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原创剧本
文章内容页

奋斗中的莎莎

  • 作者: 末文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3-10
  • 阅读142336
  •   题注:大龄青年问题,婚姻问题尤其高离婚率问题,社会诚信问题,越来越需要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人物:莎莎,爸爸,妈妈;林波,小花猫,孔教授夫妇,副司长。

      时间:2020年

      地点:北京  

      第一幕

      地点:小区公园。

      林波坐在连椅上,跷二郎腿,抱胸,略低头;莎莎背靠连椅一头与林波呈直角站着,穿白底红碎花连衣裙,长发,背着小包。林波个头相对有点矮。

      莎莎:还是分手吧。

      林波:都再冷静一下吧。

      两人姿势、目光都瓷着。

      莎莎:我是认真的,经过了考虑。

      林波:我也是认真的。女人都是反作用的创造物,没有独立的主见,包括你,也包括我妈。先说放手,别提分手吧。

      之后,是死一般的沉默。

      林波:可说放手,别说分手。这可能是对咱们最好的建议了。凉一凉,都考虑下。别误认为我是在乞求。

      莎莎:我努力过也忍过,不想再迁就了。不想伤害谁。若有不恰当的地方,请谅解了。

      林波:(略顿,迷茫)唉,我在为我爸妈考虑,再给他们伤害,会吃了我的。我妈想快些抱上个孩子,找点事干,同学就我没当爸爸了。现在倒好,孩子没有,大人却要拜拜了。

      莎莎:我何尝不是在为我爸妈考虑。

      林波:都别考虑父母,只考虑我俩,再冷静下?

      莎莎:好歹经济上没有多少纠葛;

      林波:你像是在谈生意(眼瞅着莎莎)!

      莎莎:这是你爸妈最关心的(侧视着林波)!

      林波:你误解他们了。

      莎莎:你不觉得自己像道具?

      林波:是啊,一直分着呢。背后里都提前掰扯明白,然后再让年轻人过日子(望着天空,迷茫)。

      莎莎:老是谈你的我的,在夫妻之间;

      林波:是,有点可笑。

      莎莎:是可笑,还是?

      林波:打住,打住吧!

      莎莎:你看你妈的眼神;

      林波:她心肠是软的。

      莎莎:你看你看你妈的眼神;

      林波:我承认自立能力差些。

      莎莎:她“占的股份多”,说话就大腰啊!

      林波:她就那种性格。

      莎莎:性格?

      林波:嗯,性格。

      莎莎:性格啊?

      林波:是性格!

      莎莎:幽默可以叫诙谐。

      林波:是的。真诚也可以叫实在。

      莎莎:我们合过吗?没合之前就想好怎么分了(转身要走状)。

      林波:和你过日子的是我。

      莎莎:你?!

      林波:我!

      沉默。一阵浓重、深沉的,两人都不想打破的沉默。

      林波:不谈生意谈谈婚姻,谈谈爱情吧。再给我点时间,猜忌确实是多余的,治气、稚气更是多余。

      莎莎回头顿住,把犹豫的心留给了对方一点点。

      林波:过日子的应当是我们俩!应该检讨的是我,与我父母无关。你确实受过冤枉气。

      莎莎:该来的总会来的,就像上午与下午一定会相遇一样。

      莎莎沉思着,迈步走了。她的脚步里没有情绪。这些年,她脚踏实地的工作,唯有脚步已臻于成熟。

      林波还在静坐,面朝前方。他分明觉察到了莎莎的犹豫不决。  

      第二幕

      地点:家里。

      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莎莎背靠写字台站着,面向爸爸,低头。

      爸爸:这个林波本质是不错的!婚姻能是儿戏!爸爸天天在为你担心,不是工作,是家庭。你的工作已经不用人担心了。

      莎莎:过不下去。

      妈妈:是你们不想过下去。

      爸爸:整天让这事搅的。因为你而骄傲,因为你而脸没处搁,这才几年!年轻人快乐我们才快乐呢。

      莎莎:背后里你们都提前掰扯明白,然后再让年轻人过日子啊!

      爸爸:都是关心,只是关心的方式不同,理解的方式不同。林波人诚实,不要把别人的错误加到他身上;

      莎莎:不会并行的,诚实和聪明。

      爸爸:他有他的难处。诚实了不行,油头滑脑的又嫌不诚实。挑剔。由着自己的性子折腾,才出现了这么多不应该。

      想不通你们哪来这么多分手的动力!

