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化娱乐原创剧本
文章内容页

望故园

  • 作者: 赵杉领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0-25
  • 热度10970
  •   原创电影文学剧本

      望故园

      创意简释

      该剧通过一个神话故事告诉台湾同胞们:祖国同胞一刻也没有忘记你们,时刻怀念着你们,关注着你们。并恳切地提醒你们:任何外国势力都是靠不住的。外国殖民主义者的本性就是掠夺和巧取。当你的资源对他们没有吸引力的时候终会被抛弃。炎黄儿女血脉相承,中华同胞骨肉情深。星移斗转不等人,江河入海叶归根。祖国同胞在期盼,在呼唤:同胞们!归来吧!归途已开通,只待下决心。

      角色解读

      瑛珠——因政治风暴而流落于海外炎黄儿女的化身。

      海鸥——正义、善良义士的化身。

      渔翁——具有降妖本领之正义者的化身。

      母亲——瑛珠之母;中华民族之母的化身。

      火神——瑛珠之父;向天下播撒自由解放革命火种者的化身。

      鑫鑫——瑛珠之子;流落于海外炎黄儿女之二代的化身。

      魔神——化名妙彬;霸主殖民主义者的象征者。

      蛇精——化名丽影;形形色色江洋大盗的象征者。

      鳖精——化名乌卒;形形色色江洋大盗的象征者。

      蟹精——化名玄煞;形形色色江洋大盗的象征者。

      虾精——化名刁棱;形形色色江洋大盗的象征者。

      兄甲、兄乙、兄丙、弟甲、弟乙、姐甲、姐乙、妹甲、妹乙——瑛珠的九名同胞兄弟姐妹;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炎黄儿女的群体化身。

      故事梗概

      第一章:天真、善良的少女瑛珠为母采药乘兴而归,其母迎于山下,恰遇其父火神途经家门,阖家团聚,其乐溶溶。此刻火兵报急,火神匆去。魔神即刻兴妖,瑛珠被劫。

      第二章:瑛珠被劫至伶仃岛,魔神对她施展魔法,先给她以精神恐怖,继之诱其为妻。天真的瑛珠从精神到肉体深深陷入魔掌。

      第三章:瑛珠之母率其九名儿女寻找瑛珠于茫茫大海。遇渔翁而得知瑛珠线索,并从渔翁手中获取瑛珠的一只玉镯。

      第四章:瑛珠被魔神的巧言令色所迷惑,在魔神的完全掌控下沉迷于美好的幻想之中。此刻蛇精也嗅到了她的血味,伪装友善而心怀图谋,与她频频来往。

      第五章:江洋大盗鳖精、蟹精、虾精各怀鬼胎纷纷对瑛珠垂涎欲滴。瑛珠毫无防备地处于群贼的包围之中。

      第六章:瑛珠抛洒血汗十年育成橘林,以此作为自己的家园。而自己却因青春已去、气血渐衰而被魔神冷落,自身安全和劳动果实时时遭群贼侵袭,于身心交困之中倍感思乡。此刻海鸥给她带来了故乡今况和亲人殷情。是留守孤岛还是回归故里?她抉择艰难,举棋不定。

      第七章:鳖精、蟹精撕破伪装的面纱公然劫走瑛珠之子鑫鑫。瑛珠处于生计难保的险境。

      第八章:魔神见伶仃岛已不是久留之地,终于抛孤岛、弃瑛珠而去。并以毒箭射杀海鸥,海鸥中箭坠海。渔翁大海行义,拦截憋精、蟹精的盗船,搭救了鑫鑫和海鸥。年幼的鑫鑫从亲身经历中认识了天下的善、恶、真、伪,领悟了世道天理。

      第九章:瑛珠终于看清了魔神及其同伙的真实面目,十二年的惨痛遭遇让她泪如泉涌。故园亲人的亲切呼唤令她思绪如潮,对魔神她从痴心到淡心终于痛感惊心,从幻想到迷惘终于恍然彻悟。严酷的现实把她推到了重新审视自身,重新选择生路的十字路口。

      序 幕

      云天高阔,大海无垠,仙乐悠悠,伴以鸟鸣。

      遥远的天际徐徐飘来男女合唱声:

      骨肉深情逾山高——

      啊!——

      逾山高——逾山高——!

      隔海寄心念同胞——

      啊!——

      念同胞——念同胞——!

      合唱声由弱渐强,由远渐近。

      仙姿少女载歌载舞自不同方位结群进入画面。

      合唱声余音缭绕,仙气笼罩。

      第一章

      1·1

      仲春。春秋园海滨。

      青山接云,百花竞艳;碧海浩淼,群鸥飞鸣。

      瑛珠(青春妙龄,秀发如丝,腕戴玉镯,舞衫飘裙)拎篮采药自山冈奔入画面。她辟蹊径,探幽谷,攀险崖,越峻岭。每采到一朵茯苓便十分高兴地放入篮内。风扯发,沙扑面,荆棘挂破了衣裙,她顽强而从容。

      1·2

      山下。

      母亲手持白绢匆匆走来,向山崖张望。

      母亲:(高声呼唤)瑛珠——!瑛珠——!……

      这呼唤声在远远近近的山涧回荡……

      1·3

      山崖上。

      瑛珠听到母亲的呼唤声,回首而望。

      瑛珠:(挥汗,回应母亲)母亲——!我在这儿——!

      1·4

      山下。

      母亲遥望着山崖上的瑛珠,山风劲吹着她的衣衫。

      母亲:(关切地)孩子!抓牢青藤,小心脚下,快回来吧!

      1·5

      山崖上。

      瑛珠:(回应着)好的,母亲!我回去了。

      瑛珠步履轻捷地下山。

      1·6

      山下。

      瑛珠奔向母亲……

      母亲向瑛珠展开双臂……

      母女亲切相会。

      母亲:今天又翻几道岭?累得满头汗津津。(用百绢为瑛珠拂尘,擦汗)

      瑛珠:南岭北岗都踏遍,采来新鲜好茯苓。(自篮内取茯苓递与母亲)

      母亲:(接过,细看)喔,表皮乌黑,生有皱纹,(以牙咬破)内瓤粉白,真是顶好的茯苓啊!

      瑛珠:这茯苓,定能治好母亲病。

      母亲:但愿得,旧疾痊愈一身轻。

      瑛珠:母亲您,安安康康享长命。

      母亲:就是啊!和和顺顺度太平。

      母女:(同笑)哈哈哈哈……

      瑛珠:母亲,咱回家吧。

      母亲:(放茯苓于篮内)走,回家。

      大风骤起。瑛珠放药篮于地,举目而望。

      瑛珠:(向山冈招手)我大哥!……

      兄甲自山冈奔来。

      母亲:(迎之)孩儿!……

      兄甲:母亲!(跪拜)父亲旅行,途经家门!

      兄乙、兄丙、弟甲、弟乙、姐甲、姐乙、妹甲、妹乙齐奔来。

      众儿女:(齐声)母亲!父亲旅行,途经家门!

      瑛珠与众兄弟姐妹翩翩起舞。

      众儿女:(边舞边唱)

      斗转星移永不尽,永不尽,

      儿女当报父母恩,父母恩。

      1·7

      天空中一簇火云飞旋而来,越来越近……

      火神(银须健翁,身着金袍)现身于火云之中。

      瑛珠与众兄弟姐妹向云中火神跪拜。

      众儿女:(齐声)迎接父亲!

      火神自天而降。

      火神:儿女们!都来迎接父亲啊?快快起来!

      瑛珠与众兄弟姐妹起身。

      众儿女:(齐声)久日未归,父亲您……?

      火神:四海为家,天下留踪。

      五兄弟:(即兄甲、兄乙、兄丙、弟甲、弟乙)父亲康健,是儿女之福。

      五姐妹:(即瑛珠和姐甲、姐乙、妹甲、妹乙)父亲劳苦,令儿女挂心。

      母亲:天涯奔波,受尽风袭雨淋,(捧茯苓于火神面前)这是瑛珠刚刚采来的茯苓,回家泡杯热茶为你解乏提神。

      火神:太好了,故乡最好,儿女最亲啊。

      天空一团火球飞旋而至,落地化一火兵(金盔金甲)。

      火兵:(向火神)禀告神公:阴晴之洲,恶寇逞凶。奸淫抢掠,屠戮百姓!

