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57·小雅·頍弁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3-31
  • 阅读54698
  •   「一章」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1」
      爾酒既旨,爾殽既嘉。「2」
      豈伊異人?兄弟匪他。「3」
      蔦與女蘿,施於松柏。「4」
      未見君子,憂心奕奕;「5」
      既見君子,庶幾說懌。「6」

      「二章」
      有頍者弁,實維何期?「7」
      爾酒既旨,爾殽既時。「8」
      豈伊異人?兄弟具來。「9」
      蔦與女蘿,施於松上。
      未見君子,憂心怲怲;「10」
      既見君子,庶幾有臧。「11」

      「三章」
      有頍者弁,實維在首。
      爾酒既旨,爾殽既阜。「12」
      豈伊異人?兄弟甥舅。
      如彼雨雪,先集維霰。「13」
      死喪無日,無幾相見。
      樂酒今夕,君子維宴。

      关于《小雅·頍(kuǐ)弁》的诗意主旨,大致有两种讲法。第一种认为此诗是刺幽王,第二种认为此诗为周朝贵族宴请其兄弟亲戚。

      与之前对很多诗的释义一样,《毛传》、《郑笺》是第一种诗意主旨观的主要支持者。《毛传》:“《頍弁》,诸公刺幽王也。暴戾无亲,不能宴乐同姓,亲睦九族,孤危将亡,故作是诗也。”《郑笺》:“戾,虐也。暴虐,谓其政教如雨雪也。”按他们的解释,这首诗是周幽王当政时的大臣所作,讽刺周幽王只顾自己挥霍享乐,却不知道团结带领其同姓兄弟和甥舅亲戚,以维护王朝的坚固与稳定。唐孔颖达对毛、郑的上述说法做了详细的解释。《毛诗正义》:“作《頍弁》诗者,时同姓之诸公刺幽王也。以王之政教酷暴而戾虐,又无所亲,不能燕乐其同姓,亲睦其九族,孤特倾危,将至丧亡,故同姓诸公作是《頍弁》之诗以刺之。为不能燕乐同姓,明诸公是同姓诸公也。作诗者一人而已,言诸公者,以作者在诸公之中,称诸公意以刺之也。九族亦同姓,见诸公非一,容九族之外,故言同姓以广之。不能燕乐,即亦不能亲睦。”

      清代方玉润也认为这首诗是刺幽王,《诗经原始》:“刺幽王亲亲谊薄也。”但在刺之具体上,他与毛、郑有不同看法。《诗经原始》:“《序》自《节南山》后,无一不以为‘刺幽王’,此则真刺幽王诗也。但谓‘不能宴乐同姓,孤危将亡’,则非。”方氏以为,诗明言“尔酒”“尔殽”,又说“乐酒今夕”,怎么能说幽王“不能宴乐同姓”呢?他说可能是幽王平时对宗族亲戚的亲情淡薄,“盖王平日亲亲谊薄”,所以,“虽有宴乐,未能和睦”,因此,“同姓诸公借饮酒以讽刺之”。

      持第二种意见的学者主要是朱子,他在《诗集传》该诗第一章的注解中写道:“此亦燕兄弟亲戚之诗。”《古诗文网》也是本着这个主旨来对此诗进行鉴赏的。《古诗文网》:“从字面看,此诗写一个贵族请他的兄弟、姻亲来宴饮作乐,赴宴者作了这首诗,表示对这位贵族的攀附。”

      鄙人以为,若想真正体察此诗的主旨,需要将以上两种主旨观融合起来。首先,该诗描绘的应该是一场宴会,而作者是受邀参加宴会的宾客之一。其次,面对宴会的豪华场面,诗人有很多感想。诗人的感想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他为主人能举办这一场宴会,并能在宴会上见到主人而高兴,所以在诗中写道:“既见君子,庶几说怿”、“既见君子,庶几有臧”。另一方面,他又为主人的薄情而感到可惜和不满,所以写道:“豈伊異人?兄弟匪他、兄弟具来、兄弟甥舅。”诗人和其他来宾,要么是宴会主人的兄弟,要么是他的亲戚,而且都是依靠着宴会主人才得享福禄,就好比“茑与女萝,施于松柏”那样。可是,从诗中透露的信息看,这位主人虽然“酒旨肴嘉”,却不顾亲情,以至于兄弟、甥舅见他一面都很难。所以,诗人才发出“未见君子,忧心奕奕、忧心怲怲”的哀怨。最后,他想着想着,不免悲从中来,慨然叹道:“唉,人生几何?有一天快乐就享受一天吧!”