      莎莎:谁愿意折腾了。

      爸爸:没有办法。已经拿青春交了爱情的学费,这是世上最昂贵的学费啊。以前错过的太多,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时间了。已经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代价,还要折腾!

      过去我是干涉的太多,你在读高中的时候,有几个男孩子往家里打电话,我没好气地说过人家,怕耽误你的学习;读大学的时候,又怕你上当受骗,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吃了亏,总是感觉放在自己身边才放心才安全,束缚了你的手脚。现在这个局面或许都是我造成的吧。

      莎莎:您没必要自责。我俩的事您更不需要自责。

      爸爸:分手的就分手了,不分手的也就过下去了。这就是婚姻。遇到危机根本不会应对。分手应当是最后一招,却变成了你们唯一的招数。有些误会,稍一冷静就过去了,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啊。

      爷爷奶奶那个年代甚至我们这个年代结婚时考虑离婚的几乎没有。“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而你们结婚时不考虑离婚的不多,结婚的目的好像不是过日子。处处防着,藏着,掖着,还能黏合嘛。闺女,听我一句,可说放手,先别说分手,沉一沉再说,啊?

      莎莎:当初选择结婚目的是为了摆脱“剩女”,唉,靠婚姻来摆脱婚姻。选择错了还能说什么呢。

      我真实,也愿意让自己的婚姻真实,并保持其全部意义,可控制不了。

      爸爸:谅解就是幸福!人人都说难,可人人都自命不凡。你们都是在富裕家境中成长的,从小得到的是“生鸡蛋”般的呵护!哪知生活的艰辛。等到完全理解了也就不再年轻了,剩下的只有后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也不会过时的。别紧盯着眼前,地图上流向显明的河流而在眼前却不知它流向何方,得放长了看,放大了看。用不了多少年,美的就是丑的,丑的反而不再丑了。

      沉一沉再说吧。

      第三幕

      地点:卧室。

      莎莎进了卧室,妈妈跟了进来。

      妈妈坐在床上。莎莎侧身背朝妈妈躺着。

      妈妈:爸爸的话都听到了,好好考虑考虑,别再感情用事,别再小孩子脾气,啊。

      莎莎:没有感情哪来的感情用事!(莎莎懒洋洋的睁开她的睁不大开的眼睛)

      妈妈:瞧瞧,瞧瞧!

      莎莎:我的事你们能不能不管?

      妈妈:着急啊,担心啊不是!再由着你们折腾。

      莎莎:妈妈先生!不是故意过不去!

      妈妈:不喜欢他的规规矩矩?

      莎莎:不知道。

      妈妈:安分守己的都能过分好日子啊;

      莎莎:得过下去呀!

      妈妈:别再任性了。你心在排斥,感情自然就排斥了。

      莎莎:没堕入过情网,自始至终也找不到感觉,婚姻能不摇摆吗?

      妈妈:还能举出他的大缺点来吗?

      莎莎:他只听他父母的,何时才能长大。

      妈妈:哪个独生子不这样?是当妈的不会当,别冤枉孩子。

      莎莎:他吃饭为何嘴角总是沾着饭渣粒子。

      妈妈:这个也算?你提醒让他改啊!

      莎莎:每次都说,每次都这样。

      妈妈:还有吗?

      莎莎:多着呢。他说话总是齆声齆气的,没有磁性。还好带口头语。

      妈妈:听听,听听!

      老想着笑,想着想着就笑了;老想着哭,想着想着泪就下来了。多想着他的好,想着想着或许就不再排斥了。唉,不是林波缺点多,是你的心情确实已坏到了极点。心情恶,多愁多病。

      莎莎:我听着呢;

      妈妈:我与你爸爸不是也经常吵,不过得挺好?

      莎莎:什么年代了;

      妈妈:小两口过日子还与年代有关系?