      火神:啊!可恨啊可狠!事不宜迟,即刻登程!

      母亲:怎么?家门还未进。

      火神:不回了。

      母亲:这就又走?

      火神:这就走。

      母亲:什么事情这么紧?

      火神:只因天下事纷纷。

      母亲:天下黎民千万众,岂能一日求太平?更有魔神常作祟,浑世一时难澄清。

      火神:不,天涯海角播火种,四面八方救生灵。魔神兴风愈狂妄,火苗燃烧愈迅猛。叫那恣意作祟者,必遭烈火烧自身。(向儿女们)孩子们,回家吧!扶着你们母亲。

      顿时火苗成团,火神与火兵乘火团升空,化作火云飞去。

      瑛珠与众兄弟姐妹仰天而呼——

      父亲——!一路保重……

      天空火云渐远。

      母亲晕眩欲跌。

      瑛珠与众兄弟姐妹急忙搀扶。

      兄甲:母亲!您年迈体弱,

      众儿女:母亲,回家养身要紧。

      母亲:哎……

      母亲在儿女们搀扶下欲往家走。

      一团乌云流过天空。

      魔神(紫发粉面,身披紫纱)现形其间。

      顿时怪风大作,天昏地暗。

      母亲与众儿女惊慌望天,站立不稳。

      众人:(惊呼)不好!起了怪风!

      怪风中,众儿女搀扶、护卫着母亲。

      瑛珠的药篮被怪风卷去。

      瑛珠:(惊呼)哎呀!我的茯苓!……(追药篮奔去)

      母亲:(呼唤)瑛珠——!

      众兄弟姐妹齐声呼唤——

      瑛——珠——!……

      这呼唤声随着可怖的怪风回旋……

      1·8

      乌云蔽天,飞沙走石,日无光晖,青山隐影。

      药篮在怪风中飞旋,瑛珠在后面拼命地紧追,越追越远。

      远方飘起隐隐歌声——

      天昏昏,海昏昏,

      飞沙走石迷乾坤。

      1·9

      一派混沌的世界。

      远方传来瑛珠惊恐的呼唤声:

      母亲——!母亲——!……

      1·10

      海抛黑浪,天翻乌云。

      瑛珠被怪风卷于茫茫大海上,她力竭魂惊,身失自控,发散裙破,任风抛旋。

      怪风狂啸,海天浑然。

      第二章

      2·1

      近暮。伶仃岛海岸。

      恶涛袭岸,云雾空濛;怪石参差,状如奇兽;古柏倚崖,临风凄鸣;苍壁垂藤,幽窟可怖。

      瑛珠身负重伤,昏卧于柏下。

      瑛珠:(渐渐苏醒,惊恐失魄,自语)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地方?!

      空灵的天际断断绪绪传来女声歌曲——

      神昏昏,心颤栗,

      沧海茫茫雾凄凄。

      歌曲中,瑛珠欲站不能。

      女声歌曲——

      魂若失,伤遍体,

      怪石古柏不相识。

      歌曲中,瑛珠挣扎站起,惊目四顾。

      瑛珠:(自语)这是什么地方?(越看越恐惧)这是什么地方?!(一阵头晕目眩,力竭神迷,晕倒)

      天空中一团乌云飞旋而来。魔神现形于乌云中,继而落步于崖顶。

      魔神:(自语)驾云雾,天下驰纵,施法术,唤雨呼风。(自崖顶走下,四窥,走近瑛珠)啊!好一名,窈窕淑女,赛嫦娥,玉貌花容。乘时机,我托她一梦。

      魔神身生紫烟,瞬间变作火神容貌——指称“变身魔神”,得意地狂笑,继而手按瑛珠脑门念咒语。

      魔神:熟睡,熟睡!入梦,入梦!(隐身于古柏之后)

      瑛珠原身卧地,脑门生烟,烟雾中现出瑛珠幻体——指称“梦中瑛珠”。

      梦中瑛珠:(丢魂失魄,惶惶惊盼)父亲——!母亲——!……

      变身魔神自古柏后走出。

      变身魔神:孩子!……

      梦中瑛珠:(惊喜)父亲——!(跪拜于变身魔神面前)

      变身魔神:(怒指)你呀……阖家人正寻你,乡邻轰动,你竟然在此地,藏身隐踪。

      梦中瑛珠:父亲!孩儿我……被怪风卷到此,险些丧命。

      变身魔神:(冷眼)恩!……

      梦中瑛珠:父亲啊!……(欲辩解)

      变身魔神:(怒斥)哼!为女不守闺门德,私自外奔败家风!

      梦中瑛珠:父亲……孩儿不是败俗女,前因后果诉父亲……

      变身魔神:住口!在闺门不安分,弃家叛宗,千里外寻野夫,你纵性觅情。跳大海难把你污秽洗净,罪难恕,情难谅,家规难容!

      梦中瑛珠:(委屈万分)父亲啊!……

      变身魔神:我已命令你姐妹弟兄:把你捉拿回去,剥皮抽筋,投入火坑!

      梦中瑛珠:(颤抖)父亲啊!……(扑跪于变身魔神脚下哭泣不止)

      变身魔神:哼!(拂袖而去)

      梦中瑛珠:(追赶)父亲啊——!(拉住变身魔神衣角)您听女儿诉详情……

      变身魔神:住口!(挥臂将梦中瑛珠打倒)

      梦中瑛珠倒于入睡于地上的瑛珠真身之上,化烟无影,只留真身在梦中痛泣。

      变身魔神身生紫烟,恢复原貌,对着瑛珠吹出一道紫烟。紫烟弥漫之下,他摇身变为妙龄少艾。盛装之外另披紫纱——指称“变容魔神”,躲于古柏之后。

      瑛珠:(缓缓醒来)母亲啊——!我的姐妹弟兄!……(挣扎站起,拭泪擦汗。恐惧地自语)父亲啊!我真的——要负罪受刑?父亲啊!您真的要把我……剥皮抽筋,投进火坑?!(惊恐万分,浑身颤抖,四下顾盼)

      2·2

      古柏后。

      变容魔神得意地窥视着瑛珠,继而自古柏后走出。

      变容魔神:(整衣冠,轻迈步),小姐!……

      瑛珠:啊……(抬头相视,施礼)请问这位兄长,此地可是什么地方?

      变容魔神:(文质彬彬向瑛珠还礼)小姐,此地本是伶仃岛,沧海之中孤零零。

      瑛珠:(忧恐地)啊!伶仃岛?孤零零。

      变容魔神:(佯作同情地)请问小姐:家居何地?尊姓芳名?

      瑛珠:家居春秋圆,瑛珠是我乳名。

      变容魔神:来此访亲友?还是旅行?

      瑛珠:哎!不幸被怪风卷来,跌撞得遍体伤痕。如今有家难归,在此举目无亲。

      变容魔神:哎呀,小姐竟然如此苦命。

      瑛珠:请问兄长,您……遵姓大名?

      变容魔神:我乃妙彬,苦命之人。

      瑛珠:哦,家居何地?何处谋生?

      变容魔神:祖籍遥在云洲,前年到此旅行。父母遇难海上,孤身又无弟兄。

      瑛珠:喔,双亲遇难海上,如今孤苦一人。

      变容魔神:唉!本想寻位伴侣,可是,天涯知音难逢啊。(漫步踱向柏、石遮隐处)

      瑛珠:噢……(心声)原来这位妙彬……也是苦命之人。他,年正少,天资好,一副俊容。观举止不粗野,文雅庄重。瑛珠我落此地,身陷绝境。望家乡路迢迢,海阔浪凶。更可怕:方才那一场恶梦!苍天啊!怎安排漫长一生?

      2·3

      古柏、奇石隐蔽处。

      变容魔神得意地观察着瑛珠。

      2·4

      瑛珠:(心声)倘若能与妙彬结为秦晋,倒也可危难中谋得生存

      变容魔神自古柏、奇石隐蔽处漫步踱近瑛珠。

      变容魔神:……(欲语又止)

      瑛珠:……(羞于开口)

      变容魔神:(靠近瑛珠)瑛珠小姐,身可冷?腹可饥?可患疾病?

