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毕业情结
文章内容页

那年高三,你好!(第六课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作者: 冬风无痕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06
  • 阅读146242
  •   自从何老师答应洪老师的追求后,俩人便处于热恋期,俩人每当周末就会约会逛商场,看电影,俩人的生活似乎蜂蜜一般甜蜜。俩人的高调热恋,被前往学校的张庆撞见了。张庆来到学校便向同学们说起了这件事--刚刚何老师亲自为洪老师擦汗了!同学们听后一阵哗然,李秀莉便连连说她的判断没错,何老师和洪老师就是一对璧人!除了李秀莉这样想,桂康与陈霞何尝不是这样认为,因为当初听张庆说起这件事时便认为他们“般配”了!


      正当大家还在说这件事时,语文课代表谢雨婷走向讲台宣布道,“告诉大家一件好事,学校校刊要征文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把稿件交给我,我再交上去!”谢雨婷话音刚落,教室一片寂静,谁不知道高三六班的情况?我们班同学们语文成绩一向都不是很厉害,更别说是作文,就因为这件事,语文老师还专门为同学们定制了《语文报》。李秀莉听后兴奋不已,“太好了,又可以一展身手了!”她的话音刚落,陈熙便投来不屑的目光,“不就是投稿吗?用得着这么兴奋?”


      桂康正在考虑投稿的事,虽然桂康的数理化并不是很擅长,然而桂康的语文还是不错的,这就是老师所说“偏科”,每次学校有什么征稿活动,他都会积极参与,偶有佳作见报,这也是桂康引以为傲的事了。这时坐在前排的陈霞转过身来祝贺道,“桂康,我先祝贺你了,等你得到稿酬可不能忘了请我吃糖哦!”桂康听后笑道,“贪吃鬼,就知道吃糖,你就不怕长蛀牙呀!”他的话音刚落,与陈霞坐一排的邓红敏也转过身来说道,“也别忘了我!”桂康听后不禁仰天长叹,“天啊,我还没有开始投稿,更不知花落谁家,你们便迫不及待分割我的稿酬了!如果不幸落选没有得到稿酬,你们岂不要把我大卸八块?!”桂康刚刚说完这就话,突然从他的身后有传来呵呵声,“到时候再说!”桂康这时还发现,不知何时陈熙站在他的身后,这可真是“有福同享,有糖同吃!”


      放学后,桂康与陈霞骑着自行车赶回家,在途中陈霞一个劲向桂康打听投稿的事,陈霞觉得这次的稿酬桂康势在必得!桂康也不想辜负他们的一片希望,便说回家再考虑考虑一下。说话间,桂康突然看见前面有人向自己招手,于是一个人便骑着自行车过去了,近了一看还知是大姑的儿子陈海。一段时间不见,表弟的变化很大,他的头发都被染成了黄色,身后还紧跟着几位“小弟”。桂康一想到大姑的处境,便不冷不热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陈海听后说道,“你别告诉我母亲她们我回来了!”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桂康,大姑说上个月家里的钱被盗了,恰巧陈海也“失踪了”,难道说这件事与他有关?如今他刚刚回来,那么上周发生的偷窃事件一定就是大姑父所为了!


      “就这件事?没有其它事了?”桂康也不明白陈海为什么会突然向他说这件事?陈海没有说话便转身离去,桂康骑着自行车走出了一段路,他停下车转过身去却看见陈海他们正走进一家商场。回到家,桂康便把这件事告诉给母亲,然而母亲却告诉桂康一件意外的事,“大姑刚刚打来电话,陈海被抓了!”桂康几乎不敢相信这件事,刚刚还与他话别怎么一转眼就被抓了?后来听母亲说,陈海在商场行窃被抓。听了母亲的话,桂康暗想道,“让他在拘留所关几日也好,让他在里面好好反省反省一下!”


      得知儿子被关进拘留所,大姑便急匆匆赶往拘留所,陈海见母亲来了,还以为母亲拿钱保释自己出去,连连说自己可不想待在这里。然而大姑沉默一会儿还告诉陈海,家里的钱都被他父亲拿去挥霍了,她也根本拿不出钱保释他。陈海听了母亲的话,顿时失望至极,半晌没有说话。大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拘留所的,在离开时她还想给民警塞钱,想让民警对自己的儿子好点,然而民警坚决拒绝了,并对大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的孩子能有今日,与你们父母对他从小的溺爱造成的!”


      大姑心事重重回到家时却发现房门的钥匙被打开了,难道是他回来了?他还有脸回来!大姑心里一阵愤怒,突然想起自己的卧室还有自己藏的几千元钱,于是匆匆进入房间,在卧室门口她透过门缝看见有人在翻箱倒柜,大姑本想冲进去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如果真的起了争执,自己讨不到半点便宜,再者又想起桂康的话来,她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了外遇?想到这里大姑便躲在了一旁。


      经过翻箱倒柜,桂康的大姑父还找到大姑藏的几千元钱,随后又蹑手蹑脚离开了房间。大姑见状便紧跟其后,大姑心里矛盾重重,她既希望能抓到他外遇的证据,又害怕不希望看见她不愿看见的一幕!不知不觉,大姑见大姑父拿着钱来到一家发廊门口,只见一位身材苗条,打扮妖艳的年轻女人走向大姑父,俩人的动作甚是暧昧,只见大姑父把皮夹里的钱拿出来交给了她。大姑见到这一幕怒不可歇,她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积赞的钱却被自己的丈夫偷出来养情人!大姑急匆匆跑过去,二话不说就给了这位年轻女人一记耳光并大声骂道,“狐狸精!”那女人被突来的一记耳光打蒙了。


