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木楼珠帘(十二)

  • 作者: 龙耀震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9-08
  • 阅读20832
  •   十二

      新校区建在原本是荒山野岭的郊外,有人戏称这里为“鬼见怕”,其实是人怕撞见鬼,一派乡村景象,是学生开垦这里的繁华。对喧嚣者来说,这里太寂静,缺少城市的动感与节奏。对平静者来说,这里恰好,可以欣赏到不一样的生活。

      既然已经开春,自然褪去冬日萧索的景象,给大地添一抹春色,还来淡暖和风。经历一个寒冬,人们早把这一切当成浓春了。离别熟悉的原地,融入陌生的地方,需慢慢适应。胡森柯属于喧嚣者,开始寻思如何把无趣的生活过得热闹有味,但静不下心来仅仅是一种虚设。还好与罗瑞荃、柳思源、程适住在一起,一起看书作伴,生活才不是那般百无聊懒。今天课后回到寝室,里面静悄悄的,没一点生气,心情一落千丈,领会到没事做没目标的空寂无聊竟来的如此猛烈。罗瑞荃及时出现,像一剂膏药贴在伤口上,不必担心血流不止。得知罗瑞荃领了奖金,灵机已触动,与他商量道:“这钱拿来充班会没一点意义,女生打赢球赛,辛苦不得了,我们应该表示表示,组织大家聚聚餐,增加同学间的感情,这是做班干的职责,一举两得的事。”

      他说的不无道理,罗瑞荃赞同。近来,同学们有同感——罗瑞荃是老好人。他说:“奖金这么少,聚餐钱不够,同学们得出一部分,才够开支。还有,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先征求大家意见,谁去谁出钱。”

      “这样最好,先征求同学们的意见,不然又像去年找家教,都丢不下脸面,最后就没有最后,打乱所有计划。班会课你去说,还要跟余清昀商量,她是队长,由她组织女生,明天星期五——呃,就定在明天。”

      罗瑞荃傻笑,摇头不说话,看他这猴急的样子,在这代人身上找到一个共有特点:想法很多,收获很少,忽略过程,在乎结果。下午班会课,罗瑞荃分享了这种想法,同学们踊跃交钱,民心所向,让他俩兴奋不已。

      第二天去餐馆,陆陆续续又增加十几个人,吃饭时,满满的三大桌。众人嘻嘻哈哈,叽叽嘎嘎,先吃饭再喝酒,几杯酒下肚,气氛带动起来。大家鼓掌要森柯说几句话,表示表示,第一个表示是对他的尊敬,第二个表示想给他说话的机会,平时唠叨个没完。森柯酒精过敏,沾不得酒,被敬了几杯,满脸通红,让人见了有股温暖的感觉。他干咳一声,乘着昏眩飘然的酒意,扯高嗓门说:“只要大家高兴,玩得开心,就是对我们班干的最大肯定。慢慢喝,酒还有,这种机会也还有。过段时间,我请全班同学。”

      大家鼓掌,齐声说“好”,双手还不停拍打桌子,以及身边能拍打的东西。这是最自由的时光,没有负担,想笑便笑,想闹便闹,洒脱无拘,每一个人都不愿意浪费一丝一毫。

      林霏惺惺醉态,举起酒杯要找人喝酒,看柳思源埋头吃饭,对他的安静产生好奇。柳思源人老实,对自己还构不成威胁,自己决计不会爱他,但绝对是敬重他,万一找不到合适的人,他就是最好的备胎,所以舍不得一丝丝的伤害。她走到思源跟前,说:“思源,我敬你!”说着一仰而净。柳思源佩服她的酒量,这明显的挑战,也不能自甘懦弱,倒满酒回敬一杯,说:“真的感谢!大家在最真实、最纯真的年纪相遇,走在最美好的时光,要珍惜,我们一起相伴,走好这路。”说完一口闷干。她又倒满酒,去敬罗瑞荃。罗瑞荃少不得倒满了酒,满肚子的委屈,说:“谢谢!你让我成长了。”林霏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也不要懂,脑子正兴奋,把当做“让我懂得了成长的意义”的客套话,笑道:“是该成长了,找到女朋友要告诉我,请我吃饭。”说着一口喝干,亮出底杯,得意走开。她的要求太过分,罗瑞荃早扭脸往一边,不理睬。

