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夜行

  • 作者: 九满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8-14
  • 阅读118178
  •   那天晚上,我与邻村的小朋友打架,伤了对方。他的母亲吵着闹着冲到我家里去了。我不敢回家,独自一人在村子里转悠。

      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又一疙瘩云影从小路上飞过,把我孤独的影子一次又一次的抹掉。

      小路的右边,是一片广大的稻田,因为秧苗刚插没几天,水光与苗影杂糅一团。再过一段时间,就看不见水光了——秧苗长高了,叶片蓬松开了。隔着这片水田,便是我五外公旧时的宅院,土改时分给了一毛姓人家。宅院外面的树木、竹林黑乎乎的,传出一串鸟叫,相当难听。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小路上踯躅,把连天连地的月光,踩出了许多窟窿。心里有些幸灾乐祸,可一回头,月光圆融清透如初。

      路的左边是一片荷塘,伴随着微风送来阵阵荷香。一条小鱼,或许是受到惊吓,从水里一蹿而起,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后倏然坠回水中。水花溅在荷叶上,顿时变成晶莹的珍珠,或滚向荷叶的中心,或重新跌入水里。

      我走在月照之下,像粒小小的珍珠,又小又结实。

      小路斜到拱桥边,远远的一片疏林里,有一座座隆起的黑影,那是坟墓。夜晚的坟墓应该是神秘阴森的。可是,在这满月的光里,坟墓却充满光明和宁静。那里长眠着我慈祥的父亲,紧邻着宋大妈家的老坟。给父亲深深三鞠躬,心里说:“爹,儿子闯祸了,您要保佑我平安闯关啊!”

      不出十分钟,我就上了防洪堤。

      月光下的村庄,空旷幽静,缓缓起伏的田野里,能看见油菜一畦畦的黛色影子在淡淡的月色里。低处有窄窄的水渠。清瘦单薄的水渠,幽幽地泛着波光。走着走着,一串虫子、几只青蛙察觉到人气,飞速地蹦出,跳到我的身上、眼前。这是白日里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的。一瞬间,我为自己能亲眼见到这月色霜天的奇景而惊喜——我从来不知道村庄的月夜竟如此莹洁迷蒙,如此广大沉静。

      鸟归了巢,人回了家,连四周的野草和河流也都睡了觉。整个防洪堤不见一个人影,人间不像人间。我抬头远望,雄伟的输电铁塔显得比白天瘦小了许多,通往不同方向的道路也比往常狭窄了不少。

      月亮上,还是深秋吧?上面桂树已凋,叶子被风吹落,全落到村庄的田畴阡陌、房顶院落。

      防洪堤下,田野和农舍都沉在一片淡墨似的幽暗里,那幽暗薄得像一小块墨渍。堤脚下,我严厉的班主任老师家的房子,化成了墨渍;被我打伤的邻村的小朋友家和他家门前的荷塘、荷塘边的苦楝树也化成了墨渍。他们都睡在梦里,我的心上掠过一丝委屈。

      月光下的路,似乎都是不平的。

      微风轻轻一荡,一河碧水顿时皱起层层波纹,我的思绪便随着这涟漪荡漾开来。我一夜未归,母亲定是一夜未眠,她侧耳细听,期待那木门被我轻轻地推开,时不时起身望望窗外,然后轻叹一声:“唉,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我想,头顶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月,是有灵性、有温度、有人情味的。看着有一种冷冷的、苦苦的、沉沉的、隐隐的感觉,她映出我浅浅孤寂,勾起我对母亲缕缕歉疚。

      我看看头顶的月亮,看看脚下的路,觉得我走在霜地上,也像走在月亮上。

      离家越来越远了,心理顾忌大为减弱,即便碰见个谁,也没啥关系,人家才懒得管你去干啥呢。不过这等深更半夜,也不会碰见人的,碰见的大概只能是鬼吧。想着鬼,好像鬼真的来了——

      远远看见一坨黑影一动不动,蹲在路边,我恐惧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越接近黑影,脚步越沉重。突然,清风吹过树梢,传来沙沙的声响,让我愈发的毛骨悚然。不过,狗的叫声不时跳进我的耳朵里,似乎在帮我驱赶恐惧。没什么可怕的,我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惊忧它,它不会和我过不去的。我絮絮叨叨,自我安慰。脚步并未停,走近了才知道那是一捆没有被农家收走的棉花秆。我猛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自己怦跳的心。

      月光倒更是亮堂,无遮无拦,仿佛有铺不完的银粉,到处播撒。

      我且走且停,月亮且走且停。淡淡的月光下,水声哗哗,藕池河也像我一样,在孤独地走着夜路。偶一抬头,湛蓝的星空不知几时起已遭遇了一场白水浅浅的汇入,星子被冲刷得七零八落,蓝色渐渐稀薄,向着月白渐进。我看见河对岸的依河房屋上方,东方已有一角天空在晨星寥寥中泛出鱼肚白。

      月光走完了,姑妈就到了。

      天亮了,姑妈家的房子依稀可见,这是我离家出走的第一站……

      本文标题:夜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2470.html

      • 评论
      4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