      莎莎:选择错了,要么错下去,要么终止错误。

      妈妈:是我们耗尽了选择的机会与时间。

      唉,养活女儿真难!现在打心眼里体会到了。小时候搁在嘴里怕化了,年龄大了,抱不动了,就只好放在心上了。每想到闺女年龄不小了,心里就咯噔一下。哎呀,闺女年龄大了,闺女年龄大了,闺女年龄大了啊,越想越急,急得心慌,什么事都做不成。人多的地方不敢去,就害怕人家问孩子的婚事,以前习惯于在人前夸自己的闺女漂亮,现在像是比人家矮了半截。半夜里醒来,猛不留地一想,闺女年龄大了啊,这觉啊就睡不成了(双手捂脸状)。

      莎莎:妈妈,我的要求真不高,就是想嫁个爸爸那样的人,高吗?

      妈妈:爸爸孬好妈妈知道。女孩喜欢爸爸是天性,不一样。你们好好过,等到生个女孩,她也会喜欢她爸爸的。你的爸爸比你女儿的爸爸好不到哪里去。关键是得往一处走。再说了,自己喜欢爸爸更能体谅林波喜欢他妈妈了?安心过上几年你会明白,爱情在一日三餐里在锅碗瓢盆里,在孩子爸爸妈妈的叫声里,也在夫妻吵吵嚷嚷里。别总是盯着吵吵嚷嚷!懂的了体贴别人才能克制自己。闺女,好好想想,啊!

      第四幕

      地点:咖啡厅。莎莎着白色羊毛衫,蓝色丹宁布长裤;小花猫敞袖花边银灰色上衣,黑色休闲裤。

      莎莎:嗨,小花猫!

      小花猫:嗨,小羚羊(拥抱)!

      莎莎:就我们俩?

      小花猫:就我们俩,小黄鼬来不了啦,他们突然决定去三沙看海去了,说是从三沙回来就要孩子。我们也准备去呢。

      莎莎:真羡慕,也祝贺他们度过难关了。

      两人点了咖啡,要了零点。

      小花猫:怎么样?

      莎莎:什么怎么样?

      小花猫:我是说你与他。

      莎莎:哦,不怎么样。

      小花猫:什么不怎么样?

      莎莎:打算,没他了。

      小花猫:你呀!真的假的?

      莎莎:一个月了,没让他碰我。

      小花猫:先创造陌生感,才有理由去接近吧。傻瓜,美女在床上需要的是野兽,不需要斯文(鬼脸,偷笑)。

      莎莎:别闹了。唉,生活不算生活时,生活到底是什么?是活着?是喘气?

      小花猫:活着就是吃饭呼吸睡觉啦。生活离不了吃饭呼吸睡觉。

      莎莎:肚子不饿能向嘴巴要食物?

      小花猫:你有点跑偏。不忘提醒,离婚可是高成本啊。

      莎莎: 知道。“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似喃喃自语)

      小花猫:告诉我,是不是已经有另外一个他在眼前晃悠?

      莎莎:没有,你想哪去了。

      小花猫:真没有还是假没有?

      莎莎:怎么会假呢!我是认真的,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出入我内心的人!

      小花猫:哦,这么说,你俩是安全的。生活还在继续,爱情开小差了。

      服务小姐将咖啡、零点端上。

      小花猫:你感觉他坏吗?

      莎莎:不坏。

      小花猫:那就是好了?

      莎莎:也不是。

      小花猫:唉,不坏也不好!人就怕不坏也不好。让人拾不起放不下。

      莎莎:说实话,他答应的若是很干脆,我可能就反悔,因为会有上当的感觉;他基本没答应,我反而去意已决。

      小花猫:听着,傻瓜,你喜欢一个人走一个寂寞的路?眼下不是如何去结束,而是如何去开始。磨合期没过就结束,等于弃权。

      莎莎:找不到感觉。每天都是眼睛看着自己的鼻子说话,有时整天不说一句话。

      小花猫:不说就不说。太阳不说话,不照样使月亮发光嘛。

      莎莎沉思。

      小花猫:爱情不会突然死亡,放心吧。

      莎莎:那得先有爱情啊。况且,任何爱情也搁不住长时间的吞噬。

      小花猫:在学校里时你最崇拜谁唻?

      莎莎:“呲呲牙”啊!那时就只考虑学习呗。

      小花猫:对呀,因为他成绩拔尖,你就不计较他的呲呲牙了!(两人喝着咖啡)

      小花猫:起决定作用的是自己的取舍,不是对方的好坏。你现在呢?在以貌取人了!还不承认自己傻?

