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你欠我一个答复(中篇小说 下篇)

  • 作者: 魏子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5-28
  • 阅读321059
  •   《你欠我一个答复》中篇小说(下篇)

      第九天

      ——早!向领导汇报一下小说的进度,昨晚上10点半看完电视,一直干到3点多,(白天有病人,闲了还要看股票,容易分心,没法写。)章节:第四天;篇幅:16000字;预估整个篇幅可达30000字以上。诗的成绩也不错,点击量还在上窜,都上35000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读了写好的这部分章节,发现把你写的很美,单凭文字描写,我都会爱上你——你不仅形象美若天仙,心灵更美,让人心动;情节也写得很美,我都被感动了,想哭——可能是自己的亲身故事吧。

      ——将会是一篇感人至深、触动心灵的佳作,不知你看过王朔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没?就像那篇一样精彩,情感很浓,让人难忘,把读者的心肺都掏空了,是人世间的遗憾!郝玉柔美的形象,纯净的心灵,纯洁的情感,直扑人心,让人喜爱;遇之浓烈的爱恋,半夜担心爱人那种抓心挠肝的焦躁,还有撕心裂肺的呼唤,也很抓人,让人心痛,有一种心殇的难受。一个是恬静、柔美、纯情的女孩,一个是爱的深刻的纯粹男人,两个人浓浓的爱恋让人难以释怀——谢谢你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创作题材,我会好好把握,写好这篇小说的,即使我们俩没有下文,我也会把结尾构思好的,编成一个催泪弹。等写好了,我会把这篇小说放在我文集小说卷(纸版的——一直想正式出版自己的文集。)的首篇。

      ——哦,忘了告诉你,我说过把你照片从手机桌面上删除,但一直没删,因为一看到柔美纯情的你,就有一种使命感驱使我去创作;就是时不时地想哭——你看,没出息吧?[苦笑]没事,我会努力克服的,毕竟咱们俩不般配,而且我还伤了你。等写完了,把你从手机屏上删除了,也就不想了,事情就会慢慢过去。

      ——佳作因你而成,你成就了这篇小说,这也算是你对社会的一种贡献吧。[微笑]一周内,我会将毛稿发给你,你也考虑一下女主人公的名字,最好不要用你的真名,会影响你以后的婚姻的,毕竟男人都会吃醋。

      ——文学概论里讲,悲剧的文学色彩最浓,艺术价值也最高。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催泪弹式的结尾,方向就是:郝玉吸毒,所以经常发生突然失踪,脑子断片,患得患失,烟瘾犯时邋里邋遢,所以一直不敢视频,想戒了再见面,结果怎么都戒不掉,面对真爱,她不想毁掉遇之的前程,又忍受不了相思之苦,便在一个夜晚,喝醉酒跳楼了——悲剧。

      ——我现在心情好多了,中午那阵,也就是看小说稿的时候心情特糟,连午饭都没胃口吃,只是不停向你倾诉,你成了倾听我诉说的心理治疗师了。[苦笑]

      ——其实你是误解了我,我不是骂你,也不是侮辱你,而是采用的激将法,结果没把你激将成(见面),还把你还气走了。对不起啊,原谅我[双手合十]——对象不成,也可以做朋友兄妹嘛,不要生我气了啊,我们还要一起完成大业呢——小说,都写了一半了啊。是你创作了这篇小说的情感和情节,我无非是一个记录者,文字的加工者,咱们合力完成这篇小说吧?

