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农夫的调色板(二、窈窕淑女之试探与禁忌)

  • 作者: 无邪幺妖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09-15
  • 阅读11640
  •   二、窈窕淑女之试探与禁忌

      我的闹钟突然坏了,一觉睡过了头。早上我急急忙忙离家,忘了带校牌,来到学校门口被教务处的孙老师和门卫大叔抓了个正着。他们狠狠地批评了我一番,罚我一个人马上去把篮球场打扫干净。啊!我听到这样的处罚心里生气极了,想着口头教育一番就好了嘛!还体罚,还这么重!这样我哪有时间吃早点?我心里正憋屈着,只听见老师又一声呵斥:“你怎么也不带校牌?什么也别说,和前面那个一起去打扫卫生去,扫不完不准回教室!”我回头一看,哇!这种事也能遇到啊?

      没错,我和扬帆一起被罚了。如果是以前,在不知道他喜欢我之前,我一定会和他商量着合作完成这个任务,可是现在面对他我却莫名扭捏起来。我拿着扫帚默默地走到篮球场最北端,自顾自地扫了起来。他也没有多余的小动作,学着我一个人走到篮球场的最南端,扑哧扑哧开始扫起来。男生的体力真是好,我才扫了篮球场一半的一半,他就扫完了一半,我想他可以走了,我俩刚好一人一半,我不占他便宜。

      我闷着头加快了速度,希望提高效率尽快完成任务,不能拖累别人。我低头认认真真地扫着,只听见有人说:“嘿!你累不累?歇一会儿吧!剩下的我来扫吧!”我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扬帆,很意外地说:“我不累!我动作有点慢……要不你先走吧!咱俩一人一半,你已经扫完了一半刚刚好,而且现在已经到早读时间了,不能耽误你。”他看了看我说:没事儿,一起扫吧!”说完又扑哧扫了起来。

      扫完之后我累成了狗,瘫坐在球场的草坪边说:“这个老师忒狠了,三个班的清洁区让我们两个人打扫。要是以后我做了老师,来这里工作,我就专门找他们的孩子欺负!”扬帆见我累成这样还有心思开玩笑,笑着说:“那个老师还没结婚呢?”我笑了笑说:“这不正好吗?我也要好几年大学才毕业!”

      扬帆看时间不早了,于是捡起地上的劳动工具说:“赶快把这些东西还给门卫室我们还能赶上第一节课,如此这样我们便可以免去语文老师的责难。”我听是这个理,于是说:“对喔!那我们快一点吧!”我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接他手里的工具说:“我们一起去还吧!”没想到他不让,他说:“我动作快,我去吧!”还没说完便飞快地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有点蒙,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毕竟那也是该我完成的任务。

      过度劳动之后没有能量及时补充,我感觉自己快要飞升上仙。看着手表秒针转到自由的整点,我计划用课间10分钟去学校超市找补一点能量,如果我以最快的速度跑着去又跑着回来,来回估计需要四分钟,剩下六分钟我能吃下一个面包和一瓶牛奶,OK!就这样搞。铃声响起,我在静默的时候已经启动了我小腿上的肌肉,只要我一迈腿,马上具有线粒体提供的最大加速度。

      下课谢师礼毕,我等着老师离开讲台就冲出去,没想到老师慢条斯理地说:“你们先休息一下,那个墨葵,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我有事找你!”啊……什么事呀?老师你可知道你的学生要被饿死了。老师走下讲台的时候向我招了一下手,示意要我马上跟上去。猫是老鼠的天敌,老师是学生最怕的人,我能怎么办?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是只得乖乖地跟着去。我以为有什么大事情,原来是老师找我商量,希望我能把我画《红楼梦——金陵十二钗》配上老师的文章《中学人读红楼梦》发表在学报上。这个不用商量,老师完全可以用他的淫威通知我,我能拒绝吗?当然这只是开玩笑的,我的语文老师是一个正人君子,全身闪耀着他的人格魅力,我很喜欢他。

      当我回到教室英语课已经开始。哎!我叹了一口气,往书箱里找东西,我手一伸进去什么东西嘁嘁喳喳响了起来,我轻轻抽出来一看,哇!是一大包零食。肚子太饿了,我居然难以抑制地流出了口水。我其他成绩在班上都是拔尖的,唯独这个英语稍逊风骚,英语老师觉得我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所以在她的课上我还是要多注意。我强忍着饥饿,有始有终上完了英语课。

      我以为是禄希、赢宪或者慕楠给我买的,下课我还来不及和她们道谢,便啃起了里面的椰蓉面包。我们一起去操场做课间操,受了别人的好,怎么也得说几句温馨感人的话,可是我的殷勤献错了地方,东西不是她们买的。