      莎莎仰头倚在沙发上,闭目无语。

      小花猫:老婆啊,总比不上能成为老婆的人,这是他们的通病。而我们只好珍惜手里的了。

      莎莎睁眼,起头盯着小花猫。

      小花猫:她们的高大,我们的小男人精致(大笑)。我越来越接纳他了,他的内八字我也感觉不到了(又在笑)。

      莎莎:廖哥(小花猫丈夫)确实挺优秀的。

      小花猫:傻瓜!两口子睡觉为何要关灯?寻找乐趣呗。乐趣足够了,才有可能忘记烦恼(嗤嗤一笑)。

      小花猫:你不是挺佩服田润叶(《平凡的世界》里的女主角)嘛,把他搞残了再去爱他?

      莎莎:哦,我是说过润叶犯傻了。

      小花猫:你的错误是光顾考虑自己。一个人要想获得点爱情,首先得忘掉自己,忘掉多少获取多少。

      莎莎:是考虑自己,这点我也承认。

      小花猫:我那口子可健康了,健康与高矮没关系。做的饭菜也越来越可口了,女儿整天缠着他,爸爸这爸爸那,天天离不了他。娃娃是最善于区分好人与坏人的。女儿先我一步,看到了他身上充溢着的活力与智慧。他首先证明了是个好的父亲,然后才通过了我的印证。女儿不需要理解,而我缺乏的恰恰是理解。以貌取人,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别再贰过了,小羚羊。

      莎莎在沉思。她想着自己与自己爸爸妈妈的对话(远景里,重放她与爸妈的对话:“爸爸:这个林波本质是不错的;妈妈:不是林波缺点多,是你的心情确实已坏到了极点”)。

      小花猫:婚姻的灾难是没有耐心。我有一个好办法,快些有你自己的孩子!转移些注意力,孩子最能转移女人的注意力。精力就那些,多想着怎么为人父人母,其他方面自然会消停些。那样婚姻会从肉体上升到思想。有了思想就不会再有“高矮不相称,五官不搭配”的尴尬了。就像在你妈妈眼里你比你爸爸重要一样了。选择离婚的都是没走出肉体婚姻的藩篱。

      莎莎:说实话,我提出分手时他的情绪特稳定。他的这个潜质是我以前不曾发觉的。

      小花猫:好女人有创造好丈夫的天才!这是巴尔扎克说的。镜里花难摘,别再飘了。回去先做个好梦,再与他好好过吧。这下看你的了。好好珍惜!

      莎莎:唉,欲哭无泪。

      小花猫:“赖汉娶花枝”,知道自己是花枝,就别抱怨嫁给了赖汉。“生活为别人,也为我们自己做好了安排,接受吧!”(响起《飞得更高》背景音乐)

      第五幕

      地点:孔教授(莎莎曾经的导师)家里,教授夫人(虽穿便装,但那对惹眼的金耳环足够彰显贵夫人气派)。

      见面,握手,亲切寒暄。之后,教授去写字台后面坐下,背靠整面的书橱。教授夫人、莎莎坐沙发。

      孔教授:真为你感到高兴,才几年!就处长了;

      莎莎:哦,还不值得骄傲啊(鬼脸)。

      孔教授:这篇文章发出去,会轰动的,用不了几年,这个领域会有你的一席之地,了不起!几年的工夫没白费,为你高兴。

      教授夫人:你老师就这样,学生取得了成绩,他比学生还兴奋。

      教授夫人:林波怎么没一块来?

      短暂的沉默。

      莎莎:我考虑来考虑去,已打算分手,感觉是在煎熬。

      孔教授:这可是个大事情!爱情是一种致病的力量,处理不好会影响一切的。

      主要原因?

      莎莎:唉,不是一句两句的事。我还没他妈重要。这里藏着那里掖着。

      孔教授:都没有实质性过错吧?