      邓晗瑛与余清昀互相敬酒,你来我往,一杯一杯的喝,觉得这样喝没趣,建议划拳,谁输谁喝。余清昀同意,惹得众人爆笑。柳思源看她这样烂饮,心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什么鬼唆使,以程适的名义上前劝道:“晗瑛,这酒入口甜甜的,后劲很大,你少喝点,身子受不了,大家看着你心疼。”

      罗瑞荃刚才憋的满肚子委屈,看她们笑得起劲,竟悄无声息的抚平干净,撇开刘嘉晨等同学也过去劝,说:“这酒不能多喝,会伤身体!余清昀是苗妹子,从小学会喝酒,你会吃亏的。”邓晗瑛那复杂心事,谁能懂,这边只管一味的劝,全不看她的脸色,邓晗瑛绑紧双腮,乘着酒意迁怒于思源道:“我不要你的假心假意,我喝不喝酒与谁相干?喝死了也是我的事。”余清昀在旁拉她的衣角,欲止止不住。

      一番醉酒人的话,大家顿时安静。林霏趁没人管,抢来酒杯,笑着说:“晗瑛,他们不喝我们喝。”说完一杯灌下去,大家分开去照顾。杨若晴过来直接把她按在椅子上,边骂边劝,说:“你醉了,还要喝!上回吐了一地,就忘了,恶心死人,满寝室都是酒味。”林霏没地方支撑,也站不起来,双手在半空中乱舞,嘴还不停地说:“我没醉,我要喝!”

      柳思源被邓晗瑛这话惊出一身冷汗,激情瞬间凝结成冰,恨没有勇气甩手离开,同时鄙视自己还笑嘻嘻的站起来。罗瑞荃心灵感应到了,赶紧走过来,捏住他的手臂,大声说:“今天大家太开心了,邓晗瑛滴酒不沾都喝高了,竟然说起酒话来。”一经点拔,大家配合着冲淡这尴尬的气氛,笑道:“是喝醉了!”于是陪饮一杯,把气氛又推上一层。

      柳思源以为是当了主角,过了干瘾,最后发现只是配角,缩身到位置上,虽有几分酒意,脑子却十分清醒,还不至于糊涂,他不愿意说话,话是用来表达不能言会的东西,此时该用心去体会。一会儿,他笑了,他佩服自己的转移能力之强大,才不会去多想,也不会拿别人的不好来折磨自己,同学的掌声让他尝到甜头。

      趁大家不注意,罗瑞荃拉邓晗瑛,余清昀背林霏,杨若晴等同学簇拥下楼,送她俩回去。邓晗瑛路上一味地哭,泪水浸湿了双袖,心乱糟糟的,不知这痛苦的终结在那月那日,还会延续有多长。同学拼命安慰,只是继续裂开她的伤口,给致命的疼痛。余清昀掏出纸巾,递送到手上,她一把抓取,紧紧攥在手里。

      回到寝室折腾一夜,到天明时才睡去。在睡意朦胧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吵闹声把惊醒,她翻身看表,已是十一点多钟,同时听有人在走廊上说,“走走走,去看花去,满山遍野开满了樱桃花,太美了”。探头看窗外,果然是艳阳高照,春味十足。想奋力地爬起来,但脑子却昏沉胀痛, 双手抱着脑袋,“哎哟”叫了一声。

      余清昀坐在阳台看蜜蜂采花飞来飞去,突然听到声音,赶紧进去,邓晗瑛歪歪扭扭的坐床上,手揉脑袋。喝酒的人,醒来有头昏眼花的症状,不用惊慌,涂抹些药就好。遂从抽屉里掏出膏药,爬上床,在她太阳穴和额头上给抹上一点。淑渠感觉好些,才从床上下来。她一头乱发,衣衫不整,像个疯婆子,觉得这样说太刻毒,清昀先笑了,说:“昨晚你喝多了,衣服都没脱,今后不能这样子了,会伤身体,桌上有杯热柠檬,快点喝吧,喝了在吃一点东西,我们出去走走,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寝室里多没意思。”邓晗瑛苦涩一笑,拖着慵懒的躯体按她说的去做,在她心里,余清昀就是一位好姐姐,她刻苦,善解人意,温柔和善,处事细腻、周到。

      室外是春天,一个山花烂漫、暗香浮动、暖风拂面、万物萌生的季节,总刺激大脑,腾留一处空白,留下印象,赋予流逝的岁月,给予新生时光来细细描绘。校园柏油道两边,两排樱桃树吐出鲜艳的花蕾,嫩叶清新透春绿。不管是绝望、伤悲或是失意,到了这里,都会舒叹一口气,赞美道:好美呀!原来这也是一切!

