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桃李春风,春随风(第五章)

  • 作者: 如尘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15
  • 阅读34315
  •   第五章:柳妖现

      正当人们享受着生活中的欢乐时,而生活的灾难也慢慢而来。

      灞河里的有灵力的生物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时常发生,当然灾难的事情也常常有,常有河边钓鱼的人丢失,更有甚者似乎岸边的树自己会走路,又好像会无缘无故的给人一个抱抱,如果是一个人,这一抱之后就再找不到了,每天晚上,风刮的树枝作响,而柳树发出的声音像喧闹声,又像嬉笑声,很让人害怕,这儿的一切都让人不可思议,慢慢的人们不敢到河边去。

      李春借着到凤凰店吃饭为由,每次和路过的人一起,暗中保护着路过的人们,他在柳树的绕枝下救过人。在动法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柳树的妖力,心里暗想着怎样得知实情,剔除妖孽,李春来回路上像保镖,护送那些要经过灞河的人们,而凤凰饭店的营业项目中也多了一项。吃完饭的人,都会得到一个小小的荷包,说是能辟邪,荷包中有凤桃施的法,一些小妖不能接近有荷包的人身,或者受害的人会发出一定的信息以备凤桃得知。

      李春对凤凰店的老板越来越感兴趣,至少在救助百姓的过程中和他的目标一致,现在有妖威胁人类安宁生活,冥冥中他记得自己的种子使命,但是种子的另外一部分呢?现在凤凰店和自己缘分不潜,李春准备再次打听一些信息,他还是常常到凤凰店吃饭,一幅阔少爷的形象,一副不在乎的表情,一身潇洒的行头,一双敏锐的眼睛,在漫不经心的行动中,悄悄的寻找着线索。

      柳妖王闻讯很是不满,他在灞河边生长千年,现在已经聚灞河柳的力量,在灞水之下之下聚妖成王,虽然有惊人的力量,但是想彻底化为人形,还不能,也许是因为自身妖气太重,还是什么力量的牵制。

      在一千年前,当时白鹿神保佑着华胥国的子民们,当时,人们的生计虽然辛苦,除了鸟兽的骚扰,一切还算平静,白天人们忙着耕作,到了晚上,人们就可以尽情的享受大自然的风光。

      一到月明星希的晚上,特别是夏天,宁静的夜空像一块蓝色的幕布,上演着各种情境。

      夜是黑色的,但是星光点点,看着夜空的人儿就似在电影院,不被周边环境影响,清晰而又满含梦想的看着天空。

      清新的空气,舒适的温度,让人头脑清晰,又因周边的安静,夜色下的人儿都可以定下心来,让思绪成为脱缰野马。

      空中的云一会像优雅的少女缓缓飘过;一会像潇洒的公子,带着他的挚爱漫步;一会儿出现一家人,老人像是在讲一段悠久的故事,祖孙们在静静的倾听;一会儿一个歌舞团,在尽情的演奏,似交响曲,似轻音乐,你都可以感受。也许你现在不想见人,好了,小猫咪躺在你跟前,听着你的心跳;一树树桂花散发着花香;嫦娥在奔月,天女在散花,牛郎织女在说悄悄话;你的心可以在草原上奔跑,在大海上冲浪,在九霄云外腾云驾雾。一种自由,一种豪情,一种梦,让每个在白天劳作一天的人儿都可以静下心来,储备能量,准备第二天的征程。

      这样美丽的夜空,一切似乎都是静的,美得,而白鹿神却为了华胥人民的幸福伤心仇怨,她吟了这样的诗:

      黑色将夏夜渲染,
      寂静把天空充满。
      微风偷偷的溜过,
      万物悄然的入睡。
      踌躇飘荡的思绪,
      茫然若失的漫步。
      没有一丝的安慰。
      走完这茫茫的夜色。

      她有些惆怅的看着天空,她看到了这要的情境。

      当夜深人静时,月亮只和星星交流着目光。诉说着孤独的话语。

      一个唯一的地方有一个唯一的建筑。建筑中住着唯一一个主人、唯一的仆人和唯一的玉兔。

      所谓物以稀为贵,这些唯一证明了这地方的价值连城,可谓人间魅宝。就这样一个稀有的地方,会有什么奇闻异事。又有什么壮剧名闻。

      一座既富丽堂皇又清雅别致的月宫中住着一位愁怨的姑娘,一个带有传奇故事的月中仙人——嫦娥。

      月宫被笼罩在烟雾之中,似一座海市蜃楼。嫦娥常会透雾远望,她想看到这世外的世界。可她看不到人间的花样别致,更看不到那纷纷的人类。

      当她望的发愁时,玉兔会跑来撞一撞主人的腿。也许这是对嫦娥的唯一安慰。她抱起玉兔抚摸着:“噢!你的毛不整洁了,这几天我未给你好好的打扮,现在姐姐给你好好的整理整理。”

