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小小说
文章内容页

独饮

  • 作者: 鲁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9-06
  • 阅读32101
  •   久违了,小酒店, 还有那个小妞儿。他这样想着,进了矿区私人开的小酒店。

      这个酒店里,只有一男一女在忙活。男的, 是女方聘请来掌勺的,他的年纪有五十多岁,据说还是刚闲置在家的老厨师呢。那女主人却很年轻, 也很俊俏,看样子像是还没出阁。我们可以从她那麻利的腿脚上和灵动的眼睛里,以及精致的鼻尖尖上和薄薄鲜活的嘴唇处, 都能看出她的泼辣与精明。在招揽生意方面, 她有她的法儿,颇为入时的, 短袖镶花边儿的和泡纱“迷你”裙贴在身上, 那撩人的乌黑长发, 随着店内风扇吹来的凉风, 香味儿飘洒, 拂动人心。

      “ 哟, '“死狗”来了, 有好些天没见了。”

      “这不来了。” 他兴奋地坐在桌旁,“ 半斤酒 , 还是两个菜。”

      “ 不!得四个菜,一斤酒。” 漂亮女人冲他一眉眼, 撒娇道:“ 这回你就放开量地喝吧, 有我在你身旁, 怕什么? ”

      “ 好! 你说多少就多少。” 他看着柔情蜜意的女主人,决定一会儿试探一下, 看看她是否同意那个事儿。

      他在采煤工作面上兢兢业业地、默默地干了很多年, 接触的都是清一色的男子汉,打交道最多的也就是煤炭,所以, 不善交际的他,在那“八小时”以外, 竟然没有一个年轻女子熟识他。准确地说,就是他与某个女子还没有达到认识的缘分。为这,家里的父母不知道催促了多少回,所以, 他这一个时期的班后, 都是独自在这里借酒浇愁。谁知, 越浇越愁, 越愁越感到孤独, 越孤独就越猛喝,直到喝得酩酊大醉,才算终止。他那“死狗”的绰号, 就是由这里漂亮女人给起的。

      此刻, 经过厨师快速的烹调, 女主人马上就笑盈盈地端着菜和一瓶二锅头上来了。

      “死狗”,不多, 一共三十五块正。” 漂亮女人怕他酒后神智不清,便提前算帐。

      “好说。” 他从上衣兜里的钱夹子里,抽出一张大团结, “ 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 就喝起酒来。

      约莫有一袋烟的工夫,一瓶酒,三下五除二, 就喝下去了一大半。他那方正的脸面, 匀称而白皙的脖儿, 都开始红润起来, 话也开始稠糊。

      “哎, 你! 过来。” 他招呼倚门斜视着他的漂亮女人,“你不是说, 这回你要在我身边吗? 那你来,来呀。”

      “我说‘ 死狗 ’, 这回你可别再喝醉了, 咱先说下, 你那个嘴里也得要有个把门儿的.。” 她一边说, 一边坐在他身旁。.

      “你说让我放开量地喝, 那——好, 有你陪我, 我就喝——净它。 ” 说完, 举起大酒杯, 让女的看了看, 就挺直脖子, 灌了进去。

      那女人摸起酒瓶又斟满, 对他说:“‘ 死狗 ’, 慢慢喝, 菜不够的话, 我再添点。”她边说, 边欲起身。

      “不, 够——了。” 他用手按住漂亮女人的大腿, 用充满血色的双眼直直地看着她, “你, 你替我喝了这杯吧。”

      “ 我不会喝酒。再说, 这酒是你的, 我怎么能喝呢? ”

      “没关系, 你——喝就是。咱俩儿还分你我? ”

      女主人狡黠一笑, 用力推开她大腿上的手。

      “那, 我喝。 ” 他又把满杯酒一饮而尽了。然后, 他一手扶着女的肩膀, 一手扶着桌子,颤微微地站了起来。

      这时, 漂亮女人一扭身, 他便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 他对眼前的漂亮女人的动作和脸色全然不知。他扶着座位儿, 费劲儿地爬起, 缓慢地端起那杯酒, 又喝了下去。