      瑛珠:哦……没有,没有。

      变容魔神:哦……为什么神不宁,面色绯红?

      瑛珠:(羞涩地)这……

      变容魔神:莫非是——心事难吐,胸中激动?

      瑛珠:呃……

      变容魔神:瑛珠小姐,若不嫌,可坦然诉与愚兄。

      瑛珠:(羞答答地)我……瑛珠有话难启唇。

      变容魔神:(含情脉脉)噢……妙彬已知瑛珠心。

      瑛珠:您……?已知瑛珠心?

      变容魔神:您……心事嘛——欲求伴侣度世尘?

      瑛珠:我……(满面绯红)兄长您……?

      变容魔神:今日幸遇意中人。(挽起瑛珠手)

      瑛珠:您……(激动无语)

      变容魔神:我与你,落难天涯同命运。

      瑛珠:(神魂摇荡)妙彬!……

      变容魔神:从此后,比翼双飞永不分。

      画面渐远,渐远。

      变容魔神与瑛珠挽手依依,缱绻慢步。

      第三章

      3·1

      大海浩淼,雾封云罩。

      母亲率领久名儿女分别乘小船寻找瑛珠于大海,他们焦急万分,向海呼唤。

      母亲:瑛珠孩儿——!你在哪里——!

      五名兄弟:瑛珠妹妹(姐姐)——!你在哪里——!

      四名姐妹:瑛珠姐姐(妹妹)——!你在哪里——!

      小船颠簸,母亲与儿女们冲波伏浪,驶向远方。

      3·2

      凶涛滚滚的大海,风作奇响。

      渔翁(银须银发)驾龙舟飞驶于海上。

      渔翁:(豪迈放歌)——

      五千年啊!乘飞龙巡游海上,

      世间事啊!收耳目桩桩尽详。

      取鲸骨啊!炼宝叉化作双桨,

      遇不平啊!勇义举除恶济良。

      龙舟飞驶,渔翁劈波斩浪。

      母亲与九名儿女分乘小船而来,向渔翁的龙舟靠近。

      母亲:(谦恭地)兄台安康!

      九儿女:老伯安康!

      渔翁:喔,(锐目打量)老少出海,不避狂浪。有何要事,夫人请讲!

      母亲:兄台啊,昨日正午,天昏风狂,狂风裹去了我家一个姑娘。老妇亲眼看清,我女儿被卷向了大海,霎时间,没了踪影,真叫俺牵肚挂肠啊。(掩面饮泣)

      九儿女:老伯日夜踏浪巡游,可见有人被卷海上?

      渔翁:(寻思)有,有。

      母亲:(惊喜)啊?……您看见了?

      儿女们:(急切地)老伯!您看清了?

      渔翁:昨日午,怪风凶,海浪狂。天不见日,水不见光。只听海上有人唤,声声凄切,是个女儿腔。

      母亲:兄台!您可看清了?

      儿女们:老伯!是吗?

      渔翁:看清了,还抓住了。

      母亲:(惊喜地)啊!抓住了?人在哪儿?

      儿女们:老伯!快说!

      渔翁:咳!那时刻,我奋力迎去,一把抓住了姑娘的一只臂膀。

      母亲:啊!您抓牢了?

      渔翁:遗憾啊!顷刻间,巨雷劈空,掀起恶浪。一刹那,我双臂酸麻,不见了姑娘。定神看,一只玉镯留在了我的手中,(探怀取镯)再寻望,乌云下海天茫茫。

      母亲与儿女们围拢渔翁细看玉镯。

      母亲:(一眼认出)正是瑛珠的玉镯!(捧玉镯于手中)

      儿女们:(齐声)母亲,一点不错!

      母亲:(捧镯而泣)孩子啊!……(向海大呼)瑛珠啊!孩子啊!天无涯,海无边,你在何方?(悲恸欲绝)

      儿女们皆悲切拭泪,抚慰母亲。

      渔翁:老人家,事既如此,也不要过于悲伤。

      母亲:咳!十指连心,儿女牵肠啊!

      渔翁:是啊,老夫有愧,未能帮您救过孩子。(欲去,又回)对了,何不求求我的义女……

      母亲:您的义女?

      渔翁:海鸥姑娘。

      母亲:喔!海鸥姑娘?

      儿女们:海鸥姑娘她……?

      渔翁:她……生就一双铁翅膀,天涯海角任飞翔。搏风雨,无阻挡,游海天,栖山冈。可把玉镯交与她,托她持物寻人,天下查访。

      母亲:这……也是啊……

      渔翁:另外,遣您儿女,驾舟踏浪,东西南北,四面八方,行海角,访僻港,心赤诚,天地帮。全家齐心寻亲人,孩子定能归故乡。

      母亲:(向渔翁施礼)多谢了!

      儿女们:老伯!相助之恩,永世不忘。

      渔翁:老人家多多保重。(驾龙舟而去)

      3·3

      母亲率领九儿女巡游于大海。

      母亲:孩子们!

      儿女们:在!

      母亲:(指一儿一女)你们俩向东!

      兄甲、姐甲:(齐声)是!

      母亲:(指一儿一女)你们俩往西!

      兄乙、姐乙:(齐声)是!

      母亲:(指一儿一女)你们俩奔南!

      弟甲、妹甲:(齐声)是!

      母亲:(指一儿一女)你们俩赴北!

      弟乙、妹乙:(齐声)是!

      母亲:带足口粮,风雨不避,寻找瑛珠,不见不回。

      儿女们:是。母亲放心。天涯海角寻妹妹(姐姐),不见妹妹(姐姐)决不回!

      3·4

      海天茫茫,风啸云渡。

      一只矫健的海鸥翱翔于浩瀚的云天,不时发出声声脆鸣。

      3·5

      母亲与一儿一女(兄甲、姐甲)疲惫地巡游于海上,海鸥的叫声从远方隐隐传来。

      兄甲:母亲!您听!……

      姐甲:海鸥!母亲,是海鸥!

      母亲:(凝神倾听着海鸥的叫声,欣喜地)啊!……(杨臂指向远方)快走!去寻海鸥!

      3·6

      夜幕笼罩的大海。

      远方随风飘荡着母亲声嘶嗓哑的呼喊:

      “海鸥姑娘——!海鸥姑娘——!……”

      母亲的呼喊声在海风中渐远,渐远。

      第四章

      4·1

      夏夜。伶仃岛上孤仙池。

      碧水盈池,微波潋滟;茂莲戴露,绿叶粉花;岸柳垂丝,拂风轻舞;月悬中天,仙气空灵。

      瑛珠与魔神(少艾容貌)沿池穿柳,依依漫步。

      魔神:瑛珠,你看:夜正静,月正满,仙池正碧,

      瑛珠:是啊,草儿睡,鱼儿藏,鸟儿归栖。

      魔神:仙池岸仰首望,那是牛郎织女,(仰望天空)

      瑛珠:(仰望天空,继而俯视池水)披月光低头观(指点池内)一池细波芙蕖。

      4·2

      瑛珠与魔神(少艾容貌)来到另一景区,这里小桥流水,石栏雕饰;远见翠崖,瀑布飞挂。

      魔神:瑛珠,你听:小桥下水淙淙,流金泄玉,

      瑛珠:(静心倾听)是啊,(继而举目远眺)啊呀!那翠崖上,瀑布飞,真像锦缎长垂。

      魔神掷一石子于桥下,桥下水花荡起。

      瑛珠:啊!桥下有鱼!

      魔神:哦,鱼儿跳出水,在祝贺你我的福气。

      瑛珠:我去捉一条,养在家里,客人来了,我做盘清蒸大鲤鱼。(轻步至桥下)妙彬!你也来呀!

      魔神:好的,略等一时。

      魔神打个呵欠,身冒紫烟,变为原貌。四下顾盼,得意地狞笑。

      4·3

      瑛珠与魔神(少艾容貌)来到仙池岸边另一处。

      瑛珠:我真笨啊,桥下的鱼没捉到手,反倒溅了一身冷水。

      魔神:冷吗?瑛珠,夜已深,风已凉,你回房先睡吧。

      瑛珠:不,花好月儿圆(依恋地)夫行妇必随嘛。

      魔神:好。知音陪身边,美景把人醉。瑛珠……

      瑛珠:哎。

      魔神:有件心事,妙彬想求助于你。

      瑛珠:什么事儿?

