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80后我走过的人生历程(4)

  • 作者: 生如夏花花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4-07
  • 阅读32966
  •   我的母亲姐弟两人,是外公外婆肩挑两个荆筐,一个坐前面,一个坐后面,在逃荒的路上慢慢养大的,逃荒去过很远的地方,外婆还有两个小孩,但未过百日就都夭折了,外婆有一个弟弟在民国时期打仗的时候被国民党抓壮丁抓走了,后来有给家里写过一封信,说是走到了四川一个叫什么嘎嘎县的地方,再后来就再没有任何音信了。

      外婆有一个表亲很穷,后来男的给人家做长工,主家看他可怜给了他一间马房住,算是有个栖身之地,男的在外干活,妻子在家白天黑夜的纺线,挣的钱不舍得吃喝攒起来都买了田地,后来根据土地划成分被定为富农,外婆说他们到死一天福都没享过,听外婆说在旧社会她们村以前有几个大地主,方圆几千亩地都是他们的,地主家的宅院很大,家里有管家,长工,短工,灶房有专门烧饭的厨子,地主一般都是在县城住,家里有管家负责看管,因为在旧社会那个动乱的年月,有很多的土匪绑票的很多,在那个年代说一把盒子枪能换一倾地,有家地主很坏,几个儿子坑害乡邻,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有次一村民失手打死了地主家的一条狗,地主让其披麻戴孝埋葬,后来解放后,让他控诉其地主的罪行,因长期的压抑一下得到了释放,人居然疯掉了,嘴里整天喊着要批斗他。

      地主也有一家好的经常救济乡邻,逢年过节都会问问谁家有没有吃的用的,谁家有个红白事,有什么困难,他也都会出钱资助,村里很多村民都受过他家的恩惠,在解放后打土豪劣绅划成分的时候,他家本应是定为大地主,村民由于大部分受过他家恩惠,知道他是一个好人,但又不敢包屁,只给他家划了个富农成分,但在那个大背景下富农依然是很严重的,对其批斗后让他去磨坊推磨,后来他就投河自尽了,再投河的地方放了他的一双鞋和手拿的文明杖,地主家的房子也都给拆掉分了,土地进行划分,分到地的农民都很高兴,不用再受地主的剥削和压迫了,有地种能吃饱肚子了,可好日子没过多久,后来又合并一起吃起了大锅饭,后来出现灾荒大量农民饿死,在那个非常时期,乡里的龙王庙和一些古建筑都被拆毁。

