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原创剧本
文章内容页

《琵琶行》剧本

  • 作者: 不如吃茶去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12-15
  • 阅读268421
  •   时间:晚唐,深秋
      地点:浔阳
      人物:白居易、琵琶女、一众客人
      
      深秋凉夜,江州司马白居易与众客相聚江船,饮酒作乐,追忆过往,畅怀古今,不觉中已到子时。江风吹来,白居易酒已是半醒。众客皆是些郁郁不得志之人,冷风吹过,下马辞别,白居易与众客相对无言,想到自己坎坷的生平,不禁悲从中来,涕泗横流。
      
      客人:“白公不必如此,人生在世,如皓月盈仄,山巅和低谷,都可让人受益良多。”
      
      白居易:“公乃当世豪杰,超逸脱俗。奈何小老儿已过不惑,仍壮志未酬。有时夜间回想少年意气,怒马鲜衣,恍若隔世。”
      
      客人::“白公,照您所说的,我们可都是失意人啊。(客人笑)白公纵使一时失意,仍是龙文虎脊的千里马,哪像我们,一个个作些酸诗酸文,徒增笑尔罢了。”
      
      白居易:“诸公过誉。”
      
      夜更深了,客人们都裹紧了衣服,在马上冷的发抖。
      
      客人:“白公,莫愁前路无知己。”
      
      白居易大笑
      
      起风了,江上芦花随风飘散,蓬蓬絮絮的落在白居易和客人的披肩上,客人正欲告辞,白居易却摆了摆手,似乎在侧耳倾听着什么。
      
      万籁俱寂,只有芦絮飘飞的风声,客人们也细细的听着,他们听到了,那是溶在风里的琵琶曲。
      
      那是远处的一叶小舟。
      
      白居易不忍打断仙曲,闭眼听完了一整曲,方才从陶醉中苏醒。
      
      白居易高声道:“不知是哪位高人逸士,在此弹奏高山流水?”
      
      那边传来的只有沉默,沉默映衬的秋景更加萧瑟了。
      
      白居易:“可否与吾等小酌一杯?”
      
      仍是沉默,白居易顾不得唐突,移船相近,那船倒也不避,调转船头,仿佛季节错乱,白居易看见十月的江面似有白莲盛开,待定睛看去,原是位白衣女子,肤似雪,鬓如云,侧抱琵琶,指尖飘动着无尽的哀思。
      
      满座哗然。
      
      白居易黯然道:“我被贬江州一年有余,不知这样的瘴疠之地,竟有仙人。”
      
      女子不语,手上琵琶却再次清吟,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似乎要说尽弹弦者的一生。只见一双玉手轻拢慢捻,先奏《霓裳》,再弹《绿腰》,大弦奏响如白雨跳珠,小弦轻柔如少女耳语。声音渐渐凝涩,像是冷泉流淌冻成了冰;弦声呜咽,渐渐无声。
      
      白居易以为一曲已了,正欲起身,却听见曲声似银瓶乍破,水浆迸出,如千军万马排山倒海而来,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一曲最后,白衣女子四弦一声,像是绢帛撕裂。
      
      白居易呆了,他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江面之上一片寂静,客人皆被仙曲惊艳,仍然陶醉其中。只见天上皓月洒在江心,亮白似乳。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鼓起了掌。
      
      一客人:“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那女子整装起身,道了个万福。白居易作揖回理,脸上泪渍不干。
      
      白居易:“一别长安,我以为此生只能听杜鹃啼血、猿猴鸣叫,今闻如此仙乐,纵使即刻死去,又有何妨?”
      
      琵琶女:“小女子不才,得遇诸位明公,三生有幸。世间人有万般,焚琴煮鹤者多,识阳春白雪者少,妙曲遇高人,是它的运气。”
      
      白居易擦了擦眼泪,正欲开口,却被琵琶女打断。
      
      琵琶女:“明公想问我的来历?”
      
      白居易点了点头
      
      琵琶女:“不过是最寻常的风月女子。”
      
      众皆愕然
      
      白居易:“奇哉,脂粉地竟有姑娘这般人。”
      
      琵琶女:“不瞒各位,我自长安来。各位可有长安人?”
      
