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心灵感悟
文章内容页

夜晚

  • 作者: 马前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8-01
  • 阅读174023
  •   有人说,城市没有夜晚。大街小巷的路灯、楼房窗户里溜出来的光赶走了黑漆漆的夜色;天空闪烁的星星,偶尔挂在天上的月亮,也来凑热闹。

      乡村有夜晚,我记得。

      傍晚的太阳被天空一抖,就掉下山去,黑夜立马跟上步伐,薅走了所有的亮光,不多久就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了,我们只有走回家里,靠着大桌上一盏煤油灯分辨眼前迷迷糊糊的景象。我们围坐在桌前吃着晚饭,不时伸出筷子夹着咸菜。小弟吃着吃着就打起了瞌睡,碗里的稀饭还没吃完,就进了梦乡。我们笑着用筷子捅捅他,他睁开迷离的眼睛,望了望大家,吃上两口,又支撑不下去,耷拉下脑袋,渐渐歪趴在桌上,筷子还衔在嘴边,又去见周公了。大哥丢下饭碗,抱起弟弟放到床上,小弟立即就被黑夜笼罩了,和我们隔着无数层夜幕,我看不到小弟的睡姿,我想他睡的一定很香甜;没多久,我也犯困了,躺到了床上,白天的打闹,消耗了了我太多的精气神,夜晚成了我放松的最佳时机,父母再也不会叫我做事了。夜晚在我的童年里,无数次帮我,帮我逃离害怕,逃离劳动,逃离责罚。

      有时,我们也在夜晚充军。不知谁从哪里听来消息:某地放映好看的电影。我们禁不住电影的诱惑,几个伙伴一合计:去看。我们再也不怕黑夜了。走在村村庄庄之间,听到自己慌乱的脚步声,还有狂吠到我们身边的狗叫,看电影的渴望克服了一切。我们狂奔一气,甩掉了跟跑的狗崽子,七弯八弯终于摸到了放电影的场所。挤进人群一看,原来是《柳毅传书》,早看过几回回了!失望之情顿时袭遍全身,不好意思回头,忍着,看,电影内容早已烂熟于心,盼望“柳毅”快点“传”完“书”,赶紧放第二部(一般一晚都放两部)。第二部在我们望穿秋水般的心情下放映了:《平原游击队》!我们睁大了眼睛盯着屏幕。我们就喜欢看抗战片,日本小鬼子被打得稀里哗啦,死的死伤的伤,滚的滚爬的爬,看得特别过瘾。李向阳真机智勇敢,把个小鬼子玩的团团转,杀的他们片甲不留。电影放完了,我们借着星星的点点光,靠着记忆,摸索着回家。我们竟然一点不害怕,不怕迷路,不怕找不到家。夜晚让我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害怕。我们一路走一路谈论着电影的精彩,明天到学校又可以吹牛了。我们走的时候也没和家里人打招呼,等到了家,借着夜色躲过父母的责怪,小心推开门,蹑手蹑脚地爬上床,带着无比的满足,甜甜地睡去了。

      这样的夜晚有无数个,不知跑了多少路,看了多少电影。那个时候,看电影是我们夜晚最富足的文化活动,至今,我还能想起无数部电影的名字和主要人物。

      夏天的夜晚才是我们最喜爱和向往的。光亮刚被黑夜收割,萤火虫就扑闪闪地飞出来了,一亮一亮,一闪一闪,先是三三两两,不久就是一串一串,漫村遍野,飞来飞去,飞去飞来,在小河边草丛里,田埂边,稻秧上,小树林里,到处都是它们表演的舞台。我们拿着个小玻璃瓶捕捉萤火虫。萤火虫落在了草叶上,我们轻手轻脚地贴上去,极速地张开右手,猛地一抓,萤火虫就握在了掌心,小心的把它灌到瓶子里。它在里面爬着,闪着,像个进入洞房的小媳妇那么害羞,无措。不多时我就捉到很多只,它们在瓶子里上下爬动,想飞又飞不起来,闪闪烁烁,热闹极了,好玩极了。等到捉过萤火虫,我们就到路上坐满了桌椅的大人群里,听他们讲故事。

      一个徐家哥哥,比我们大十多岁,高中毕业,就在我们街上的缫丝厂上班,晚上七八点下班后回来,一定会在我们乘凉的树下停留,给我们讲故事。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故事讲完了,夜也深了,我们沉醉其中,无比欣悦地进入梦乡;有时太晚了,故事还没讲完,他就允诺明晚再接着讲。我们就急切地盼望第二晚早点到来。我记得他给我们讲过《牙痕记》、《狸猫换太子》、《赵氏孤儿》、《完璧归赵》、《水浒传》,等等。他肚子里有无穷无尽的故事,吸引着我们。很多个夏日的晚上,我们周围的萤火虫都被故事吸引了,围绕着我们转来转去。我们围着徐家哥哥,直勾勾地望着他,故事从他嘴里说出来,散发着无穷的魅力,我们怎么听也听不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精彩的故事!源源不断的故事填满了我们整个夏天夜晚。我们在故事里流连忘返,和主人公一起走南闯北,同甘共苦,不知疲倦。

