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你欠我一个答复(中篇小说 上篇)

  • 作者: 魏子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5-28
  • 阅读322712
  •   《你欠我一个答复》中篇小说(上篇)

      题记:吸粉人的爱情最真最烈,因为他们自卑,一旦拥有一份爱情,他们会小心翼翼地呵护。谨以此篇献给爱情真诚者。

      遇之的第二次婚姻可以说是乱七八糟,妻子是一位极其跋扈、自私而又狭隘的人,老想骑在他脖子上拉屎,经常动手激怒他打架,还总想着把遇之的财产都转移到她的名下,稍不顺心就会不停地跟遇之闹腾,而且一闹就是一两个月,就像电视连续剧一样,一天不折腾一次都过不去。所以两人结了离,离了又闹着复,复了又离,这样来回三次了,遇之实在是受不了她这种折腾,便在第三次离婚后,决心不再理她,任凭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遇之只是冷冷地回答她:我再也不吃你这一套了,这个家不再欢迎你,你好自为之吧。之后,遇之把目光转移到婚介方面,毕竟自己在西安认识的人少,只能自己主动扩大视野找个对象。他在网上搜来搜去,决定先在一家婚介网交友栏注册个会员,先处朋友,摸透对方了,感觉合适再结婚,以免重蹈旧辙,吃一堑长一智嘛。

      刚登上这家婚介网,就有漂亮女会员撩他,他连忙回复,可页面上提示——没有交费,您的回复无法展示给对方,双方也看不到彼此的联系方式。遇之选择了个一年档,用微信付了会员费498元,可网页又提示——再补交498元升级为VIP会员,可以看任何会员的联系方式。遇之心想,既然注册了,那就办个VIP,否则也看不到其他会员的联系方式。这家网站贼的很,生意竟然这么做——先免费注册让你进来,等你受不了诱惑想跟某个异性聊时,再一环接着一环地套你,让你交钱。咱也不差这几百元钱,于是他又补交了款项。等他多次回复那几位漂亮女会员的聊天邀请时,人家又都不理他了,他一下全明白了,这几位漂亮的女会员是网站的鱼饵,或者说是网站养的托儿。于是他去翻看别的会员资料,这时几位更年轻的二十多岁的女会员纷纷向他伸出橄榄枝,他开始回复说不行,我比你大二十多岁呢,不相配,不敢。后来又有不少女孩子直扑过来,遇之有些心动了,便挑拣几位三十多岁的离婚女人聊,毕竟年龄差距缩小到十多岁,女方又是有过婚史的,这样天平不至于太倾斜。聊了几句后,她们都表示就要找成熟稳重的,年龄大一些的。于是遇之加了她们的微信,双方聊起来,但遇之心里明白自己都五十一岁了,这些女孩虽然是离婚的,也不可能看上他这半截老头的。于是直接发问:你能看上我这老头,打死我也不信,我又不是大款,看上我啥?别绕了,直接说吧,是找一夜情还是包你的。等了一会儿,对方发来:好吧,大叔是要一夜情还是包月的。遇之得到答案后有些恶心,后来他转而一想,问一下小姐们现在是什么价也好,对以后搞文学创作也有用啊。

      “一夜多少钱?包月多少钱?”

      “包夜800,包月13000。”

      “太贵了,你说最低价。”

      “最低600,包月10000。”

      “不能再少啦?”

      “大叔,我这是最便宜的。不信你问问别的女孩子,看她们是多少。”

      “太贵了,玩不起。删了。”

      初聊

      第二天,又有一个三十多岁女的给他打招呼,让他加她微信,网名淡然,34岁,离异,只是没有人头像,遇之笑了笑,自语道:“又来一个——”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了她,遇之从微信里看到一张天使般标致而又典雅的脸,一双又长又美的凤眼,一头柔柔的厚密的长发,她微笑的神情像一朵含羞花静静开放,那纯纯的神态极为恬静、柔美、安逸,让人感觉特别温馨,修长的身体更增加她的雅致来,遇之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不禁叹道:这不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吗!两人互相问了对方的情况,遇之又冷静下来,问她是找一夜情还是包月的,对方怒了,回复道:“你另找别人吧!”一下子把遇之的兴致提上来了,他赶紧道歉解释,这才缓和了紧张的气氛,遇之问:

      “你真的不嫌我大你那么多?”

      “你哪一年的?”

      “68年元月,阴历67年12月的羊。”

      “嗯。年龄大十来岁不算什么。”

      “真愿意跟我处?”

      “你真的是离异?”

      “对啊,刚办的手续。”

      “因为什么呀?”

      “她太强势,不想再被她欺负了。”

      “有孩子吗?”

      “都是二婚,没要孩子。你那么年轻漂亮,不会看上我的,我不是大款。”

      “我要的不是外在,就想找一个有共同爱好,有责任心,爱我的;物质方面我不缺,只图人好,就想找一个依靠的肩膀,不离不弃,相伴到老,共度余生;当然有才华更好。”

      “真的假的,你可别忽悠我。”

      “我有必要忽悠你吗。”

      “你的情况——”

      “我离异,85年的,属牛,没有孩子,现在西安开一家美容院。你们在一起生活多长时间?”

      “陆陆续续7年,结了离,离了又闹着复婚,复婚后又跋扈起来,自私,狭隘,又贪婪,整个一个麻迷不讲理。你呢,离婚几年?”

      “三年多了。”

      “你身体好吗?我是说那个方面——夫妻生活,你没问题吧?”

      “放心,我身体正常。”

      “不好意思啊——你说你没有孩子,我怕你们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的。真没生过孩子?”

      “没呀。”

      “那你还要孩子吗?”

      “肯定要的呀。”

      “你哪里人——娘家?”

      “江苏扬州。你是哪里人?在西安定居吗?”

      “出美女的地方啊,怪不得你那么漂亮。我是陈仓人,已经定居西安了。”

      “我从你朋友圈看你是脑病大夫,还是个专家,是自己开诊所还是在医院上班?”

      “诊所。我原来是陈仓市医院神经内科的中医大夫,太累了,挣钱还少,不想再给任何医院卖命了,5年前辞职来西安单干的。”

      “家里还有啥人?”

      “一个女儿,去年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了。”

      “对不起,我有事先出去一下,等会再聊。”

      晚上七点,淡然的微信又来了:

      “吃饭了吗?”

      “刚做好。失望了吧——我还要自己做饭,我不是有钱人。”

      “做的什么呀?”

      “炒两个下酒菜,准备喝两杯。你喝酒吗?想喝就过来。”

      “不怎么喜欢喝酒。”

      “你不会来的。”

      “怎么不会呀,等我们熟悉了我就会过去;现在不行,毕竟刚认识。你年收入多少——对不起啊,问的太直接。”

      “20万左右吧。”

      “我叫郝玉,你呢?”

      “遇之。你找的不是我这样的。”

      “你咋这么说呢,现在才刚接触,就武断说我找的不是你这样的。”

      “你还要跟我聊呀,多浪费你的宝贵时间。有啥话直接说,绕来绕去你不累吗?想要做生意就直接说。”

      “我不做生意!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你这么年轻漂亮,能看上我这半截老头?不信!”

      “你三番五次地说我另有目的,到底是啥意思嘛?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咱们就没必要再了解下去了,你把我删掉好了。”

      遇之见郝玉火了,心想可能真的冤枉这丫头了,便道歉解释,又问:“你真的是找对象?真的想跟我处?”

      “不找对象,我在婚介网登记干嘛?你不要再胡乱怀疑我了好不好?”

      “如果你真心跟我处,让我爱上了你,我就会把感情全都押在你身上——你可别害我啊!”