      魔神:咳,这事儿嘛……也真怕为难了你。

      瑛珠:哎,夫君有何需求,瑛珠当尽心尽力。

      魔神:只因为,多年来苦于奔波,常觉得头晕心悸,这身体……。

      瑛珠:哦,快快求医调理呀。

      魔神:嗨,诸医皆说:有一良药,可是世间难取。

      瑛珠:噢,什么良药?在山崖,在海底?瑛珠走险把它取。

      魔神:这良药嘛,不在山崖,不在海底。良药就在……

      瑛珠:在何处?

      魔神:就在……(察言观色,略停)

      瑛珠:在何处?夫君快讲呀!

      魔神:在瑛珠玉体呀。

      瑛珠:(莫名其妙)我——身上……?

      魔神:惟有娇妻乳汁,可补妙彬身虚。

      瑛珠:噢!……(沉默)

      魔神:只怕瑛珠,不肯相济呀?

      瑛珠:我……(思索)为夫君养身补虚,瑛珠岂有吝啬之理?

      魔神:这……妙彬知恩图报,不胜感激,不胜感激!

      4·4

      魔神府穴,富丽堂皇。

      魔神(少艾容貌)与瑛来饮酒刚毕,欢声笑语间魔神取来一件佩珠闪亮的紫纱。

      魔神:瑛珠,这件紫纱,从此属于你。(将紫纱披于瑛珠身上)

      瑛珠:(欣赏着紫纱)这……正合我身。它一定是冬暖夏凉吧?

      魔神:岂止是冬暖夏凉,它更能防身御贼。

      瑛珠:防身御贼?伶仃岛也不太平?

      魔神:大海无际无边,怎无强梁盗匪。

      瑛珠:哦……

      魔神:我的几位故交,多半粗俗流气。日后在你面前,恐有不规之举。披上这件紫纱 ,他们谁也不敢对你放肆。

      瑛珠:喔……原来如此。

      4·5

      夜幕下,孤仙池中黑狼旋转,异响刺耳。

      一条蛇精现身于池中漩涡处,继而从池内爬上岸,引颈伸芯,卷身摆尾,吐烟生雾,变一妖女,冶容华装,舞风弄技。

      蛇精:(自语)蛇精出水变美女,化名丽影善巧词。方才闻得真人气,不知池边来了谁。倘能饮到真人血,我便驾云可高飞。(四窥)仔细窥,有两位,哈哈!。得计,得计!采朵荷花迎上去,(顺手采荷花在手)交个朋友巧投机。

      魔神(少艾容貌)与瑛珠漫步走来。

      蛇精:啊哈!(持荷花迎上,瞅着瑛珠)妙彬先生,这是哪位?

      魔神:她呀?芳名瑛珠,我的娇妻。

      蛇精:喔,瑛珠小姐……(诡秘地察视着瑛珠)真是天下之娇娥,绝世的玉叶金枝。羡慕,羡慕!敬佩,敬佩!妙彬先生,瑛珠小姐,丽影新采的荷花,献与您夫妇二位。(献花)千里鹅毛,聊表心意。

      魔神:愧纳盛情,(接荷花)瑛珠,快向丽影小姐道谢。

      瑛珠:(恭谨地)谢谢丽影小姐!

      蛇精:祝愿二位:鸾凤和鸣,如胶似漆,恩爱美满,康乐百岁。

      魔神:瑛珠,(指蛇精)丽影小姐与我是故交,以后你们互相关照,不分彼此。

      蛇精:是啊,瑛珠小姐,(拉住瑛珠手)从此我们都是朋友,共福共患,不分彼此。

      瑛珠:瑛珠年幼,少不更事。日后还盼丽影小姐,多多指教小妹。

      蛇精:都是自己,不必客气。妙彬先生,我与瑛珠一见如故,今后就是姐妹,家中已备美酒,请二位前往痛饮,畅叙。

      魔神:喔!不胜感谢! 。

      蛇精:瑛珠妹妹,随我赴席。(牵瑛珠手疾步而去)

      魔神:(望着瑛珠的背影)美,美!(身冒紫烟,顿变原貌,奸笑)哈哈哈哈!伶仃岛造庄园,如愿以偿,得瑛珠称豪雄,猛虎添翼!(诡秘四探)

      第五章

      5·1

      当夜,伶仃岛海岸。

      乌云涌动,惊涛可怖,密林阴森,烟笼雾锁。

      大海里黑浪涌旋,冒出一股黑烟,黑烟中一只鳖精爬上岸,就地打滚,变一青面秃头恶汉。

      鳖精:(自语)鳖精出水上了岸,(蹙鼻而嗅)闻得香味嘴更馋。( 隐入密林)

      大海里浊浪翻涌,冒出浓浓黄烟,一只蟹精现身其间,继而爬上岸,就地打滚,变一黄面黄须拙汉。

      蟹精:(自语)蟹精上岸仔细瞅,(向密林窥视)乌卒已走我前头。

      鳖精自密林而出,与蟹精相遇。

      鳖精:哦呀!玄煞老弟,你也来此?

      蟹精:是啊。大海游串,寻宝觅食。

      鳖精:哦……(嗅)老弟,你细细闻,酒肉味道,香喷喷。

      蟹精:(嗅)真的!酒香肉味一阵阵,滴滴口水流出唇。

      一只虾精自密林跳出,

      鳖精:玄煞老弟,你看!(指虾精)

      虾精口吐赤烟,变一赤面刁汉。

      蟹精:哦,是刁棱个坏蛋。

      鳖精:喂!刁棱老弟,你也到此流串?

      虾精:啊哈!(迎向蟹精、鳖精)原来是两位老兄?不料在此又见了面。

      鳖精、蟹精:(齐声)我们天生有缘啊。

      虾精:二位来此……?

      蟹精:一探宝物,

      鳖精:二寻食源。

      虾精:哦,二位来得有眼呐!此岛珍宝到处是,荤食素食样样鲜。

      鳖精:已经闻得,阵阵香味扑鼻来。

      蟹精:(嗅)香味来自哪一边?

      虾精:二位不知?丽影今夜摆家宴,好酒好肉一盘盘。

      鳖精:哦,丽影她……宴请哪方贵宾?

      虾精:这贵宾嘛,说来二位倒也不生。

      蟹精:不生?是哪个浑种?

      虾精:头号大盗,霸主魔神。

      鳖精:噢,原来宴请妙彬。都是故交情分。

      蟹精:妙彬遥居云洲,他……?

      虾精:他,看中了这块宝地。就在此招亲。妻子名叫瑛珠,这可是个真人!

      鳖精、蟹精:(齐声)啊!真人?

      虾精:一股真人气味,二位细细闻闻。

      鳖精、蟹精贪婪而嗅。

      鳖精:嘿!……(馋得眼红)倘若吃到人心,我可乘风飞滚。

      蟹精:啊!……(垂涎欲滴)如能喝到人脑,我便由蠢变精。

      虾精:嘿嘿,二位先别高兴,妙彬那件紫纱护衣,已经披在瑛珠之身。

      鳖精、蟹精:(失望地)呃……

      鳖精:走!看看去,不管得势不得势,不见真人不死心!即使今夜难下手,日后再把机会寻。

      蟹精:对!咱和丽影是故交……

      鳖精、蟹精:(齐声)今夜就去登登门。

      虾精:哈哈!我也陪着二位把水混!