      第十天

      ——早!进度21000字。预计再有三个晚上就能写完,之后就要进入初步修改和润色。如果你不帮我写结尾,只有靠我一个人构思了。

      ——给你讲个笑话吧:

      一位年轻的心理医生整天面对那么多心理障碍患者大倒苦水,实在是受不了,于是他向老医生讨教,老医生说,患者倾诉时你可以耳朵朝外不听啊。年轻大夫说那咋行,岂不是违背职业操守,患者发现了咋办。老医生说,我是说患者向你叨叨的时候,你要学会去想别的事,只要不停地点头,或答“嗯”或“是”,患者以为你在认真听就行了,你明白吗。年轻大夫笑了,说这个办法好。

      这位年轻大夫一試,感觉不错,自己也不烦了。这天诊室突然溜进一位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也就是精神分裂症。这位患者说:“大夫,我有好多事想跟你一个人说。”大夫说:“说吧。”

      “我昨夜里遇见一个好年轻好漂亮的女的。”

      “嗯。”这位大夫开始想别的事。

      “她说她喜欢我。”

      “嗯。”

      “她让我看她的屁股,嘻嘻”

      “嗯。”

      “好像是你老婆哎”

      “是。”

      “真是你老婆吗?”

      “是。”

      “你老婆屁股上的痣真好看。”

      “嗯。”

      “就跟你脸上的这颗痣一样哎,嘿嘿。”患者的手指向大夫脸上的痣,这才把大夫指醒,他觉察不对,急忙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老婆屁股上的痣跟你脸上的一样哎,嘿嘿。”

      “啊——你给我滚!”

      ——笑了没?还不理我啊。我看你总是“嗯”“嗯”,联想到昨天向你倾诉,突然构思了这么个笑话,现编现卖啊。

      第十一天

      ——早!进度:25000字。

      ——那家医院的院长说他们正在研究,看有没有既能让我满意又能让所属部门接受的方案,毕竟是国家医院,我提出的月薪3万是不能进账的,叫我不要着急,再等几天。那个猎头说要我到他们那儿去,他们有一所大医院,不想再在西安办医院,项目孵化的事想再了解一下市场和这个行业的情况再定。我是不会去他那个城市的。

      ——你不理我了,我更不想办医院了,扶持人家医院的脑病科吧,反正把自己的医术发扬光大就行了,挣那么多钱干嘛。

      ——这几天,晚上一直写小说(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才能进入创作氛围),一天只睡4个小时,所以写作速度明显降下来了,脑子也有些滑轮,但还可以坚持,我做事都是一鼓作气,长篇幅的小说基本上都是连熬几个通宵,一气呵成。现在不行了,毕竟50多岁了,不敢熬通宵了。周末就能把毛稿发给你,然后咱们就拜拜,反正你也不会跟我见面。

      第十二天

      ——早!昨天趁周末在家赶稿,小说已基本写完,就剩结尾了,篇幅:30000多字。太困了,今天要休息一下,好好睡个觉,明天再做收尾,还要进行文学加工和逻辑修改,特别是对后几天遇之的神经错乱、颠三倒四的部分,要做大的调整和修剪。估计3到5天就可以把毛稿发给你。

      ——看了新闻,才知道七夕节快到了,这样吧,节前我就能写完毛稿,七夕节发给你,当作情人节礼物吧。这也算是我尽最后的一点义务——对你,对我们这一段感情,对我的心都是一个交代。

      第十六天

      2019年8月7日,农历七月初七,中国的情人节,也就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传说当天晚上,在葡萄树下能听见他们俩互诉衷肠的悄悄话。所以有些家长训斥不会谈恋爱的儿子时,就说,你木头啊?不会说甜言蜜语你就晚上去葡萄树下,听一听牛郎跟织女咋说话的。每年的这天,西安的昆明湖景区拥满了年轻的情侣们,他们都想在这里见证自己的爱情。据说,这里是牛郎织女故事的发源地。

      小说稿整理完了,遇之一大早就发给郝玉,并附言:我知道你是不会再理我了,我这就把你微信删了,不会再烦你了,如果你认为我伤了你,那我郑重向你道歉。拜拜了,丫头。不过,你欠我一个答复。

      把郝玉的微信删掉后,遇之的眼睛湿了,这毕竟是他投入很深的一段感情哪!他走到阳台将窗子拉开,迎着晨风,将压在心底的苦闷一股气喊了出来:“啊——!”这一声嘶嚎分明是一种彻底的绝望,痛撕扯着他的心肺,泪泗然而下。

      结尾

      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一个网名叫格格的人加了遇之的微信,遇之点击通过后,问:“你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你是遇之大夫吗?”

