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宋詞有感之005·秦觀《滿庭芳·山抹微雲》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8-31
  • 阅读64503
  •   人有恋乡之情,更有怀旧之结。似那等虽非故乡,却已洇入骨髓之地,怎敢轻易离去?一如知己红粉,又岂止难舍难分!

      秦观少游,素有才名,合黄庭坚、晁补之、张耒人称“苏门四学士”,亦以词见赏于力主变法的王安石。似他这般洽于变法正反两派者,理应仕途得意才是。谁料他却屡遭政治迫害,官职一贬再贬,居所一迁再迁,离京师越来越远,最终竟迁到了北宋陆境最南端的雷州,即今之广东湛江。

      仕途坎坷,情场多梦。秦观八斗之才无处可使,便于脂粉堆里略用一二,竟也混得几个红颜知己,与之填词弹唱,倒也能得少时之欢,将那官场烦恼暂抛脑后。无奈欢聚恨短,别离有期,情歌正酣,敕告催去。

      不忍去也,却只奈何?看那南山羞雾半拖,脚下西水滞遏欲流,意令船家慢启锚帆,却闻谯门声声画角。词人以血和泪,也不过翘首枉然;香人岸上空伫,怎能把去客船留!风去也,波鳞依旧,不见艄公,但闻吟愁「1」:

      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幸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呜呼哀哉!此时尽折灞桥之柳恐亦不能稍纾其恨,怎一个恸字可了?只恨不能把心掏出留下,此身化为纤云随君而行!此所以曰“死别固然悲切,生离却更哀伤”者也。

      或曰:生死天定,固其所也;伤离人设,何为不免?散人曰:贪也,痴也,情也。何以见得?有词为证,其词曰: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谁不愿得太平?亲亲友友,日日享安宁。三五好友偶聚,水月下、把盏西亭。竹影舞,远笛声渺,盘翻人自横。
      只恨人世间,从来多有,六欲七情。孔方兄、蟒袍玉带娉婷。闹得人心不古,都想去、逐利争名。可如今,始皇何在?不倒是长城!

      正是:

      春风得意有时有,不得意时也勿忧
      梦里不知梦外事,春华哪晓肃杀秋。
      多少往事随风去,数片残花撂手丢。
      毕竟青春无几许,痴情执念早早休!

      「1」诸位请知:凡鄙文所引用古诗词,均用繁体,以免因简繁体转换而可能造成个别字词原意误导。

      2021年8月31日 星期二,上海松江

      本文标题:宋詞有感之005·秦觀《滿庭芳·山抹微雲》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02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