      莎莎:没有,就感觉累。不真实,也没兴趣,日子过的像掺了水的牛奶。寡淡无味。不如一个人生活舒服。

      孔教授:那还有的过。可以提放手,先别提分手。生活哪能是只图舒服?没有淬炼,哪来的真钢啊。

      莎莎:内心里也还犹豫着,毕竟不是儿戏。选择这个当儿来,也是想听听您老的建议的。

      孔教授:论文需要创新,可爱情不需要创新。我就喜欢陈旧的爱情。这些年来,我们的爱情摒弃的只是那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在爱情这个领域,所谓的某些创新都是破坏,说到家是不自信,是种模仿。文化自信是很宽泛的。

      莎莎聆听着,不想打断恩师的话语。出于礼貌,配合着点头。

      孔教授: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感,嫁给他或娶了她,想的不是怎么去创造生活创造幸福,而首先考虑的是遇到纠纷怎么办,这事错的,错到家了。从一开始就提防,谈何过日子,谈何知己。

      莎莎:婚前确实做过一些准备的。好多人都做了这种准备。

      孔教授:是有些小市民气;

      莎莎:时代就这性格!

      孔教授:是嘛,人人都防着。像极了演木偶剧。可是,不防着,情况又会咋样呢?是思想,是人的思想出了问题。锻造核心价值观任重道远呢。

      人也没大毛病嘛!他的本质不错,真诚待人,乐观向上。你现在是不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了?爱情是很具体的,这个“睡不着”就是爱情。你们还有戏可演,不要轻易言弃。就像我们写论文,核心观点正确的,其他都可以讨论都可以雕琢嘛。大凡草率的伤害的都是自己。

      莎莎:唉,总感觉与理想中的配偶有大段差距。

      孔教授看着天花板,继续说着:农村里剩男多,是因为穷;城里剩女多,是因为富。穷是一种对比,而富也只是一种表象。我们真富了吗?包办婚姻两千多年,多有诟病,某种程度上却造就了我们完整的强大的文化。这正是我们文化自信的底气。

      夫人:仔细听着啊!人家又在发表高见。(抿嘴笑)

      孔教授:别打岔啊(朝夫人)!时代是变了,但是爱情的主题是永恒的不会变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是你俩的爱情。白天工作晚上睡觉,黑夜与白昼一刻不停地缠绵交递,结局是永恒!永恒不是一直向前,而是旋转。转来转去总是转到从前,爱情的主题又怎么会变?当然,古典的并不总是经典的,可我们的爱情是不容置疑的经典。 “心心口口长恨昨,分飞容易当时错。”放手一段时间,恢复一下理智看看?我的话能考虑?

      莎莎:谢谢您的关心!祈求如您所愿了。

      教授夫人:唉,你们一毕业就接近大龄,就业后工作又特繁忙,一些事情很难免。现在,公共场合带口罩也会影响青年人的交往,是得好好考虑。

      孔教授:人不仅要过私生活,也自觉不自觉地和同时代的人们一起生活,别老是闷在心里,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有好处。忍耐的发酵就是默契。默契就是爱情。等你俩的好消息了,呵。

      莎莎:谢谢您!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响起《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背景音乐)

      第六幕

      地点:焦司长的办公室(莎莎的分管领导)

      焦司长:论文确实不错,为你点赞!

      莎莎:谢谢您!

      焦司长:哎,还有一事,我听到的传话可是真的?刚出点成绩,就骄傲啊?

      莎莎羞赧不语。

      焦司长:都得经历这个阶段,即便学抽烟的,最初那几口也会把人呛得晕头转向。小两口过日子,爱可以直接表达,充分表达,但指责最好委婉一些,两句话说不来就吵,吵到什么时候?日子还怎么过?在单位里的好多经验可以带回家去的。多一些倾诉少一些指责,这样你的倾诉才会变成对方的倾听嘛。

      莎莎:司长,实话给您说,身心俱碎了!

      焦司长:给你纠正下,应当是身心俱疲。年轻人确实不容易,各方面都能感受到。我们年轻的时候确实不像现在这么难。

      工作是一回事,没有家庭温暖,像小船靠不了岸,整日摇摇晃晃,心力交瘁,那可真就身心俱碎了!

      莎莎低头不语,内心里已默认了司长的观点。

      焦司长:实话实说,我姑娘也差点离了!惊讶吧?你们哪来这么多分手的动力!

      莎莎抬头,惊讶着司长的真诚。

      焦司长:这个社会,人人都浮躁,一些事情不问青红皂白,就推波助澜,人人不怕事小,没法静办啊!