      鳖精、蟹精、虾精争先抢步奔入密林。

      5·2

      蛇精密穴,五光十色。

      蛇精(妖女貌)与魔神(少艾容貌)饮酒正酣。瑛珠已半醉极困。

      鳖精、蟹精、虾精(均为人形),摇摇摆摆,急急匆匆破门而入。

      蛇精、魔神见之心有不悦。继而转念,假意相迎。

      蛇精、魔神:喔,是三位……

      鳖精:丽影小姐,家设盛宴,也不把我请……

      蟹精:闭门吃酒,还是走了风……

      虾精:我们哥儿仨都是厚脸皮,吃酒不须请。

      蛇精:哈哈哈……!今夜天上吉星照,果然贵客齐光临。

      魔神:我先借花献佛,(举杯)敬三位江湖弟兄。

      鳖精:(枪过酒杯一饮而进)香!香!妙彬先生,(贪婪地瞅着瑛珠)这新人——鲜花儿一样美,(凑近瑛珠)啊,鲜花儿,您也该借花献佛,敬我一杯吧!

      瑛珠回避地后退。

      蟹精:(把脸凑向瑛珠)鲜花儿一朵,酒该先敬我。

      瑛珠转身于一旁。

      虾精:(嬉皮笑脸地)叫我闻闻,(把鼻子凑向瑛珠)啊呀!一闻这鲜花儿的香味,未吃酒我就要醉!(欲抱瑛珠)

      瑛珠躲闪。

      虾精:(厉声)规矩点儿!瑛珠小姐,是我妹妹。要吃酒吃肉,就撕开肚皮。对我妹妹,不得无礼!

      鳖精、蟹精、虾精点头后退,争相抢杯,狼吞虎咽,大吃猛饮……

      5·3

      另室。

      瑛珠困乏而半醉,倚窗发呆。

      宴席那边传来饮酒的嘈杂声。

      瑛珠:(心声)妙彬这伙儿故交,都是些什么东西……

      第六章

      6·1

      字幕:十年后。

      晚秋之暮。

      伶仃岛,海岸橘林。

      秋风萧瑟,云层低沉;海浪汹涌,雾锁橘林;橘枝掩处,石洞幽深;木桩尺余,立于林中。一个金制小箱置于木桩旁。

      橘子正熟,果挂枝间。

      瑛珠拎篮摘橘,汗珠满面。她青春已去,面目憔悴,但紫纱仍披在身。

      她摘满一篮橘子,来到木桩旁,疲倦地放下竹篮,脱紫纱挂于橘枝,扶枝拭汗,困乏地坐于木桩上歇息。

      云天处传来雁鸣。

      瑛珠:大雁……(仰首观雁)

      天际,雁行穿云,渐渐远去。

      瑛珠:(耳边雁鸣凄切,渐渐消失。她目送雁行,直至无踪,自语)大雁去了,寒秋又临。十年岁月,无踪无影。

      林间群雀噪晚。

      瑛珠:(发呆,自语)天将暮,雾锁海,一片混沌;鸟儿们,各结伴,投巢归林;风萧萧,云沉沉,我天涯丢魂,(无力地站起,遥望天空)探长空,思故里,想念亲人……(回忆起昔日的岁月)

      回忆画面——

      昔日的春秋园。

      瑛珠(身着童装)与姐妹们欢快地玩耍、奔跑在故乡的土地上,银铃般的笑声时近时远……

      瑛珠(头扎羊角小辫)蹦蹦跳跳地和哥哥们一同放风筝,风筝脱线飘飞,兄妹踏青追赶……

      瑛珠(翩翩少女)与姐姐们在小溪边洗衣。她们看见飞舞的蝴蝶,起身追赶、捉捕……

      瑛珠与姐姐们一起欢笑着纺线、织布……

      瑛珠和母亲一起养蚕、摘茧……

      回忆停。

      瑛珠独坐于木桩发呆。

      瑛珠:(喃喃自语)六年前,生下了我的鑫鑫,瑛珠血,化乳汁,为夫君补身。可是啊!妙彬他,待妻子越来越冷,度清夜,细思忖,令人寒心。难得知,春秋园今日情景,兄弟姐妹啊,可要照顾好年迈的母亲。十年了,忘不下——那场恶梦,难道说,父亲他——真的无情?

      6·2

      大海里涌起黑浪,鳖精爬上岸,就地打滚,变作人形,走向橘林。

      鳖精:(窥见瑛珠,自语)啊!瑛珠一人独坐,紫纱已不在身。人心香味扑鼻,良机百年难寻。(狂喜,扑向瑛珠)

      瑛珠急忙起身躲闪。鳖精猛追,连连扑抓瑛珠,瑛珠屡屡脱身。惊险之际瑛珠急披紫纱,鳖精怅然却步。

      鳖精:(掩饰凶相,嬉笑)嘿嘿!妙彬夫人,我试试你的功夫如何,还真有几套防身之功。

      瑛珠:哦……(意在言外)乌卒先生?我还真没把你看清。

      鳖精:嘿嘿,嘿嘿……(眼馋地瞅着篮中橘子)妙彬夫人,天已黄昏,您还守在橘林。如此终日劳苦,真是勤奋之人,我要是有您这样一位夫人,那可愿当神敬奉。

      瑛珠:(冷冷地)请问乌卒先生,您有什么事情?

      鳖精:嘿嘿,嘿嘿……也没什么事情。妙彬先生他……?

      瑛珠:他呀,橘子已熟,客商登门。他在家里,招待贵宾。

      鳖精:噢,妙彬夫人,您这金色的蜜橘,真是天下珍品啊!我一闻到这甜味,口水就流到嘴唇。

      瑛珠:(提起橘篮)拿去吧!

      鳖精:(急忙抱住橘篮)啊!不好意思……

      瑛珠:都是朋友,一点薄情。

      鳖精:多谢!多谢!(咬了一口橘子)夫人如此慷慨,乌卒真感激不尽。再见,再见!您……保重,保重!(转身而去)

      瑛珠困乏地坐于木桩上。

      6·3

      大海里浊浪翻涌,冒出黄烟,蟹精现身其间,继而爬上岸,就地打滚,变作人形。

      鳖精抱橘篮奔至海边,与蟹精撞个满脑满怀。

      鳖精、蟹精:哎哟!(各抱其头,彼此怒视)浑蛋!……

      蟹精:(四窥)今天又没得势?

      鳖精:咳!仅仅迟了一步,人心没有到嘴,不过也不赔本,赚了这篮蜜橘。

      蟹精眼馋地瞅着橘林那边的瑛珠。

      鳖精:走吧,走吧!她已披上护纱,再去也是白搭。(抱橘篮欲走)

      蟹精乘势一把抓取两个橘子。鳖精不满地踢它一脚。蟹精返踢鳖精一脚,急急逃跑。鳖精抱篮追赶

      6·4

      橘林。

      瑛珠正困。倚树半睡。

      一团恶浊的烟雾飞旋而来,虾精现于其间,继而变作人形,溜进橘林偷摘橘子。

      瑛珠:(惊醒,发现虾精)什么东西?敢来做贼!(急忙站起)

      虾精逃遁。瑛珠追去。

      蛇精(人形)手牵六岁的鑫鑫走来。

      蛇精:鑫鑫,喊你妈妈去,告诉妈妈:大姨想吃橘子。

      鑫鑫:(喊)妈妈!你在哪里?妈妈!你在哪里?……(奔向橘林密处,身影消失)

      蛇精:(面露凶相,自语)哼哼!鑫鑫,六岁人童,血气还嫩。再等六年,你就胎气退,获得真魂。到那时,哼哼!足够我美美饮上一顿。人血入腹,我就可挟风驾云。(狞笑)

      瑛珠牵鑫鑫手自橘林密处走来。

      蛇精:(立刻喜笑相迎)哎呀!我的鑫鑫!(挽起鑫鑫手)

      鑫鑫:大姨,妈妈追上个小偷。

      蛇精:噢……哪儿来的孬种?

      瑛珠:还是那无赖的刁棱。(困倦地坐于木桩)

      蛇精:(佯怒)可恨的孬种!又放他去了?

      瑛珠:这类东西,耍赖为生。给他一点,图个安宁。

      蛇精:(跪地)阿弥托福!瑛珠妹妹菩萨之心。此生此世,一定得大福、好运。

      鑫鑫:(拉蛇精)大姨快起,跪得腿疼。

      蛇精:(站起,抱起鑫鑫)多乖的孩子!大姨的宝贝儿。(吻其脸)

      瑛珠:鑫鑫,妈妈的乳汁本来有限,又多半补济了你的父亲。六年来,你靠自己吃饭长身。你大姨,喂你喝粥吃果。长大后,可要向大姨报恩。

      鑫鑫:大姨!大姨!我跟您最亲!

