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心灵感悟
文章内容页

天冷,心不冷

  • 作者: 青也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1-01
  • 阅读249123
  •   我在路边等我妈接我,因为天气很冷,我把两只手都揣在兜里,用脚踢着行李箱走。

      一中年男子站在那儿用手一直招着车,嘴里喃喃着什么。他穿着单薄的好几件军绿色外衣,衣服拉链可能坏了,他用一根绳子捆着。衣服后面不知被什么拉了一大个口子。他求助般地看向身边人,企图说些什么,和车一样,没人愿意为他停留,甚至是眼神也不曾停留片刻。看到我穿着校服,向我走了两步,似乎在说些什么,我下意思地退开了,掏出手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叫她快点来。我过马路时,看见他楞在那里,好像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等我转了一圈,买了点东西吃回来,发现他还在那,还在一直招手拦车,和刚才一样的动作,只是神色略显着急。可能是好奇,我向他走去。他像是收到鼓舞般,搓着手向我走来。说到:“小姑娘,不好意思,我想打车一直打不到车。”我看着他,他又补充到道“好久没来回来了,不知道这车怎么打。”冷风吹来,我紧了紧衣服,感觉天又冷了几分。

      我对我刚才的行为感到羞愧和抱歉,“叔叔,不好意思,天太冷了,刚才没听见你说什么。”“没事没事,这地方不太好打车哈,我在这打了很久,都没人停。”我没说话,看着这个交通便利的路口,和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告诉他,过马路那里有公交车,第五个站就是他要去的地方,问他有没有零钱。他看着公交车,似乎有些犹豫,好一会才对我说,他还是打的吧,他女儿在那等他。我顺手帮他打了辆车,他去拉前座的门,司机很大声地喊叫他坐到后面去。我看着司机,用本地话帮他说了他要去的地方司机问我走不走,我摇头。他一直跟我道谢,还嘱咐我天冷,赶紧回家。

      我站在那,看着车子走远,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想说。

      回到家,我跟朋友说起这件事,他们有的说,也就是你心善,谁去管这些闲事。有的说,看清楚,这就是人性,没人会在乎。有的告诫我说,你这样很容易被骗的。我跟他们说这事不是想展示我的善良,也不太想听他们说些什么大道理。

      可我心里像塞了团棉花一样难受。我不想去想他在那里站了多久,有多少人擦肩而过,有多少人视而不见,又有多少人躲闪提防。我也不想去想他看见我身上的校服,以为最可能帮他的学生却神色戒备。我不知道我那一退有多伤人。我可能只是很多人中的一个,这样想,我会不会心里好受些?

      我生活的只是一个人口二十万的小县城,不是什么大都市。往上追溯几代,搞不好还是一家,为什么会这样呢?我问出我的疑问,爸妈说,不是地方的大小,繁荣与否的问题,我们每个人在遇到奇怪陌生人,远离肯定是第一反应,我没有理由也不应该去指责那些忽视的路人,他们只是规避风险罢了,谁都不想惹麻烦。

      我说,天冷,每个人都想早点回家,他也是,难道我不应该管。

      爸妈看着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不是叫你视而不见,就像礼物,你没拆之前,你不知到它是你想要的东西还是恶作剧。很多人因为不敢或是不想尝试,而失去了拆礼物的机会。我们并没有不让你去做。我们希望你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考虑多些。不想你因为没有帮到别人而自责,也不希望你因为你帮助别人而沾沾自喜,更不希望你因为和别人观点不同而觉得别人的想法不对。”

      气氛好像有点严肃了,爸爸笑着说,”所以我们为什么让你从小学跆拳道,我的女儿想做什么去做就行。

      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想起那天和妈妈逛街,几个站街的(站在街上等着有人叫他们去干些简单的苦力活,比如下货)。因为天气太冷,找了个油漆桶,捡了些路边的柴草来取暖,路边的商店里冲出来一个女人,一脚就把桶踢倒了,说什么烟太大了,臭死了之类的话。那帮人只是把桶提走了,什么也没说。看到他们这样,骂的更凶了。有个看热闹的人说,也就是他们,要是坐家户(当地县城的人)我看谁敢动。那是因为我们当地有熏腊肉的习惯,在街上生火的比比皆是,可偏偏。

      妈妈说:“生活不易,每个人都不易。不要把自己的不易发泄在别人身上,那是不会幸福的。”

      今天是跨年夜,希望你们都平安幸福。

      本文标题:天冷,心不冷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3755.html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