      人世间大凡不幸的人,有不少是因为不甘心像现在他们那样生活而生活。就是折腾嘛。

      在领导面前放不开胆,莎莎只是愣愣的出神。

      焦司长:我姑娘也哭过多少回!好歹过来了。生活需要泪水滋润,就像花儿需要露水。

      接受我的建议,也是我女儿的经验,放手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先别分手。日子是过出来的,不选择过,哪来的日子。

      向理性致敬,祝你们好运!

      (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怀已更改……响起《掌声响起》的背景音乐)

      第七幕

      地点:家里,场景与第二幕相同。

      莎莎的独白(手捧茶杯,来回度着)

      在学校里,我能控制我的学习成绩,没有理由不留恋,没有理由不为当时的自己而倍感骄傲!刚工作那几年,也能控制自己的工作业绩,年龄小,没有这事那事的,在单位里过着有收入的学生般的生活,爸妈也为我骄傲。最最喜欢爸妈为我骄傲的那个阶段的我了。

      可是,年龄大了。

      年龄大了麻烦也就来了。

      平心而论,我内心是有期望值的,他的眼睛什么样,他的鼻子什么样,他的学历他的谈吐当然还有他的身高体重,这些都不过分吧?就像去商店里买衣服,选自己中意的衣服有错吗?自己不喜欢的衣服别人送过来也不可能穿吧,还需要花钱买?可惜,这种窘境还是来了,因为我的年龄大了呀!有人说我不想找,有人说我要求高,有人说我清高,也还有人说我有同性恋倾向。唉!青梅竹马的你们不让接触,说是耽误学习;进了大学,又说不成熟,浪费青春,浪费感情;走上社会了,又担心上当受骗,怕这怕那,主要怕女孩子吃亏。无奈。苦思冥想还是无奈。我感觉,任何轨迹都好像命中注定,任何努力都好像无济于事。

      今生最大的悲哀,是真没想到有朝一日光棍一词会轮到我的头上。

      最难应对的是身边那无数张言论自由的嘴了,还有好多双不好区分是欣赏还是鄙视的眼光。好多好多人开始关心我了!说:女大不中留;说:女孩子的青春就短短的那几年;说:和谁不是一辈子啊。心意我收下了,我说声谢谢了!庆幸的是,不管怎么被关心,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我,有个什么样的我。不要太多,两个就够了,一个作为具备天使般灵气的孩子的我,这个我已留在了记忆里;一个是需要面对婚姻面对社会面对死亡的作为成年人的我。这个我正在挣扎,有些尴尬,有些隐忍,有些苦涩。我是担当的,不能躲避,也没学会躲避。在没躲避当中,我游刃于你我他之中,畅行于天地人的空间,爬过坎跌过跤,欢笑哭泣都尝了,庆幸没有尝尽,就是说还有余地呢,也就是他们说的潜力与希望了。

      职场得意情场才失意,这更是表象了。实际是我们在面对社会的世俗的无形压力时,只有拼命工作才能忘记,忘记本不该属于我们自己的压力与烦恼。都说我们好高骛远,追求享受,唉,其实我们的想法极其简单:头顶上有个房顶就足够了;房顶下再有个和和美美的人就完美了。而有多少人在打这个房顶的算盘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锻炼我们,淬炼着我们的免疫力,使我们能够健康地成长,好天降大任于斯人;可是,何时是个头啊!

      为了追寻天使般的童心,我在做着比较,因为我发现在比较中能够得到满足。下班的路上,总是见到那个买炊帚的小贩,天那么晚了,她还在坚守,争取多卖一个,于是我就不问价钱地买一个。直到有一天妈妈求我,别再买了,实在没处放了。还有那对烤烧饼的夫妻,从早忙到黑,晚上夫妻宿在那个不足五平米的堆满锅碗瓢盆的小店里,我们在诠释着生活,他们也在诠释着生活,他们俩还在诠释什么是爱情。于是,我承认了,我承认了我在挑剔。

      我结婚了,他们自然就闭嘴了吧。

      可是,这段婚姻说到家是为了让自己尽快摆脱剩女的窘境,双方的家长背后里都不出所料地提前掰扯明白了,哪个是你的,哪个是我的,哪个哪个可能会有纠纷,得小心着。然后再让年轻人过日子,像极了斗蟋蟀。荒唐可笑吧?我们的未来被谋划好了。这是社会的关心,也是社会对年轻人的极度不信任。努力去接受自己不十分中意的人,让内心不喜欢的人去触碰自己,个中滋味只有剩女才知晓吧。有压力的婚姻断送了一个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将她们的热情奔放变成了零零碎碎婆婆妈妈隐隐忍忍。每天回到家里都是眼睛看着自己的鼻子说话,或站在黑暗里听呆呆的自己。