      蛇精:乖乖儿!……(再吻之)饿了吗?走,到大姨家,大姨给你做鱼片馄饨。(牵鑫鑫手欲去又停)对了,鑫鑫,刚才大姨说的啥?

      鑫鑫:(回想)妈妈!大姨想吃橘子。

      瑛珠:(提起满篮橘子递与蛇精)丽影大姐,吃完了,只管来取。

      蛇精:好的,好是,(欣喜地接过篮)还是姐妹最亲。

      蛇精牵鑫鑫手嬉笑而去。

      6·5

      大海无垠,高天云渡。一只海鸥穿云奋飞。

      海鸥俯瞰大地——橘林茂密。一声脆鸣,落于林间。扇翅生烟,化一娇女,飘衫舞裙,欣然赏橘。

      海鸥:(自语)好美伶仃岛!饥渴见蜜橘。(扬手摘橘,忽又收臂)橘林主人何处去?(寻望)不付金钱不能吃。

      瑛珠拎篮自橘林密处走来。

      瑛珠:(见海鸥)姑娘!……

      海鸥:(迎上前)大嫂!……

      瑛珠:来自何方?您要找谁?

      海鸥:天下旅行,途经此地,正感饥渴,忽见蜜橘……

      瑛珠:(随手递上鲜橘)姑娘,拿去充饥。

      海鸥:(欲接又住)多谢大嫂!请收金币。(递上金币)

      瑛珠:(连连摇手)不必,不必。百年不遇。

      海鸥一眼看见瑛珠腕上玉镯,凝目盯视,再看另腕,却仅一只。她不禁惊喜,手中金币落地。

      瑛珠:(拾起金币递与海鸥)您的金币。姑娘收起。

      海鸥:(紧捧瑛珠戴镯之腕)大嫂玉镯精美,怎么仅戴一只?

      瑛珠:(痛惜地)哎……早年遇难,丢失一只。

      海鸥:可记得丢失于何地?

      瑛珠:这……(不愿谈及往事)大概已沉海底。

      海鸥:(细察瑛珠)大嫂,我这里却有一只。(捋袖露腕,腕戴玉镯)您看,两只是否一对?

      瑛珠:啊!……(一眼认出自己的旧物,惊讶万分,双手紧捧海鸥戴镯之腕,愣呆无语)

      海鸥:(与瑛珠双手相捧)大嫂可叫瑛珠?

      瑛珠:(往事涌胸,潸然泪下)正是。

      海鸥:春秋园是您故里?(为瑛珠拭泪)

      瑛珠:正是,姑娘怎知?

      海鸥:大嫂,什么时候来到这里?

      瑛珠:(洒泪不止)十年前,怪风暴袭,不幸中,飘落此地。姑娘您……?(为海鸥掸尘)

      海鸥:我呀……自由鸟,叫海鸥,翅开云路,游浩宇,飘大洋,访遍绿洲。十年前,曾遇见您的老母……

      瑛珠:啊!我母亲!她……

      海鸥:(动情地)大海上,寻女儿,她悲极痛哭。

      瑛珠:(急切地)她……

      海鸥:老人家把玉镯交与我手,托付我飞天下寻找瑛珠。

      瑛珠:您……

      海鸥:披风霜,顶雷雨,不避寒暑,十年来,行天下,野崖而宿。今在此见到您,我如释重负,这是您老母的“寻儿血书”。(探怀取出白绢血书)

      瑛珠:哦……!(立即认出母亲的手绢,双手捧过,泪如雨下,俯首拜读。)

      云外长空回响起母亲的声音——

      “瑛珠儿:遭灾难,你无音无信,抚白发念孩儿,我撕肠裂心……”

      瑛珠:母——亲——!(一声长唤,洒泪而跪)

      云天外母亲的声音——

      “你兄弟你姐妹,渡海越岭,奔万里走天涯,把你查寻。逢佳节世上人同欢共庆,惟你母心病重洒泪思亲。母的泪,流不尽,夜透枕,昼湿襟。宴客对酒难下饮,晨曲晚乐无心听。孩子啊!骨肉恩,同胞情,山高海深。盼啊盼!盼孩儿,你早一日回归家门。”

      瑛珠:母——亲——啊——!(伏地叩头,泣哭)

      海鸥:(扶瑛珠站起)瑛珠啊!不要哭。有苦有难,可对我诉。

      瑛珠:海鸥姑娘啊!一腔苦无处诉,又愧又痛!十年来落天涯,浪打浮萍。母年迈却不能堂前孝敬,又连累我九位姐妹弟兄。望长空念家园魂飘云影,何日里报母亲养育恩情?

      海鸥:瑛珠啊!今日的春秋园非同旧景,五谷丰百业兴水绿山青。姐和妹,兄与弟,情深意重,殷切切盼望你早踏归程。

      瑛珠:我……(悲痛地洒泪)光阴逝,青春去,体衰力尽,还故里有何颜再见亲邻?

      海鸥:归家园投母怀,理直名正,这血书已为你拂去旧尘。

      瑛珠:(思忖,彷徨)海鸥姑娘啊!我在此已成家有夫有子,十年来洒汗水育成橘林。春秋园,最牵神,伶仃岛,又挂心,是留岛是归里,举棋不定,心问口口问心,我胸无主魂啊。

      海鸥:也是啊,故乡牵神,此地挂心,归留两难,胸无主魂。好吧,瑛珠大嫂,我受伯母之托,天下把你查寻。如今,我要快去春秋园,把喜讯告诉老人。

      瑛珠:(万分激动)海鸥姑娘!您为我……寒暑不避,奔波十载。感激之心,千言难尽!

      海鸥:彼此相助,世之常情。生于尘世,谁无不幸?(深情地)瑛珠啊!大海险恶,盗贼横行。孤岛飘摇,世不太平。风云变幻,难测吉凶。独守橘林,须多保重。我的义父,海上渔翁。武艺高强,济良诛凶。(探怀取一闪闪发光的银珠递与瑛珠)你带此珠,与他相认。

      向他学点功夫,也好御贼防身。

      瑛珠:(珍重地接过银珠)记下了。谢谢海鸥姑娘!……

      海鸥:海阔路遥,我就登程吧。(转身欲去)

      瑛珠:海鸥姑娘,您等一等。(甩头取发一绺,递上)这绺青丝,取自瑛珠之身,托您带上,交与我的母亲。告诉我母,瑛珠还在世上,亲情似海,女儿铭记在心。

      海鸥:一定办到。

      瑛珠:(自金制小箱内取酒两瓶)海鸥姑娘,这是两瓶橘酒,由我亲手酿成。(递酒与海鸥)一瓶送您,路上解乏。一瓶托您带回春秋园,敬献与我的故乡亲人。

      海鸥:(捧酒)谢谢!瑛珠放心!我就上路吧,日后再逢。(身生白烟,顿化鸟体,展翅飞去。)

      瑛珠:海鸥姑娘!一路顺风!

      瑛珠仰望云天,目送海鸥。

      云空,海鸥越飞越远。

      6·6

      蛇精(妖女貌)自草木茂密处诡秘出现,仰视海鸥飞去的天空。

      蛇精:好你个海鸥,敢来调唆瑛珠!哼!我要速告妙彬,叫你脱毛葬骨!(疾步而去)

      第七章

      7·1

      字幕:两年后。

      海岸沙滩。

      瑛珠正与渔翁习武练功。刀来剑往,寒光闪烁。

      渔翁故意做个破绽,被瑛珠飞刀击倒。

      瑛珠:老伯!……(弃刀奔去,欲扶渔翁)

      渔翁翻身而起,抓起瑛珠所弃之刀,直逼瑛珠颈项。

      瑛珠:(顿悟)哦!……

      渔翁:(收刀,郑重地)记住了:刀,不可离手!

      瑛珠:(点头)记住了。这是演练……

      渔翁:演练就是交锋。功夫有二:一是身功——在你的手脚;二是心功——看你的智慧。彼此拼杀,手不离器,心不离计。

      瑛珠:(拭汗)记住了,老伯。

      渔翁:再来!(向瑛珠递刀)

      瑛珠正欲接刀,刀已从渔翁手中挟风而飞。

      渔翁:(大喝)接刀!

