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严冬

  • 作者: 青石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1-10
  • 阅读255328
  •   1

      好冷,还没起床,鼻子就被冻来塞起,穿上的衣服,贴在背心上冷。一走到阳台上,就被寒气包围,你一动,寒气,便如冰刀,一阵阵刮你的脸,还不住的东蹿西钻,钻进你的衣领,冷缩你的脖子,蹿进你的裤脚,冻抽你的小腿、大腿。赶忙裹紧了防寒服时,你已经冷得缩成了一团,打起了寒颤,脸上手上,已经鼓起了鸡皮疙瘩。

      放开水龙头,那第一股水,哪里还是自来水,是涌出的流冰,刚沾在手上,便已经冻进了骨头里,还一阵一阵的疼。

      被人说准了:多年以来最冷的严冬,动了真格,说来,它就毫不客气的来了。

      2

      我们这个地方地处渝西,自古以种植香海棠著称于世,人称棠城,藏于四川盆地腹地,自身四周,又有阴山、东山、云雾山,圈起来,温养着。

      但严冬冷起来,也与众不同,那寒潮挤进圈来,便好像找到了家一样,就在这里徘徊过去,徘徊过来,赖在这里,不走了,把我们那个冷得呀,感觉比北方还冷。

      冬天的北方,固然天寒地冻,但回到家里,有炕,有暖气,其暖还融融。

      但我们这里,室内、室外一样冷,人们干脆地把冬天称为了冷天。阴天吧,阴冷,雨天吧,湿冷,出个太阳,该暖和些了吧,不,干冷!

      今冬,真冷哦!你看,网上,来盆地的外地人,都直是吼:

      “我是北方的一条狼,来到南方冻成了狗!”

      3

      冷吧!反正都要冷,又躲不过。再冷,又不是没冷过。

      小时候,那么冷,时常棉衣棉裤都没得,穿一身单衣、单裤,一咬牙,一个冬,它就过来了。实在冷得不行,那就滚铁环,挤油渣儿,滚得冒热气,挤得出莽汗,滚着、挤着,春天就来了。

      到如今,有吃有穿,还怕它冷?

      俗语说:该热,得热;该冷,得冷。又说:不冷不热,五谷不结。

      冷就冷吧!

      小朋友捂起风雪帽,照样去上学;进城务工的,戴着头盔,笼上风雪衣,照样驾着一队队摩托,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山坡上,农人挑担施肥、挥锄挖土,扔掉了棉袄,脱下了绒衣;湖边,钓鱼的照样穿了羽绒服,像青桩鸟一样立在那里,闲钓着寒水;城里休闲的人们,防寒服一穿,保暖裤一笼,绒毛靴一蹬,广场舞一跳,看它怎么冷!

      4

      其实,棠城的严冬,也并不可怕,相反,还有它的可爱。

      你看,早晨,一天的灰云,把个太阳捂得严严实实。不过你仔细看那云,不同于寻常,是一团团绒,似羊绒,又像鸭绒,笼着天,罩着地,好像在为天地抵御着更厉害的寒气。边上,还有更轻柔的灰云,不,不是灰云,是轻烟,是羊羔的绒,是轻揉在一团的烟绒。它飘动着,招摇着,轻悄悄的,柔绒绒的。可不要对着它呼气,不然,那一团烟绒,便要无根的飘了去。

      哦?看,真的,飘下来了!烟绒,飘下来了!飘绕在山腰,飘散在树林,飘摇在水边了,严冬里的山水,便一时缥缈起来,如情似梦起来。

      5

      凛冽的寒潮又袭来一波,周天寒彻,大地成了冰窟。

      冷着,冷着,天上厚厚的灰云冷裂了,裂缝里透出了白花花的亮光。

      缭绕在房前屋后、树林、山坡的雾气冷凝了,凝缩成了草地上、树叶上的露,散开来,像眼睛,像珍珠。

      天地比任何时候都天朗气清了,远远近近,山山水水,一片清澈,一片明净,像清洁工擦洗了样,看得要多清,有多清,够得你去尽情的领略古人都赞叹的冬趣:

      江边,素湍绿潭,回清倒影;山间,清荣峻茂,良多趣味。

      再冷,那就更好了,就该下雪了。在我们这个地方要是下一场雪,那可是很难盼来的盛事!白雪皑皑的天地里,嘎吱嘎吱的在雪地走一走,跑一跑,跳一跳,高兴起来,在雪地里打滚,堆雪人,打雪仗,那可是其乐融融!

      但,那是奢望,要棠城的冬天下雪,很难。寒潮倒是把天色冻得乌囧囧的,好像黄昏来临。

      不过不要怕乌,乌才好,冬至来临的时候,就要它乌!

      俗语说:冬至乌,杀年猪。

      天色越乌的时候,便是一年里越闹热的时节。天天这里杀年猪,那里吃刨猪汤,家家户户喝腊酒。你看那只跟在主人身后的花狗,今天走东家,明天走西家,都走兴奋了,见了谁,都摇头摆尾,高兴得不是汪汪汪,而是乌汪乌汪的了。

      吃着刨猪汤,喝着腊酒,吃着,喝着,腊梅花儿,又香了,红梅花儿,又怒放了。

      要不了多久,新年又到了,鞭炮又要响起来了。

      6

      严冬,可是待客、怀旧的好时季。

      朋友,来吧,我在棠城等你。

      陪你趁着雨夹雪之际,去逛神女湖,看冬云,赏冬景。

      夜色临近时,一起踅进火锅店,吃锅麻辣烫,喝瓶纯高粱,叙叙旧往,诉诉苦乐,再吼上一曲:

      一个人在苍茫的大地飘来飘去
      一个人在无尽的期待里承受风雨
      ……

      不由得,浓浓的暖意,才上眉头,又进心头。

      然后,我们一起,微醺在严冬。

      二〇二一年一月八日

      本文标题:严冬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400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