      “不会的。”

      “那我就让你高兴高兴,我是一位国内小有名气的脑病专家,也是一位四流的业余作家;医学方面小有成就,文学方面也略有小才——能不能勾到你的兴奋神经?”

      “你先吃饭吧,我也去吃饭了。”

      一会儿,郝玉的微信又过来了:“我回来了。”

      “那么快,吃了吗?”

      “在楼下小吃店买的,带回家吃。”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对你说声谢谢。”

      “谢我什么?”

      “有你这么年轻漂亮的美女对我说让我感动的话——足矣。你可能会是我小说里最美的女孩,尽管还没见到你真人。”

      “啊?你准备把我写进你的小说,太高兴了,那我提前谢谢你。”

      “不客气。”

      “你晚上少喝点酒。”

      “你又不来,你过来我就听你的。”

      “现在都不听我的,我过去了你怎么会听呢。”

      “喜欢文学吗?喜欢诗歌还是小说?想不想看看我的文学作品?”

      “喜欢,可以啊。我就是看你资料,觉得你挺有才,才与你联系的。”

      “那我就给你发几首诗吧。”

      遇之打开文学网站,从自己的专集里挑出几首情感诗,陆续发给郝玉,郝玉回复道:“好诗,写得真好。这些都是你写的吗?”

      “不是我写的还能是抄别人的。还要吗?”

      “已经多的看不过来啦。你真厉害!写得太好了,有才华的男人就是让人敬仰。”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个四流作家。这几首都是情感诗,豪放诗还没发给你呢,还有小说作品,不知你喜欢看小说不?”

      “你写的是什么小说呀?”

      “都是中短篇小说,各类题材都有,你想看的话就上文学网搜《遇之文集》,里面有几十篇小说。如果你静下心看的话,我敢说,我的小说能让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网站里有不少人都读哭了。”

      “真的吗?等我空闲了看。”

      “文学是我少年时的一个梦想,只不过后来当大夫了,病人越来越多,就没时间搞文学创作了。而医学成就就大了,我创立了多项医学理论,像‘神经瘀阻理论’、‘病机十二因素辨证法’、‘时辰时机治法’等等;出版社争着向我约稿出版我的临床专著,像《脑系病中医论治》、《帕金森病中医特效疗法》、《儿童脑病中医独特疗法》等等;还多次受邀去台湾等海外讲学……我可以自豪地说,五百年乃至千年以后,我将会是历史上的一个符号……不跟你聊啦,有个猎头找我呢。”

      “猎头找你干嘛呀?”

      “想带我做些大事。”

      “干什么大事呀……怎么不说话了?”

      遇之跟那猎头聊了一阵子关于合伙开办脑病技术咨询公司的事,之后又回到郝玉的微信平台。

      “我想开办脑病医院,可这个猎头说要做就往大做,他会带着我做大事——刚才跟他微信呢。”

      “做什么大事?”

      “说是让我当导师,做民营医院的脑病精神病项目的培训,按他们的话说,叫项目孵化。”

      “嗯。”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嗯,这个前景好。”

      “只顾跟他说话呢,慢待丫头了啊。”

      “没事,不用管我,你们谈正事吧。”

      “谈完了,没事了。是这样的,我在华夏医界网发布了个‘合作创办脑病中医院’的招商信息,这人看到了就联系我的。我本来是想自己办医院的,可股票赔惨了,本钱不够了,再加上自己不会管理,只有找一个投资人合伙开办。我们在电话里交谈两次,他想把我的技术往大搞,具体怎么搞,他们还没商量定。”

      “你还炒股?赔了多少?”

      “陆陆续续投了一百万,现在就剩三十万了。”

      “撤出来没有?现在还在做吗?”

      “还在里面,赔了那么多,怎么撤?”

      “嗯。”

      “他们现在倒是对技术公司挺感兴趣,但我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到底如何,能做多大事情,包不包括办医院,毕竟才聊两次,对他的情况我一无所知。”

      “办医院前途大吗?”

      “前途肯定很大。咱就说帕金森这一种病吧,全世界的西医院都说治不好,但我用中医药就可以治愈这病,治愈率可以达到70%以上,全国的帕金森病患者有300多万,而真正的中医帕金森病专科只有广东省中医院有,但主治大夫罗教授却不太会治;而西医又治不好,如果我开办脑病中医院,在整个国内就是第二家中医治疗帕金森病专科;中医药的利润也很大,我用的是中药面,利润更丰厚,一般来说,帕金森病平均要两个大疗程也就是半年时间才能治愈,一个病人就能挣1万,那么100个病人就是100万,500个、1000个病人呢?这只是中药方面,还没算住院病人的床位费、护理费以及理疗费呢,再说还有癫痫、精神病、脑瘫等其它大病种的患者,这些病种每个都有上千万的患者,就不用我一一说了吧,你说有没有前途?”

      “你股票里有多少钱?”

      “干嘛?”

      “可以撤出来,再融资开医院呀。”

      “咋——你想帮我融资?”

      “我投资福彩的钱可以拿出来,也有30万。”

      “啊?你还真的想帮我啊?万一赔了呢?你那么相信我呀,万一我是骗子,把你的钱骗走了咋办?”

      “投资前,我会去考察的呀。”

      “那万一赔了,你的30万泡汤了咋办,丫头?”

      “我还有主业呢,福彩只是我的副业而已。”

      “款姐呀。[坏笑]”

      “办医院需要多少钱?”

      “这要看规模,看位置。西安的房租那么高,就是在三环内办的话,仅房租一项你就受不了,挣得钱大都交房费了。就是在市区外办一所20个床位的一级中医院大约需要100万,主要是600平米的房租和装修费,还要把前几月10个医务人员的薪金以及广告宣传费算在内——刚开始病人不可能太多。前几天我去泾河新城看了看,房价也不低,只有泾阳县城房租便宜,所以要自己办医院的话,泾阳县城是一个考虑的方向,那儿距离机场、高铁站挺近的,交通也方便。其实我一直想自己办,但自己钱又不够。本来想靠股票回本就卖掉开医院,可股票越投越赔。而且我投建医院的另一个目的,是想作为一份产业留给我女儿,可我女儿去年中医药大学毕业了,说啥都不愿当大夫,她从小喜欢英语,一直想当英语老师,这不,找了个英语培训学校给人家当老师去了,一下子把我的气泄了,所以也没心劲办医院了。女儿考大学时就不愿意学医,是我劝她报的中医学专业,结果大学五年就没好好读,她只对英语感兴趣,我也很无奈,你说我还为谁——女儿不愿当大夫,我的生活又一片灰暗,感觉啥都不想干,一个人连生活都没奔头了,还做什么事业。这不开医院吧,自己有那么好的医术,白白浪费了,一辈子就这样碌碌无为,我心也不甘。”打字太慢,遇之直接用语音发给她。

      “你说的我都明白,开办医院确实需要大量资金,就算加上我的三十万,你三十万,一共才六十万,那也不够啊。你不是说那个猎头想跟你合伙开医院吗?你们可以慢慢协商、沟通的呀,如果他背后的老板真的有实力的话,可以办个大医院。当然如果你决定自己开的话,我支持你。”

      “我现在面临多种选择,前天,北关一家省属大医院的院长找到我,想让我帮扶他们开展脑病专科,我说可以考虑,关键看是合作还是聘用我。那位院长说回去了他们商量。不说这些啦,挺烦的,说说咱们俩吧,你要真的爱上我,那我会为你去奋斗的——玩笑啊,你怎么会爱上我呢?”

      “怎么不会啊,一个男人愿意为我去奋斗,我怎么会没感觉呢。”

      “真的会爱我?”