      瑛珠明白其意,飞身接刀。

      双双拼杀,刀呼剑鸣——(画面渐远)

      7·2

      橘林幽暗,可闻涛声沉闷。飞雾笼罩,海面残阳混沌。

      橘子又熟,果挂枝间。

      八岁的鑫鑫舞动小木棒摹仿大人习武。

      鑫鑫:嗨!杀!杀!……

      魔神(原貌,佩剑)轻步走来。暗中窥视鑫鑫,而后身生紫烟,变作盛装美男。

      魔神:(走近鑫鑫)鑫鑫……

      鑫鑫:爸爸……

      魔神:你在耍什么?

      鑫鑫:习武艺,打盗贼!(挥动手中木棒,打在魔神头上)

      魔神:哎哟!

      鑫鑫:哈哈哈哈……!爸爸,(扔木棒于地,擦汗)半年没有见您了,您都去了哪里?

      魔神:天下做生意呀。你妈妈呢?

      鑫鑫:(指橘林稠密处)那边正摘橘子。爸爸,妈妈很想故乡,我也想见外婆。

      魔神:(瞪目)你……!哪里有什么外婆!

      鑫鑫:有。在春秋园。外婆也想妈妈和我。

      魔神:此话……(审视的目光盯着鑫鑫)是谁对你说的?

      鑫鑫:海鸥姑姑。

      魔神:哦!(警目圆瞪)海鸥……?

      鑫鑫:是啊。海鸥姑姑还为妈妈找到了丢失的玉镯。

      魔神:噢……!(惊疑地寻思。用指头在鑫鑫额头一点)睡吧!

      鑫鑫:(立刻困得站立不住)爸爸……(身子一摇,倒地入睡)

      魔神:哼哼!(目射异光,口吐紫烟,烟笼其身,顿复原貌)海鸥!敢来兴浪推波,好吧,叫你尝尝苦果!(拔剑,疾步而去)

      7·3

      海中涌起团团烟瘴。

      鳖精、蟹精一前一后自大海爬上,在乌烟瘴气之中变为人体。

      鳖精:(四窥)不见瑛珠身影。

      蟹精:(忽见鑫鑫)鑫鑫正在睡中。(欲扑向鑫鑫)

      鳖精:(阻止)慢!他岁不满十二,还未获得人的真魂。

      蟹精:这……

      鳖精:(顿生心计)对!机会难遇,真人难寻。不如先把他弄走,阴腥岛上暂养存……

      蟹精:等他十二岁满,真魂归身……

      鳖精:到那时不就可……

      蟹精:我喝脑,

      鳖精:我吃心!

      鳖精、蟹精:(同笑)哈哈哈哈!

      鳖精:事不宜迟,

      鳖精:别误时辰!

      鳖精与蟹精扑过去捆绑了鑫鑫。鑫鑫惊醒啼哭。

      瑛珠(披护纱)自橘林深处奔来,见状大惊。

      瑛珠:(大呼)鑫鑫——!(扑向鑫鑫,紧紧抱住)

      鳖精、蟹精死死不放鑫鑫。

      瑛珠:(怒斥)玄煞!乌卒!我把你们视为朋友,为何如此残下毒手?!

      鳖精:固然是朋友,各有所需求。

      蟹精:我要喝人脑,他要吃人肉。

      鳖精:天下己为先,朋友放在后。

      鳖精、蟹精猛力夺过鑫鑫,拖之欲下海。

      瑛珠:站住!(操木棒追上,拦住鳖精、蟹精去路)

      鳖精、蟹精丢下鑫鑫,与瑛珠拼打。

      云空一声脆鸣,海鸥挟风穿云飞到,落地扇翅,化作人身。手持双剑,英气凛凛。

      海鸥:(大喝)二贼滚开!

      瑛珠、海鸥与鳖精、蟹精拼杀。

      鳖精乘机托起鑫鑫逃跑。瑛珠追去。

      海鸥猛战蟹精。

      四鳖、四蟹一齐窜来,围攻海鸥。海鸥双剑飞舞,孤战群丑。

      鳖精劫持鑫鑫跳入大海。众鳖、蟹纷纷扑海而逃。

      瑛珠:(大呼)鑫——鑫——!(追至海边)

      大海恶浪滔天。

      海鸥奔来,抱住瑛珠,双双跪地相扶……

      第八章

      8·1

      天空流云似涛,群山疾风呼啸。

      海鸥(鸟体)穿云搏雾,击翅奋征。

      8·2

      险崖之顶。

      魔神(原貌)佩箭携弓,怒目探空。

      魔神:(仇视地)海鸥!竟敢又来骚扰!哼哼!叫你碎骨脱毛!(搭箭引弓)

      8·3

      云空,海鸥中箭,坠向大海。

      8·4

      险崖之顶。

      魔神:(原貌,持弓狂笑)哈哈哈!海鸥啊!海鸥!只要中了我的毒箭,天下难寻解毒药。没有鳖肝蟹心和人血,你只有死路一条!

      8·5

      天空。

      一蔟火云飞旋而至,火神现身其间。

      8·6

      险崖之顶。

      魔神:(惊)啊!火神!……(向云中火神射箭)

      8·7

      云空。

      火神挥臂,火球纷纷落下,顿时满山起火。

      8·8

      险崖之顶。

      魔神拼命呼风。

      风愈狂,火愈烈。

      魔神:(大惊)啊!不好!不好!火种落遍伶仃岛!呼风愈烈,火焰愈高。此地已难存身,孤岛不得不抛。罢了,罢了!瑛珠气血日衰,容颜越来越老。我必另择宝地,这里一切撤消。

      烈火已烧到魔神脚下。

      魔神:告辞了,伶仃岛。(口吐紫烟,烟溶乌云)

      魔神驾乌云而去。

      风啸雷鸣。

      8·9

      沧海浩淼,巨浪滔天;云雾朦胧,日光混沌。

      渔翁驾龙舟信游于大海,豪迈放歌——

      天失光哎,海笼雾啊,恶浪翻涌,

      莫非是哎,那魔神啊,又在兴风。

      哪怕它哎,天柱折啊,日坠海倾,

      驾龙舟哎,越险涛啊,信游从容。

      渔翁:(举目瞭望,忽有发现)啊!海鸥落水!好像是中箭在身。(奋力驶舟)

      8·10

      海鸥(鸟体)带箭坠海。

      渔翁驾龙舟赶到。

      渔翁:孩子!你中箭了!(打救海鸥上船)

      海鸥身生白烟,变为人体。

      海鸥:(半昏迷中)父亲……

      渔翁:(为她拔下箭,看箭锋)不好!箭锋有毒。(查看海鸥伤口)毒已入身!(再看箭尾)哦,箭尾有字,(念)“瑛珠之箭,要你性命。”(一怔)

      海鸥:(苏醒)什么?!(接箭看之,念)“瑛珠之箭,要你性命。”(愕然)这……不可能!父亲,不可能!

      渔翁:(思忖)孩子!瑛珠她……我只教了她刀法棒术,未曾传过射箭拉弓啊。

      海鸥:父亲,这一定是个离间计!(扶伤忍痛)

      渔翁:我也如此认定!

      海鸥再次昏倒。

      海上传来儿童啼哭声。

      渔翁:(举目观望)啊!有孩子遇险!(驱舟急去)

      8·11

      狂风大作,怒涛咆哮。

      鳖精、蟹精(人形)摇船于大海。

      舱内传出儿童啼哭声。

      鳖精:马上就到阴腥岛。

      蟹精:为何云黑起怪涛?

      渔翁驾龙舟迎面而至。

      渔翁:(目闪金光,指鳖精蟹精)什么精气?又在行盗!停船验舱,快把名报!

      鳖精:你大爷乌卒。

      蟹精:你二爷玄煞。

      鳖精:你这个刁老家伙,

      蟹精:还敢霸海挡道?!

      渔翁:舱内怎么有童子哭叫?

      鳖精:滚吧!你管得了?