      后来,徐家哥哥结婚了,他典当给了自己的媳妇,没空给我们讲故事,夏天的夜晚黯淡了,再没有强大的吸引力。围绕着我们的萤火虫也少了,天上的星星也走远了。

      再后来,徐家哥哥搬走了,从我们的跟前消失了,我们只能在回忆里重温他讲的故事,故事依然鲜活地活在我们的脑袋里。自那以后,我迷恋上了读书,从书本里找故事,在书本里读到了无数个感人的故事。可以说,徐家哥哥的故事给我埋下了启蒙的种子,点燃了我的读书的欲望。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再也没有离开过故事,离开过书本。故事和书本一直陪伴在我,陪我成长,陪我思考,陪我回味。

      夏日夜晚的故事影响着我的生活,也铺就了我人生之路。

      我上初中了,学校说,学生自愿的话,可以上晚自习。我是个要强的孩子,自然不甘人后,可是和我同行的同学不肯上晚自习,我只能单枪匹马,勇闯夜晚了。我家到学校有几条路可走,走近路必经坟地;绕弯路可走大道。我可不想多跑路,那就要经过坟地。那些高高矮矮的坟头,白天看起来没什么可怕。它们不会呲牙咧嘴地笑,也不会摇头摆尾地扮鬼脸。我才不怕它们,我给自己壮胆。

      夜晚可就不一样了。

      放晚自习了,我犹豫再三,最后下了狠心:走近路。那片坟地,黑魆魆地叫人胆寒。我是男子汉,怕什么!世上本没有鬼神,鬼神是人们自造出来的。

      那一片坟地就在我经过的田埂边,离田埂不过几丈远。

      夜,漆黑,没有一点儿亮光,只有我的手电筒的光柱照的地面清清楚楚。我不敢旁观,仿佛周围有一群吓人的小鬼;我不敢大口喘气,好像身后不时传来脚步声;我不敢回头,一回头,小鬼就会攫肆我的鼻子。我恐惧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我越接近坟地,脚步越沉重。周围静悄悄的,清风吹过树梢,传来沙沙声响,让我愈发的毛骨悚然,我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田埂边的虫子不时跳进手电筒的光柱里,似乎在帮我驱赶恐惧。我直起了腰,定一定神,侧耳谛听,什么声音也没有。夜色遮挡住了所有的鬼怪,它们离我远着呢。我猛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自己怦跳的心。

      我加快了脚步,走近了坟地,壮起胆子,向左瞥了一眼坟地。近在眼前的一个个坟头,似乎一伸一缩,朝我靠近呢。我惊恐得本能地抬起手,把手电筒照向它们!它们被突然的光柱吓住了!定格不动了!坟头一点儿也没有移动,原来它们只是被泥塑成特定形状的土块而已!没什么可怕的,鬼怪们晚间也睡觉,它们懒得理我,我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惊扰它们,它们不会和我过不去。我絮絮叨叨,自我安慰。

      坟地刚一落身后,我不由加快了脚步,跨过一条小河,翻越一个土包,跳过一片红薯地,把坟地远远地抛在身后,接近村庄,我一身轻松,长长地出了口气,我安全了。

      我的全身几乎湿透了。

      以后再过那片坟地,我不会纠结,也不怎么惧怕了。夜晚锻炼了我的胆量,让我的内心渐渐强大起来。后来不知走过多少片坟地,我好像忘记了惧怕,就如同白天走过街头巷尾。

      秧苗插完了,庄稼人收住了腿,我们忙开了。趁着夜色我们拿着手电筒在田埂边、小河里寻找黄鳝。

      夜色笼罩了整个大地,万籁无声,只有青蛙坚守在“根据地”里,忘我地卖弄着呼朋引伴的歌喉,此起彼伏唱着夜的进行曲。我拿着手电筒行进在夜的深处,眼睛紧盯着光柱与秧田接触处,希望能够发现一条又一条黄鳝,梦想着我的鱼篓里装满了黄鳝……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田埂上,好在夜色遮挡住了我的尴尬,别人看不到。我慌忙站起来,没事人一样继续寻找。有一次,我在一根电线杆旁边发现了一条很粗的黄鳝,我用食指使劲一锁,黄鳝呲溜一下窜出去了,我紧跟,秧田的水很浅,它在水里扭动身姿的水声招引着我,我连忙向别处的伙伴求救,伙伴们撒腿跑过来,我们的脚不知踩歪了多少株秧苗,最终把它捉进了鱼篓!我欣喜得在秧田里转了几个圈。那是我今生捕获的最大的一条黄鳝,足有一斤重。我把它放养在水缸里,每次放学回家,我都要看一眼,看到它,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愉悦。后来,父亲把它卖给了一个邻居,整整二十元,够我一学期的学费。

      我在夜晚还能有所收获,这是夜晚对我的馈赠。那个时候的黄鳝怎么捕捉,都不会捕光,就像庄稼,成熟了一季,收获一季,下一季再重来。

      如今,我住在城市的一角,还没到天黑,路灯就次第亮起来,走到哪里,都如同白昼一般。真的,城市的夜晚消失了,来来往往的人群,穿着都看得那么清晰。夜晚的乐趣仅限于吃喝玩乐,大街小巷闪烁的霓虹,都带有某种盈利的色彩。

      是的,生活富裕了,安逸了,可是我觉得失去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城市没有了夜晚。孩子们不觉得,而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恐怕不会这么简单的认为。物质的富足不能抵偿精神的贫瘠。人生的追求不该只停留在物质享受上,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探寻,追求。

      本文标题:夜晚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2079.html

      • 评论
      5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