      本文中鄙人将基于上述融合诗意观,对该诗做一番赏析。

      《小雅·頍弁》分为三章,每章十二句,全诗共三十六句,一百四十四字,篇幅中等。尽管篇幅不算长,但这首诗抒发的感情却比较丰富,在写作方法上,赋比兴都用上了。

      第一章,赋而兴又比。诗篇原文: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
      爾酒既旨,爾殽既嘉。
      豈伊異人?兄弟匪他。
      蔦與女蘿,施於松柏。
      未見君子,憂心奕奕;
      既見君子,庶幾說懌。

      这一章中,诗人先用赋的手法、反问句的形式,开门见山直指宴会主人,指责他不顾兄弟之情。接着,诗人转用茑与女萝攀附松柏起兴,以比宴会嘉宾与宴会主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是相互依赖的关系,暗指占主导地位的主人疏远众兄弟。然后,又转用赋的手法,抒发作者对主人疏亲薄情的不满。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那个带着形状奇特的皮帽的人啊,你在做什么呢(或: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吗)?頍(kuǐ),本义为“举起头来”,这里是描绘主人所戴帽子的形状,据《汉典》解释,意为“帽子尖尖或前倾的样子”。 弁(biàn),古时的一种官帽,通常配礼服用(吉礼之服用冕)。据《汉典》,弁有两种,赤黑色布做叫爵弁,是文冠;白鹿皮做的叫皮弁,是武冠。后泛指帽子。按《毛传》、《郑笺》、《诗集传》的注解,诗中的弁是皮弁。然而,结合上下文的意思,此说皮弁则并非武冠,而是泛指的礼帽。《郑笺》:“言幽王服是皮弁之冠,是维何为乎?言其宜以宴而弗为也。礼,天子诸侯朝服以宴天子之朝,皮弁以日视朝。”有,用在形容词(頍)前做词缀,无实义。实,相当于“是”。维,文言助词,用在句首或居中,无实义。伊,发语词,本身无实义,“伊何”的意思是“为何、为什么”。

      “爾酒既旨,爾殽既嘉。”你的酒甘醇,你的肴馔盛美。然而,却为何不用来与兄弟亲戚分享?这是作者表达对主人的不满,故《郑笺》说:“言其宜以宴而弗为也。”旨、嘉,都是美的意思。殽(yáo),通“肴”,菜肴之意。

      “豈伊異人?兄弟匪他。”我们都是你同姓宗族的兄弟,难道是外人吗?这两句比上两句有着更深的抱怨情绪。伊,与下句的“匪”连用,表示判断,是的意思。异人,他人、外人。匪,非。

      “蔦與女蘿,施於松柏。”茑与女萝这两种植物,生来就是攀附着松、柏的。这是兴而比的手法,以茑与女萝比喻同姓兄弟,松柏比喻主人。茑(niǎo)、女萝都是蔓生植物,常攀缘在别的树上。《汉典》:“茑,落叶小乔木,茎攀缘树上,叶掌状分裂,略作心脏形,花淡绿微红,果实球形,味酸。”女萝,又名松萝、菟丝,属地衣门,生于深山的老树枝干或高山岩石上,成悬垂条丝状。施(yì),延伸、伸展之意,这里指茑和女萝的藤蔓攀缘到松柏的枝干上。诗人这里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是主人与众家宗族兄弟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之所以以茑、女萝自比,是尊主人的意思,也是强调主人应该自省的意味。《郑笺》:“讬王之尊者,王明则荣,王衰则微。刺王不亲九族,孤特自恃,不知己之将危亡也。”因毛、郑是“刺幽王”说派,所以,他这里直接将主人说成是王。

      “未見君子,憂心奕奕;既見君子,庶幾說懌。”这四句从字面看,表达的是一种迫切想见到君子的心情:见不到君子,则忧心忡忡,见到君子了,则心情愉悦。然而,毛、郑认为这四句实际是在斥责幽王。《郑笺》:“君子,斥幽王也。幽王久不与诸公宴,诸公未得见幽王之时,惧其将危亡,已无所依怙,故忧而心弈弈然。故言我若已得见幽王谏正之,则庶几其变改,意解怿也。”君子,举办此次宴会的主人,按毛、郑的说法是周幽王。忧心,即“心忧”,心中忧闷之意。奕奕,心神不定之意。庶几,或许之意。说(yuè)怿(yì),心情舒畅、高兴的意思。这既是说兄弟们见到了久违的主人而高兴,又是说诗人自以为可以劝动主人,使其今后能亲近兄弟。说(yuè)通“悦”。

      第二章,赋而兴又比。诗篇原文:
      有頍者弁,實維何期?
      爾酒既旨,爾殽既時。
      豈伊異人?兄弟具來。
      蔦與女蘿,施於松上。
      未見君子,憂心怲怲;
      既見君子,庶幾有臧。

      这一章是上一章的叠咏,再次表达诗人的痛惜、惋惜、不满,但还抱有一丝希望的复杂心情。

      “有頍者弁,實維何期?”何期,相当于上一章的“伊何”。期为语气助词。“爾酒既旨,爾殽既時。”时,表示主人的菜肴都是合乎其时,即自然界中该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有,而不像我们现在所吃的好多菜蔬都是反季节的。“豈伊異人?兄弟具來。”具,倶的意思。来的人都是自家兄弟。“未見君子,憂心怲怲;既見君子,庶幾有臧。”怲(bǐng)怲,相当于上一章的“奕奕”,也是忧愁的意思。臧,善也。