      他们都不说话,长安人不在长安,何苦窝在这种小地方
      
      白居易:“我就是。”
      
      琵琶女有几分欣喜:“你知道吗,大人,长安美极了。站在佛塔顶望,阳光像金粉洒在琉璃片上,飞琼流转,皇宫连着佛塔,佛塔连着小房子,望不到边。”
      
      她笑着,沉醉在回忆中,像一个小女孩。
      
      白居易也笑着看她,不忍打破这份美好。
      
      琵琶女:“大人,您知道虾蟆陵吗?那是我住的地方。”
      
      白居易:“知道,我常去那里。”
      
      琵琶女笑了,她的笑容有些发苦:“日子不太容易,不得已,我只能做这个。”
      
      她指了指琵琶:“这个,阿妈教我的,不容易。”
      
      她伸出手指,上面都是一个个血泡打破的茧。
      
      琵琶女:“但是我弹的比谁都好,公子们都喜欢。”
      
      白居易怜悯的看着她,他饱经世事,已经能猜到了。
      
      琵琶女:“大人,您是懂我的,看您的眼睛就知道。我自己有时想起那段日子,都感觉跟做梦一样。”
      
      琵琶女:“大人,您想想您在长安见过最美的女子,再加上三分,那就是我年轻时的样子。少女和公子,总是和诗一样美好。啊,您的酒冷了,我帮您温一温吧。”
      
      她拿过酒杯,放在炉火上烫着。
      
      琵琶女:“十五六岁,一个女子最明媚动人的时候,撩一下头发,轻吹一口气,那些少不更事的公子们便乐意为我付出一切。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
      
      白居易:“笑入胡姬酒肆中!姑娘,这是太白的诗,你···”
      
      她有点愠色:“我长在风月场,所以不该识字,更不该懂诗,对不对?”
      
      白居易神色有些慌乱:“不,我没想到是太白的诗,姑娘,李白是大唐最好的诗人。”
      
      琵琶女:“我小时候,阿爷抱着我,跟我说长安的故事。他说他见过李白,那是天宝十二年的正月,朱雀桥到玄武道,灯笼血一样红。李白一身白衣,醉倒在白马上招摇过市,酒撒了一地。啊,他还见过杨妃呢,他不愿意说杨妃的样子,这世上也只有李白能说出来。可惜,三年后···”
      
      白居易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
      
      琵琶女:“对不起···”
      
      琵琶女:“我过了很多年放纵的日子。酒宴上,为了演奏《霓裳羽衣曲》,我打碎了十二根玉簪,公子们立刻送我更贵重的。大人,光阴就像惊鸿般倏忽而逝,转眼间我已经二十七八了。他们开始喜欢那些更年轻的姑娘,您知道,大人,大唐永远不缺十五六岁的少女。”
      
      白居易张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琵琶女:“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不过十一二年。”
      
      琵琶女:“我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一个行商。大人,我本来想嫁给十五岁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公子的,多可笑呵。”
      
      琵琶女:“哪怕是一个普通人的呢?生活安稳,儿女绕膝。大人,我们这种人没得选,谁愿意娶,我们就嫁给谁。”
      
      她抚了抚琵琶
      
      琵琶女:“我以为再也没人会懂它了。”
      
      白居易叹了口气。
      
      白居易:“家人呢?”
      
      琵琶女:“一个弟弟,三年前去戍边,一点消息没有,应该回不来了。一个阿姨,去年死了,痨病。”
      
      他有些手足无措。
      
      琵琶女:“没事,都过去了,大人。”
      
      白居易流下热泪:“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姑娘,我···”
      
      琵琶女打断了他:“你就听我弹首曲子吧。”
      
      她又拨动了弦。
      
      琵琶女:“这首曲子叫《琵琶行》,有曲无词,我一边弹,大人一边为它作词,可好?”
      
      琵琶声起
      
      白居易写下《琵琶行》三字,泪已打湿纸张。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茫茫江雾中,他看见那个苦吟《长恨歌》的书生
      
      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本文标题:《琵琶行》剧本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31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