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伪记忆”拾趣(三十六、吊长沙战场)

  • 作者: 田德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2-20
  • 阅读6904
  •   《长沙保卫战》终于取得了胜利,我作为一名记者当然要进城采访。可是眼前一片狼藉,满地破砖碎瓦,烧焦了的煳柱。焦土一片啊。我愣住了。逃散回来的市民都傻眼了。“我们的家在哪里呢?”想往日,琳琅满目的招牌,一间间整齐的铺面,来来往往的买卖,是何等繁华;然而现在一切都灰飞烟灭了。那栋栋房子炸开的一个个洞,都张开大口在痛哭啊!

      李本忠新婚的红布条还飘在地上,妻子的照片被摔在地上,相框的玻璃已被踩破,新粮却微笑着,对未来充满憧憬。李本忠原本是个小警察,以前维持社会治安,现在还有甚么安可治呢?也许他还不知道他尊敬的岳父已被日本鬼子的刺刀捅死在他们新婚床前,他已无家可归了!

      这时,升为团长的李本忠正站在战壕前向被日寇用毒气弹毒死的摆成一排的弟兄们默哀。他不会忘记在肉搏中,他们就像被投入绞肉机,一个个被残酷绞死。一个个活蹦乱跳的人,顷刻成了一具具僵尸,惨不忍睹。他手中还拿着一双大号布鞋,这是他看见一位东北兄弟李大力脚还穿着一双破草鞋,特意给他做的。然而,这位憨厚的兄弟,却怀抱一束手留弹冲上去与敌人坦克同归于尽了。这兄弟家里人肯定还不知道呢。他本东北人,在以往,他肯定守住那片黑土地,种植大豆高粱。如今却被驱赶到千里迢迢之外,死在不该死的战场上。何等悲凉。

      我拿着笔记的手在发抖。

      在战地医院里,许多人围着战地医院周院长在安慰劝说。就在这最后战斗中,他儿子马维原俘虏了一个比他小的日本娃娃兵,这个娃娃向他求情,他出于同情放走了他。谁知这个娃娃趁人不备,却开枪打死了马维原。周院长本是一名中学老师,在这场战争开始时,却带着儿子参军。如果不是这场该死的战争,她可能还在讲台讲课,她儿子还在学校读书,母子俩享受着平静生活。现在却被生生拆开了。真叫人欲哭无泪啊。

      日本打到最后,已无兵可征了。所以在这娃娃父亲战死后,又毫无人性,征召了他这个娃娃兵。接着还把他母亲征为了慰安妇,送到中国被他们日本兵蹂躏。这个娃娃兵退下来,目睹他们如此惨败情景,莫名沮丧。小小年纪便莫名开枪自杀了。旁边一个老兵抱着他怪他傻啊。他哪知道,这是他们民族的悲哀。

      在郊区,本来是一片好好庄稼田,却为了阻止日军坦克大炮进攻,群众自发破路为田,犁田灌水,使方圆几百里成为一片沼泽。这可是群众平时糊口的口粮啊!他们将来生活怎么办呢?

      惨相使我目不忍暏,未来更让我不堪设想。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生也何恩?杀之何咎?其存其没,家莫闻之。人或有言,将信将疑。悁悁心目,寝寐见之。布奠倾之,哭望天涯。天地为愁,草木凄悲。吊祭不至,精魂何依?必有凶年,人其流离。呜呼噫嘻!”

      醒来,突然想起《古文观止》中有篇《吊古战场文》,于是赶快翻出来细读。才深深知道日军之所以“将军覆没”,是“多事四夷”,好战之故。他们哪里知道,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重在“守”,而不重在“侵”;重在“睦”,而不重在”武”。前车之鉴可鉴啊!

      忽然,隐隐听到古筝弹奏。是《渔舟唱晚》!是《渔舟唱晚》!顷刻,就像王勃站在滕王阁上,鸟瞰鄱阳湖。只见湖水浩渺,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归来,欢歌互答,响彻彭蠡。拨、弹、按、划,水声、风声、歌声、琴声,清脆交响。景丽人闲。余韵悠悠。令人心醉。桃花源里好耕田啊,桃花源里好耕田!

      唉,兼爱,非攻,在何时?

      本文标题:“伪记忆”拾趣(三十六、吊长沙战场)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546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