      第三章,赋而兴又比。诗篇原文:
      有頍者弁,實維在首。
      爾酒既旨,爾殽既阜。
      豈伊異人?兄弟甥舅。
      如彼雨雪,先集維霰。
      死喪無日,無幾相見。
      樂酒今夕,君子維宴。

      这一章的前六句是第一章上六句的叠咏。后六句显露出诗人的悲观情绪来。

      “有頍者弁,實維在首。”高高的帽子,是戴在头上的啊。首,头。“爾酒既旨,爾肴既阜。”阜(fù),多的意思,指酒肴丰盛。“豈伊異人?兄弟甥舅。”甥舅,母、姑、姊妹、妻族的亲戚,也是主人(王)应该亲近和倚重的亲人。

      “如彼雨雪,先集維霰。”就好比将要下雪前,必定会先落下小雪珠,天冷到够的程度了,就会降下大雪。这是兴而比:主人(王)对兄弟甥舅这些应该倚重的人不亲近,那就有危险啦,意思是急难时谁救你啊?雨(yù)是动词,“雨雪”就是“下雪”。霰(xiàn)下大雪前先飘落的小雪珠。毛、郑以为这两句是说幽王的恶是渐渐养成的。《郑笺》:“将大雨雪,始必微温。雪自上下,遇温气而抟,谓之霰,久而寒胜,则大雪矣。喻幽王之不亲九族,亦有渐自微至甚,如先霰后大雪。”

      “死喪無日,無幾相見。樂酒今夕,君子維宴。”想到主人(王)的薄情寡恩,诗人不禁悲从中来:人的生死不定,(这次见面后)还不知道能见几回。何不就着今天的宴会,享乐享乐呢?维,文言助词,无实义。毛、郑以为这几句是对幽王将亡而悲哀。《郑笺》:“王政既衰,我无所依怙,死亡无有日数,能复几何与王相见也?且今夕喜乐此酒,此乃王之宴礼也。刺幽王将丧亡,哀之也。”

      「一章」
      皮帽高高向前傾,主人可曾問自心?
      美酒佳餚你都有,難得拿來宴眾親。
      除了自家兄與弟,哪裡還有一外人?
      蔦與女蘿攀松柏,自家手足是同根。
      長久不見你的面,悶悶不樂好煩心。
      今日終於得見你,我心愉悅又歡欣。

      「二章」
      皮帽高高你來戴,可曾問過爲了谁?
      你有酒來醇又美,蔬菜時鮮肉菜肥。
      來的都是眾兄弟,哪需外人來作陪?
      蔦與女蘿攀松上,骨肉血親應相隨。
      長久不見你的面,心中不樂意萎頹。
      今日見到君子你,神清氣爽心意遂。

      「三章」
      皮帽有棱又有角,戴在頭上高高尖。
      你的酒來醇又美,你的菜餚多又鮮。
      招待兄弟和甥舅,外人豈能搶了先?
      大雪之前有小霰,衰亡來自細小愆。
      人生自古無定是,誰知後來見不見。
      今日有酒今日醉,好好享受此次宴。

      注釋:
      「1」 頍(kuǐ):本義爲“抬起頭來”,此處形容帽子高高的樣子。弁:皮製的禮帽。實:是。維、伊:均爲文言助詞。伊何:爲什麼、爲何。
      「2」 殽(yáo):通“肴”,菜肴之意。旨、嘉:皆美也。
      「3」 伊:與下句的匪連用,表示判斷,“是”的意思。異人:他人、外人。匪:非。
      「4」 蔦(niǎo)、女蘿:都是蔓生植物,常攀緣在別的樹上。施(yì):攀缘。
      「5」 君子:宴會主人,《毛傳》、《鄭箋》以爲指“(周)幽王”。憂心:即“心憂”,心中憂悶之意。奕奕:心神不定之意。
      「6」 庶幾:說不定。說(yuè)懌(yì):心情舒暢而高興。說,通“悅”。
      「7」 何期:相當於上一章的“伊何”。
      「8」 時:說明菜蔬都是當市的,而不是現代好多反季節的菜。
      「9」 具:倶的意思。來的人都是自家兄弟。
      「10」 怲(bǐng)怲:相當於上一章的“奕奕”,也是憂愁的意思。
      「11」 臧:善也。“有臧”相當於上一章的“說懌”。
      「12」 阜(fù):多的意思,指酒餚豐盛。
      「13」 雨(yù):用作動詞,“雨雪”就是“下雪”。霰(xiàn):下大雪前先飄落的小雪珠。

      2021年3月31日星期三,上海

      本文标题: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57·小雅·頍弁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7200.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