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江城风云录(5)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11
  • 阅读276805
  •   五、新派的抗争

      中央军委八条命令下达以后,全国造反派顿失底气,文化大革命进入低谷阶段。

      当时,中央文革并不支持江城造反派。北京来电:中央文革小组工作人员、江青的秘书阎xx打电话要求工总、二司“请罪”,使造反派领导人丧失了最后的底气。阎xx一连四次讲道,造反派一定不要坚持错误,要改正错误。

      在xx军区和中央文革的压力下,工总、二司的头头被迫认罪,开始到军区并在江城请罪。当时毒草派中的造反派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二月逆流军队整造反派的开始,还认为是毒草派的胜利,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参加了对香花派的批判,工造总司和三新都没有例外,这在客观上起到了配合xx军区【二一八严正声明】的作用。

      但无论工总、二司、九一三的头头们如何诚恳地向军区请罪,陈xx打压造反派的既定方针不变。三月十七日深夜,荷枪实弹的军警把工总四百八十五名头头全部投进监狱。三月二十一日,发布【xx部队通告】,宣布工人总部为反革命组织,取缔工人总部,公布工人总部十条罪状。

      面对这突然的打击,不但工总中广大战斗队员感到惶恐与不服,就是毒草派中的造反派也笑不起来,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在陈xx等人的眼中,造反派中的毒草派和香花派都是一丘之络,同样要肃清流毒,加以打击。在军区的支持和扶植下,保守派空前活跃起来,他们在大街上刷出大标语:“大猪【指朱鸿霞】在坐牢,小猪满街跑!”“二癞子【指二司】,你莫喜,真正的保皇就是你,保刘真,保张华,保你的干爹朱鸿霞!”“踏平黑工总,镇压反革命!”作为毒草派的新派,瞬间失语,陷入了迷茫和沉默,不久,就感觉到矛头是对准整个造反派的。

      与此同时,早已垮台的保守组织职工联合会改头换面,以各种方式死灰复燃。保守派组织复活后,各单位造反派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此时无论香花派、毒草派,只要是在单位里人数占少数,就很快被打得有厂不能归,有家不能回。工造总司总部前后就收留了二百多名市内和外地来江城的造反派。

      红武兵开始了江城文革史上的武斗。在人们的印象里,以红武兵为核心的百万雄师在文革中几乎没有搞过什么文斗,在大街上的大字报很少。他们以复员转业军人为骨干,手执长矛,头戴藤帽,整整齐齐站在当权派提供的卡车上招摇过市,向以大中学生、工人为主体的造反派和支持造反派的街头群众挑战,在江城是不得人心的,群众骂他们为“黑乌龟”。江城笼罩在白色恐怖中。

      四月一日,吴力金写了一首打油诗,贴在工造总司的门口,反映了他当时的心境:

      造反大旗举到今,
      今朝为何脚步停!
      且看老保嚣张样,
      忍让战友狱中冤?
      奋起反击莫彷徨,
      紧跟主席向前进。

      三月中旬,南下大队的北大造反派学生李金春等人来工造总司找吴力金,鼓励他起来同二月逆流开展坚决的斗争:“现在有一股逆流,矛头指向中央文革,指向毛主席,其目的就是要否定文化大革命,为走资派翻案--------镇压造反派就是这股逆流的突出表现,我们必须奋起反击这股逆流。”吴力金问:“怎么反?”李金春说:“为了避免把斗争矛头指向解放军,我们可以提出反谭xx式的人物,也就是要楸出江城的谭xx”吴力金说:“还不如叫江xx简单些。”李金春赞同:“好,既简明,又结合江城实际,就称江xx好了。”

      于是,江城市的大街上就出现了“打倒江xx”的大字报和大字标语。

      南下大队分别也同三新的其他组织交换了意见。造反派的力量开始聚集,把斗争矛头指向xx军区。

      三月二十三日,即xx军区发布【三二一通告】的第三天,工造总司与三新即同军区进行了公开的抗争。

      三月二十七日,新华工组织大示威,高呼“楸出江城的谭xx!”

      四月十一日,三新、工造总司开始冲击军区。

      四月十二日,新一中为驱赶工作组宣布绝食。

      四月十三日,工造总司、外地高校造反派强烈要求释放朱鸿霞。

      四月十四日,工总联络站成立。

      四月十五日,孔xx被迫接受新一中学生的要求,事后又否认他对造反派妥协。造反派学生重新占领红旗大楼。

      四月中旬,南下大队的李金春在江城市巡回作反击二月逆流的动员报告。他在大会上大呼“楸出江xx,为工总广大战斗队员平反”的口号,并且说:“我是北大学生李金春,江xx有种的来抓我啊!”

      由于南下大队再次来江城点火、打气、撑腰,新派组织迅速掀起楸江xx、为广大工总战斗队员平反的高潮。新派头头提出“为工总广大战斗队员平反”的口号,引起二司、九一三的不满,他们针锋相对,提出了“要坚决彻底为工总翻案”,新派组织也迅速调整策略,公开提出“打倒江xx,为工总翻案”的口号。

      在这段时间里,工造总司多开大会,在街头贴大字报,刷大字标语,为工总翻案。他们还组织了几次全市性的大游行。有一次,在吴力金的带领下,工造总司数万人从汉洞步行,经过长江大桥,一直走到xx军区,又从xx军区游行到汉洞,步行往返二十多公里,许多老爷爷、老太婆走不动了,还是斗志昂扬地走完全程。他们一路上高呼:“坚决反击二月逆流!“打倒江xx,为工总翻案!”“誓死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游行队伍受到原工总队员和群众的热烈欢迎。

      除此以外,吴力金还亲自作了几场报告,动员造反派和群众投入到反击二月逆流的斗争中去。

      五月一日,由工造总司吴力金、二司杨道远、新华工聂年生、新湖大张维荣等造反派头头联合在一起,组成五一游行指挥部,钢、新两派在江城市举行了盛大的游行示威。

      五月十日,公安局汉洞分局在军管组的指挥下,出动了干警百余人到公安学校支持保守派,他们假借贴大字报、支援书为名,故意覆盖公安学校造反派的大字报,双方发生了冲突,造反派被打伤二十三人,重伤四人。新公校红司向市公安机关军管会提出四点要求,未得答复。

      五月十三日,红司学生在汉洞一元路市公安局绝食,以示抗议。江城中学红联积极支持,新一中更是直接参加并组织了全市性声势浩大的绝食斗争。一时间,江城市支持并参加绝食静坐的人数以万计,汉洞一元路以及六渡桥一带参加静坐绝食的群众人山人海。

      为了声援新公校绝食,工造总司吴力金、二司杨道远、新华工聂年生、新湖大张维荣等人组成火线指挥部,统一领导这场大规模的静坐绝食斗争。xx军区对此采取不理睬的态度,致使静坐绝食旷日持久,现场不少人晕倒、病危。

      五月十九日,新一中和新湖大造反派冲击了xx军区,将政委钟xx请到湖北大学谈判。钟xx同意放人并答应新公校提出的条件。当时张维荣和彭勋要求钟写出书面文字,他不同意写。吴力金说:“那你当面去跟群众说吧。”于是,造反派把钟xx带到汉洞一元路市公安局的绝食现场,当着群众的面,承诺放人和答应全部条件。吴力金即宣布绝食斗争胜利结束。

      过后,xx军区大造造反派绑架钟政委的舆论,为下一步大规模打压造反派作好准备。

      本文标题:江城风云录(5)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166.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