      禄希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还敢吃?”慕楠说“都是你喜欢的吧?我看见有好大一包呢!”赢宪说:“被人喜欢的好处就是零食会从天而降!”她们七嘴八舌调侃我,而我却心生不安。

      原来是扬帆,如果我知道是他我就是饿死我也不吃的,可是我已经吃了,他看到我吃了,我吃东西的时候还遇到了他。今天出门是不是踩到狗屎了,怎么这么不顺?我和她们仨抱怨了一番,质问她们为什么不先悄悄知会我一声,眼睁睁看着我掉入猎人的陷阱?赢宪说,她本来想告诉我的;可是慕楠说,她想看看我吃了会怎么样,所以静观其变。禄希说:“你吃都吃了,只能认栽!”赢宪说:“你吃不完的我们可以代劳!”

      课间操结束她们仨要去卫生间,我正心烦着,便没有陪着去。在楼梯口转角处我看到扬帆走在前面。我想得去和他解释,我不能让他多想,我紧紧跟着他们。扬帆一只手放在裤兜里面,边走边和同伴说着话,不经意间他掏出手,带落了兜里的东西。我正想喊住他们,可是看到了地上掉落的东西我马上闭上了嘴。

      这个人真幼稚,他的校牌明明在身上,却故意不拿出来,用这种伎俩取悦我,水平真低!我心里十分不爽。回到教室,我马上把剩下的零食打包好,和校牌一起一并拿到扬帆面前,把零食往他书桌上一放,我说:“不好意思啊,缺了一个面包。”看到我表情严肃,扬帆颇为不安,轻轻地回了一声“嗯!”我勉强笑了笑说:“我想你是不会介意的,我刚刚捡到一个东西,恰好你用得上,送给你了!”我一边说一边很有礼貌地把校牌递给他。扬帆接过东西表情很尴尬,然而我还是不肯就此罢休说:“刚好扯平不用找补!”说完潇洒地走了。我能感觉到扬帆内心的不平静,我离开后,他吆喝着,把一大袋零食分给了班上其他女生。

      慕楠得知我这样做批评我铁石心肠,赢宪说我莫名其妙,禄希褒美我有个性!我能听出她们完全不赞同我,可是扬帆欺骗我啊,他明显在给我下套,痕迹这么重,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忽略了这个关键?她们都觉得他舍命护花,英雄救美,我应该感动,应该痛哭涕零,而不是大发雷霆,可是他可以换一个方式呀!零食他应该当面给我,接受不接受给我一个余地,为什么要偷偷塞呢?这个方式我不喜欢!又或许就如她们所说,我天生挑剔又冷血。

      老师又帮我调了座位,这一次黄廷轩是我的同桌,他很干净,衣冠整齐;不调皮,谦逊、有礼貌;不讨厌,性格不张扬,我喜欢和这样的人的相处。只是李金枝很不愉快,因为她喜欢的男生换了一个受欢迎的女同学。

      我在认真地写着作业,突然感觉手臂下有点不对劲,我用手指探了探,居然摸到软绵绵、毛茸茸的东西,我被吓得大叫,蹿起身来,坐在我旁边的黄廷轩被我的惊叫声吓得魂不附体。我闭着眼睛跺着脚叫道:“有虫,好大的虫,快把它拿开!”黄廷轩慌忙看了看说:“不是虫,那是我养的蚕,不会咬人的!”我生气了,没好气地说:“快帮我拿开呀!快!”他从我身上把蚕拿走了,我睁开眼睛不想理他,重重地坐下。我想等我心情平复一点得和他约法三章。一瞥眼,我又看到一条蚕,在桌沿边蠕动。我急了,歇斯底里地叫道:“黄廷轩,把你的蚕拿开,这里不许养!”我这样吼他,黄廷轩面子上下不来,责怪我说:“它不会咬人,你怕什么?”我气得说不出话,喘着粗气说:“长得害怕,看着就犯怵,我最怕这些软体动物,反正你不准养!”黄廷轩翻了个白眼说:“我养在我的书箱里,又没有妨碍到你!你管不着!”我说:“怎么妨碍不到我?我们俩坐同一张桌子,你的蚕就在我身边,我能视而不见吗?”我们僵持住了,我坚决不准养,他非要养,他说他就养几天,他妈妈不许他养在家里。不行,我绝对不能让步,多方协调之后,我们还是不能让双方满意。

      最后扬帆过来协调,他把争得面红耳赤的我拉开一边说:“消气,不要急。”然后顺手把我的水杯递给我,让我歇一歇,先喝口水缓缓。接着又回头劝说黄廷轩说:“有事好好说,不要吵,吵有什么用?”然后看了看围观的人说:“一个不准养,一个非要养,要不就养在我那里吧?好不好?”听他这样说我很意外,如果可以,真是太好了!看见黄廷轩没有马上表态,我问道:“可以吗?”我这话一边是在和扬帆确定,另一边是在征求黄廷轩的意见。扬帆爽快地说:“可以!”黄廷轩回答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解决方法了,就这样吧!”