      “处合适了就会的呀,但首先我们要多了解对方。好了,都12点了,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去冲个澡就睡。别熬夜了啊?”

      “好的。真想跟我处的话,我给你布置一道作业:躺在床上的时候,睡前想我一百遍——能不能完成?”

      “哈哈——好的,我一定好好做作业。睡吧。”

      第二天

      ——早安!仙女。还睡着呢?再不起床仙气都让你睡没了。

      ——看来,仙女只顾天上的大事,把我这个老头忘到阴山背后了。还不下凡来?

      到了中午,郝玉才发来微信:“今天店里事情有些多,你在干嘛呢?中午没有休息?”

      “看股票啊。没有午休的习惯。”

      “股票怎么样了?”

      “不涨不跌。我给你写了一首诗,想要吗?”

      “要啊。今天写的吗?”

      “是啊。”

      遇之把诗稿发给郝玉——

      《仙女诗

      ——致郝玉》

      轻轻地
      你踏着浪漫的行板
      款款而来
      带着春天的讯息
      还有花儿的味道
      天宫传来圣洁的梵乐
      还有柔软的风儿
      荡漾荡漾……
      慢慢地
      你明亮的眸子聚集一种温情
      幽幽兰香拂蹭我面
      一双温暖的手抚慰在我胸口
      温馨柔蜜
      安逸好安逸
      你天使般的笑容
      你柔软的玉体
      还有你的柔情蜜意
      渐渐地将我浸透
      我聆听你的呢喃
      那是幸福的呼唤
      陶醉陶醉再陶醉
      可梦醒了咋办

      “你不用怕,我是不会对你有贪念的,我有自知之明,我只是写我的一个美梦,就算是妄想吧,说明我喜欢你,仅此而已。最后一句不是点题了吗?你的美在我心中是神圣的,我不敢亵渎。作品如何,小主?”

      “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古有曹植《洛神赋》,今有遇之《仙女诗》,还可以吧?你给我的感觉特美特好,你就是我心目中的仙女,仙女是天上的神,我只是凡尘间的一介书生——你得让我做做梦吧。”

      “你夸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所以,咱们俩还是以兄妹称呼吧,或者说你是我的红颜知己,可以吗?”

      “我只找结婚的对象。”

      “你真愿意跟我处对象?别吓我啊,我可经受不住。”

      “我有点急事要出去一趟,回来再聊。”

      傍晚,遇之将这首诗投到文学网,他摸不准郝玉让不让上她的名字,便在投稿前微信她:

      “忙吗?我在整理这首诗,准备往文学网投稿,上不上你的名字?”

      “我在跟闺蜜吃饭,你吃饭了吗?”

      “没呢,正在整理这首诗。等投了稿再做饭,现在不饿。”

      “嗯,先不说了,闺蜜在我身边呢,等会儿我们还要一块逛街,回家再聊。[抱抱]”

      一个[抱抱]表情包让遇之感觉温暖无比,他心里似乎有底了,便一直等待,等待郝玉的微信。可遇之一直等到凌晨3点也没收到郝玉的信息,他很是担心,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不知郝玉是否回家还是在外面,不知她是好是坏,别是在外面喝醉了酒回不了家,遇到坏人咋办?或者遇到啥事了?其实,在10点半、11点、11点半、12点等等,他都多次微信她,都没有得到她的回复,越往后他越是心如火燎,到底出啥事了?这叫我咋睡嘛!遇之乍着耳朵半倚在床上,焦急地等啊等啊,别无他法,他没有郝玉的电话,只有微信,也不知她家的地址,美容院地址也不知道,只能等了,一旦得知郝玉有事,他好立马叫出租过去。就这样,在担心、焦急的煎熬下,遇之慢慢迷糊着了,5点50分的时候,他接到郝玉的微信:“早安![亲亲]昨晚手机静音了,没看见,让你担心了。[抱抱]”

      第三天

      “你回家没?我一直很担心你。才回家吗?说话呀!”

      任凭遇之怎么问她,郝玉就是不回信。遇之火了,我为你着急上火了一整夜,担心的不行,等你等得心都焦了,你倒好,两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啥人嘛。

      ——丫头,你真的让我很无言哪。

      ——你一阵铁了心往我身上扑,愣说些吓我的话,俨然像个花痴,让我感动不已;一阵你又不理我,越是关心你,你越不回信,整天忽来忽去的,让人摸不着头脑,这算啥事嘛?

      ——你什么意思?如果想反悔不想处了就直接说,没事,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时冲动,或是受到刺激的胡言乱语,不会当真,不相信你会对我动真情,所以,我才建议咱们俩做兄妹的。

      ——我这老头(请千万别把我当老人,只是面对比较年轻的你,我自嘲而已;我才比你大十多岁,夫妻相差十多岁的已经是社会常态,我们小区就有不少。)虽说特喜欢你,但也不是那种没有底线纠缠你的人,只要你说你不想跟我处了,我立马删掉你微信,在你面前消失——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不会让自己栽面。如果你还想跟我处,我也需要你的坦诚,否则,哪天我发现你欺骗了我,我也会离你而去的。

      ——真诚相待,相向而行,坦然交心,方成知己。只要你向我说实话,再大的事也是小事,如果你藏着掖着,再小的事也变成大事。因为你不告诉我,我就老琢磨,万事就怕琢磨,越琢磨越觉得事大,往往把事情放大化了。所以两个人相处就要坦诚,多沟通。朋友如此,亲人如此,爱人更是如此。

      ——我没把你当对象,最起码现在还没,我只是把你当朋友或妹妹。因为你经常断线,我摸不透你,也不知你的真实想法,姑且把你当朋友吧——一位刚结交的新朋友。

      ——赶紧回答我的问题,这首诗到底上不上你的名字?估计今天下午编辑就会通过,一旦发表就改不了啦。

      上午10点,文学网刊发了《仙女诗》,遇之看到后立马通知郝玉,并说没敢上她的名字,因为她郝玉没有给他授权。遇之觉得应该向郝玉介绍一下自己的文学爱好:

      ——我原本是有国家作协会员证的作家,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被陕西省作家协会列入“陕军东征”第二梯队的候选人名单。当时陈仓电视台、电台、报纸等新闻媒体均做过我的专题报道,只是后来病人越来越多,没时间搞文学创作了。自我戏称是四流作家,也就是说是个不入流的作家,我们文学界一般都这么界定:像贾平凹、陈忠实、汪国真等这一类国内顶级作家是引领文学潮流的大腕,属于一流作家;二流一般指紧跟潮流,并且不断有佳作出现的都属于二流作家;三流是指想追随潮流却追赶不上,因为才能有限或者工作忙碌,没能经常发表作品的业余作者;四流作家是指像我这样的,不愿跟随潮流,又因为忙没能及时发表作品的业余作者。一流和二流作家大都是专职作家,或是国家合同作家,他们大多在政府某个机构挂个虚职,享受作家津贴。

      ——我八十年代上高中时就开始发表作品了,九十年代,一些文学杂志、报刊时常有我的作品刊出,那时候,在陈仓市我可是个小有名气的人,在饭馆吃饭甚至在客运班车上,经常会碰见有人谈论我作品的,只是他们不认识我……唉,都是老黄历了,就不提当年之勇了。

      ——我咋感觉自己在弹琴[牛]?[坏笑]

      中午,郝玉终于在微信上露面了:

      “我今天不舒服,吃了药就休息了。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现在好一些没?”

