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代价(3)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4-06
  • 阅读52468
  •   三、俘虏之死

      正当徐刚为平息红革会内乱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另一个更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了。

      午后,徐刚走进二总部大楼,听到里面一片乱哄哄的争吵声。来到作战部,电话声、争吵声更为热闹。老鲍给徐刚腾出一张椅子,徐刚问:“你们吵什么?事情办得怎样?”

      老鲍本来是黑脸大汉,这时他的脸更黑了:“老徐,出事了。”

      徐刚有点不解:“出什么事啦?”

      老鲍不敢大声:“我们早上抓的人,全给农大拉走了。”徐刚脸色大变。农大学生在长春武斗中野得出了名,现在这些人落在他们的手里,很难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老鲍啊老鲍,你怎能把人交给他们呢?我们不是把这些人质去交换被抓去的学生吗?你明明知道这些人很粗野,出了事咋办?”

      老鲍摇了摇头:“没办法呀,他们来了几百人,跟他们说理,他们不听!”

      徐刚说:“你没说他们是人质吗?”

      老鲍说:“跟他们都说了,他们根本不听,还说不信任我们。”

      徐刚接着问:“被拉去的人都办了交接手续吗?”

      坐在一旁的设计处小任也摇摇头:“抓来的人我正在登记,没等我登记完就被农大的人拉走了,哪有时间办交接手续?”

      徐刚一听,大怒:“你们真是一群笨蛋,竟让外来人如此放肆!”

      第二天,更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了:汽车厂的一个人被农大学生押到校园里,一下车就死了。徐刚感到事态非常严重,立即派作战部的大林子去了解情况。

      大林子是退伍军人,办事利索果断。以前都是他和农大打交道。他上午去,下午回来,基本上模清了情况:死的人叫汪雨钦,是个加油工,那天他是在生产岗位上被抓的。他虽是公社派的,但不是头头,抓他是抓错了。关于死因,大林子听学生们说,汪师傅有高血压,是乘车一路颠簸再加上惊吓病情发作而死。

      福安问大林子:“学生有没有打他?”

      “他们说没有打。”

      福安摇头:“不可能,这些学生都不是省油的灯。据说,老贵带来的人很复杂,不单有农大的学生,还有社会上闲杂的人。”

      徐刚气愤难平:“你们作战部都是一群废物,怎么把一个普通工人抓来,又没有采取保护措施,随便让人家拉走,酿成惨剧,这件人命案谁来负责任?”

      福安拍拍胸膛:“这不能怪作战部,我是一把手,我在家,我工作有疏漏,主要责任是我。至于死了人,谁打死谁负责,各人有各人的账!”


      本文标题:代价(3)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7492.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