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玄幻推理
文章内容页

双生子(七十七)

  • 作者: 韩非情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9-15
  • 阅读11631
  •   孙晓英身子缓慢下坠着,我急着上前将她扶住,慢慢坐下,让她的头斜靠着我的肩膀,问道:晓英你怎么了?

      我的语声发颤,轻轻摇晃着这个平日里古灵精怪的小妮子的肩膀,又有血丝滑落她的嘴角,接着汩汩吐血,眼看着像是不行了……

      就在此刻,她的眸子里晶亮的一闪,我有些不解其意,暗道是不是回光返照,心下伤痛,哽咽着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啊,不对,我应该送她去医院,也许侥幸呢,看还能不能救得过来!慕容大哥的车子刚驶离,我醒悟过来,仿佛才记起现代的医术也有些用处,说不定能救得回晓英!

      赶紧对着“玉手镯”呼救,我连声问:慕容大哥,你能回来我这里吗,我的朋友快不行了……

      连声发问的时候,我听见几声压抑的笑声,不由得看向了小妮子孙晓英,她一把抹净了嘴角,冲我诡异的一笑,我怔了怔,什么情况啊?

      晓英笑道:姐姐,你还真是担心我,怕我会死……哈哈哈,我没事,就是试探你!

      嗯?试探,那是假的了?晓英你,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一把将她推开,看着她的嘴角的血迹,自言自语说:这血迹也是假的,怎么这么、这么粘稠红润?

      我听见了慕容大哥的回话:小夜,你的位置在……我这就转头回来。

      孙晓英吃吃笑了一会儿,说:慕容大哥哥,不必了,我晓英啊,暂时没事,刚才就是个误会!

      慕容大哥该生气了,还误会呢。我心下思忖,连忙说:是是,慕容大哥,这、这就是小妮子开了个大玩笑,不是开你的玩笑,她这是戏弄我!真的对不起,慕容大哥!

      那边的慕容语半晌才说:玩笑,戏弄,噢……我知道了,那我就不来了,我这里还有个会议,以后再来看你们。嗯,晓英妹妹,你下次开玩笑也分个时候啊……

      我岑怪的看着晓英,说:慕容大哥,真不好意思,我也笨了点,没有识破她的诡计!

      我特意说是诡计,让这个小妮子不好下台。

      慕容大哥却笑道:没事,这个孙晓英啊,就是年轻贪玩吧,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小妮子,以后一定见个面,不多说了,我这里还有事,下次见面再说。

      我心跳了一会儿了,捂住胸口,叹息:慕容大哥,你先忙,我们不打扰了……

      嗯嗯,好的,再会!

      我咬着唇盯着晓英,突然心里明白了,一下子用手抹去了她嘴角的血沫子,闻了闻,说:居然是番茄酱?!

      我呵她的痒,晓英在我的怀里坏笑,说:别,姐姐,我就是……就是玩玩嘛,你怎么开不起玩笑了……别啊,我痒痒,呵呵呵呵……

      从晓英家里回到了我的蜂巢,我觉得今天这出戏,也就是她孙晓英自编自导吧,怎么我还配合上了?摇了摇头,我觉得累了,躺倒在小床上,不一会儿就入了梦。

      我穿越了一个漩涡,仿佛也是气流推送着我,总之是又到了一个虚拟的空间,这里寂静无声,我伸手看不清五指。

      深吸口气,我发觉这里空气清凉。

      脚下硬邦邦的,我走了几步,看向了四方,仿佛有边界,但是距离都不近。

      最是奇特的是,我穿着一件轻盈的薄纱裙,身体只有成年人一半高,我还是一个小姑娘。

      这里是梦境吧,要不然我怎么会长回去了?只是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听见心底的声音,我有些慌,这里究竟是哪儿,梦……该会醒吧?

      嗯,我突然就挣扎着醒来,手摸了摸额头,有些发汗,蜂巢的空调系统今晚没有正常工作嘛?

      我穿上了过去的百年间一直未淘汰的牛仔裤,在试衣镜前左右探看,自己的两条长腿还是那样,身高还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有的高度。

      梦里的我,还是我吗?那个小姑娘,究竟是不是我呢?还是说,那小姑娘就是小时候的我,可是,那里的空间很神秘,我究竟又在哪里?在梦里,我究竟还是不是自己?

      一番连问,我也得不到答复,摇头笑着,我将梦境里的事情丢在了一边,驾驶着野狐一路飞行,航道里的车子不多,很快我就到了修理车间。

      今日的活不少,我埋头干活,一直到下午,工友几个过来打招呼说:小夜,你还没有吃饭了吧,怎么这么拼?

      就是啊,一个工友说道:我们也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扛饿啊。

      我扛饿,我怎么觉得有些疲倦呢?我摇晃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我是有些低血糖的,幼年到现在,一直都不能扛饿啊。

      别在这里围着。我听见胡经理的声音,他还说:小夜,到我的办公室来。

      我默然,走过去跟着胡经理,工友们这才散去。

      在胡经理的办公室里,我看着墙上单调的画框,画上是公司的员工合影,就是不像是画,明明是照片,却框在一个极有艺术气息的画框里。

      我正在魂游天外,身子晃了晃,突然醒来似的,问:胡经理,您找我是为了……

      噢,你先坐下。胡经理淡漠的看着我落座,这才说:小夜,你和慕容氏的关系建立的怎么样了?他现在对我公司的修理服务有什么……那个新的要求,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我心道:……就知道胡经理这人就满肚子的利益。

      我笑了笑,说:还好啊,我称呼他慕容大哥,他对我……比较真诚。

      哼,胡经理鼻子喷了口气,说:对你那是的,我问的是对我们公司,他是什么态度?

