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血脉黄河

  • 作者: 李适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16
  • 阅读35379

  •   在祖辈父辈的方言里我们的黄河叫“hong huo”,
      浓重的发音似乎都裹挟着黄土地的味道结结实实地震击着我。
      Hong huo又发大水啦,
      河畔上的人又能捞煤捞木头啦,
      运气好还可以捞到大耕牛,
      大雨初歇的午后,
      卷着裤腿儿噙着烟嘴儿的人们高谈阔论着,
      而半数以上的村里人并未靠近过黄河,
      我也不曾见过黄河,
      但我就这样听说了黄河,
      在我所信任的我的乡亲的阔论中我把黄河看做天河.
      她是大而无边的,
      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由河神统治着的天河,
      这样的天河是一个梦,
      而梦与我的现实差着多少距离我无法测算.

      终于在地图上我看到了黄河,
      黄色的黄,
      河流的河,
      秦晋分界线,
      而永和的一边正是由黄河妙手勾勒而成.
      我的心不由颤栗,
      我惊诧大自然的安排,
      我惊诧我的渺小一粟竟然依傍着母亲天河,
      我在黄河的身边,
      不!是黄河在我的身边.
      年少的魂梦追随换来了从天而降的汹涌奔突的骄傲,
      我骄傲我挣脱了祖辈的干扰,
      从一本本的地理书中看到了黄河的模样;
      我骄傲我看清了黄河的模样却依然向往那些高谈阔论的午后,
      亲耳听着他们的黄河梦恣意泛滥,
      泛滥得淹没了世界的一切不可爱.
      如今村庄依然安详,
      安详的一如人类的初始,
      村庄里的人却已不再聚集阔论,
      生活的梦想早已将他们带到了远方.
      乡音乡邻乡亲便又组织起了我的梦,
      而梦与我的现实差着多少距离我无法测算.

      当我的双脚站在黄河岸边的那一刻,
      黄河正以她最沉着的步伐向前涌动,
      没有澎湃没有激烈,?
      只有来自河底的强大而有力的吼鸣;
      高耸直峭的崖壁威严如铁地站立着,
      仿佛在守卫慈祥的母亲,
      没有语言没有喧嚣,
      却受世人瞩目:
      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我该怎样来敬仰你——我的黄河!
      你已经把你的一切都呈给了这片天地,
      你的血液浸润着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让它和你一样厚实一样沉着;
      你的河风温柔了高原上的每一粒空气,
      让它和你一样宽广一样细腻,
      我就这样得到了你,我的黄河!
      在我乡亲的阔论里,
      在我年少的好奇里,
      在我喧腾如海的村庄里,
      我就这得到了你,我的黄河!
      在祖祖辈辈的土窑洞里,
      在我身边的一道道梁一条条沟里,
      在行走着的和我一样的人群里,
      我就这样倔强地得到了你,我的黄河!
      一个旷远的声音传来——
      不是得到是找到,
      我从未离开,
      我一直流淌在你炽热火辣的血液里.

      本文标题:血脉黄河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235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