      “是啊,请问你是——”

      “你忘记淡然了吗?那个在一个月前,用微信跟你谈恋爱的郝玉?我是她闺蜜赵小红。”

      “她怎么啦?”

      “自从你删掉她的微信,她就整天在家看你写的那篇小说,听你发给她的微信,一会哭一会笑,什么都不干了,也不管店里事,就是个吸,而且越来越严重,再这样下去,人就废了!我们早想告诉你了,可她就是不让,还跟我们急,说谁要告诉你她就跟谁死磕。她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她吸粉。我们想把她送进戒毒所,她又不肯,还骂我们是图谋她的美容院。她在西安一个亲人都没有,只有我们几个关系好的姐妹;再就是,她还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一直念念不忘的人——那就是你。毕竟你们那样爱过,她肯定会听你的劝。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您看您能过来一趟吗?”

      “啊——她真的吸毒?不会,她不会的,怎么可能——”

      “她是吸毒,你猜的对。”

      “咋可能呢?她那么美,咋会跟毒品沾上呢?我不信!……我还以为是我伤了她,她不再跟我处了呢。”

      “就是因为吸毒,她一直不敢见你,也不敢跟你视频,怕你看出来,因为你是中医大夫,会看相。其实,七夕节那天她就准备见你了,可没等她说话呢,你就删了她的微信,把她伤心的呀,老埋怨自己,后悔自己太任性,恨自己脾气不好,把你心都凉透了。你知道她有多爱你吗?你们用微信谈恋爱的那段时间,她都开始戒毒了,准备戒了毒再去见你,想把一个健健康康的她交给你;还让我们包括店员在内,每个人每天都要点击一遍你写给她的那首《仙女诗》,她喜欢有才华的男人,就是因为你是脑病专家,还是位作家,她才爱上你的;她还曾私下跟我说,等你们俩结婚了,她打算卖掉美容院和福彩店的股份帮你开医院……”

      遇之再也听不下去了,急忙要了赵小红的电话和定位,直接坐上出租车。

      到了郝玉家,才知道郝玉把粉吸完了,想出去买,赵小红坚决阻挡,说她再这样下去只能毁了自己。赵小红怕阻拦不住,才叫来遇之。遇之听完赵小红解释后,便拍打郝玉的卧室门,“玉儿,开门。”赵小红也劝说郝玉:“遇大哥来了,你不是一直很想他吗?赶紧开门啊!”郝玉就是不开门,就听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我是不会让他见的,让他走啊,我是个吸粉的女人,他过来干嘛?赶紧叫他走,我会害了他的,毁了他前程的。”

      “玉儿,你开门啊,你先把门打开,好吧?”

      “我是不会开门的,我这么邋遢难看,不想让你看见。你赶紧走吧,不要再逼我了!”

      “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啊?”

      “你进来我就跳楼,不信你试试!”

      “好好,我不逼你,你啥时候想通了再开门,好不好?我就在门外等你。”

      “你饿了吧?晚饭都没吃呀,叫大哥给你做点饭好吗?”赵小红说。

      “你想吃啥?我现在就给你做。”遇之说。

      “不用,我什么都不吃。你走吧,赶紧走吧,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你不走我就永远不出来。”

      “大哥,你会煲粥吗?给小玉煲粥吧。”赵小红说。

      “好的。你再劝劝小玉。”遇之说完就去厨房给郝玉做饭。

      “哎——小玉,你看大哥多爱你,多心疼你呀,一听说你还没吃饭,就赶紧去给你做饭。你要再不珍惜,再吸那玩意,你可就彻底失去你最爱的人了啊。你好好想想吧……小玉,你出来看看,看看大哥给你做的啥饭,咋那么香呢?你闻闻……”赵小红一个劲地夸遇之。