      “你! 你别走, 我想, 咱俩交、 交个朋——友, 你看行不行? ”

      “ 哼! 我说‘ 死狗 ’,你的心也想得忒高了吧? ”

      “不, 不高。”

      “你看你那个‘死狗’样, 我才不跟你哩。” 漂亮女人说完,便转过身去。

      “你, 你听我说,嗯, 你, 你怎么不理我了? 你放心, 我, 我永远不嫌——弃你, 我会好好疼你的。”

      “嫌弃, 怎么讲? ”

      “ 我, 我听说你, 你和别人在, 在一块儿……”

      “ 你放狗屁! ”

      “ 你, 你别骂人, 骂……”

      “我就是骂了, 你能怎么着? 一个下窑的挖煤工, 还想和我那个, 没门儿! ”

      “ 什么?! ” 他象触了电似的, 打了一个激灵, 目光逼视着漂亮女人, “你再说一遍! ”

      “ 怎么? 你当我不敢说啊, 你们这些煤窑工,有什么了不起的? 想和我在一块儿, 我呸! ”

      大概女主人根本没有意料到,“ 死狗 ” 会当胸给她一拳, 把她打倒在地。倒在地上的漂亮女人立马懵了,双眼直直地看着他,竟似乎忘记了行动和语言。

      “ 我, 我告诉你, 你说我什么都行, 我就是不能让你侮辱俺们下井的! ” 说完, 他踉踉跄跄地走了。

      几天以后, 他心情郁闷地又步入了小酒店。 使他惊讶的是, 女主人嫣然骄姿地飞了过来, 好像几天前的事儿, 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她温柔地说:“‘死狗 ’,又有好几天没来了, 人家心里怪想你的。 哦, 你先坐下等等, 我给你弄点菜去, 好下酒。”

      “ 慢! 四两酒! 两个菜! ”

      “还是四个菜,一瓶酒吧!?”

      “四两酒!两个菜!”

      “ ——你呀, ‘死狗 ’, 我算把你看透了。 那好吧, 就照你说的,老样式。 ”

      稍等, 酒菜上来, 他又开始了独饮。

      “‘死狗’, 等你喝完这白酒, 再喝这两瓶啤酒。这是我送你的。” 漂亮女人将啤酒放在桌上, 坐下来,低声对他说: “ 这次你喝多了, 就不要再走了。 你可以到我这个小屋里歇着。”

      “不稀罕! ”

      “哎—— 你这说哪去了, 你不是说不分你我吗?! 别不好意思。”说完, 她随手启开啤酒瓶盖, 倒了一杯给他,“‘死狗 ’,我是真没有想到,你那天喝了酒,劲头儿还那么大哩,这点我喜欢。”漂亮女人冲他暧昧地笑了笑,又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 我昨天无意间,在矿上墙报专栏前, 看见了你的劳模相片儿哩. 啧啧! 真看不出,像你这个老实样儿, 怎么还能是炭窑里的劳模英雄哩?!”

      他听到这里,眼一瞪,把酒瓶提起,又朝桌面上重重一敦:“ 你说什么?! ”

      漂亮女人一看他又发火了,一时又不知道哪句惹了他的火气,想了想便说道:“ 哦哦, 都是我嘴贱, 是煤矿里的. 其实煤矿和煤窑都一样嘛。 你喝啊!‘ 死狗!’.”

      “ 怎么? 想灌醉我?!”

      “ 不! 是想让你吐真言。 ”

      “ 吐真言? ”

      “ 嗯。 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要不,咱俩儿合伙干算了。”

      他把杯中剩下的白酒,猛地倒进了口中,接着站起身,看着门口说道:“ 我还没有那么贱! ”说完这话,他掏出钱来,狠狠摔在桌面上,怨恨地走了。

      本文标题:独饮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197.html

      • 评论
      5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