      “好多了。”

      “要么我过去看你,正好咱们还没见面呢。”

      “没事的,吃过药啦。不用——现在有点邋遢,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副模样。”

      “或者你来我家,让我照顾你。我不怕你邋遢,再邋遢也是美人。”

      “等我状态好了我们再见面,也能给你一个好印象。乖啊。”

      “你是没考虑好跟我处吧——是对象还是兄妹,还没定位好吧?不要紧,咱们现在是朋友是兄妹。咱们都把店门关了,要么我到你家,要么你来我家,我给你做点可口的饭菜?”

      “并不是没定位好,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来婚介网登记不就是找对象嘛,如果遇到合适的人,又怎能不去尝试着处处呢?你想多了。”

      “真的想过去照顾你,玉儿——这样称呼你行吗?还是叫你仙女?美人?小郝?郝玉?你喜欢我称呼你哪个?你有小名吗?”

      “你喜欢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我小名叫小玉。”

      “看你相貌(微信上的两张照片是不是最近的你?),你需要我帮你调理调理。”

      “调理什么呀?”

      “调理身体啊。看面相你身体有些问题,我会把你调理得特别健康。”

      “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嗓子不舒服。”

      听到郝玉说嗓子不好,遇之便按开视频,却被郝玉拒绝了,他又点开语音通话,又被郝玉拒绝了。

      “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嗓音,严重不严重。”

      “亲爱的,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不用。”

      “那就等你好了再见面吧,不难为你了。”

      “没什么难为不难为的,只是不想把我邋遢的一面展现给你,第一次见面,我想给你留下美好印象。”

      “你这么说我非常感动,说明你在乎我。我有一个想法,如果你跟我处上一段时间,我送你一篇上好的小说,主人公是你和我,让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的人们阅读并为之感动,让他们赏阅我们的爱情,也让他们为我们的故事激动流泪。”

      “好呀。”

      “以咱们俩的故事为素材,创作一篇中篇小说,也可能是长篇,就看咱们俩怎么相处了,亲爱的——我可以这么称呼你么?”

      “……”

      “昨晚上,老联系不上你,我思想很乱,心想你回没回家?别是在外面喝多了回不了家?遇到坏人咋办?把我着急得呀,想立马过去找你,哪怕一条街一条街地找,可西安那么大,我连你在哪个片区都不知道,又没有你电话,只能傻傻地等你微信,我几乎一夜没睡,你知道吗?”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啦,出门回家我都会告诉你的。[抱抱]亲爱的,你现在创作吗?”

      “没呢。小说创作不像写诗,诗是灵感跳跃的即兴发挥,需要立马写下来;写小说则需要谋划,需要斟酌,怎么写,写什么,等等,写前要先有一个规划和布局,说简单点,就是整篇小说要表现什么思想,要立什么主题,然后再围绕这个主题再构思情节——你明白吗?”

      “嗯。”

      晚上,两人又聊了起来,遇之嫌打字慢,便发语音给郝玉,但郝玉仍就只发文字。

      “真的,你在我心目中是一个特别美的女人,我一直觉得像你这么恬静柔美的女人是不可能看上我的。我已经把咱们俩的聊天记录看几遍了,好像你对我办医院的事挺上心的,其实要真想办医院的话,对我来说不算啥难事,明年我就可以自己办,因为股票每年都有一两次小行情或者一次大行情,随便来一次小行情,那30多万涨到50万是不成问题的,就像你说的,你那还有30万,再加上我这一年的收入,也就差不多了。即使运作起来再需要钱的话,我这房子也可以作抵押贷款的,只不过我是个谨慎的人,做什么事都要有特别把握才行,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我对你干什么都没意见,你想干的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的决定,你想办医院,我只会支持你,不会反对的。”

      “很贤惠啊,老婆。”

      “我原来就很支持我老公做事业——我前夫,为了帮他把公司做大,我们一直没要孩子。可事业做大了,他倒找小三……你不会也这样吧?”

      “不会。你放心,我骨子里就不是那种人,你跟我处一段时间就会知道,我是个很疼爱自己女人的男人,而且我心小,只能装下一个女人,容不下第二个。我就怕你……”

      “我就想找个稳重的,能靠得住的男人好好过日子——你比我大一些无所谓,我要的是你一心一意对我好?”

      “肯定的,不对你好还能对别人好?——你才是我的女人啊!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爸妈都在扬州农村。”

      “没有兄弟姐妹?”

      “没有——爸妈就我一个孩子。你要孝敬我爸妈,给他们养老?”

      “放心,我会好好孝敬,给他们养老的。等咱们结婚了,就把他们接到西安来,方便照顾他们。”

      “他们不愿呆在西安,嫌城市太吵,整天闲得发慌,不习惯,还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有我们常去看他们了。”

      “好的。结婚前我去拜见一下你父母,时间由你来安排。”

      “嗯,到时候再商量。你家里还有什么人?父母在西安吗?”

      “我就兄弟俩,我弟在陈仓,父母跟他们住在一起。逢年过节我会去看望他们。”

      “嗯。你女儿支持你再找吗?她好相处吗?”

      “放心,我女儿鼓励我再找。她挺文静的,很好相处。”

      “嗯。说说你对家庭的看法,我是说如果我们结婚——”

      “如果你真的跟我处成结婚的话,我给你说啊,有几方面好处,我说这话怎么感觉在诱惑你呀[大笑]:一,有了我,你包括你们全家人的身体健康就有了保障,因为我是个大夫啊,即使是我不擅长的病,我也会指导个方向,拿个主意什么的,对不对?二,年龄相差十多岁,表面上看来,好像有损你的脸面,特别是面对你的同学姐妹;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我的医学成就、文学名气却能使你更有面子;第三,我身体好,夫妻生活方面我欲望强,比一般年轻人能力都强,所以这方面你会很享福的。自古以来,为什么夫妻俩,男的总是比女的大几岁,甚至大十几岁都不算大呢,这是因为男女的生理是有差异的,女的40多岁最多50岁就停经了,一旦停经,卵巢就不分泌了,里面很干,勉强过夫妻生活,女的就会很难受,慢慢地也就不想也不愿过夫妻生活了;而男人就不一样啦,到了七老八十也有性欲望,所以这种差异决定了男的要大一些,才能夫妻和谐。第四,我是一个爱家爱自己女人的男人,没有不良嗜好,不嫖不赌不吸,晚上也不愿去什么歌舞厅啦那些地方玩,甚至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夜店到底是个什么场所,我也很少跟朋友去外面喝酒,下了班只会回家,陪着你看电视,我是个恋家恋自己女人的男人,就连吃饭也不愿去外面吃,不卫生啊,就想在家吃自己爱人做的饭,晚上喝上两口。”

      “……”

      “在听吗?”

      “在听,在听。”

      “不知道你美容院经营哪些项目,是祛斑、祛痘、祛皱、增白?还是减肥、美体塑身?”

