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平静的余生

  • 作者: 陈草旭变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3-09
  • 阅读166576
  •   一路愁闷,满天的阴霾,行走在上班的途中,虽不寒冷,心中来回穿梭的是自己的工作,工作中的矛盾、挫折,挫折前的种种迹象及言笑,挫折时的冷漠和讥讽,还有推测着各种各样的人的计量,各种各样的力量,乃至于所谓的势术。

      由此想到曾经的工作、劳作、投入和付出,因此极大的付出,而努力的返照的却是纠缠不清的委屈,甚至想到自己的人生,此前的人生,此时的、此后的人生,难道会想到那个父亲一样的“走一处,败一处”吗?像那个父亲一般,也会终老而问,酒醉哭泣着,终老而问:为什么总会有那么多的人和我作对呢?

      而此愁绪,步行到广场之时,不知什么缘故,有什么密语传来,要我东望。一望东南,是那一轮车盘之巨的彤彤旭日,他的神奇,他的伟大,她的美艳,她的妖娆;心中的愁云顿时驱散。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人生谁没有挫折,没有七年来,一个小吏一个孤僻者,因此平台用此舞台,怎么会有如此心胸,和一堆的作品呢?怎么会没有受到磨练而享用鲜花和掌声呢?

      街头的人们在行走,不断闪过我的后方和身旁;东方的旭光,妩媚已散,变幻为明丽。比较神探曹显政的那句遗言:不要询问,不要追究是谁在文革中批斗过我,整肃我。是啊,不必询问,不要追究。如此,我的所谓的愁云苦闷,又算得了什么?

      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和书本,开始写作。我的战争已经在《柳林镇》展开,陆定一他们正在夜深人静之时,要袭击安倍晋二的阵地,果然如愿以偿,接着他们又巧妙的杀退敌人,乘胜追击。收获时,我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半钟。

      站起身来,伸伸懒腰,那窗外明亮的日光,一切如此清朗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按照自己的选择,延续着余下的人生。

      本文标题:平静的余生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6247.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