      见郝玉还是不开门,赵小红就对遇之说:“大哥,我得回家了,孩子还等着我呢,我不回去他就不睡觉。有你在我也就放心了,好好劝劝,她听你的。”

      “好的。你放心走吧,这儿有我呢。”

      饭做好了,遇之叫郝玉出来吃饭,可郝玉就是不答话,遇之便开始他长长的倾诉,从他们俩微信认识的瞬间感觉,到相恋后对家庭的展望,再到后来被她误解乃至两人断了联系的凄苦,包括今晚又惊又喜的思想,他不停地说呀说呀,可就是不见郝玉动静,他说累了也乏了,便倚在郝玉卧室的门旁迷糊着了,等他被一阵流水声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他知道郝玉已经出来了,便赶紧去厨房给她热饭,心想郝玉洗完了,肯定饿。

      其实,郝玉在卧室里一直在听遇之说话,她喜欢听遇之讲他们俩的往事,喜欢听他对他们未来家的设想,当她听不到遇之声音的时候,有些按耐不住了,想出来看看遇之在干嘛,别真的走了,幸好她又听到遇之的鼾声,那鼾声真让人感觉温暖,有一股男人的气息在这个房子里弥漫,郝玉的心里便有一种暖暖的安全感,让她放下心来,她想看看这个让她心慌意乱的男人,这个一直让她不能忘怀的男人,于是,她轻轻地打开房门,见睡着的遇之就倚坐在门旁,赶紧拿来毛巾被给他盖上,她久久地凝视着这个深爱自己的老男人,发现他胡子拉碴的,很是憔悴,心里说,是我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的吧。她流泪了,又想到自己的容颜会不会也很难看,她赶紧去洗浴,准备化个妆,不能让爱人见到自己这副邋遢样吧。

      郝玉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了,遇之就坐在饭厅里,把饭盛好了,单等着这个一直没有谋面的爱人出来。郝玉穿着睡衣一出来,遇之便迎了过去,他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仙女,真是美啊,除了比微信上的那张照片廋了一些,憔悴了一些,头发短了一些,其他都合乎他的想象,他扑过去,直接搂住一直对他羞笑的郝玉,郝玉也抱住他的肩膀,两个人静静地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好长时间两人都不说话。确实,这时候的语言是多余的,不表达比表达的内容还多,此地无银哪!这就是爱,一份真真切切的爱情。

      “玉儿——”

      “嗯。”

      “你知道吗——咱们的那首诗点击量都上15万了。”

      “嗯,我一直看着呢,我每天都看。”郝玉轻声说,像耳语。

      “玉儿——”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热吻起来。这才是久旱逢甘霖哪!

      遇之一边看郝玉吃饭,一边抚摸着她的头发,郝玉说:“头发太短了是不是?会很快长长的。”

      遇之摇了摇头,用手指阻止她说话,说:“吃饭。”

      “我说话沙哑,感冒了更难听,像个男人,你会嫌弃我的。”

      “不会。哦——你不跟我语音通话就是这个原因?”

      “嗯。”郝玉点了点头。

      “没事,我觉得挺好听的,像明星周迅的嗓音。”

      郝玉亲了他一口,说:“爱你。”见遇之脸上被亲上饭渣,她笑着抽出一张纸巾,帮他擦了擦。

      “爱我——还一直不理我?”

      “哦,你那样恶心我骂我,我能不生气?我还不能把你晾几天呀?”

      “那也不能晾我那么长时间啊。”

      “我不是想多考验考验你哪,笨蛋!”

      “是你一直不理我,还考验我啊?”

      “其实,情人节的第二天,我给你发过一个短信。”

      “什么短信?”

