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5·小雅·北山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2-06
  • 阅读48147
  •   「一章」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1」
      偕偕士子,朝夕從事。「2」
      王事靡盬,憂我父母。「3」

      「二章」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

      「三章」
      四牡彭彭,王事傍傍。「4」
      嘉我未老,鮮我方將?「5」
      旅力方剛,經營四方?「6」

      「四章」
      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
      或息偃在牀,或不已于行。

      「五章」
      或不知叫號,或慘慘劬勞;「7」
      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8」

      「六章」
      或湛樂飲酒,或慘慘畏咎;「9」
      或出入風議,或靡事不爲。

      《小雅·北山》这首诗,古今学者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一首怨刺诗,诗人以第一人称的形式,诉说自己受到的不公待遇,对上司役使不均,或差事不公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和控诉。清代方玉润《诗经原始》:“刺大夫役使不均也。”《古诗文网》:“这首诗着重通过对劳役不均的怨刺,揭露了统治阶级上层的腐朽和下层的怨愤,是怨刺诗中突出的篇章。”惟《毛传》《郑笺》同时还认为此诗是对周幽王的讥刺。《毛诗序》:“《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己劳於从事,而不得养其父母焉。”

      全诗包含六章,采用的都是赋的表现手法,前三章直述诗意主角心中的不满,痛斥差事的不公,后三章十二句是大夫与士的两两对比,大夫成天不干实事、睡大觉,而士整天忙碌、事情做不完,还要被上司责难。

      第一章,赋。诗篇原文: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
      偕偕士子,朝夕從事。
      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这一章开门见山,我一步一步登上北山,就为了采摘枸杞。而像我这样强壮的人,一天到晚都在做着没完没了的公事,却无暇照顾自个儿的父母,真让我感到无奈而又担忧啊。

      陟(zhì),登高之意。北山是泛指。言为句首语助词,无实义。《郑笺》说“言,我也”,窃以为不妥。偕偕,强壮貌。士子,有王事者也,《诗集传》认为是诗人自谓。靡盬(gǔ):《郑笺》释义为“无不坚固”,《古诗文网》释义为“无休止”。窃以为后者较符合诗意。

      第二章,赋。诗篇原文: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大夫不均,我從事獨賢?

      普天之下哪里不是王国的?天下的人哪个不是我王的臣下?为什么(我的上司)大夫这么不公允(让我做这么多),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是贤者吗?讽刺的味道多么浓烈!

      诗人在这里不敢直斥王,而是斥责其顶头上司(大夫)。《诗集传》:“不斥王而曰大夫。不言独劳,而曰独贤。诗人之忠厚如此。”

      第三章,赋。诗篇原文:
      四牡彭彭,王事傍傍。
      嘉我未老,鮮我方將?
      旅力方剛,經營四方?

      驾车的驷马奔走不息,我也整天急急忙忙的做着公事。难道是以为我年轻力壮?难道以为我气力正盛,可以独挡四面?又一次讥讽!

      彭彭,形容马奔走不息。傍傍,是说王事(公家的事)太多,我不得不急急忙忙的做。嘉、鲜,都是夸奖、以为的意思。将,健壮之意。旅,与膂同,这里指膂力。经营,操劳办理之意。

      第四章,赋。诗篇原文:
      或燕燕居息,或盡瘁事國;
      或息偃在牀,或不已于行。

      这一章及五六两章,十二句是大夫与士的两两对比,大夫成天不干实事、睡大觉,而士整天忙碌、事情做不完,还要被上司责难。

      有的人(指大夫)整天游手好闲,偷闲偷懒,而有的人(诗人自指)整天鞠躬尽瘁;有的人在家里睡大觉,而有的人整天忙的没工夫歇息。

      燕燕,安息貌。尽力劳病,以从国事。

      第五章,赋。诗篇原文:
      或不知叫號,或慘慘劬勞;
      或棲遲偃仰,或王事鞅掌。

      有的人深居安逸,不知何为劳动号子,而有的人则整天辛苦劳碌,还忧虑不安;有的人养尊处优,到处悠游,而有的人则整天忙于差事,无暇顾及打理仪容。

      叫号,《毛传》以为:“叫,呼。号,召也。”根据《古诗文网》信息,现代学者多释为“呼叫号哭”,译释为“人间烦恼”(余冠英)、“悲号”(金启华)、“人叫号”(袁梅)、“放声大哭”和“民间疾苦”(程俊英)等等,多是说这位大夫听不到人民痛苦的怨诉或号哭。傅恒等《诗义折中》解为:“耳不闻征发之声。”吴闾生《诗义会通》解为:“叫号,呼召也,不知上有征发呼召。”近人陈子展《诗经直解》解为:“不知道有号召。”

      窃以为上述解释皆不通,当解释为“(役夫劳动时喊的)劳动号子”比较妥帖。

      惨惨,憔悴的样子。劬(qú)劳,辛劳。棲(qī)遲(chí),游息。偃仰,随世俗沉浮或进退,引申为指生活悠然自得。鞅掌,失容也,即顾不得仪容,仪容不整。《郑笺》:“鞅,犹何也。掌,谓捧之也。负何捧持以趋走,言促遽也。”

      第六章,赋。诗篇原文:
      或湛樂飲酒,或慘慘畏咎;
      或出入風議,或靡事不爲。

      有的人整日沉湎于饮酒享乐,而有的人却整天担惊受怕,生怕上司降罪于己;有的人只知道高谈阔论,而有的人则无事不做。

      湛(dān),快乐,湛乐即沉湎于享乐。惨惨,忧戚的样子。咎,罪过。风,讽谏。议,议论(政事)。

      「一章」
      一步一步登上山,採摘枸杞一番番。
      相貌堂堂一士子,整天忙得轉圈圈。
      公家事情干不盡,憂心父母無人擔。

      「二章」
      天下之大真無邊,哪裡不是王之天?
      四面八方九州界,誰人不以王事先?
      大夫不公我事重,難道就我一人賢?

      「三章」
      駕車不停驅駟馬,差事急急又忙忙。
      難道誇我不算老,難道說我正健壯?
      亦或說我膂力大,可以照應這四方?

      「四章」
      有人偷懶在家玩,有人整天忙不完;
      有人在家睡大覺,有人忙碌不得閒。

      「五章」
      有人未聞勞動號,有人勞碌還不安;
      有人遊手又好閒,有人忙得容不全。

      「六章」
      有人沉湎酒與樂,有人憂愁把心擔;
      有人高談又闊論,有人事情忙不完。

      注釋:
      「1」 陟(zhì):登高。
      「2」 偕偕:強壯貌。士子,有王事者也,詩人自謂。
      「3」 靡盬(gǔ):無休止,沒完沒了。
      「4」 彭彭然不得息,傍傍然不得已。
      「5」 將:壯,指身體強壯、正當壯年。
      「6」 旅:與膂(lǚ)同,膂力。經營:操勞辦理。
      「7」 叫號:役夫勞作時喊的勞動號子。慘慘:憔悴的樣子。劬(qú)勞:辛勞。
      「8」 棲(qī)遲(chí):遊息有餘。偃仰:随世俗沉浮或進退,引申爲指生活悠然自得。鞅掌:失容也,即顧不得儀容,儀容不整。
      「9」 湛(dān):快樂。湛樂,即沉湎於享樂。

      2021年2月6日星期六,上海三湘

      本文标题: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45·小雅·北山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498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