      婚姻不是我专有的。可心总该是我的吧。我的心灵也自始至终没有告诉我什么呀!实话实说,结婚使我的生活里没有了幻想!人没了幻想恰似鸟儿折损了翅膀。何去何从只有漂了。

      (稍顿)可是,离了呢?有时会想想,更多的时候是不敢想啊!

      爸爸妈妈,我也不喜欢这个阶段活得太累又一事无成的我。眼下,我很难再寻回我自己了,就像你们喝的每一滴酒寻不到最初的那粒粮食一样。

      人生要是泥巴该有多好!

      可以毫不费力地用水打破,再和一个我,顺便再塑一个你。那样我会毫不费力地把自己嫁了呀。

      心里总感觉有道不尽的苦水。

      最想说的只能偷偷说的就是:爸爸妈妈,做女儿,可真难啊!(将茶杯放回茶几,坐沙发掩面恸哭)

      “让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响起《在他乡》音乐背景)

      第八幕

      地点:林波的办公楼下(短暂播放音乐: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

      刚下过雨,天空爽朗,净无云翳。落日像一堆篝火燃烧着楼际线。路上还积着一滩滩的水。清风徐来。

      一位卖煎饼果子的,推车经过。

      莎莎:刚好路过你楼下,走,一块回家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林波手遮眼作望远状。

      莎莎:咋了?神经啊?

      林波:我看看太阳是不是落到东面去了。

      莎莎:(微微一笑,妩媚而又深沉)傻帽,跟我回家吧;

      林波:激动。

      莎莎:感谢你的建议;

      林波:激动。

      莎莎:放手不分手;

      林波:没法不激动。

      莎莎甜心地一笑;

      林波:谢天谢地,缓期两年执行(作祈祷状)。

      莎莎:但愿你是我生活中大写的你吧!

      之后二人挽臂回走。

      林波:看那落日!在这样的时刻,谈情说爱是多么的愉快!(他用他们握在一起的两只手指了指前方)

      莎莎:贫嘴!

      林波:亲嘴?

      莎莎:贫嘴(用小包抽打了他一下)!

      林波:这是天堂送给我们的幸福,珍惜吧!

      林波:稍等。从这拐进去,小胡同里就是你最爱吃的糖炒栗子;

      莎莎:谢谢你!(甜心、幸福溢于言表)

      林波:(捧回一包糖炒栗子)他们长得帅,得分比我高,我只好追求做的好了。

      莎莎:好好表现;

      林波:接受我有些困难,特理解。给我两年,还你一生。

      莎莎:贫嘴;

      林波:今天你漂亮的有些过分!

      莎莎:谢谢!

      林波:刚才呀,爱情就是糖炒栗子。

      莎莎:激动;

      林波:回到家呀,爱情就是两菜一汤。

      莎莎:激动;

      林波:晚饭后呢,爱情就是那灯光。灯光在爱情在,爱情在家就在,灯光关了你需要的是梦乡。

      莎莎:激动;

      林波:这些,哪一样与外表有关呀?嗯?为何老提激动?

      莎莎:跟你学的。因为我找到家了,比小蝌蚪找到妈妈了还激动。

      林波:其实,我比你还激动。

      莎莎:咋了嘛?

      林波:我学到了一项绝招:设法让一人高兴,另一人会更高兴。

      莎莎:试着重新爱一个人对我也是个挑战;

      林波:争吵是爱情的调味品。

      莎莎:但愿吧!

      林波:生活需要平静,需要涟漪,也需要波涛;涟漪少不得,有时却更需要波涛来淹没涟漪。

      莎莎:就像每天都是星期中的一天,然而却很少有人注意春节那天是星期几一样!

      林波:经典!才女一枚!(两人击掌庆贺)

      ……

      “缠绵相顾,情脉脉兮,说于朝暮。”二人欢快地走着,回家……

      “让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响起《在他乡》音乐背景)

      本文标题:奋斗中的莎莎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6292.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