      “嗯,美容院都是做这些方面的。”

      “如果咱们办医院,我是说结婚了,我希望你能从美容方面撤出来,咱们俩齐心把医院经营好,因为医院的前途巨大,不仅是经济方面收入大,办医院也很有成就感,对于闯事业的人来讲,它的成就感比你经营美容院要大的多——当然这是后话,咱们可以商量着来,如果你特别喜欢美容,想继续干美容院,我也会支持你的,我本身就是中医大夫,可以在中医美容方面帮到你,因为中医美容是内调外敷双管齐下,效果更好,还没有毒副作用。”

      “我明白。”

      “我再跟你说说我这个人吧,我长相一般,个子也不高,微信上的大头像是6年前的,是我领医学贡献奖时走红地毯,在幕墙上签名时照的;第二张照片也就是朋友圈里的那张,是去年十月去延安游玩的时候照的,跟现在的我没什么差别;身高1。67米,体重72公斤,不算胖,就是肚子有些大,头发有些少。”

      “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

      “性格比较耿直,做事是个急性子,比方说我正在做一件事情,或写一篇东西,这时候你叫我吃饭,我只要答应就行了,你就不要再打搅我了,我会一直写完或完成某个章节才会去吃饭的。因为在医学、文学这些方面都有些成绩吧,有点傲慢,也有些自我为中心,但不是大男子主义啊。对于自己的爱人来讲,如果发生两人意见相左的话,小事情无所谓,但影响到家庭的稳定,危及到咱们俩感情的话——比如你想往西去,我明知道西边是悬崖,我再三劝说你都不听的话,我会把你硬拉回来,因为我不会让你去做危及咱们感情的事的,特别是绝对不允许你外面有其他男人,我想绝大多数男人都不会允许的,这是我的底线,原则问题不妥协;当然我首先要做到对爱情忠诚,我做不到的事情,我是不会要求你的,我是个讲理的人。”

      “你说的我都明白,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还有一方面就是,我不管你以前处过多少对象,也不管你以前做过些什么,那是以前,我管不着也无权管,但你一旦认定了我,也就是确定跟我结婚过日子的时候,那我就要求你对我忠心,你必须彻底干净地清理掉以前的那些关系,一心一意跟我过日子——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但原则底线是绝对不行的,不知你能不能做到?当然我肯定首先做到。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感情方面小心眼,其他方面都可以大方。”

      “明白,这是肯定的。”

      “我不是花心男人。我认为男人就要以事业为重,闲余时间多看看医学书,搞搞文学创作,这才是正事,所以我是一个做事业的人。现在我有你啦,就不会再对别的女人感兴趣,这点你尽管放心。让我动心的人很少,也就是你这么个女人——你长得很恬静柔美,给我的感觉很温馨,你又对我说那么多让我心动的话,所以,我的心里满满装的都是你。你知道不,我都没告诉你,前天晚上,你说你要跟我处对象,我就把你两张照片都复制在我的手机屏上了,一张放锁屏,一张放桌面。”

      “你跟我说的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会让你慢慢明白我心意的。我喜欢你的才华,感觉你挺稳重的,靠得住,其他我什么都不图,我自己赚的钱足够我自己花销的,只是累了,想找个靠得住的肩膀,能够开心地度过余生——足矣。但我们彼此不够了解,让我们慢慢来,好好相处。”

      “我还有个缺点,就是有感情依赖症,也就是说有了你,我会把感情依赖在你身上,这点不像个男人。”

      “你咋这么说呢?这样不是更好吗?我喜欢。”

      “喜欢粘自己的爱人,跟爱人依偎着看电视,一块去旅游,反正业余时间,我要跟自己爱人腻在一起。如果有事去朋友家,或者聚餐,我都要带着你的。我睡觉都要搂着你睡的,或者挨着你睡。我是个宠妻狂,所以每次离婚,朋友都说我——叫你宠,看看,宠出事了吧。我平时不愿跟朋友出去玩,所以知心朋友没几个,尤其是来到西安后,就更少了,异性朋友更是一个也没有。”

      “不早啦,我有些累。明天再聊吧?”

      “好吧,你休息吧。[亲亲]”

      “[亲亲][亲亲]”

      第四天

      早晨,朝阳灿烂,晴空万里。遇之起床后就跟郝玉打招呼,交代她“多喝水”,郝玉回复“你也要多喝水”。影视明星刘涛曾做过一个水广告,里面就有这么两句母子对话的台词——遇之不禁被郝玉的调皮逗笑了。因为有预约的病人,他赶紧去诊所忙了,中午,他才有时间关心郝玉的身体,郝玉说好多了,今天店里忙得很,等忙完了再跟你聊。下午,遇之又问郝玉的身体,郝玉一直没回,到了晚上,两人才有时间微信。

      “你在干嘛呢?”郝玉问。

      “刚吃完饭,看电视呢。你身体好了没?晚饭吃了没?别为了挣钱忘了吃饭,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伟人的话你要听啊。”

      “好多了。要不是店里忙,我早回家了,今天太忙,我都得上手,体谅我一下啊,亲爱的。”

      “还不舒服的话就回家休息,或者到我家来,我给你煲粥喝。”

      “谢谢,不用啦,我马上吃饭,然后回家。”

      “爱你——你知道吗?你有事,痛的是我,傻丫头!”

      “嗯嗯,下次忙的时候,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你的身体是我的,一定要替我照顾好,照顾不好,我拿你是问!”

      “[害羞]知道的啦,我现在就是在听你的话——正吃饭呢。你晚上做的什么饭呀?”

      “饺子,速冻的。”

      “你晚上空闲时间都在做些什么呀?”

      “看电视,等你微信。对啦,你还没把你电话告诉你爱人呢。”

      “我们不是有微信吗,笨蛋。我晚上休息手机就静音了。”

      “你都说是我爱人了,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吗?[哭]”

      “我以后肯定会告诉你的呀。你看什么电视呢?”

      “《国家记忆》,中央4频道。牛就是牛,老欺负羊。”

      “[大笑]哪有欺负你呀,没有,爱都爱不过来呢。亲爱的,我要开车回去了,到家再聊。”

      回到家,郝玉接着跟遇之聊:

      “亲爱的?”

      “这么快就想我啦?”

      “嗯。[害羞]”

      “问你一件事,微信上的照片是你吗?什么时候照的?跟现在差别大吗?你别生气啊,你老不让我见你,连视频都不让,我就会多想。”

      “当然是我了,前段时间拍的。你不要多想。”

      “你总说等身体好些再让我见——我就想,这微信上的人不是你?你老不跟我见面,我就胡琢磨。”

      “你不信任我才会胡思乱想。”

      “不是不信任,你老藏着掖着,我就会多想。要知道我对你可是真心。”

      “我并没有藏着掖着。”

      “两人相处一定要坦诚相待,要让对方放心地爱你才行。”

      “我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到时候我会让你见我的。”

      “你嗓子还哑吗?还有嘶哑就说明你体内有火。看——我要在你身边该多好,可以照顾你。现在知道爱人在身边的好处了吧,而且你爱人还是个中医大夫。”

      “没事了,好多了,你放心好啦。突然有个人这么关心,我都有点不太适应了。”

      “瓜女子,关心你的是你爱人,这很正常;如果我不关心你,那可就有问题了。你有事,我心疼——你知道吗?”

      “嗯,我都明白的。可能是这么多年我一个人生活习惯了吧。”

      “我是个疼爱自己女人的男人,等你跟我在一起了,你就会感觉到,我会时不时亲你,抱你——当然,在公众场合我不会。”

      “嗯。我先去冲个澡。”

      “我有一个怪癖,喜欢亲吻我女人的头发,闻我女人头发里散发的淡淡体香,你身体里透出的那种固有的味道,让我陶醉,所以看到你的长发,我就想把你拥入怀中,好好地爱爱你——冲完了微信我。”

      “[害羞][亲亲]好的。”

      没多大会儿,郝玉就发来问话:

      “亲爱的,你休息了吗?”

      “没呢,等你呢。拍张照让我看看,是出水芙蓉,还是凝脂玉润?让我激动激动呗。”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就知道……”

      “你的身体是我的,还不让我看——也该让我看看你了吧?视频。”遇之按下视频,又被郝玉拒绝了。

      “现在不行,你得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接受你呀。我不喜欢你这样子。”

      “我是你爱人哎——真心爱你,跟你过一辈子的人!”

      “我明白你心里有我,可我不想重蹈覆辙,一个受过伤的女人是不会轻易……你明白吗?希望你能理解我,给我点时间让我再了解了解你,好么?到时候,我会把自己全部都给你的。”

      “对不起,刚才我有点生气。”

      “不要生气嘛,你要站在我的角度去想想呀,我们应该相互理解,对不对?”

