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心灵感悟
文章内容页

猜想(20)——Bug的赞美

  • 作者: 刁文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08
  • 阅读276711
  •   错误本身是达到真理的一个必然环节,由于错误真理才会被发现。——黑格尔

      生命来自悖论和bug①。祂是由诸多不确定因素(粒子、波能、格断②)相互碰撞、粘连、离析所产生的一种带有细微“缺失”(气泡)的序③的矩阵构体。

      灵魂是序矩阵构体,通过自身构体相互交错而涌动出来的高维的主体存在。这个主体,投影在序矩阵构体存在的维度时空里,所呈现的形式只能是虚拟波的云图存在。

      生命因Bug(缺陷导致不确定中诸多耦合④生成所带来的新的突变)而诞辰、演绎并得以进化。祂是宇宙时空中局部的熵减变量。纠错是推动生命成长底层最根本的机理。

      由此,我们说,科学里那些总结出来的实验规律,都是短暂的成立,因为它所研究的对象是不确定性的,且处处存在Bug。宇宙时空里的变化(包括人类的社会)通常都是由不确定性所决定的,因此我们根本无法用“控制变量”的实验方法(包括佛陀的缘起性空因果相报思想观)去验证是什么因素发生在起关键性的作用。人类社会的变化没有规律,只有不确定性中的耦合发生。科学思想和阶段性的总结规律,都是正在进行中的正确观。但凡有那种“一统天下”的思想,多半都是荒唐可笑的滑稽。

      当我们讨厌回避悖论、厌恶补丁Bug的时候,再一次沉静下来思考一下它的存在,你会发现,原来它们却是上苍给予生命可成的恩惠。Bug是序关于自我修正推动的第一因,可以说,没有Bug就没有生命构体的存在空间。Bug的存在,恰是(生命)熵减在宇宙熵增(热寂矢向)大背景之下可以逆向客居的充分必要条件。换句话说,Bug的存在,也是熵增矢向里的漏洞,生命体本是这个漏洞的寄生存在。有说“爱恨同源”,从这一点来讲,也是不无道理的。

      说来,赞美Bug的确是让人感到好笑,但倘若稍加思索,生命原本就是宇宙时空里的一个美丽的“错误”发生,也不算太为过,只是换个角度去认识和解读生在的理由罢了。生命体,祂是逆向矢下的不肯舍弃的扭劲存在,在宏大的时空域内,那里同样存在着广垠的空间,可以作为自光体的闪烁。面对黑暗,它的短暂或存,正是它难能可贵的一面。什么物件叫可珍惜?答:生死有度而叹息的过往不再。有违了,我的可爱的、优美的Bug存在!

      记:一个人的闭关静寂。起初是杂念潮涌,尔后是逐渐褪去,再起念时,想要厘清矩阵坐标系里各个元素的勾稽关系,却怎么也进入不了。这个时候,便想起了“错误”,以及这“错误”的生成和连带,于是,一个Bug念头莫名其妙、匪夷所思地游进了我的脑海。我无法准确地描述它的个般存在的理由,必须承认自己思想上的贫穷,难以做出更多的论证和赋格。只是观想,只是感觉,便有了如上所述的一些零星的没有过程论述的空想结句。

      这让我想起了吴军写给他女儿家书里的一段话:“很多人到了30岁就停止了进一步学习,只有很少的人一直能够将学习坚持到老。永远要承认自己是贫穷的,不用担心别人的白眼,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富有起来。做任何事情,谁都不是天生就能做好,做不好事情被人嘲笑是难免的。不能指望别人永远给你留情面,只有自己把事情做好了,才是为自己保留情面唯一可行的方法。”

      古代所罗门王就认为,贫穷的状态使人奋发上进,只要不失去信仰,就能有旺盛的生命力,把贫穷变成一种力量。想,这何尝又不是另样的以Bug(缺陷)为基底的努力向上诠释呢?

      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有自满心境。生命一定是有缺陷的,愈高级(丰富)的存在,其内所隐藏的Bug就愈多,没有Bug的光滑是不复存在的。

      我本就是一个贫者,拿不出什么富足的东西用来装扮自己,只剩下一些空想可做思想的填充聊以自慰,且也不想去言及“大道至简”之类的高级智慧学问,做出什么归纳和总结。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如是把自己的这些念头归于猜想类篇,权当一个空想曾经有过的痕迹踏浪。

      注①:缺陷Bug,bug是计算机领域专业术语,bug原意是“臭虫”,现在用来指代计算机上存在的漏洞,原因是系统安全策略上存在的缺陷,有攻击者能够在未授权的情况下访问的危害。这里引申为关于存在的连续性的缺失(前提:宇宙时空里的所有存在都是间断非连续的,连续是一种假像),又因缺失而引发出各种不确定,即存在多项矢的可能发生。

      补充:佛陀“缘起性空”的因果律只是他给出的假想通径,它的成立是极其有限的成立(关照干涉无处不在),因为它违背了熵增的基本原理(看似成立,但也只是思想整顿过后的成立,而不是本质的客观存在)。事实上“不确定”是根本,“有序”只是暂短有限的存在(并不否认它有存在的空间,事实上“有序”也是处处存在的,只是这个“有序”都是孤岛连带效应,它的整体一定是不确定和弥散的)。因果报应表达的是一种“有序”的思想观,即一切发展都是光滑的、连续的、不可违和逆向可追溯的矢向发展。这与强调修性改变自身是相互矛盾的。(有关因果律,哲学大家休谟有他的经验主义否定的论证,友们自可参阅。对与错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自己有没有思考过,而随便盲从于某个思想者的思想,步入”因为他伟大,所以我认可”的思想惰性中。具体说来,我是认可因果律的,但这个认可是个有限的、有条件的认可。)

      注②:格断,思数集合,单位:μ。μ=h/(0,i)。其中:h为普朗克常数;i为虚数;(0,i):虚拟的开放波弦域。个人以为,它是灵魂构体不可或缺的主要基元。就灵魂而言,格断是质(初弦的算法云积),波能是它体之用的广场(八识),粒子是它的客居(载体)。

      注③:序,一般的解义为次第(有:顺序、秩序、次序、工序、程序、序数等表意),在这里,特指关于算法熵元的整合。序的度量单位为“熵”,序矩阵构体即是熵(增)反向的粘连抗体。

      注④:耦合,物理学上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体系或两种运动形式间通过相互作用而彼此影响以至联合起来的现象。这里特指彼此干涉所产生的新的联动关系。就生命而言,耦合常与Bug纠缠在一起,也就是说,生命的每一次升级,都是这种纠缠态的跃迁再度的实现。

      本文标题:猜想(20)——Bug的赞美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069.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