      我的母亲有个表姐有三男两女五个儿女,二儿子在外跑车积劳成疾中年不在了,大女儿嫁了个木工会些手艺,能干活会吃苦,养育两个小孩,大儿子大学毕业后操办着结了婚,由于大儿子上大学花了很多钱 ,操办着结婚后,已经没有能力在为其建新房子了 ,因为下面还有一个儿子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在农村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只有多种地,空闲的时候出去打些散工 挣钱,小儿子在本村订了婚,可后来女方退婚但并不退还彩礼钱,几万块钱在农村不是小数目,家里人很生气,因为在此之前她们家就和人家退过婚,也是没退还彩礼,名气很不好,订婚的时候家里人并不同意,但小儿子愿意,而且对方女孩子到家里说的很好,说是真心的,家里才把彩礼拿去了,大女儿的老公气不过去女方家里要彩礼钱,争执中发生冲突,被其家人从楼上推下当场摔死过去,女方家人把他拖出去丢在路边,后被村里人发现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在医院躺了很久,后来起诉到法院,由于缺少证据不了了之,后来小儿子又订婚本乡一个姑娘,买了房以后女方要求装修的好些,彩礼同样也是很多,结婚当天上车的时候又要了上车礼,有于匆忙给的上车礼少了100,女方数过钱后说少100罚1000,不给就不上车,大女儿赶快跑着借钱,被逼到100块钱都向人开口借,凑齐后交给女方才上车,结婚喜宴上,当主持婚庆的司仪拿着话筒对着大女儿问今天高兴吗?大女儿嘴唇触动了几下,本应说的高兴那两个字并没有说出口,没忍住当场双手掩面痛哭,在场我的母亲和很多人都落了泪,儿子的婚事忙完接着开始操劳两个儿子的小孩,孙子和孙女,儿子儿媳都在外面打工,小孩就都丢在了家里,大女儿两夫妻一边种地一边照顾他们,盼着他们赶快长大,然而这个善良只会种地的女人并没有等到幸福的那天,在一天清晨天刚亮去田地里干活的路上出车祸去世了,走的时候连一顿饱饭都没吃,活着的时候没享过什么福,我母亲说死了才是去享福了,活着的时候每天牛马一样的干活就没清闲过,我母亲的表姐在80岁的时候,先后送走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二女儿嫁了本乡,男方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在国家发放贷款鼓励民间创业的时候,他向银行贷款了100万办厂,后来出厂的货物被骗,资金链断链,从此一蹶不振,在当时流行万元户就算有钱人的年代,100万对一个农民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要账的经常堵着门要钱,白天不敢进家,晚上戴个草帽东躲西藏的回家,有时还会被要账的人认出来堵在家里,有次被银行里的人带走让他还钱,没钱按在地上打一顿,打一顿还是没钱,后来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放回去让其想办法还钱,后来就跑到了南方沿海城市打工,工地什么活都干过,吃了很多苦头,跑来跑去也没挣到什么钱,很快春节到了,对家开始强烈的思念,想回家看看可身上没什么钱,他说那个时候真的想拿个刀去抢劫,也不要多给个回家的路费能回家就可以了,在漫无目的的走到同在这个城市打工的侄子家门口的时候,他的侄子看到他把门给关上了,他的侄子曾说过他你这辈子还想怎么着嘛?想翻身是不可能了,他看到侄子看到他把门给关上,想混顿饭吃是不可能了,翻了翻口袋还剩十几元钱,去割了块肉去了同在这个城市跑车的同学家里,他同学问他这过年了你咋不回家,见他没吭声,问他是不是没钱?他说是的,同学在家管了顿饭,然后给他拿了点钱买车票回了趟家,后来跟着同学在外面跑车,慢慢立住脚后妻子把两个小孩放到大姐那里也去了南方。

      随着改革开放一些沿海城市发展的很快,也促使了南下打工的潮流,那时候治安很乱,二女儿跑车的时候被不法分子把人扣在树上把车给抢了去,由于二女儿手小从绳索里挣脱出来捡回了一条命,生活不易,出门在外生活更不容易,2005年的时候两夫妻看准机会开了家公司,几年的时间公司达到了上千万的资产,他的侄子又看到了他的这个叔叔,到哪都如众星捧月,后来看到人家做房地产的都挣了很多钱,也跟着做房地产,很快就挣到了钱,家里有了几千万的资产,有钱以后开始像所有的暴发户一样开始膨胀,几十万,上百万的车买几辆才显得自己有钱,社会上流行什么都要去碰一下跟一下风,这样才对得起手里那几张人民币,可古人有句话,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世事难料,随着国家银行的资金收紧,他做房地产的资金开始断链,最后一块烂尾空地放在了那里,要帐的又开始堵着门要账,最后车也都卖了还账,公司破产,又回到了解放前。

      我的母亲有个表亲因老辈人是地主成分,没能娶的老婆,我上小学的时候记得我们村有一个女傻子,年龄大概30岁左右,有一个女儿,老公年纪轻轻的就生病去世了,后来不知道她怎么就疯掉了,蓬头垢面身上很脏,夏天还好,冬天身上穿着破旧单薄的衣服,饥饿仿佛每天都在伴随着她,她每天都会本能的在村子里到处游逛讨取食物吃,我母亲看她还年轻,也挺可怜,就想用药物给她看好后送给表亲做老婆,后来给她们家里人和村干部说过后经过同意,用药物开始治疗后送给了表亲,后来吃的白胖并生了一个男娃,表亲的母亲抱着孙子高兴的张着老的没有牙齿的嘴巴笑得合不拢嘴,多年后去那里走亲戚,她还能认出我们村里的人,并能叫出名字,我母亲说还没有一个傻子有福呢,吃饭都是做好端到面前吃的白白胖胖的,后来到2010年的时候,她生的男娃长大成人后和以前的那个同胞姐姐相认。

      本文标题:80后我走过的人生历程(4)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756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