      “好了,不说扫兴的了。我把我的性格思想都告诉你了,你也说说你自己吧?”

      “我就想找个有才华,有责任心,对我好,有共同话题,相互理解包容,共同经营一个美好未来的,不离不弃的好男人。”

      “共同话题——是指哪些方面?”

      “生活中的爱好、兴趣,也可以是我们俩共同的呀,比方说文学,就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爱好呀。你喜欢旅游吗?会陪我一起旅游吗?”

      “旅游是我最喜欢的,我每年都要去玩几次。放心,我会陪你去的。包容的内涵可大可小,假如你外面有别的男人,我可包容不了——这是我的底线,原则。其它都好说。”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这也是我的底线呀。”

      “等我们过起日子,就要多沟通,多商量,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其他都好说,咱们商量着来。闲余时间我都会跟你在一起,别说是旅游,就是有个啥事,我也会带着你一起去的,一串萝卜不零卖——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媳妇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还有这个说辞呀。”

      “我叫那哥们去喝酒,他媳妇一直跟着,一弄就冒出这句话——不说他们啦。就像你说的,我会是不离不弃的好丈夫的。哎,咱们都谈到怎么过日子了,还没看到你的模样,让我看看你吧?可以吗?”

      “现在真的不方便,我已经躺床上了。再说,现在还不到时候,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愿。”

      “好吧。[苦笑][哭]”

      遇之见郝玉半天没来信息,接连问她:“睡着啦?不会吧?”“还是身体不舒服?”“坏了,我媳妇又断片了。”“你到底咋啦?”“身体真的有问题?”后来又多次视频、语音通话,都不见郝玉接听和回复,他急了,慌了,“到底是咋啦?把我急死了,你好着没?有没有事啊?”“癫痫?还是别的病?你爱人可是个大夫!”“有不良嗜好?这咋老玩突然失踪呢?”又一个小时过去,已经是后半夜了,“玉儿!玉儿——”

      又是一个难眠之夜,遇之的呼唤像一只失伴的孤鸟在午夜里盘旋,啼鸣声充满着血的颜色。就是得不到郝玉的回音。

      第五天

      遇之的思想乱成一团麻,他又看了几遍跟郝玉的微信记录,还百度了“郝玉”“西安郝玉”“扬州郝玉”“美容师郝玉”等等,也没查出有价值的信息,倒是有一个同名的婚骗子曾经在南方大城市因骗人钱财而被判刑的事引起遇之的注意,但这个女人的年龄是40多岁啊,不会是我的这个郝玉的!哎,万一是那个婚骗子呢?那女人也该出狱了,换个地方来西安骗人呢?我又没见过真实的郝玉,谁知道她是谁?长得啥模样?多大岁数?说不定还是个男的呢?新闻上不是经常报道吗——某男遭到一个男人的忽悠,被骗走了好多钱,这骗子在微信上贴上漂亮女人的照片,扮作女人……遇之想啊想啊,脑袋都想痛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这郝玉到底是咋回事。再说啦,就算郝玉真的是微信上的这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可她的突然失联、患得患失又算什么呢?你说她不爱我吧,可字里行间都充满着她浓浓的情义;你说爱吧,咋老不让我见她呢?视频也不让?搞不懂,真的不明白,脑子不够用了……到了3点多,他才迷迷糊糊地睡着。7点的时候,他醒了,又发微信给郝玉:

      ——你还好吗?

      ——你是真的有癫痫,还是有别的病?

      ——你是生我气了?你替我想一想,昨晚到3点我都没睡,你一说服药就突然断线;跟我聊的时间一长,你就困乏,每天还要休息一两次;聊着聊着你就没影了——肯定是身体不好,况且一服药就犯困,我能不往别处想。

      ——有病咱就治,再说你爱人我还是个名医;有事情你就说,两个人商量不是更好么?也许我比你更有办法呢,希望你真心把我当爱人,别只挂在嘴上。

      ——我总感觉你不是微信上的那个女孩,倒像是位病人——你站在我的角度替我分析分析,亲爱的?

      ——我都三、四个晚上没睡好觉了,总共加起来也就睡10个小时,现在眼睛看小东西都有些看不清,白天还没有睡意,也许是你带给我的兴奋,激情燃烧的吧。可你却困乏连连,嘴上说爱我,可是到现在你一点见我的意愿都没有,这正常吗?所以,我一直说,咱们坦诚相待,有事就直接说;见个面,看看真人该多好啊。今天是周六,我不上班,你不是说周末有时间约会吗?那就让我们俩真诚面对一下,好不好?

      ——这才两天时间,《仙女诗》的点击量就上8800了,亲爱的,我们的故事已经有8800个人阅读了啊!

      ——那家医院的院长刚才打来电话,说他们正在腾房子,合作还是聘用正在研究,下周就能确定方案,到时候叫我过去看房子、商谈。那个猎头到现在还没研究定,还让我等。

      见郝玉还没有微信过来,他按下视频,却无人应答。这该死的天气太闷热了,周末都不让人消停!

      下午1点钟,郝玉才来报到:

      “亲爱的,我在店里呢。老顾客都预约在这两天了,我也上手了,都忙不过来。”

      “你终于想起来还有个爱人呀!”

      “你竟然说我有癫痫?哼![生气][生气]”

      “看我给你发的微信了吗——你到底是咋回事?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实在是受不了啦!”

      “……”

      “小说是个短篇,写到这儿也该收尾了,有几个结尾:一、淡然是个癫痫患者,她不敢跟遇之见面,因为这该死的病,她怕尝试新的爱情。二、淡然是一个瘾君子,她怕让遇之看出来,怕遇之接受不了她吸粉,想见却不敢见,爱情让她很痛苦。三、淡然是一个心理扭曲的老人(或少年),想借此窥视老男人的隐私——怎么勾引女孩子的;但看到遇之是个真诚的好男人,他不想再继续骗他了,想收手。”

      “[大笑][大笑]”

      “四、淡然是一个婚骗子,她曾在南方一个城市骗人钱财而被举报,判刑半年,这次又来西安骗人,肯定是不能见面的。”

      “你这叫歪曲事实![生气]”

      “五、淡然是一位残疾人,看到遇之对她一往情深,真心实意地爱她,她惶恐不安,不知所措,怕遇之见到她……”

      “你就是这样写小说的吗?”

      “六、淡然是一个同性恋(非贬义)小伙,他喜欢男人,动手术变了性,在跟遇之微信时因为紧张害怕,所以患得患失,怕露出端倪来——见还是不见,他拿不定主意。”

      “[汗颜][生气]”

      “七、淡然是一位富家女,因为爱情屡受伤害,心态不好,便拿男人开练,以解心中怨气,可发现遇之是个好男人,她犹豫了——本来是玩弄他的呀。你说,小说的结尾用哪个?”