      他也没有提过啊……我扭捏着说。

      胡经理的目光里没有半分意外,他提醒我道:以后探听一下,哪怕是问他公司的人呢,听听客户是怎么反馈的信息,这对我们很重要,不要仅凭关系,你们之间的关系是脆弱的,经不起现实的考验……我跟你说啊,公司只有服务好客户,那才能走得远……你啊,下次去就给我探听一下,OK?

      我点头,缓缓说:OK。

      胡经理抬眸看我,说:还学我?这样,下次他慕容氏请你去,你就直接问问,不是什么丢人的问题。知道吧?

      我说:嗯。

      还有,你干脆喊他哥哥,叫什么慕容大哥,他是当你是妹妹,才会对你好的,叫慕容大哥,搞得他好像对你有那种意思似的。你也不照镜子,你像是他慕容氏会心仪的女人吗?

      干嘛在这个点上教训我呢,这个老狐狸。我心底默默地说。

      你还不服吧,我的夜思情!

      我听他这么说,撇了撇嘴。

      好了,出去吧。胡经理冷漠的说。

      这就让我出去,真是个狐狸。我在心里暗骂。

      等等。我刚要转身出去,听见胡经理又说话,以为上次欠我的奖金有点眉目,哪里想到他丢了个小东西给我,我一把接住,看掌心里是一颗棒棒糖。

      我抬眸看他。胡经理无声的冲我给了个手势,意思是让我走。

      谢谢,胡经理。我嘴上说不出口,在心里说道。

      为了一颗糖,我决定下次见到慕容氏,好好问问他,究竟我们修理厂的活干得怎么样。

      转眼就是两周时间过去,慕容氏没有发出邀请,我以为胡经理那里不好交代了,正想着明天怎么回他的话,玉手镯翠绿的影子一闪,慕容氏的声音沉稳的发出:小夜,你今晚有空吧,请你和小妮子孙晓英一起吃个饭,没有问题吧?

      啊哈,我心里有几分期待,连忙说:谢谢哥哥了,我去通知孙晓英,我这边没什么问题……

      那好,我下班了来接你们两个。

      好,好的,哥哥。叫他哥哥,我心里居然像在打鼓,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

      慕容氏只是嗯了一声。我觉得我是完成了一半胡经理交代的事情,只要晚上问问慕容氏,就能了解我公司修理车子的业务做的怎么样吧。只是,慕容氏的生意这么大,车队只是他的小部分业务,不知道他了解不?

      我打给了孙晓英,她在通话中说:也请我去吃饭?姐姐,难道你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我在心里问,小妮子什么意思,什么是那种关系?我心里想着,目光却仿佛看见他了,他就那么跳了下去,他的名字我都还不知道……

      我晃了晃头,醒来似的,说:我和他的公司是业务伙伴,他也是个兄长。

      好好,我不问了。孙晓英笑道:有饭吃,我当然没有问题了。

      那你答应了,等着吧,会来接你的。我交代了这一句,就挂断了通话,心里默默问,那个他,我还能再见到吗?

      默默的,我的手指触碰着嘴唇,仿佛今天的口红抹的艳丽了些。我几乎是素颜接触哥哥慕容氏,一直都不曾化妆浓,在心里,我觉得那句古话很有道理:女为悦己者容。

      当常青姐姐为哥哥慕容氏开车门时候,我和晓英已经等了十五分钟。

      慕容氏扣紧了纽扣,一身西装革履的,让人觉得他是在出席什么庄重场合,不像是来和我们吃饭的。

      晓英在我耳边说:看来,人家没有当你是喜欢的人啊,就当你是妹妹吗,和我的待遇一样?

      别说了,当心让人听见。我警告小妮子道。

      这里是一家旋转餐厅,我们吃饭的时候可以看见四周的景色,当然,都是些大厦高楼,和穿梭来去的悬浮氢车。

      孙晓英却不像平日里是个传说中的吃货,她还给慕容氏布菜,一筷子不够就两筷子,声音甜甜的说:大哥哥,你多吃点,看你忙得都没有时间吃饭吧。

      慕容氏点点头,他已经接了几个电话了,看来真是忙啊。

      你还好吧?慕容氏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说:哥哥有心了,我想问问慕容氏对我公司修车活满意吗?

      慕容氏?慕容语抬眸看了看别处,说:噢,你说的是我们公司对贵公司的修车服务满意度?

      我点头说:这是胡经理让我问的。

      那,你就答复说都还好,合同我们会考虑续签的。

      原来胡经理是那个意思,我暗想:原来我们和慕容氏的合同要续签才行。

      我心里的事情问完了,一时觉得心上的大石头落了地。

      孙晓英和慕容语在一旁说了几句,看起来小妮子很会插话,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看来真像是兄妹呢。

      可我知道,孙晓英还在拿话试探慕容氏,她一上车就和我咬耳朵了,说:对于这个年轻又多金的男人,是个女的都想靠上去的……

      好一个孙晓英,居然对我说这种话!莫名觉得,她还是在试探我。

      本文标题:双生子(七十七)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46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