起码要赔上万才行。他钱包里面不过千把块钱,叫他刷卡。”

      枭龙气道:“江若容,你给我闭嘴!”江若容笑道:“刷卡吧!袁总会替你报账的。”

      枭龙怒目说道:“你别得意!”说着掏出电话便要拨打出去。江若容身子一侧,伸出手去将枭龙的手机弄掉在了地板上面,伸脚一踢,手机远远飞出了十几米开外。

      枭龙极为恼火,伸出拳头重重击了江若容腹部说道:“你给我老实点!”江若容疼痛难受,身子犹如翻江倒海一般,但他依然嘻嘻笑道:“刷卡赔钱,刷卡赔钱!”

      店员甲对枭龙说道:“我们的化妆品确实值好几千的,你的现金不够,真的需要刷卡。”

      枭龙略微思忖指着江若容说道:“诸位,你们刚才都看到了,是这个人把你们的货架踢翻的,你们应该找他赔才对,怎么倒找起我的麻烦来了?”

      江若容:“你是老板,扣着我两万多块的工资不发,我身无分文,拿什么赔呢?”

      枭龙只想尽快把江若容带到“远志集团”,实在不想再节外生枝便对店员甲说道:“好,就算是要我赔也可以,但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店员甲:“什么条件?”枭龙:“你们过去一个人把我的手机捡回来。”店员甲:“可以。”当下对店员乙努嘴说道:“去帮他捡回来。”不一会,店员乙将手机捡回递给枭龙说道:“拿着。”

      枭龙接过手机说道:“我要打电话叫人来赔钱,但你们几个人得帮我把这人看住了不让他跑掉才行。”

      店员甲:“可以。”枭龙:“好,你们几个把他围拢起来再说。”当下几个店员一起过来把江若容两人围拢了起来。

      为了防止江若容再次把自己的电话弄飞在地,枭龙说道:“我不用围。”当下松开抓紧江若容的那只手,身子一侧闪出众店员的包围圈拿起电话便欲拨打。

      江若容伸手指着枭龙大声叫道:“不好,老板要跑。我们一起抓他!”众店员一愣,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倏忽之间,江若容身子一晃,冲出众人的包围,伸出手臂作势向枭龙抓去。

      一时之间,众店员的思维被江若容带动,也都伸出手臂向枭龙抓去。

      江若容忽然身子一侧,调转脚步向商场门口急速跑去。眼见江若容再次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枭龙又气又急,当下顾不了许多,伸手一拨将众店员的手臂格开,大声说道:“你们的账改天来算。”当下双足点地,急速向江若容追去。店员甲心头大急,连声说道:“快叫保安,快叫保安!”

      本文标题:情天业海(第一回 生离死别)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216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