      “你自己选择吧。”

      “还有一个更为真实的结尾,由你来写,或许是个美好的结局,希望如此。”

      “……”

      “癫痫:整天困乏,断片,服药后就瞌睡,因为治疗癫痫的西药都是重镇药啊——成立。瘾君子:最怕见我,因为我会诊病,尤其是号脉;她晚上常去吸毒,所以一弄就失联了,而且吸毒后患得患失,平常困乏没精神,烟瘾一犯流鼻涕流眼泪,面色青暗,邋里邋遢——也有可能。心理扭曲的老人(或小伙):成立的可能性也很大——他扮演年轻貌美的女性,先诱惑后捉弄,就想看看老男人是怎么落入陷阱的,哪敢见面呀,所以推三阻四。婚骗子:高手刚开始从不谈钱,专等老男人爱得情不自己、离不开她的时候,再突然提出她是怎么怎么的不幸,目的是需要钱来解决——也可能。残疾人:这是最好的,最让人感动的结尾,不管是先天性肢体残缺,还是后天原因造成的,她都是心灵最美的女人,因为有残疾,所以自卑,不轻易相信人,不敢相信爱情,所以患得患失,不敢面对心上人——唯愿如是。真正的同性恋是很会爱人的,处处体察对方的心情,事事都考虑对方的感受——不太像。富家女——也有可能,因为爱情屡遭挫折和伤害,就大设陷阱,引诱男人上钩,笑看他们落入圈套的狼狈样,毕竟有钱啊,也有时间,玩呗。郝玉,你觉得淡然会是哪个淡然?我还是想听你怎么写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

      “癫痫淡然最成立,也很美。残疾人淡然是最美的女人。”

      “你说我有癫痫?那就是吧。”

      “你选择这个结尾啊,挺好的——最美癫痫淡然,有的续了。就是亲嘴的时候老让人担心,怕她发作把舌头咬掉了咋办。既然你回答了选择题,那就从幕后出来吧,让我们坦诚面对——见一面吧?”

      “……”

      “你不是说让我陪你去旅游吗?你选一条线路吧,我来付钱,借此看看让我魂牵梦绕的仙女是哪路神仙,反正不是微信上的那个美人,对不对?”

      “……”

      “咋——癫痫又发作了?牙关紧咬,意识丧失,昏倒,魂都不在身上了,所以我说的话玉儿是听不到的,赶紧服药啊。”

      “呵呵,你竟然说我有病,我不想再跟你说什么了。”

      “那就视频——”遇之按下视频,郝玉拒绝了。

      “你说我有病,我还要跟你视频呀?”

      “我就说你不是那个美人吧——就知道你不敢。音频?”

      遇之又按语音通话,又遭郝玉拒绝。

      “完啦,连女人都不是啊,是个变性人?或者心理扭曲的男人?”

      “你就恶心我侮辱我吧,好了,没什么可说的了,你把我删了吧。”

      “弄不好还是个心理严重扭曲的老男人——见证一下啊?男的女的?多大年龄?啥模样?这整天亲爱的亲爱的地叫我,岂不知自己的‘亲爱的’都不知道你是谁,对你一无所知啊。”

      “你侮辱我,还要我去见你呀?还见证什么?难道我就没有忙的时候吗?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为何还要跟我聊天呢?”

      “就想知道这个整天说爱我的人是谁,这个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人啥模样。”

      “你是说我郝玉在骗你?”

      “那咋不让看呢?连声音都不给听?”

      “你骂我,我还去跟你见面啊?有必要去证明吗?最起码的尊重你给我了吗?你这样对待我,我还去见你——还有这个必要吗?”

      “你终于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想退出吗?”

      “我没找台阶,是你不尊重我!”

      “如果真的想分手,那也得让我见你一面,然后你再踢了我,让我后悔一辈子,不是更绝么?”

      “可以呀。”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今天忙完了,我给你打语音电话,就这样吧。”

      遇之一直在等,在等,都等到后半夜了,还是没能等来郝玉的电话。他气坏了,这明明说好的又变卦了,什么意思啊?还不是不敢与我面对嘛,连语音通话都不给,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天哪,我都快疯了!

      第六天

      遇之原本计划好了写他们的故事,头一天他还信心百倍地做了规划,准备在这个周日开始写,可过了昨夜12点,郝玉一次都没给他联系,他越来越没底气了,不停地翻看跟郝玉的聊天记录,他突然有了一个判断,那就是——郝玉根本不是微信上的这个人。那么郝玉是谁?她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折磨我,让我彻夜难眠。遇之心情糟糕透了,就像这酷热的天气一样,让人闷烦,所以他今天呆在家里一个字也没写,气泄了。

      遇之从天亮开始不停地按视频、音频,但郝玉还是一次都没有接听,到了晚上,还是没有郝玉的信息,他绝望了,精神崩溃了,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被人骗得好惨,我太蠢了,简直就是个蠢猪!蠢得连一点判断能力都不具备了!

      ——你厉害![大拇指],把我搞得神魂颠倒,连续失眠,白天还精神亢奋……佩服![大拇指]

      ——就像我治疗脑病一样,你真是——绝!是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让我见见阁下的尊容——男的女的?老头还是小伙?[抱拳]

      ——不知道我猜想的那几种情况有没有一个对的?求答案。[抱拳]

      ——还是我曾经得罪过你?把你惹下了,你这么报复我?

      ——我还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位红颜知己呢,现在明白了,我傻得可怜。[哭]

      ——是,我承认被你引诱的整个沦陷了,竟然对着这么个大头像说我亲你,抱你,吻你头发,爱爱你……好啦,不说这些丢脸的事了,大仙,让我死个明白吧,只想见一下阁下的尊容。[抱拳]——是男人,我请你喝酒,喝最好的梦之蓝;是女人,我请你吃饭,去最好的饭店,不惧花钱。

      ——既然你不愿让我见,我权当是同性恋搔首弄耳,一笑了之。

      ——我不会再做梦了。不过我答应陪你旅游的事还算数,你要抓紧啊,最好确定近几天的,因为半月后,我就会忙起来,不管是去医院上班,还是办医院开公司,总之,我忙起来谁都不理。

      ——我一直在等你的信息,头都撞在南墙上了,就是想给自己的心一个交代。

      ——我又等了你一天啊,你是失信再失信,我权当上当,这篇小说也就因此收尾,成了第二个《小街》——女主人公失踪了。

      ——尊驾,你何时打开小喇叭?

      ——咋?大仙癫痫又犯啦?失忆啦?忘了主持节目啦?

      ——大演员郝玉何时登场啊?

      ——郝美人何时出妆?

      ——小玉哥啥时上场?

      ——仙女姐姐何时下凡?

      ——天仙妹妹该出来了?

      ——你还真是个赖人!说话不算数。领教啦老兄![抱拳]

      ——仙的另一面是魔,技高呀,绝!

      从黎明到午夜,又是整整一天,遇之过一会催一次,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郝玉的回信。他很是无奈,也很无聊,便打开文学网,查看《仙女诗》的点击量,一看都上18000了,他又兴奋起来,连忙截图发给郝玉,并附言:“这首诗的认可度还可以吧?才4天,已经有18000多人阅读我们的故事。高兴不?”他转而一想,不妨让郝玉看看他文学作品的最高热度,便把点击量最多的小说《车间的故事》和诗歌《静态生活》截图给郝玉炫耀,并附言:“让你看看我文学作品的辉煌高度,《车间的故事》这篇小说创下这个文学网站单件小说作品的最高点击量,至今还没有超过这个点击量的。”遇之有些得意忘形,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可这伤口还在流血呢!

      用什么办法引郝玉出来呢?对,她不是爱好文学吗,就给她发一篇玄奥的,让她琢磨——好奇心人皆有之嘛。遇之神经兮兮地翻出一个文友的一篇微小说,复制给郝玉:

      《神》

      一名曰示之妇人寻申哭诉,其不识未来,无欲贪生。绝望之言犹如长剑刺穿申之心田,申劝慰:汝二人膝下童小,家甚美满,何故寻绝。示言:儿患矮症,不能成人,欲背行囊走之。申道:医治便是。示诉:周游求医均不治。申言:草医除之。示斜觑:汝乃插田老儿,医得好这等绝症。申答:擅医也。示问:果真乎。申答:予参天法地,洞察脏腑,捻天地之灵药,专医此等顽疾。示问:妇何事之。申答:汝须立予左,偈语焉,曰“神,神,神……”,方达奇效而功成。

      ——让你读一篇拆字小说,这是我的一个文友魏子杰的一篇短文,借此考考你的智力如何——能读笑,说明你文言文合格;能悟到内涵,说明你汉字(繁体字)及格。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说你都读到什么啦?我这哥们的文字水平不一般吧?