      “‘盘古羊’——就这三个字呀。”

      “哦——那是你的电话?你发的?我还以为是一个病人呢。”

      “你都不知道回个电话呀,问问是谁?”

      “我还真没有往你这边想,就回复‘什么意思’,对方没有回答,心想可能是谁发错了,或者是我的一个精神病人又犯神经了。”

      “亏你还是个作家,就不知道想想——会不会是你的爱人啊。”

      “对不起,那时候我正伤心着呢,哪里会想到是你啊——你都不理我了。”

      “你还真是个盘古羊。”

      “什么意思?”

      “老古董,不开化的羊啊。”她笑了,“不过,我还是喜欢你这个盘古羊,因为老古董最值钱啊。”

      等郝玉吃完粥,遇之想去洗碗,被郝玉拦住,说:“你去冲澡,我来洗碗。”

      “好吧。”遇之从身后抱住郝玉,亲吻她的脖子。

      郝玉的身体一下子软了,她依靠在遇之怀里,低声呻吟着。

      “亲爱的,你先洗洗……”郝玉柔柔地说。

      “嗯。”遇之松开她。

      郝玉转身亲了他一下,红着脸轻语道:“鞋柜里有一双没开封的新拖鞋,卫生间壁柜里还有一只电动刮胡刀,还有牙刷,都是我给你新买的。”

      “你……”

      “看你照片,知道你胡子多,我就给你买来——你试试看好用不?”

      等遇之洗漱完了,发现郝玉早已躺进被窝里等他。

      “沙发上有件睡衣,也是你的。”卧室里郝玉羞羞地说。

      两人缠绵了好大会儿,将激情送上爱的潮头,这才下来休息,郝玉给遇之擦额头上的汗,说:“你真好。”

      “什么?”

      郝玉害羞了,她将头伏在遇之的胸前,身体拧了拧,撒娇道:“你坏。”

      遇之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便说:“我对吸粉的事不太懂啊——你这会儿咋不难受了?没犯烟瘾?”

      “最难受的那阵子过去了,烟瘾是一阵一阵的。再说,我的爱人不是来了嘛——”

      “什么时候染上的这玩意?”

      “离婚前的事。我发现他跟那小三一块吸粉,劝他戒了离开那女的,可他怎么都离不开她。我一赌气,也学着吸了。”

      休息一会后,两人商量戒毒的事,郝玉表态说:“为了你,亲爱的,这次我下决心戒掉。”

      “不容易戒吧?会很痛苦对吗?”

      “我都戒几次了,都没戒成。会很难受,特受煎熬。你得陪着我戒?”

      “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不会离开你半步,直至你完全戒掉。”

      “我爱你。”郝玉抱住遇之的身体,将脸贴在他的胸口。

      “我也爱你,特别爱。”遇之勾下头,闻郝玉的头发。

      “香吗?”

      “香,香死我了。”

      郝玉又拧身体又蹬腿,她轻抬手掌,娇羞地说:“打你。”