      嫦娥一边梳理着玉兔的毛,一边给它讲那不变的故事——重复了多次的嫦娥奔月的故事。“玉兔你说人间现在会是什么样子?那些愁怨的妇人是否能感受到鸟语花香?而我们这没有一只鸟。你孤独吗?姐姐知道你很孤独。你听!我们能听到声音——吴刚伐树的声音。我们也能看到花,那梅树花开的多茂!”嫦娥边诉孤独之苦又找生活之趣的说着。

      “玉兔!我们独立、自由。人间有多少争执?我们不用参与。有多少风雨不平,我们也不用铤而走险。我们这儿多安静!静的光、静的夜空、平静的空气。我们心好平静。”玉兔接着叫了两声。“噢!你在反对,你在说这一切太寂静。我成为一个被封锁的怨妇。你感到孤独吗?你看那雾霭茫茫给了我们许多遐想。我给你弹着琴,你会感到你有许多伙伴。”嫦娥放下玉兔,她弹起那格调凄凉的曲子。玉兔眼睛看着她,似乎在说:“你眼含着泪,你心里有千万斤重的行李。你孤独、你怨恨、你对你的处境不满。你对你的命运不平。”玉兔听一听跳几下。增加几份活泼的气氛。

      当琴声传到吴刚耳里,他会伴着音乐伐树。“嫦娥你又在诉,你的语言在诉,你的眼睛在诉,你的音乐在诉,诉说着你的孤独,我们也一样孤独。”吴刚的一声声唉叹声伴着那具有发泄性的斧凿声合着那诉说的音乐,唱出绝世的惆怅和孤独。

      当琴声到高潮时,有彩虹出没与她的手指间,当此飘飘到人间时,人们便看见五彩的彩虹,实为嫦娥的愁苦所交织。

      “我上午面容还未改变,我还是一个应该有幸福的年轻妇人,嫦娥后悔偷灵药。让这不存在,都悄悄的失去,我诉、我诉、诉我的孤独寂寞。”

      “嫦娥,人间的你不存在,这样的孤独也只有月神可以忍受。你是仙,你的诉已苦苦难忍,何况那人类更经不起这长年的孤苦伶仃。人间有怨妇怨夫久不归。怨生活之苦,而并非一个亲人也没有。也并非住在一个单一寂静的地方。”

      月宫中,没有吵闹纷杂,只有怨言和怨歌。也没有哭泣声,一个面貌端庄拥有花容月貌的姑娘。她的哀怨永存于心。我们会听到她像在窃窃私语,讲那不变的情话。谁知一个充满奇迹的地方。常常发出怨妇断肠般的痛诉。

      一年又一年,只有玉兔的叫声,吴刚的伐树声伴着一个心非常沉重的怨妇。

      一天又一天,在寂静的夜空里,人们看到的只是一棵树旁有一个人。他之后有无限的空间,其中也许正上演着嫦娥的怨诉。一个凄美的神话塑造了一位孤独的月中仙人。

      白鹿神同情嫦娥仙子,说:“人世间确实多彩丰富,不过悲喜交夹。”谁知月神看着地上,白鹿神看着月亮,两人目光交回,天地间多了一个临时的隧道,玉兔很快的顺着隧道通往了人间,它留恋与人间的山河风光,却未及时赶回月宫,等到它回过神时,白鹿神为了苍生忙碌,没有了一条通往月宫的路。

      玉兔想着在月宫中孤独的嫦娥,可是总是不能回去,它心中的怨气越来越浓,直到有一天它死去了,它的元神虽然回到了月宫,不过它的怨气留在了人间,这股怨气附在了灞河边的一棵树上。白鹿神再从柳树跟前走过的时候,发现柳树身上有一股怨气,为了让这股怨气不要波及人类,所以她施法引流一部分水绕柳树流过,一千年来,柳树仍是不能随意的走动,一股强烈的怨气让这棵柳树成为名副其实的千年柳妖。但是他周边的水也让她习惯了1000年,再加上白鹿神施法,让封印随着柳树吸水的过程,无异的注入柳树中,所以1000年来,周边所有的柳树都尊她为王,他虽是法力,感知力都强于其它的柳树,但是无论怎样,它总是冲不破封印不能自由为人,柳老妖憎恨白鹿神,不过他的自由还寄希望与白鹿神,当她得知白鹿神留七魄,以及唤醒七魄的种子在人间。她就开始谋划,怎样利用白鹿七魄的力量,还给自己自由?在他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他就开始谋划,以求获得自由,甚至获得人类的所有。

      蓝色如宝石,又似乎透明,在夜空下欣赏,感觉蓝天触手可达,又遥不可及,他现在虽然有一定的力量,但还是不能离开灞水,他的晚辈们,也有好多化为人形,可是每天可以离开灞水一个小时,还不能动用法力。柳妖王向往着人间的生活,企图冲破白鹿神封印的约束,控制人类,而至于她那些晚辈们各个也是向往人类的日子。想自由的出入与人间和妖界,他们在水里做妖,让河水泛滥不是地毁坏农民们田里的庄家,就是毁坏河附近的路桥设施,他们为了提高修为,吸收田里禾苗的生命灵气,被吸食生命灵力的庄家,生命迹象越来越弱,最终慢慢的枯萎。

      本文标题:桃李春风,春随风(第五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233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