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村姑当官(十七章 牛刀初试露锋芒 管鲍分金育今人)

  • 作者: 春风杨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4-07
  • 阅读31947
  •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过后,春花立即召开了镇领导班子会议,这是春花当镇长后第一次召开的会议,会前春花作了充分准备,对几项重点工作都认真梳理了一遍。会议研究了全年工作的安排,并对几项重点工作进行明确分工,责任到人。经过研究决定,组织全镇2000多人,扒一条排水渠,由陈副镇长负责。办一个敬老院,计划用地10亩,可容纳60人入院。要求6月底前完工,由李副镇长负责。立即筹备创办一个镇办企业,由副镇长田永超和莫友科两人负责,一季度要完成项目可行性报告。

      其他春耕春种,多种经营,计划生育等工作也都一一安排妥当。

      春花认识到乡镇企业是一个难点,是群众难以接受的事物,也是镇干部最不熟悉的领域。

      奔牛镇是一个农业镇,千百年来,奔牛镇人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生息,他们熟悉的是农业生产,从没有涉及工业领域。奔牛镇的干部也是这样,都是农业型的干部,工作思路也习惯从农业角度思考,抓农业是有头有序,对工业却是一片空白。

      田勇超和莫友科都是大学毕业,知识面宽,思想解放,工作踏实,接受新事物快。所以春花让他们抓这项工作是有所考虑的。

      春风送暖,寒意将过。过了正月十五,在陈副镇长的带领下,全镇2000多人浩浩荡荡上了工地。由于这条渠对全镇农业生产影响很大,受益的村很多,对老百姓来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好事,所以大家非常拥护,干劲十分高涨。

      陈副镇长是镇领导班子里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副镇长,以往镇长朱志同都让他三分,他有时也会倚老卖老。对春花当镇长很不服气,上次在县里扒河时,因任务完成的不好,被朱志同撤了下来,心存不满,对春花也有意见,这次他工作态度消极,极不负责,经常喝醉酒不上工地。以至工期一拖再拖,迟迟不能完工。春花着急,找他多次,要求加快进度,并限期10天完工,陈副镇长虽口头答应,实则消极抵抗,敷衍了事。一天下午3:00春花在工地检查进度,只听工棚里吵吵嚷嚷,划拳声震耳欲聋,只听里吆喝着:“一点恭敬,弟俩好,三星高照,四喜来财,五魁手,六六大顺,七巧梅,八匹骏马,九长寿,十满堂。”划拳喝酒是中国酒文化一大特色,这是一种比智慧,比灵敏,比技巧的对弈,两人对弈时,每人只能伸出1-5个手指,口中只能喊1-10数字,当自己喊出的数字和自己伸出的手指与对方手指数相加一致时便为赢家,输家喝酒。这时又听陈副镇长在大声嚷嚷:“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干部党放心。能喝一斤喝八两,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能喝白酒喝啤酒,这样的干部得调走。能喝啤酒喝饮料,这样的干部不能要。”工棚里一片笑声。春花进了工棚看到陈副镇长正在和几个村干部喝酒,非常不满,当场批评了陈副镇长,并对其他几个村干部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喝醉酒的陈副镇长哪里服春花的批评,况且又是在众人面前,面子放不下,就以粮食补助和资金补助不到位为由,和春花顶撞起来,说:“要粮没粮,要钱没钱,这工作没法干,你看那个能干就叫那个干,我是干不了了。”这一顶撞让周围的人惊呆了,场面一下静的连喘气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唰一下都看着春花。陈副镇长为人豪爽,快言快语,年龄比春花父亲还大。春花此时左右为难,如果让步,那将威信扫地,第一次就安排不了工作,以后还怎么工作?如严厉处理陈副镇长,又觉的面子过不去。就在僵持时,她身旁的王助理低声对春花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该下决心了。”春花豁然开朗,狠下决心,当场宣布陈副镇长停职检查,工地工作由王助理接替。并就地召开了有关干部会议。春花有过扒河的经历,心中有数,这项工作难不倒她。会上春花宣布以村为单位实行包干制,按土方数核定粮补和钱补,谁完工谁回家。并明确王助理全权负责,要求八天之内完工。