      可真要戒毒并不是那么容易,遇之查了好多戒毒的资料和案例,也制定了一套方案,他把郝玉家钥匙全没收了藏起来,将门反锁,谁也出不去;又预备了镇静药,还亲手给郝玉煎中药。前两天,郝玉还能忍受,事情挺顺的,郝玉一直都遵从遇之的安排去做,无论喝药还是锻炼,像个听话的乖猫;遇之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还时不时给她讲他小时候住在乡下爷爷家,自己带领小伙伴偷瓜摸枣的一些顽皮事,郝玉听得很是入迷,总闹着让他再讲一个,她撒娇说:“你每天晚上都要给我讲故事,我要听着你的故事睡觉。”“好的,我每晚给你讲一个故事,讲100个,哦,不,讲1000个故事,然后再写下来,串成一个新的《一千零一夜》,书名就叫《新一千零一夜》。”遇之说。可到了第三天,她就心烦得不行,躁动不安,一阵一阵的,故事也听不进去了,老叫遇之给她开门,她要出去。开始是求,后来是骂,再后来砸东西,每当她发狂的时候,遇之就死死抓住她的手,或紧紧把她抱住,对她又哄又劝,“宝贝,坚持,再坚持一下,一会就过去,就不难受了。”这样折腾了一整天,到了傍晚,郝玉难受得厉害,她实在受不了啦,脑子昏颠了,趁遇之松手的当儿,一拳将衣柜镜子打碎,捡起一块长玻璃,对着遇之的胸口就刺,遇之忍住疼痛,抓住她的手往桌子上磕,她才松开手。一时间,遇之胸前淌的血,郝玉手上流的血,还有满地的碎玻璃,整个卧室充满了血腥味,混乱不堪。等郝玉安静了些,遇之才将郝玉的双手松开,他找来药箱,给两人的伤口消炎包扎,郝玉这才彻底醒来,她看到遇之胸前的伤,问:“你这是咋啦?”

      “忘啦?你的杰作啊。”

      “是不是我弄的?”

      “好家伙——你刚才要杀我,这么快就忘了?”

      “啊?是哪只手要杀你?是不是这只手?它敢杀我爱人……”郝玉跑到厨房,将伤手放置面案上,另一只手拿起菜刀就剁,遇之急忙伸出胳膊挡住,把菜刀抢了去,说:

      “你还想干吗,还没疯够!”

      “它要杀我最爱的人,我就剁了它!”

      “好了,别闹了!”

      “你是我唯一的爱人,你知道吗?我绝不允许谁伤害你!”郝玉抱住遇之大哭。

      这句话把遇之的泪也砸出来了,他拍拍郝玉的肩膀,说:“好啦,好啦,没事了。”

      遇之又哄又劝,给他喝下早已煎好的中药,郝玉情绪好了些,半夜里,遇之又给她服了些镇静药,这才勉强睡了,第四天天刚亮,郝玉又忍受不住了,她悄悄地起床,趁遇之还在梦中,去搜他的衣服,怎么都找不到钥匙,情急之下,她走进另一个卧室,悄悄关上门,用剪刀将几条被单裁成长绺,然后结成一条长长的布绳,一头绑住暖气管,另一头向窗外慢慢续下去,等遇之听见动静来到次卧窗前的时候,郝玉已经顺着布绳下了两层,可这时,绾结的地方没系结实,滑脱了,遇之伸手去抓,布绳断开的地方距离太远了,他眼睁睁看着郝玉坠向十多米的水泥地,遇之声嘶力竭地叫喊:“玉儿——!”

      后记

      一年后的郝玉祭日,已是满头白发的遇之在郝玉墓旁《仙女诗》碑的对面又立下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他的另一首诗——

      《致亲爱的小玉》

      故事从一条不经意的微信开始
      我的眼睛再也看不见别人
      你的双眸闪烁着纯情
      标致的脸庞透着暖暖的清茶味道
      优雅的神态分明是一首韵味诗
      一幅温馨油画
      妙韵至美,芬芳无比
      柔美是老天赋予你的原色
      恬静是一种至高境界
      历史的长河被你点燃
      ——美赛七仙,秒杀四美!
      当思想和灵魂碰出火花
      神圣爱情在这个世纪上演最精彩的乐章
      老天嫉妒啊
      一瞬间,也只是一瞬间的幸福
      舞台再次将悲摧演绎
      一部经典绝唱
      流传千古
      感召后人

      跟《仙女诗》碑的落款不同,那块是:永远爱你的遇之挽立;这块是:跨越阴阳两界都要爱你的遇之。两块诗碑在夕阳的照射下格外耀眼。

      2019年8月于西安御笔华庭
      2021年3月二稿

      本文标题:你欠我一个答复(中篇小说 下篇)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976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