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诗歌欣赏
文章内容页

宋詞有感之006·周邦彥《瑞龍吟·章臺路》

  • 作者: 滨湖散人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9-10
  • 阅读19453
  •   茎叶清香,菡萏窈窕。酷暑难熬的夏日,一池碧莲总是给人带来清凉。才子落魄之时,若得红颜知己相伴,心忧郁闷自然也能稍减几分。

      北宋婉约派词人周邦彦,年少时疏隽少检,自然少不了常遛章台路,坊陌梦里住。去得多了,认的人也就多了,也就有了挂念之人。

      那人尚未及笄,不知人事端的,见有个少年才俊过来,心生好奇,遂在窗格后窥视。谁料被那少年瞥见,便成就了一夜的风流。翌日别过,本该就此各干各的,再无瓜葛。

      偏偏少年对那人无法忘却,以至经年之后还忍不住故地重游,欲一探那人现在若何。只见坊陌人家椽梁如故,定巢燕子飞进飞出,却不知换了几何。终究是情愫如旧花已老,何处再寻当年人?

      词人遍寻不得,心下沉沦,思想起当年与那人缠绵缱倦的情景,仿佛又闻其人翠铃之声。词人不得旧时温存,只好暗自独吟。于是,默默念道:

      章臺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佇,因念個人癡小,乍窺門戶。侵晨淺約宮黃,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裡,同時歌舞。惟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吟箋賦筆,猶記燕臺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閑步?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有道是:菡萏馨香,不因身出污泥而有染;罂粟之毒,不因花色艳丽而稍减。良家女子,即便误坠青楼,亦终究不改其纯善;水性杨花,虽使锁藏深宅,也实难移易其本色。不改纯善者,玉堂春、杜十娘之属也;难易本色者,鲍二家的、夏金桂之流也。

      漫长人类历史,有多少英雄史诗,自不必多说;而有多少胭脂流红,谁又知之?“三从四德”桎梏妇女何止千年,烟花巷里含恨卖春怎知几人!

      似词人所难忘之那人,当为胭脂流红、不改纯善者也。然其虽笑语盈盈,与少年之会亦定当有如鱼儿得水,但毕竟痴小,一旦落入烟尘,哪里还有重见天日的机缘?此时也不知被鸨儿藏到哪里伤心落泪,词人如何知晓如何寻得?正是:

      飛帘迎風招酒客,畫簾微啟待良人。
      故地重游思往事,哪得夢回舊時辰!

      其人命运何至凄惨如斯?怪只怪当年春秋争霸,齐相管仲首创女闾,只为征其夜合之资,以充国用。既然有利可图,历朝历代,谁不效仿而设官妓?公子寻欢,老鸨获利,惟女人痛楚无人在意!

      呜呼!既然如此,词人之重游故地寻觅故人,岂不是于其伤口撒盐!则伊人之可怜又加几分矣。散人不禁为之而叹:

      紅珠點,杕然黏貼枝頭,小美初顯。晨曦亮了衣裝,朝露未晞,嬌狀難掩。
      春還淺,朔風未去時節,夜冷日暖。突有寒流襲來,萬物瑟瑟,苞柔淒慘。
      世人都只記得,月圓花好,鶯兒百囀。誰知似這紅小,有此凶險?花正俏時,驟雨折如剪。風刀砍、霜劍削時,誰來憐俺?春意漸漸晚,紅英紛落,零零散散。蝶兒折來返,只不過,落得神倦意懶。去時無情,做甚回轉!

      2021年9月10日星期五

      本文标题:宋詞有感之006·周邦彥《瑞龍吟·章臺路》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315.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