      事情完美解决,大家散开了。扬帆和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笑了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我看着他的背影,既感激又感动,我没有想到他会为我出头,他为什么还会管我的事呢?如果是我,我会默不作声看热闹。

      放学后在回家的路上,杨至远和扬帆并肩走在一起,杨至远说:“墨葵拒绝了你,你怎么还要帮她呀?要我说让他们自己解决,蚕宝宝有那么可怕吗?墨葵太矫情了。”扬帆不回答,杨至远继续说:“不要告诉我你还喜欢她?她可是一点都不喜欢你!”扬帆说:“她不喜欢我,我默默喜欢她也挺好的!真心喜欢一个人会忍不住想要照顾她,看不得她不好……”这话被走在他们身后的我听到,心里热辣辣的,感觉他喜欢我这件事有点严肃。不知道为什么,我故意放慢了步子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当一个异性外人开始关心你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难以名状,心会跳,脸会红,手心会发烫,会不知所措浮想联翩,又会战战兢兢。这是爱情吗?我想是的!初恋就是这样简单、干净又肤浅,多看某人几眼,或者借用一下橡皮擦和胶带,都有可能是喜欢一个人的理由,更何况是甜言蜜语、温情柔长。而长大之后的恋爱就变高级了,回眸与傻笑只是一个问候,千百次的转身也换不来一个拥抱、经不起一个波澜。

      班上突然掀起一阵下象棋的浪潮,不过喜欢这些的多是男生,我经常见我爸爸和他的朋友们下,而我自己从来都没有学过,不过看到班上的男同学跃跃欲试的样子,还有那些“马踏斜阳”、“炮打翻山”、“車走直线”、“相飞田角”、“小兵过河横冲直闯”、“老王见面一刀砍”的口诀就觉得挺好玩,也想学。班上下象棋的男生很多,唯扬帆与黄廷轩技艺超群,其他同学技术都很一般。

      黄廷轩是我的同桌,我们两个挨得较近,我闲得无聊,向他请教象棋知识,他兴致一来就说:“我教你好了!”于是拿出象棋在桌子上铺开,红黑对阵,他问我选什么颜色,我看了看说:“我喜欢‘帅’!”他说:“好!红子先走,你先来!”我不懂规矩,不想先走,于是说:“我不会,你先走,可以吗?”他摸了摸脑门说:“好!”于是推了一颗“卒”。结果毫无悬念,我被他吃得只剩一个“帅”!我不服气,输了一局又来一局,很有兴致,引来了班上很多男同学和女同学围观。突然扬帆拨开人群出现在我们面前,盛气凌人站在黄廷轩面前对着我说:“学象棋你应该来找我,我比他厉害!”说完一把收起我们的象棋摊子,把我拽走了……

      我有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我只是在我的座位上和我的同桌下象棋,整个过程并没有妨碍到任何人,更没有违规违纪,他这是闹哪一出?他拖拽着我走出了教室,我使劲挣脱开扬帆的手说:“你到底要干什么?班长也不能管人家下象棋呀?现在是课间休息时间!” 他说:“我不许你和其他男生玩!”他的话直截了当,霸气无限,我瞬间语塞,暗暗嘲笑真幼稚!我说:“……这是我的自由!” 扬帆说:“你对其他人总爱笑,为什么对我就从来不笑呢?”我天生爱笑,我没有对他笑过吗?看着一窝蜂跟出来看热闹的人群,我很无语。

      放学了,我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走,看到黄廷轩坐着一动不动没有准备回家的样子,我多嘴问他:“你还不回家吗?”他转过身问我:“墨葵,你有喜欢的人吗?你是不是喜欢扬帆?”他这样一问,扬帆刚刚霸气抓象棋的样子居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尴尬地笑了笑说:“我喜欢的人很多啊,爸爸妈妈姐姐,姨妈姨爹,姑妈姑爹,还有我们一整班的人,我都喜欢呀!”说完匆匆忙忙走了。黄廷轩马上跟了过来,我心里一着急看见前面的李金枝赶忙叫住了她……

      本文标题:农夫的调色板(二、窈窕淑女之试探与禁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3471.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