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江城风云录(1)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07
  • 阅读272397
  •   江城风云录

      目 录  

      1、 大夺权风潮
      2、 造反派内哄
      3、 雄师出了名
      4、 为工总翻案
      5、 新派的抗争
      6、 打压造反派
      7、 军队是靠山
      8、 内定保守派
      9、 跟着军队走
      10、 江城在流血
      11、 最高到江城
      12、 裁判不公道
      13、 七二零事件
      14、 王力找到了
      15、 造反也无理
      16、 雄师完蛋了
      17、 吴力金上访
      18、 军人来道歉
      19、 大联合之争
      20、 东风的闹剧
      21、 总理的魅力
      22、 成立革委会
      23、 内部的争斗
      24、 搞一次特殊
      25、 他喝得太醉
      26、 防汛纪念碑
      27、 造反派挨整
      28、 反复旧运动
      29、 五二七指示
      30、 造反派完蛋
      31、 雄师翻身了
      
      一、 大夺权风潮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新的一年来到了。

      一九六七年肯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月一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的【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元旦社论指出,一九六七年,将是“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展开总攻的一年。”

      一九六七年一月,在中央文革张春桥、姚文元的策划下,以王洪文为首的造反派,一举夺了上海市委、市人委的大权,史称一月风暴。这一行动得到中央文革的肯定,在全国产生连锁反应,形成全国范围的夺权高潮。

      上海一月风暴以后,在中央文革的煽动下,h省江城市的造反派也准备联合夺权。H省江城市的夺权由新湖大发起,发起人有新湖大的龙铭金、张维荣、谢邦柱、彭勋和梅子惠等。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长江里白浪翻滚,白霜蒙地,寒气砭骨。新湖大的组织部长彭勋派车接吴力金去湖大行政楼二楼开夺权筹备会议。同去的还有工造总司的丁及等人。

      吴力金,江城市无线电元件厂工人,当过兵。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他发起组织了造反派组织-------江城市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工造总司】,从此开始了他的造反生涯。
      
      吴力金一行到会时,会场里已经坐满了人,在场的有工人总部的胡厚民、九一三的李想玉、杨连成,二司的周孔信、庞道铭,新华工的王富山,新华农的谈志发,红三司的头头,还有首都南下革命造反大队的李金春、张立三、时传发及一些小组织的头头,共有四五十人,都是江城市著名造反派组织的头面人物。会场里生气勃勃,气氛非常热烈。

      会议由工总一号头头朱鸿霞主持,他满脸红光,神采奕奕,一付志在必得的神态。新湖大的彭勋首先在会上发言:“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为了联合夺h省委的权。上海市的造反派已经夺了权,中央已经表态支持,我们h省也不能落后。新湖大经过讨论,初步拟定了一个九人的筹委会,起草了【告全省人民书】和【夺权公告】两个文件,现在请大家讨论审议。”

      接着,朱鸿霞宣布了由夺权秘书处草拟的夺权方案:h省的夺筹委由九名常委组成,分配名额是工总二名、九一三一名、二司一名、新湖大一名、新华工一名、新华农一名,还有两个名额打算留给工造总司和省直红司。

      这个方案一提出来会场里就炸了锅,与会者吵成一团。

      二司周孔信自嘲地耸了耸肩膀:“你们三新三个学校三个名额,我们二司这么大的组织才一个名额,这太不公平。二司应该增加一个名额。工造总司干嘛要参加这次省里的夺权,他们可以到市里去搞。工造总司是小手工业者,小摊小板,有的是卖烧饼油条的。”

      彭勋解释:“新华工、新湖大、新华农虽然只是三所大学,但在发动h省、江城的文革运动中贡献很大。”

      庞道铭重复周孔信的发言,再次要求二司增加一个名额。

      九一三的杨连成发言,支持二司的意见:“工造总司来这里干什么?他们都是卖烧饼、油条的。工造没有必要参加省里夺权。你们三新中的新华工、新湖大在文革初期有贡献还情有可愿,那新华农呢?”二司和九一三是反对这个筹委会分配方案的。

      吴力金听了他们的发言,脸色都涨红了,他感到非常愤怒,便站起来反驳:“革命不分先后,组织不分大小。要正确对待各个革命群众组织,不要动不动就说别人摘桃子。席位问题是可以商量的。我们工造总司不是你们说的小摊小板,我们也有产业工人,有肉联、长办、汉纸、汽配等大厂、大单位,我们有七八万人。我们为什么不能参加省里夺权?不要搞组织之间的互相攻击,如果二司坚持这个意见,那就有你无我,有我无你,我们就退出夺权。”

      朱鸿霞站起来当和事佬:“夺权是头顶大事,大家不要争吵了,九名常委是初步的意见,将来夺权以后还可以再增加常委名额嘛!”

      这时,首都红卫兵南下造反大队的张立三站起来对工总发起了攻击:“工总的头头修了!第一,你们在内部排除异己,把老工总的发起人统统排除在工总领导班子以外。第二,工总的组织严重不纯,有些人是阶级异己分子。第三,工总成立后,在新昌红楼的领导班子天天用公款吃吃喝喝,头头搞腐败。”

      工总的第二把手胡厚民站起来回应:“刚才大家对我们工总提了意见,你们说工总有缺点、错误,我们承认,我们正在关门整风,过一段时间还要搞开门整风,请你们上门提意见,帮助我们整风。”

      一些工人造反派组织都同意南下大队的观点,他们抢着说:“革命不分先后,组织不分大小,你们工总是老子天下第一!看不起其他组织。”他们跟工总的人在会上吵了起来。

      这时,二司的人正在陆续退出会场。朱鸿霞在会上宣布:“常委的名额暂时这样定了,夺权以后再增加,夺权计划不变。下午两点到洪山礼堂开大会。”会场里闹哄哄的,众头头们不欢而散。

      下午,除二司外,所有的组织都参加了在洪山礼堂里举行的夺权大会。大会还是由朱鸿霞主持,他宣布把当权派带上来,张体安、宋祝书等省委领导被戴上高帽子,押上洪山礼堂二楼的阳台上,接受群众的批判。

      接着,朱鸿霞宣读了【夺权公告】宣布夺权。彭勋宣读【告全省人民书】。第二天,长江日报发表了【夺权公告】,标题为【一切权力归革命造反派】。

      二司一号头头杨道远事后无可奈何说:“我估计大夺权搞不成,因为不符合革命大联合的原则。我叫人先把省委的公章全部抢了。我们检到的银子无纸包,又怕别人抢去了,就把公章送到省军区,我们与省军区达成协议,谁都不能拿走省委的大印,公章只能由二司去拿。”这次夺权造成了江城造反派之间的分裂。

      本文标题:江城风云录(1)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03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