      花开满枝头,压弯了枝条,人从底下穿过,置身在花的世界,余清昀信手掐来一朵,在手里玩弄,口里轻声念道:“‘花堪须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念完,似有所悟,对邓晗瑛说:“前人对花的理解都是随性而发,各有各的说法,没有一个标准,看我们怎么去领会。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不该这样对待柳思源,他有什么错,你得这样对他?他心地善良,不会在乎你的话,那别人怎样看你呢?一切没了才知道没了,也就后悔了!我们就像这花,天天有人捧着,便觉是无比的珍贵,也要明白这是个短暂的时间,当外表随同岁月洗去铅华,怎样让这朵花永远灿烂呢?我觉得就要修炼我们的内心了,内心强大,魅力永远存在,而不是天天抱怨,把身边的人都得罪。我们是姐妹,对你我丝毫不隐瞒,听懂了明白了你就知道怎么做,不懂也别怪我。”

      余清昀的话邓晗瑛字字句句都听得明白,昨天的事太鲁莽,此时懊悔不已,赶忙解释说:“我懂你的意思!我不该向他发火,我错了,我为难得很,跟你说件事,你要答应我不要跟任何人说,行不行?”余清昀注视邓晗瑛两眼,说:“我答应你,但你也要考虑好,我值不值得听。”邓晗瑛甩了甩手,说:“哎呀!我相信你还不行吗!你是我最最好的姐姐,我愿意坦白一切,就是我爷爷临终前要柳思源照顾我,你知道我们女孩子要的是一种感觉,感觉找不到也强求不来。不知道爷爷看重柳思源的哪一点,我就没有看出柳思源有哪点好,真是弄不懂我爷爷,临终前还要交代这么一件事,我也害怕自己会变得越来越孤独。”说到伤心处,泪水不觉滚落下来。

      余清昀忙安慰道:“我对恋爱的理解其实很简单,爱情是平等的,不谈钱、不谈房、不谈车,两个人一起奋斗,事情就简单了。恋爱嘛,要玩就玩真的,人能经受几次癫狂,又能承受几次折磨,所谓的多获得几次恋爱的经历,有经验,瞎扯吧,我宁愿找一个平凡普通的人过好每一天,也不去追求轰轰烈烈的爱情,哪来的那么多惊天动地的爱情呢?从这个角度来讲,你爷爷还是很有远见。当然你现在还理解不了他的意思。你不会孤独的,你有我,我们一起面对这生活。我说你和程适是个错误已经成为事实,就不要再错下去,你该做的是放弃,不要脑子发热而奋不顾身,让别人笑话一辈子。年轻时那能处处都是对的,也不是说两个人相爱了就能走到一起,早划清界线,兄妹已成事实,老人的话听与不听,选择在于你,这样一来心结为何打不开呢?”

      这番话,像喂她一剂猛药,逼出寒毒,心被烘暖,获得不深不浅的抚慰。也许是太高兴了,忘了脚底下的路,踩在坑洼的黄泥中,打了个趔趄,左右一看,早过了那片樱桃林,走到后山的田埂上了。方才决定回去,刚走出几步,就看见罗瑞荃、胡森柯、刘嘉晨、杨昌煜四人在那说说笑笑的走来,忙上前打了招呼,以为完成任务,就此别过,却听刘嘉晨说:“两位小姐姐,出来赏花怎么只是两个人,要四个人才对呀!”

      邓晗瑛脸一阵红晕。余清昀拂手一笑,说:“我们孤孤单单,你们不一样吗?组团寻花问柳来了,可惜遇到我们俩,太熟悉,不好下手,占不到便宜。”

      四人哑口,仿佛遇到高手,先行胆怯,缩了回去。罗瑞荃装可怜,苦笑着说:“都错了,我们顺路观察,有遗漏的顺便捡走,不过没有关系,大家在一起有伴,不会太孤单。”

      胡森柯一笑置之,极为严肃地说:“这么好的天气,呆在学校没一点意思都没有,约个时间我们出去吃烧烤或去春游,免得浪费这时光,你们俩也要去,热闹热闹。”

      余清昀笑着说:“还有谁去?不会就是我俩吧,还不被你们欺负死!”

      杨昌煜躲在背后,说:“仙女姐姐,谁敢欺负你们,是你的对手么?”说完撒腿就跑。胡森柯他们也紧追其后,此地空余袅袅余音。

      本文标题:木楼珠帘(十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262.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