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等待

  • 作者: 青石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1-24
  • 阅读155791
  •   1

      院落边,有一棵核桃树,结果了,绿的,很大,藏在绿叶里,眼不尖,看不见。

      小伙伴们,谁的眼睛不尖,早就看见了,拿了竹竿去打。

      大人说:“没熟,等熟了各自打!”

      把已打下的一个砸开,取出核来吃,果真,涩的,不好吃。

      于是,丢了竹竿,耐心等待。

      看那树瘤上,停留着几只金龟子,便邀约几个小伙伴,用木棍一头绑了一个竹圈,网了很多蛛丝网。

      兴致勃勃举着,来到院落后的青杠树下,急忙将竹竿伸过去,谁知,啪,碰着了树杈,金龟子嗡的一下飞走了。

      于是,手握竹竿,悄悄站在树荫下,按下性子,静心等待,嘴里默默的念:金龟子,快回来。

      2

      我从小习惯了等待。

      做馒头了!大人挼好了面粉,放进锅里,让它发酵。盖上锅盖不久,我便偷偷揭开来看,没有泡,等一会儿,再揭开来看,还是没有泡。

      再次盖上锅盖,眼巴巴的等待。

      大门背后,粉白墙上有好多道铅笔画的横道,粗的,是我姐姐的身高,细的,是我的身高。大人说,等你长到姐姐这么高,就可以上学了。

      我便经常去比量,细细的铅笔线,已经画上了四五道,还没有长到姐姐高。

      丢下铅笔,不量了,开始漫长的等待。

      冬天到了,寒风凛冽,四野萧瑟。

      关上大门,在天井里,选个地方,撒下谷粒,用栓了绳子的竹棍支起一只加压了木板的炭筛,牵上绳子,躲进厨房。

      天井边的屋檐上飞来了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叫了几声,便安静下来。等一会,便派了两三只胆大心细的,飞下来,在炭筛前跳来跳去。见没有动静,捡了几粒谷子,吞吃了,也没有危险,正要跳进炭筛里,我心痒痒的,已经收紧了手中的绳子。突然,隔壁的黑猫,钻过隔墙来,“喵”的叫了一声,噗,麻雀全飞走了,地上的连同屋檐上的。

      赶走猫,又重来,藏在厨房里,静静等待。

      3

      时光在等待中溜走。

      春天已然到来。

      我在土里种上了许多种子,浇上水,然后,带着五颜六色的梦想等待,等待种子生根、发芽、开花。

      开出向日葵,开出鸡冠花,开出牵牛花,开出蓖麻花。

      还开茄子花、豇豆花,南瓜花。

      我等待着瓜熟蒂落,从地里抱回大南瓜,煮红米饭南瓜汤。把南瓜子从瓤里理出来,晾干。在下雨的时候,用盐炒熟了,一边嗑着南瓜籽,一边看天井屋檐倾下的雨瀑。

      4

      “妈妈,我又长大了,该做新衣了!”

      “等到,等你放的鹅、养的羊,长大了哆!”

      于是我便等待,苦苦的等待。

      我吆着鹅,牵着羊,满山去放,让它们尽情吃草,看它们吃饱了,鹅儿在草地上张开翅膀撒野,羊儿在老桑树丫上擦那一双角。

      山坡上,还有一个放牛娃,我在这坡,他在那坡,我们拉起了口哨,看谁拉得最长。我们又吼起了歌,看谁唱得最响: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
      放牛的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是他贪玩耍丢了牛
      放牛的孩子王二小

      等鹅儿、羊儿长大了,已是深冬,到市场上换了钱,我终于穿上了新衣裳。很精神的走在院子里,隔壁纺线线的罗二娘,停下了纺线,盯着我看了又看,笑眯眯的说,说得我脸上红扑扑的,心里像吃了蜜似的甜:

      “小弟,又长好看了。二天,我给你说个好看的媳妇!”

      于是,我又喜滋滋的等待长大,巴心巴肠的等着,等长大了,罗二娘给我说个好看的媳妇。

      5

      等待春天的风,等待夏天的雨,等待秋天的大雁,等待冬天的太阳。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

      等待满山桐花盛开,等待桐叶发绿长大,等到桐叶长得比巴掌大,摘下来,包裹面团蒸麦粑,让一个院子都飘着桐叶麦粑的清香。

      等待端午节,吃飘着蓼叶香的粽子,佩戴着装有艾叶、白芷、菖蒲、苍术的香囊,去河边看划龙舟。

      最急不可耐的等待,那是等待端午之后,夏日的骄阳向众人宣告,少年喜欢的夏季,正式来到。此刻之后,雨来似的小伙伴们便随时聚在一起,脱光了衣裤,咚咚咚的跳进水塘、小河里戏水,像一群鸭子、一窝泥鳅似的,任意在水里折腾、嬉戏。

      时常,我也会和农人一样,望着田野,一脸严肃的等待。等待秋收的到来,庄严的看那漫山遍野,包谷笑得露出牙齿,高粱红得低下头,稻谷随风滚着金浪。

      等待着,等待着,中秋又到了,月亮升起来了,大人,小孩,坐在院子里,吃月饼,看月华。

      当然,最期盼的还是过年。那是一年的等待!

      过年了,大家都从繁重的日常生活中解脱出来,大人们忙着祭祖拜宗,走亲访友;少年郎们则呼朋引伴,去逛街,去看耍狮子、去看猴子爬竹竿,去点燃小鞭炮,放进竹筒里,放在石块下,猛的炸响,吓得胆小的伙伴惊叫着,抱头鼠窜。

      6

      当母亲将鸭蛋浑身浇上米汤,拿起来,在盐碗里滚一下,沾了薄薄的一层盐,又放到谷草灰里,滚一滚,滚成灰包蛋,再放进一个坛子里,密封好,盖上盖子,我便猴急猴急的等待。我掰起指头数:一天,两天,三天。母亲说,别数了,要三十天。三十天后,吃盐蛋了,咸咸的蛋白,红红的蛋黄,嚼在嘴里,胃口大开。

      找了一只大大的箩筐,装上一些谷草,做成一个窝,放进鹅蛋,让赖抱的母鸡伏在上面去。

      母鸡可情愿了,趴在窝里,调整翅膀,把整个窝匍匐得严严实实。

      我又等待起来,满心欢喜的等待。

      春暖花开了,小鹅从蛋壳里毛茸茸的钻出来了。太阳出来时,领着它们到野外,一个个毛茸茸的,摇摆着身子,跟在我的身后,到油菜地吃草,吃饱了,扇动没有羽毛的翅膀欢叫,蹲在地里,啾啾的叫着晒太阳。

      很快,小学毕业了,升学考试也考了,书包丢在屋里的角落了,这一个暑期不用做家庭作业了。成天忙着捉鱼,扳螃蟹,戏水、划船,家里找不到我的人影了。

      可是,我心里在焦急的等待,升学考试哪天放榜?榜上会不会有我的名字呢?

      我等待着,等得很辛苦,又等得很自足,就像等待小鹅从蛋壳里钻出来一样。

      等待,希望每每就在等待的路上走来。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二日

      本文标题:等待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2589.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