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内容页

川柳&幽玄

  • 作者: 刁文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9-13
  • 阅读14625
  •   一朵花儿能让土墙熠熠生辉,一杯简单的茶足以摄人心魂,但只有懂它的人才能识到它的美。

      ——千利休

      那年,山上,与大学同学高压聊起佛家禅意时说起了俳句和川柳。知道他一直喜欢摄影,大学至今从未有过间断,并对佛道禅修有自己独到的在世修的领悟。于是向他建议,你既然那么喜欢摄影,何不借用俳句这类格式给你的映画做个旁注呢?这个旁白不必多言,俳句刚好合适,至少它可以与画面产生某种涟漪性的互动,让读者在欣赏平面静画那一刻的同时,可令其映画中的静美能在思境中流动起来,何乐而不为呢?

      他欣然应诺。

      于是,自那一天开始,在欣赏他摄影照的同时,我们还能读到他的“观照”

      我是很喜欢他的观照的,以为,这是他在细微之处所生成的内映互动和泛起的思波。

      以下摘录几首高压同学的《观照》供大家欣赏:

      荷花的观照:

      ①,荷叶鬓边青,只见红颜悄悄开,又去探花腮。

      ②,曾去看夏天,阳光下都是熟人,满脸是热情。

      ③,小荷露尖角,却说出污泥不染,不解地之缘。

      老街上的感受:

      短歌

      寻幽拾趣处

      不问因果隐多少

      酒满清秋心

      只是一杯就醉了

      归来风轻抚月晓

      波斯菊的观照:

      ①,清风薄云烟,若打翻了柠檬水,夏日更凉爽。

      ②,看云散晴好,弦声惊满江月明,清茶一盏醉。

      藤蔓开花的观照

      不责花开少,万物肆意去挥洒,长夏无所依。

      茅草廊下的观照:

      这人生很贵,要多与舒适相伴,能无言有暖。

      铁线莲的观照

      许和光同尘,却只可阴晴圆缺,见樊笼常在。

      2,幽玄

      拆字解义:幽,它的基本词意大致为:僻静;深远;昏暗;隐蔽的;不公开的;沉静。玄,它的基本词意大致为:黑色,黑暗;高深,深奥;深远;奇特;寂静,清静;不着边际。个人厉害:将此二字组合在一起,想要表达的就是即幽又玄(以实就虚)的一种状态。日本美学家大西克礼对“幽玄”有以下阐释:掩藏、遮蔽、不显露、不明确;微暗、朦胧、薄明;寂静;深远感;充实相;神秘性不可预测的超自然性;非理性的、不可名状的、飘忽不定的形质。

      故乡呀,挨着碰着,都是带刺的花。——小林一茶

      幽玄是带着禅意的一种审美取向,梁光耀说:“幽玄是一种向內奔驰的深度美。”因此,说祂是由视觉通过“近实远虚”带来思觉上的延伸,从而步入一种缥缈无止之境地的那种知觉之唤美,应该是比较贴切的。

      春将归,鸟啼鱼落泪。——松尾芭蕉

      幽玄崇尚自然不可预测的神秘,崇尚万物有其神灵(物自性),以为,深山古木、风花雪月,哪怕是小庭深院都自有其神性,因而心怀敬畏与崇拜(是对自然空灵深邃的崇拜)。

      把一枝寒梅插在袖子里,那就叫做春意盎然吧。——正冈子规

      美的幽邃余情,富有诗性散漫的气质,难以名状,不可捕捉,唯有精神能超凡脱俗去窥探这幽微深处的朦胧意境,明确了一种令人无限遐想的脉脉余情。

      大竹林里明月光,间闻杜鹃声感伤。——松尾芭蕉

      幽玄中的美在于它的崇高和深远。人生短暂,生死无常,纵有绽放的勇气和艳丽,哪怕稍纵即逝,也一定要去美丽绽放。

      夕阳之光如此美丽,我正慎行,不虚度光阴。”——山头火

      美不在于物体,而是在物体与物体间创造出的阴翳的交织,明暗当中。

      谷崎润一郎说:“幽玄指的是一种隐秘而僻静的态,在于物体与物体之间产生的阴翳交织。”

      阴翳不是暗,阴翳是光的驯服,驱除色彩的侵略感和掠夺性,最后得到一种中庸的空间。

      凉秋九月白荻放一升露水一升花——松尾芭蕉

      当我们欣赏秋叶时,我们同时也感受到了世事无常和转瞬即逝的美。

      而当我们放下执着,追求那优雅淡然的精神世界时,我们发现了其实在残缺中也能看到完整,在清寂中也能有美的绽放。

      幽玄是在有限中探求无限。

      把一枝寒梅插在袖子里,那就叫做春意盎然吧。——正冈子

      安藤忠雄说,“若人生中追求‘光’,首先要认真凝视眼前名为‘影’的苦难现实。”

      幽玄是一种对于人生无常,宿命必然的完全理解。而不是天生的悲观,是寻回了事物的脉络,看到万事万物的轮回,抓不住变化,也抓不住瞬间,不如放手,安心去欣赏??

      自身即是佛,善护一念时时在,化凡长宇中。——松下蒼介

      我们歌唱自然,为此发出种种感叹。在感叹中我们忘却了道德或愧疚,只是心存一念,想把当下的感受融合于自然之中,继而转向对唯美和唯真的追求,再加上这情不自禁的叹息之音落,给自然一个坦白的交代——我曾与你在一起。

      生活续生活,忘不掉的是回忆,错过则是命。——松下蒼介

      (未完,待续)

      附:《日本人也搞不清:俳句与川柳的区别》

      ——摘自沪江日语原创。Amane译

      俳句与川柳均为以五、七、五共十七个音节构成的固定形式的短诗,源自江户时代分离于连歌,娱乐性及游戏性均得到提高的俳谐连歌。

      说到俳句和川柳的区别,可以列出季语、断句字词、书面语、口语这些形式上的差异。

      俳句中季语不可或缺,而在川柳中则并非必要。(季语:表达特定季节的词汇。)

      俳句中“や”、“かな”、“けり”等断句字词是必要的,但川柳中则没有要求。俳句主要使用书面语,川柳则主要使用口语。

      然而,以上所写的仅是基本形式的区别,俳句中也存在不受固定格式及季题限制,不使用断句字词及书面语的自由律俳句、无季俳句。

      俳句与川柳在内容上也存在差异,俳句通过描写四季及自然,呈现作者心中意象。而川柳的特点则是使用风趣或讽刺的手法,就世态、风俗、历史、人事等进行描写及揭示。

      由此,即便是由同一场景衍生出的作品,两者在表现内容上也有不同。

      以上这些区别,便是源自俳句与川柳构成的差异。

      由于俳谐的发句是独立的,发句中必须的季语及断句字词相当重要。

      川柳则属于俳谐连歌中后句独立的类型。

      后句是以下句(七?七)为题,构想与之相合的风趣后句的一种游戏,由于人们意识到即便没有下句也可以写出诙谐的短诗,川柳便就此诞生,也因此题材通常与风趣评判社会等相关。

      本文标题:川柳&幽玄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403.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