      春花这一规定效果很好,很多村都算过了帐,工期越拖对自己越不利,整个工程提前了二天就结束了。

      陈副镇长被停职一事,如炸雷一样在全镇产生了强烈的震动,一向谦虚和气的春花也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了。

      陈副镇长醒酒后,心中懊恼万分,后悔异常,以前没有放在眼里的黄毛丫头,也能心狠手辣,不留情面,敢做敢为,确实该刮目相看了。陈副镇长在很多人的劝导下老老实实写了检讨书,并在领导班子会议上作了深刻检查,春花才让其恢复工作。

      李副镇长听到陈副镇长被停职一事,心中一惊。抓起敬老院建设更是兢兢业业,不敢马虎,从选址到图纸设计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随即就向春花作了详细汇报,春花很满意,强调了三点,一是对房子的质量要严格把关,不能出半点差错,要防止偷工减料,以次充好。首先要把好建筑材料的进口关,其次是施工质量要监督好,最后验收关要把好。二是要明确工期不得拖延。三是造价要合理,把好预算关。最后要求在6月底竣工。李镇长听了春花的三点强调,心想处处是要害,着着是关键,春花真的很有能耐。就请示说:“用哪家工程队,是不是请镇长决定?”春花说:“用哪家工程队完全由你负责,出什么问题也是你负责。”廉者,政之本也;忍者,德之主也;勤者,补之拙也。

      对乡镇企业的项目调查,春花也是心中无数,拿不出什么好办法,但又不能不办,怎么办?春花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也就在艰难的推进中,朱勇超和莫友科因项目选择上发生了分歧,一个要上扎花厂,一个要上榨油厂,两人互不相让,矛盾尖锐致使工作陷入瘫痪。

      春花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一天带着他们察看厂址,路过了管鲍分金亭,就把他们带到亭前,给他们讲了管、鲍分金的故事。

      昔时齐国有管仲,鲍叔牙,两个自幼时以贫贱结交。后来鲍叔牙先在齐桓公门下,信用显达,但他举荐管仲为相,位在自己之上。两人同心辅政,始终如一。管仲曾感慨万分,说:“吾尝(曾经)三战三北,鲍叔牙不以我为怯,知我有老母;吾尝三仕三见逐,鲍叔牙不以我为不肖,知我不遇时也;吾尝与鲍叔牙谈论,鲍叔牙不以为我愚也,知时有利不利也;吾尝与鲍叔牙为贾,分利多,鲍叔牙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牙。”所以古今说知心结交,必用“管鲍之交。”

      春花说:“你们都是外地人,可能不了解这个分金亭的故事,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合伙经商。一天,他们来到奔牛镇,巧遇路边有一根闪闪发光的金条,但谁也没有去争,而是互相谦让。怎么办?就坐等失主。等了好长时间,不见有人来找。他俩就叫从人看守,自己到附近村庄住下。从人见主人离去,心生歹意,欲取金逃走。谁知腰刚弯下,金条变成一条毒蛇向他扑来,吓得他落荒而逃,恰逢一老农路过此地,忙挥锄头将蛇截断。第二天,管仲、鲍叔牙来到原处,不见从人,只见金条断为两截,恰巧那位断金的老农又路过此地,说:“天赐黄金,何不分取。”鲍叔牙将长的一截分给管仲,自己留短的一截,管仲坚决不受。此时他们想到,天赐黄金于地,应归于当地百姓。结果将两截金条分别送给了附近两个村落的农民。后人为了纪念此事,就建了“管鲍分金亭”。这是2600多年前的事了。”

      “管仲、鲍叔牙后来都成为战国时齐国的名相,“管鲍分金”已成为成语,用来说明知心好友,相互信任,不计得失,情谊深厚。”

      “你们都是大学文化,管鲍分金自然晓得。今天我们是为了一个目标,走到一起了,在一起工作就是缘分,能有什么问题不能协商解决呢?办工业是一个全新的工作,这个担子历史地落在我们肩上,只有齐心合力,集大家的智慧和社会的力量,我们才有可能完成任务。现在是全镇人民都在看着我们,甚至是全县都在看着我们。”

      春花声情并茂的一番话说得田勇超和莫友科面有愧色。

      春花叫他们共同把两个项目论证报告写好,交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决定。在随后的讨论中又引起热烈的争论……

      本文标题:村姑当官(十七章 牛刀初试露锋芒 管鲍分金育今人)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757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