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心灵感悟
文章内容页

时间的仓皇

  • 作者: 姚新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6-02
  • 阅读323466
  •   时间是什么呢?

      是恋人昨日的手,昨日温情,今朝忽而被迫离散,那一刹那的沧桑和悲痛,往事不堪回首。

      是所挚爱的,曾经山盟海誓,形影不离,忽而就在生活的鸿沟前,画地为界,从此两不相欠,形同陌路,而只在深更的梦境,有所追思,有所怀恋,沉痛不已。

      是悄悄爱了那个人许多年,从最初的天真无邪,到最后的两鬓霜染,那一个“爱”字依旧没有出口,而彼此成家立业,心中依然留有那个人的位置,再相见,只得叹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可悲的是,那时候他竟然敢接一句话“何事秋风悲画扇”,为什么,只有到了最后才明白彼此的心意呢?而时间已经过去。

      我静静地坐在窗口,看着窗外秋风卷落树叶片片,树叶飞旋,如阵如舞,依然清晰地记得,这个春天开始时,四月初,满树枝丫忽而朦胧出的绿意,那么嫩,那么柔弱,软软的,像是小宝宝的肌肤,春风里花香弥漫,春雨里百草丰茂,树叶覆盖了枝头,可这一转眼,竟已将纷纷凋谢,就这般,一辈子结束了。

      时间已经过去,而我依然在秋风里伫立,孤独地仰望宇宙。

      那一日,我沉浸在静默的秋阳,我问他:“时间是什么?”

      他回答我:“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秀发覆盖他额头,转身离去,他不言不语,直到走尽了那一片蓝天,我才知道,人已消散。

      自打人走后,我时常去南山静坐,静静地陪伴一朵白云,静静地观赏一湖流水,我为柳绿而笑,我为归雁而惆怅,我眼望来来去去的世人,新人的容颜一朝胜于一朝,旧人的容颜今夕老于往昔。我爱,而沉痛,沉痛而悲哀,以至于默然无言,静静地在山水里坐着,任凭日月浮沉,只想参透这一生的谜语。

      多年之后,我手握一卷《传道书》,书里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爱过的人,会离开,爱有多深刻,离开会有多痛苦;相遇的人,会相别,在黎明里朝我笑着打招呼的人,在太阳升起时,会如荷叶上的露珠,悄然蒸逝;昨日所得的,万贯财富,今日会在一个不经意里,灰飞烟灭,你看,Jesse Livermore,在他身前纵横美国,财富辉煌,却在几年间,贫穷潦倒,一无所有,最终自杀死去;得到的会失去,建立的会毁灭,古往今来,已是有数不尽的王朝在历史里,湮灭无存,至于而今,唯有日本的菊花王朝,仍在沧桑伫立,古罗马、玛雅人、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等等等等,皆已沉默无声,化身做神秘的符号,在历史里逐渐被世人所遗忘——

      人的生与死,物的起与灭,以至于最终世间的一切一切,因时间而来的,亦终将因时间而灭,

      只是时间,中国人传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在那一刹那,已有的都将寻找到他们的归宿,都将离我们而远去,在我说这些时,亦已将远去。

      我终于渐渐明白他的智慧,明白了他离开时留下的话,原来一开始,就已注定了结局,在我最初偶然的邂逅,便是最终必然的结局,开始,仅仅是为了走向结局。

      如同他所亲手写下的笔迹,他的笑声,依然在耳:“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我坐在晨光弥漫的教室里,泪水模糊了眼睛,门外是寒霜遍地,草木衰败,冷,他终于已是一去不复返,陪伴我的,只是他昔年微笑的言语,每一天都得崭新,每一日都得灿烂,这一生,无时无刻都得光辉地去迎接,那遥远的或不可及的璀璨所在。

      后世,我问佛:“他是去哪儿了呢?”

      佛默然,端坐在石台,风雨十年,百年,千年万年,他只端坐,与日月并存。

      我磕头,跪拜,静静修行,多少年后,终于明白,他是走了,在时间的流逝里,微笑地远行,在天地间,在历史恒古的宿命里,他走成了一个谜,一个模糊的身影。

      偶然,又在人间游荡,经过东山,拾级而上,石阶两岸生有许多无叶的花,花红如血,丝丝缕缕,路人说:“看呀!这是坟墓之花,每朵花,都是一个魂灵。”我惊讶,静静地蹲下身来,看,传说三途河岸,就有一种花,名唤彼岸,每一个走在黄泉路上的灵魂,都会看到这些神秘的花朵,遍布三途。

      啊!时间过去,那会不会我也能站在彼岸的花丛里,静静地凝神伫立,只要时间过去,只要我足够虔诚,是不是也能够看见他游荡归来的魂灵,走在轮回的路上,那一刻,再看他如昔年的美貌,容颜依稀,双眼澄澈如镜,是不是,时间也能够,让逝去的人,再重复着、轮回着相见呢?

      你看!窗外的树,秋叶落了,春日再生,门外的花朵,今朝枯萎,明朝再盛开。你看!过往的人,他们相爱而决绝,可多少年后,人们还是能够再度相爱,还是能够再度遇见。你看啊!那些毁灭的国度,会再度建立,新的国度,岂非也就是前人的化身,一切的逝去,也都将再度归来,乃至于再度逝去,而无穷尽的轮回。

      是不是,这就是神给予世人最严厉的惩罚?

      假若这是惩罚,我所求的,仅仅是皈依。愿皈依我佛,得永恒自在、不生不灭之存在,那他也在,他亦是不生不灭、不离不弃,我们不爱了,不恨了,不闹了,只彼此静静地相依,直到最终的宇宙毁灭,神将重新构造世界。

      轮回呀,轮回呀,我在尘世的浮浮沉沉里,厌倦了漂泊,想要安定地居住。

      尤其是在看见了那么多的欢喜悲哀,看见了那么多的生死无常,红颜变白发,相爱成决绝,得失来去,春生秋死,我也累到了尽头,想要稳稳地睡了,闭上眼睛,世界与我无关,我亦与世界无情,我就是所有,所有就是我,再没什么得失来去。

      窗外,有孩子在快乐地唱歌,他唱说: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当我看见了这么多的努力也是空幻之后,我更是觉得平生如梦,百年匆匆,再不想多去追求什么,再不想去对他人奢望什么,只想安安稳稳地读书,安安稳稳地爱他,爱他的每一部书,爱他的每一句智慧之语,爱着,执迷着,希望这一生都能够不辜负当初年少的誓言。

      时间过去,我不愿意再那么仓惶而迷乱,我想安定。

      2014-10-07黄昏

      本文标题:时间的仓皇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39915.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