      过了半小时,还没把郝玉引出来,遇之决定继续放饵料:

      ——给你提示一下,看题目“神”,再看我说的“拆字”“汉字”“繁体字”字眼。

      ——仙女的智商应该可以啊,怎么啦?

      ——我冒犯了你,对不起,所以今晚我主动赔罪……还不行吗,小主?

      见郝玉仍不理他,遇之便学影视剧里日本人的口气,逗她:

      ——你的,大大的,厉害!

      郝玉仍是不回复,遇之的气又上来了,便发了一条让人生气、又令人发笑的荤段子:

      ——真想把你的头发压住,把你弄晕!以解你爱人心头的怨气——如果你真的是个女人(男人不行,恶心!),让你永远醒不了,就害不了人啦!

      就这样,整整一个昼夜,他思想混乱,颠三倒四,胡言乱语,简直就是个精神病患者。

      第七天

      大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空气里充满潮湿的味道,让人更加郁闷心烦。因为没有预约的病人,就不用去诊所了,遇之又继续他的癫狂:

      ——睡了一会觉,才明白——你是淡然(大头像)的老板或姐妹,女的,离异……剩下的由你来补充吧,年龄?身高?体重?性格?拍一张照片发给我吧,让我看看一直跟我说情话的“亲爱的”的相貌——整天被你的情话弄得神魂颠倒的我,就想知道让我热血(一直向你)奔流的人是谁,好么?

      ——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不管有没有缘分,你对我所说的让我感动的情话一直闪回在耳畔,为了这份情义,我也谢谢你,所以不管你是身体虚弱还是有恙,我都会给你好好调理一番,让你健健康康的。

      ——我们见一面吧?亲爱的。也许这篇还没动笔的小说会写的更加精彩,只是人物变了,女主角换掉淡然。

      ——郝玉是你的真名吗?我已经把淡然的大头像从桌面撤下,腾空等你。那个大头像淡然不是跟我谈恋爱的人,为什么要保留呢?

      ——那篇拆字小说不知你读到什么了?给你提示一下,标题“神”字的繁体字是怎么写的——领悟了吗?

      午后,雨终于慢慢停了,空气也凉爽了许多。遇之觉得自己有所醒悟了,唉,不管咋样,这段虚无缥缈的感情是真的,最起码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趁着温度还在,那就按自己规划的写出来吧,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算是个好题材,再说也答应郝玉了,答应的事就要做到,不能失信啊。

      ——玉儿,我已经开写我们的故事。吃饭没?身体弱,饭要吃好。

      ——还不理我?你要理解我,站在我的角度想想,你天天说爱我,我却不知道你是啥样的人,你说我能不胡思乱想。多次想见你,你总是推三阻四,连视频、音频都不接,一点信息都不给我,所以这么多天我彻夜难眠,着急上火,神经错乱了,对你说了些不好听的话。在此给你说一声对不起,请你原谅你的亲爱的啊。再说你也老食言,说好的语音通话又不接了。

      ——真不理我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见一面,然后你再踢我。

      ——我这两天不知怎么了,脑子完全乱套,才说出那些不好听的话,今天就想让你骂骂我解解气,还不理我啊?那你就慢慢消消气。我该写小说了,估计再有五、六个晚上就能出稿。

      晚上,遇之写累了,便站起来,伸伸腰,转转头,趁休息当儿又给郝玉发微信:

      ——这篇小说好写,因为是咱们俩的真实事情,有原始记录,不需要虚构情节。我越看咱们的聊天记录,越感觉你挺爱我的,一边整理着,一边被感动着——好想你啊,亲爱的。

      ——已经整理6000多字了,就目前的素材来看,一个小中篇是没问题。挺累的,想你,玉儿!爱你,玉儿!

      ——电脑原本没装微信,为了写这篇小说才下载微信,可备份的文件只恢复最近的十条,所以要一边看手机里的记录,一边打字,还要做文学构架以及故事铺垫,肯定慢一些;但还是比虚构的小说要好写的多,很顺畅。我都被里面的情节感动了,亲爱的,等写好了就发给你,让你——小说的女主人公第一个阅读,你也会非常感动的。这就是文学的魅力,你会跟着人物的思想情绪走,体验和享受情感的美妙。

      ——给你普及一下,中篇是指2万字(或篇幅3万字)~6万字(或篇幅8万字)的小说,时间、场景以及故事情节有比较大的变化空间,尤其是故事的情节,从低谷走向高潮,会牵动读者的心弦。所以,咱们这篇小说关键是整理,按文学的章法来写,不是简单的记录,要删掉好多内容,还要加工成文学的语言,所以修改、润色是比较费时费力的。

      ——我在写《孤》《老年》等小说的时候,被里面的情节感动的泪流满面,等写完了,一卷卫生纸也用了大半,可以说是沾着泪水来写的。所以,有不少人说,他是流着泪看完我的小说的,有一个中篇《生理爱情》(好多情节也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件)也感动了不少人。读小说要静下心来读,才能读进去,才能被里面的情节感染。

      ——亲爱的,我做了好吃的,过来吧?特好吃,叫你吃了还想吃,我女儿的最爱——煎饼,我结合土耳其馅饼特点做的。你再不过来,等我女儿回来了,她会吃的一点都不剩。

      ——亲爱的,这才是第五天,咱们这首诗已经有28000多人阅读了,往后数字上升就慢了,因为前5天的点击量最大。

      ——你要让我见一面,肯定会有更美的诗送你,如果我们还能相爱,或许会诞生一首传世佳作;还有这篇小说,我会写的更精彩。

      ——你不愿理我,可以在闲时间打开文学网看看我的文学作品,我的文集里除了诗歌、小说外,还有一些散文、杂文;小说有农村题材的,也有城市生活的;有工矿企业的,也有少年学生时代的,还有古代的故事;有恐怖惊悚的,也有悲苦伤情的……肯定有你喜欢的。

      第八天

      凌晨的一场小雨使这个早晨有了一丝凉爽,遇之的心态好了许多。

      ——向老婆大人汇报一下:昨晚看完电视,又从11点干到3点,进度11000字,第三章节也就是我们的第三天已经写完。因为家里的电脑是老电脑,不保护眼睛,所以今早起来眼睛痛。爱你。

      中午,诊所。

      ——你该理解我才是,这几天被你弄得我连续失眠,休息不好,心都给你了却不见你真人,你说我能不神经错乱,颠三倒四,胡言乱语,我已经多次给你道歉了,你饶了我好吧?

      ——不管咋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因为你让我体验一次爱情,不管是真的假的,还是虚幻,至少给我提供一个创作素材,让我又燃烧起创作的热情,你也算大功一件。

      ——你最起码给我个答复。处不处,我都能理解,所以请给个话,让我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如果不想处了,我绝不染你。

      ——原本就不信你会爱我。

      ——一个乞丐走到集市,只想讨个馍吃,你却用一碗肉来诱惑他,结果还没看上一眼呢,你又端走了,欺负一个乞丐好玩吗?

      ——我想好了,这篇小说要么叫《微信平台上的爱情》,要么叫《一场与虚幻人的恋爱》,你看用哪个?对,《你欠我一个答复》——这个名字好。

      本文标题:你欠我一个答复(中篇小说 上篇)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976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