      大姑父也没有想到大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大声质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大姑指着大姑父愤怒骂道,“好一个陈百知,枉费我对你一片真心,你竟然背着我养小情人!”陈百知听后不仅不反悔,反而理所当然说道,“我有外遇又怎样?你也不照一下镜子看看自己!”大姑还没有说话,只听陈百知继续说道,“你在家里不好好教导儿子,你看看你把儿子教成怎么样了!”陈百知居然把陈海品行不好的事一股脑推到大姑身上。不说这件事还好,一说这个大姑便更加生气,“这能完全怪我吗?你一个父亲没有给儿子树立好的榜样,他能变好吗?”听了他们的争执,旁边的年轻女人还知道打自己耳光的人是陈百知的结发妻子,她不知廉耻说道,“原来她就是你的妻子呀!你怎么就娶了她呢?”听了她的话,大姑更加怒不可歇,“都是你这个狐狸精,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老公,我要跟你拼了!”说完便走向前与她厮打起来。


      那年轻女人娇生惯养,哪里是长期做农活大姑的对手,没有几个回合便处于下风,连连娇滴滴向陈百知求救,陈百知见状立即上前便把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拉开,然而大姑岂能善罢甘休?继续伸手厮打,陈百知也在慌乱之中抽了大姑一巴掌!大姑被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吓着了,她用右手捂着脸,泪水渐渐流了出来,伤心欲绝说道,“没想到你会为了这个狐狸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陈百知非但没有心疼,反而讥讽道,“打你又怎样?”大姑没想到做了十几年夫妻的他会如此绝情,这一刻的她几乎快崩溃了,她伤心愤怒说道,“我要跟你拼了!”说完便冲上去打他。


      桂康是从同村的陈杰那里得知这件事,桂康得知这件事来不及多想便匆匆骑着自行车赶往了事发地,在离开学校时,桂康还在门卫室给母亲打了电话。桂康来到事发地时,只见发廊门口被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桂康把自行车放好后便挤进了人群,只见大姑半瘫在地上痛哭不已,而大姑父则在一旁关心着那妖艳女人。桂康喊了一声,“大姑!”随后蹲下身去把大姑扶了起来,然而大姑伤心说不出话。大姑父见桂康来了,立即说道,“康康,快把你大姑扶回去,别让她在这里丢人现眼!”桂康见大姑父一脸笑意,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桂康生气说道,“姑父,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姑姑?好歹你们也是十几年的夫妻!”陈百知听后说道,“小孩子懂什么?不要乱说话。”桂康继续说道,“姑父,你就擦亮眼睛吧,真心爱你的是姑姑,而他爱的只是你的钱!”桂康瞪了一眼大姑父身旁的女人,“姑父,如果你还真心对待姑姑,我做侄儿的还是尊重你,叫你一声姑父,假如你非得抛弃姑姑,那我们从此不再是亲戚,你也不再是我的姑父!”陈百知也没想到桂康会说出这番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围观的人都议论纷纷都觉得桂康说得有道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做人不应该见异思迁!


      正在这时,只见桂康的母亲,二妈及奶奶都挤了进来,大姑见自己的母亲来了,一下子扑进母亲怀里,大哭起来。陈百知也没有想到奶奶他们都来了,只听桂康母亲生气说道,“你凭什么欺负我妹子,有我们娘家人在这里,休得动她半根头发!”陈百知听后说道,“我们的家事轮不上你们管!”奶奶听后说道,“你欺负我的女儿,难道做母亲的就不能管吗?”陈百知还没有说话,桂康二妈开口数落道,“一个有外遇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你就不怕丢脸吗?”大家争执不休时,大姑突然丢出一句话,“既然我们不能在一起生活了,我们就离婚!”陈百知没想到大姑会提出离婚,生气说道,“离婚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大姑听后坚决说道,“我就要离婚,难道我要和你这个负心汉拖上一辈子吗?难道我的下半生还能依靠你吗?”大姑话音刚落,围观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种男人太无耻了,既然不爱对方了却还要拖着对方,他这不是同时害了两个女人吗?这些话虽然由旁观者说出来,然而当事人听起来却特别刺耳,顿时双方都沉寂下来。最后母亲她们便把大姑接回家,桂康返回学校。


      桂康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快,本来桂康还抱着大姑父能回心转意的希望,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了,想想有些惋惜。


      还记得小时候桂康总会和堂兄弟们去大姑父家做客,起初大姑父与他弟弟住在一起的,除了卧室分开外其余的都是公用,那时不明白大姑为何还要嫁给他?也许姑姑他们是真心相爱吧!直到几年后他还另买了宅子,姑姑的新家处在一所标准的四合院,四合院有一棵茂盛的桑树,每次来到大姑家时我就会与表弟攀爬这棵桑树。大姑父家屋后有一鱼塘,大姑父便把这鱼塘承包下来,不仅养了鱼而且还养了不少鸡鸭,所以每年春节时大姑都会做上一桌丰盛的饭菜邀请我们,吃完团年饭祖父便与叔叔们在鱼塘边垂钓。见大姑家的日子越来越好,祖母也感到很开心。然而谁又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大姑父有外遇的事终于大白于天下,姑姑这个原本幸福的家便彻底破碎了,曾经的姑父不再是姑父,注定成为桂康他们的陌生人。从那以后桂康再也没有看见过大姑父,仿佛他就这样消失了,后来还知他与那小情人私奔了,直到几年后又听说他与那小情人生了一个女儿。这一切都只是传言,反正桂康再也没有看见他……


      待续……


      本文标题:那年高三,你好!(第六课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002.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