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小小说
文章内容页

镇长

  • 作者: 钟声一鸣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07-01-30
  • 阅读26801
  • 镇长

        无论是谁,大概都不会无缘无故地轻贱自个儿……

        三伏那天,苦暑难挨,我骑上自行车汗水淋漓着到胶东河汊镇体验生活,迎接我的镇长姓王。虎头王,他挪动着塔样的身体,颠着圆肚,挺过一只钳似的大手,欢迎欢迎!一见便知是个典型的农民干部:朴实、爽快。王镇长表白说早就接到上级的通知……怎么?您个作家怎不来个电话!说着撮起面部饱满的肌肉,流露出怎样的表情:责怪、佯怒、亲嗔和浓情……我感激地笑笑,将目光投进政府大院,一辆奥迪牌轿车闪闪放光。没等我解释,他忙又粗犷地招呼,孙师傅,快快给王作家接着车!这时,有一位年轻人从轿车旁摆过来,不屑地推去我的自行车,我真诚地说了句谢谢!

        晚上,王镇长为我洗尘,许诺明儿亲自陪我下乡,带我转转。翌日早饭时,我说王镇长您忙,派个向导就足了。他说哎--您是玩笔杆子的,无冕之王嘛。俺这偏僻小镇得罪您这道号儿可是不得了!说话间,昨天那位给我摆谱的年轻人鸣着响笛滑过那辆奥迪。王镇长抢先拉开车门,等我先上。我忙说骑车吧……这样更方便。王镇长一怔,揪起眉头想了会儿,说好,骑车逛游,落得自在!

        出了镇政府大门,他说到底您是作家,真会体验生活……我解释说我不是作家,还不够格,仅是业余爱好……这时候,我感觉王镇长的自行车有些蹒跚,一副挺壮的身体竟然气喘嘘嘘,我只好不时地慢下来等他……

        河汊镇位于大姑河与小姑河的交叉处,故而得其名,是名副其实的蔬菜之乡,产出的大姜、大蒜、芋头、干椒等全国闻名。尤其瓜果,水脉足,糖汁多,消暑解渴,甜得倒人牙。这些名产,年中岁尾免不了对外的各种应酬……说起河汊镇,王镇长如数家珍,一往情深,毕竟与河汊的老百姓打了十多年的交道,这情是真挚动人的。我自然受到强烈的感染,心中便涌起《试当农民》的创作冲动。

        边行边看边唠,不觉已近中午,日头越来越毒,人骑着车通身流汗,王镇长热得像是蒸屉里的一个熟面馒头。看着他热焖难熬的模样,我心里真是热乎乎的。转念又想,他要是个地地道道种田的农民,也会是这个残相吗?

         ……爬上河堤,眼前出现大片西瓜地,南北有两个看瓜棚在绿浪蒸腾的热气中烧烤着,警备着。王镇长一阵高兴,说走吃瓜去,解解热!那口气真象是招呼我吃他自家的。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零花钱,也把车支在坪坝上。刚溜下河堤,从南瓜棚里传来几声狗吠,因吠声渺茫,我和王镇长谁也没当会子事儿。

        看瓜人是个老汉,穿条灰色的裤头,裸露着上身的筋骨似是用黧色的塑料袋包裹着,凌角分外刺眼。老汉一脸的核桃,一双小眼迷缝着笑着,乐呵呵地招呼着王镇长和我,忙不迭地摘瓜、洗瓜,惜爱着一瓣瓣切开。瓜瓤鲜艳欲滴,脆亮脆甜,咽下象灌进心里的蜜,只是温热,颇似老人家的情感一般滚烫暖心。不待我等吃光此个,老汉又摘来一个瓜切开。我细祥观察,老汉切这瓜时,一对细眼不时地窥测着王镇长,露出胆怯和怕事来,或许还有别的什么情感,我一时是猜不透的。

       随着老汉一声声热情的呼唤,从南边瓜棚里又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狂吠……

        我擦干两手,打兜里抢先掏出20元钱来。见状,王镇长急忙阻止,也由身上抽出10元钱,说王作家您见外了,这瓜钱该着我来付哩!转身就生硬地说大爷,不管多少,您收好,千万收好!老汉紧忙站起来,两腿抖抖似若平常一样自然弯曲,伸出青筋暴凸的双手,说王镇长,您这是打我的耳巴子。吃两个瓜,我……我说什么也不好接您的钱哪!您们这些有着那么多好吃好喝的宝肚儿,在这么大热大焖的天里,能来吃下俺的瓜,是给我们爷孙俩赏脸哪,扬名哩!不能收,这钱说冷了天扯圆了瓜儿俺也不可以收呀!说着,老汉眼夹着泪哆嗦起来,一副要跪下的样子。不知怎么,我感到这人怪可怜怪卑琐的,不其然心里一阵一阵地难过,也许是老人的西瓜吃多了吧!

        推让着,王镇长就有些不耐烦了,正要撤身走开。这时候,唰唰唰,一溜趟儿如若南风吹动瓜叶的声音急速地传来,不及我俩顾盼,突然窜出来一只大黑狗,直扑王镇长背后。躲之不及,我惊骇得一下子跳进瓜棚里,却见王镇长用粗壮的身子挡住了黑狗。这狗一扑又一扑的,像要真咬。俗话说吠人的狗不狂,看来这狗象是受了谁的指令似的,把王镇长当成真格的猎物了。慌乱中,王镇长毫不畏惧,将粗壮的身体向前一探一探地吼道:我是镇长!黑狗刹那朝后一缩,接着又是一扑又一扑。王镇长接着狂喊:我是镇长!我是镇长!……五六声喊出,那怎么也不通人性的黑狗仍然向王镇长频繁地扑来。说时迟,那时快,瘦老汉仓忙扑上去,猛然抱住了黑狗的脖子,迭声喊,你这做孽的畜牲!连镇长都不认,找死哩找死……

        趁此,王镇长将手中的10元钱丢到地上,抖了抖短袖上衣,一副大将风度说我们走!我俩便风急火燎地上了大堤,待喘匀胸口的气,方才推起自行车欲走。这时,我定睛望去,老汉还在瓜棚前抱住黑狗不放,死死的。而在南边的那个瓜棚下直楞楞站着一位英俊少年,分明瞪起一双贼亮的大眼睛盯紧我们……手中提溜着半截锁狗的链子。

        许多些日子后,“我是镇长”的笑料四处传开,听讲的人皆捧腹大笑,而我无论怎么想笑都笑不起来……


      本文标题:镇长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516.html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