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木叶飞歌(第二十章)

  • 作者: 秋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13
  • 阅读36900
  •   赵书勤和何淑懿在网吧玩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又一起去吃了一个简餐。

      何淑懿提议待会儿一起去爬观音山。但赵书勤不想去。

      “我跟我爸前两天才到。”赵书勤兴味索然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还上观景台去转了一圈。”何淑懿嫣然笑道。

      “你如何晓得?”赵书勤讶异地问道。

      “当时我也在观景台上。”何淑懿得意地回答。

      赵书勤挠挠头,回忆片刻,若有所悟地说道:“想起来了。当时我们旁边好像是有一个人。但没注意,原来是你啊。”

      “不是我,还能是谁?当时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觉得好面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到底是谁。当我去脑海里苦苦搜索的时候,你和你爸已经离开了。我赶紧追上去。追到路边,发现你跟你爸已经上车了。我想叫住你们,又不敢。于是,只能骑车继续猛追。哪承想,路边突然冒出一只山鸡,吓了我一跳。我本能地紧急刹车,然后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摔得我好痛好痛。”何淑懿抱怨道,嘴撅得老高老高。

      “还有这事啊,那实在对不起了。”赵书勤微笑地歉意道。

      “你让我追得好苦啊。差点命都没有了。”何淑懿意味深长地说。“所以,今天要罚你陪我去爬观音山。”

      赵书勤沉吟片刻,爽朗地说道:“好吧,那我就陪你再去爬一次。”他觉得,何淑懿不是在骗他。从那天她回到家时一身灰土,且多处擦伤的狼狈样子来判断,她确实可能是不顾一切地追了他们父子一段路程,把自己摔得人仰车翻。为了弥补对她的亏欠,他还是有必要陪她去爬爬山,满足满足她的心愿。就像父亲赵德胤说的,只要她高兴,一切都好说。

      何淑懿自然是喜不自禁。两人先是回炉江学院,捎上何淑懿的索尼相机。何淑懿想爬到观音山顶,俟黄昏到来,将日落时分的瑰丽景象拍下来。然后,何淑懿更换了一身轻便又稍显庄重的装束,便拉着赵书勤向观音山进发。

      赵何两人沿着观音山盘山公路迤逦上行。两人时而漫步,时而小跑,或摘花弄草,或赶蝶捕蝉,玩得不亦说乎。不知不觉,两人就来到了坐落在观音山半山腰的观音庙。

      说是观音庙,其实称为观音寺更贴切。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持续改扩建,观音庙已经坐地百亩,屋宇层叠,金碧辉煌,恢弘壮丽了。整个寺庙都用高高的红墙围起来。正大门耸立着一个高大的门楣,上书“观音庙”三个大金字。字体端正圆润,刚劲有力。庙门口有一个售票处。香客需购票方被允许进去。何淑懿买了两张,和赵书勤通过验票通道一起进入寺庙。

      庙内果然别有洞天。但见庭院森森,香烟袅袅。苍松翠柏,幽鉴佛门之肃穆;茂竹夭桃,厚载宝刹之庄严。梵音入耳,涤荡心灵三尺尘埃;钟声越麓,惊醒俗世万缕迷魂。圆通殿内,观音大士莲开慈悲;天王堂中,弥勒佛祖目笑冥顽。信男信女日络绎,几人晓彻菩提心。

      赵何两人在庙内走马观花地走了一遭,最后来到主殿圆通宝殿。殿内正中央,端坐着一尊高大的观音菩萨正像。正像为红铜制成,造型优美,神态端庄,栩栩如生。菩萨慈眉善目,笑容可掬。正像前立着观音菩萨的门徒善财龙女二尊者,形象活泼可爱。左右两壁又各塑有形态各异的菩萨像,乃观音的三十二应身,同样惟妙惟肖,仪态万方。

      赵何两人走进殿内。一个中年女尼立刻迎上来,双手合十,作揖行礼。何淑懿走到女尼面前,也毕恭毕敬地向其行山门之礼,然后跟她嘀咕几句。女尼便引着何淑懿到观音菩萨正像前。何淑懿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双目紧闭,默念片刻。然后,女尼走到正像旁边的钟阁前,拽动钟槌,嗵地把钟敲起来。每敲钟一次,何淑懿就叩拜观音菩萨一次。女尼连敲三次,何淑懿就拜了三次。拜毕,何淑懿站起身,走到正像旁边的功德箱前,从身上摸出几张钞票,塞进功德箱里。女尼递给何淑懿一炷香。何淑懿恭敬地接过来,把香点上,对着菩萨虔敬地拜了一下,然后插在菩萨坐前的香炉内。

      何淑懿要赵书勤在菩萨前许个愿。因为她刚才也许了一个。

      “你许的是什么愿?”赵书勤脱口而出地问道。但话音刚落,他又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唐突。

      “这个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何淑懿一本正经地说道。

      赵书勤本不想许,因为前两天他才跟他父亲来这里许过一次。但既然来了,且何淑懿又执意要他许,于是他只得又许一次。程序跟何淑懿刚才的一样,先对菩萨拜三拜,然后去捐功德,再给菩萨敬炷香。

      何淑懿很满意,又拉赵书勤到圆通宝殿西侧的月老堂去抽姻缘签。抽一次捐香资99元。何淑懿先抽。她抽得一个第六十签。签文为:妾似胥山长在眼,郎如石佛本无心。主签的师傅看了签文,说这个签是下签,问何淑懿需不需要改。何淑懿不假思索地说改,必须改。女尼说,改签是要另捐香资99元。何淑懿毫不犹豫地掏钱了。女尼领着何淑懿进入正堂,让何淑懿焚香对着月老神像拜了三拜,然后出来再次抽签。这次抽得的是一个第二签。签文是: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女尼恭维何淑懿说,这是吉签,恭喜恭喜。何淑懿喜不自胜。

      轮到赵书勤了。赵书勤也捐了99元香资,然后抽了一签,却是一个第三签。签文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女尼说,这是一个中签,不是太好,问赵书勤要不要改。赵书勤踌躇片刻,最后还是决定不改。他本来就不相信这些迷信玩意儿。只是碍于情面,又不得不陪着何淑懿玩一下。但何淑懿坚持要他改,还自掏腰包替他捐香资。赵书勤只得焚香三拜月老,然后又抽了一签,乃是一个第二十九签。签文是:天涯地角穷有时,只有相思无尽处。这是一个下签。这下女尼都不好意思开口问要不要改签了。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赵书勤。

      “不改了,越改越次。”赵书勤烦躁地说道。本来不相信这些,但越改越次,他反而怀疑难道冥冥之中真有这种玄乎事。一直坚守的无神主义开始动摇。

      “改!改到满意为止!”何淑懿斩钉截铁地说道,一边去身上掏钱。

      女尼沉吟片刻,说:“可能是施主这段时间姻缘未到。等时机成熟,再来抽,就肯定抽到上上签了。”

      何淑懿思忖一下,赞许地说道:“师傅说的也有在理。那我们下次再来抽。”

      本文标题:木叶飞歌(第二十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229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