      鳖精、蟹精摇船欲走。

      渔翁:(挺舟拦住)哼哼!为鱼,应知海深;为鸟,当晓天高。二贼!(举桨指鳖精、蟹精)既不知海深,也不晓天高,可笑,可笑!哈哈哈!……(拂须大笑)

      鳖精:混蛋!你还敢跟大爷耍刁!

      蟹精:滚开!不然把你狗头砍掉!

      渔翁:(大喝)开舱查验!(逼近鳖精、蟹精)

      鳖精:看刀!(举刀砍向渔翁)

      渔翁举双桨架刀,火星四射,双桨顿变宝叉一双。

      蟹精:看锤!(举锤打向渔翁)

      渔翁双叉架锤,锤抛半空。

      渔翁双叉飞舞,猛战鳖精、蟹精。

      鳖精、蟹精招架不住,弃船而逃。

      渔翁躯龙舟追去。

      鑫鑫挣扎出船舱,他双臂被绑且面蒙黑布。

      鑫鑫:(恐惧地呼唤)妈妈——!

      渔翁举双叉返回,双叉分别扎取鳖、蟹。

      渔翁:(对鑫鑫)孩子,别怕。两个精气已现原形,在我叉尖即将丧命。

      渔翁以双叉钉鳖、蟹于船上。为鑫鑫解绑,揭去蒙面黑布。

      鑫鑫:(一眼认出渔翁)渔翁爷爷!您是教我妈妈武艺的爷爷!

      渔翁:(抱住鑫鑫)你是鑫鑫!……

      鑫鑫:爷爷!(惊奇地望着被钉在船上的鳖、蟹)它俩……?

      渔翁:就是要害你的两个精气。

      鑫鑫:啊!……(愣呆)乌卒和玄煞!它们都是我爸爸的朋友,竟要害我!原来它们是这种东西!

      渔翁:鑫鑫,你爸爸……

      鑫鑫:我爸爸的朋友怎么是这种东西?!

      渔翁:孩子,日后你会真相全知。

      鑫鑫:……(茫然)

      渔翁:(扶起昏倒的海鸥)孩子……

      海鸥:(缓缓苏醒)父亲……

      鑫鑫:(一眼认出)您是海鸥姑姑!

      海鸥:鑫鑫……(捂伤忍痛)

      渔翁:鑫鑫,(拿毒箭)这支箭你可见过?

      鑫鑫:(看箭)这是我爸爸的毒箭。

      海鸥:噢……是妙彬!

      渔翁:鑫鑫,(指毒箭)就是这只毒箭,把你姑姑射中。

      鑫鑫:啊!(扑向海鸥)姑姑!如果不快解毒,马上就会要命!

      渔翁:鑫鑫,你知道解毒秘方吗?

      鑫鑫:知道。

      渔翁:快说!

      鑫鑫:先用人血涂伤,再吃鳖肝蟹心。

      渔翁:好!鳖、蟹都在手中,(指双叉订在船上的鳖、蟹)我来掏肝挖心。(拔刀)

      鑫鑫:姑姑,我给您涂伤口。(咬破手指,滴血于海鸥伤口)

      海鸥:(心疼地)鑫鑫,疼不疼?

      鑫鑫:爷爷救我命,姑姑有大恩。妈妈对我讲:要做知恩人。

      第九章

      9·1

      数月之后。

      大海,孤岛。

      凄风如咽,惊涛似吼。

      远远飘传着瑛珠悲苦的唤儿声——

      “鑫鑫——!鑫鑫——!鑫鑫——!鑫鑫——!……”

      9·2

      海岸。落叶飘零的橘林。

      瑛珠面容憔悴,怅然木立。

      瑛珠:(自叹自语)向沧海,唤鑫儿,应声不见,念妙彬,计日月,他该归未返,心如悬,肠如揪,我坐立不安。

      虾精(人形)悄悄绕至瑛珠身后,偷偷脱其护纱,并趁势摸衣掏钱。

      瑛珠(猛然转身,怒呵)无耻刁楞!你居何心?!

      虾精:(嬉皮笑脸)嘿嘿!我受妙彬之托,来取这件护身。休骂刁楞无义,只怨妙彬不仁。

      瑛珠:你说什么?!

      虾精:妙彬已回云洲,他又另娶新人。要把紫纱收回,赠他新妻防身。

      瑛珠:(惊愕)你!此言可真?

      虾精:(出示一纸)妙彬手令在此,字字万确千真。

      瑛珠接看,愤极失色,瞠目哑言,浑身颤抖。

      虾精:别了。(嬉笑欲去)

      瑛珠:慢走!(操刀追杀虾精)

      虾精且战且逃,跳入大海。

      瑛珠向海愤立。

      蛇精(人形)溜来,抱起瑛珠的金制小箱欲走。

      瑛珠:(回首)丽影你……?

      蛇精:(得意地)呵呵!妙彬已去,不再回伶仃。这些金钱,我想用一用。

      瑛珠:你……!

      蛇精:别了,别了,我要去旅行。(欲走)

      瑛珠:(义愤至极)丽影!你我素来姐妹相称,此举不觉道义不通?

      蛇精:哈哈!这天下道义嘛,嘿嘿!已经无影无踪。(欲走)

      瑛珠:(夺住小箱子)丽影!这是我半生的血汗积蓄,日后全靠它度日活命。抢去它,就是断我生路,难道你,竟然如此绝情?!

      蛇精:天下万物,只图自己生存,友谊之谈,全是飘渺幻影。再不放手,叫你剑下抛命!(拔剑)

      瑛珠:(目射怒火)丽影!真的是:“友谊之谈,全是飘渺幻影?!”

      蛇精:不是吗?妙彬何去?你还在做梦未醒!,(狞笑)

      瑛珠:(愤然抽刀)丽影!……

      蛇精:(挥剑刺去)看剑!

      瑛珠迎击。

      刀剑相搏,各展技艺——(远、近镜头交替)

      蛇精乘机抱箱跳海而逃。

      瑛珠追至海边。

      恶浪袭岸。

      瑛珠晕跌。

      沉雷滚滚。

      瑛珠:(挣扎站起,绝望地长呼)天——哪——!(咬牙切齿)好一个背信弃义贼妙彬!(如梦大醒)我…… 我错了!我错了!我,双目黑白不分!我,把魔鬼当人!(晕眩而跌)

      雷鸣,雨袭,浪吼,风啸。

      瑛珠:(缓缓抬头,凄然四盼)

      (女声伴唱)

      天苍苍,海茫茫,满目惨雾,

      心已碎,魂已丢,身骨欲酥,

      猛兽撕胸裂肺腑,

      刀绞肝肠向谁哭?

      瑛珠悲怆恸哭。

      (女声伴唱)

      耳边是恶涛,眼下是绝路,

      想前一腔恨,思后满腹愁。

      泪簌簌,衣衫透,

      牙咬碎,恨难休。

      云空一声鸟鸣。

      海鸥(人体,右臂包扎)出现于瑛珠面前。

      海鸥:瑛珠……

      瑛珠:啊!海鸥姑娘!(与海鸥洒泪相抱)

      海鸥:瑛珠啊,(为瑛珠拭泪)乱世之秋,各有不幸,面对灾难,咽下悲痛。

      瑛珠:(手抚海鸥右臂)海鸥姑娘,你,何日受了伤?

      海鸥:这……上次告别,刚踏归程,途遇不测,被毒箭射中。

      瑛珠:哦!……

      海鸥:多亏义父救了我,又意外巧遇您的鑫鑫。

      瑛珠:(万分惊喜)啊!见到我的鑫鑫了?

      海鸥:鑫鑫献血洗箭毒,取药鳖肝和蟹心。

      瑛珠:(惊愕)噢……?(心声)只有妙彬的毒箭,解毒才用人血、鳖肝和蟹心。(暗暗思忖)难道是他下毒手?谋杀海鸥……!

      海鸥:海鸥死里逃个命,此伤隐隐仍作疼。

      瑛珠:海鸥姑娘!那毒箭……?

      海鸥:(袖中出箭)在此。

      瑛珠:(见箭惊愤,念箭尾字:)“瑛珠之箭,要你性命。”(恍然大悟)妙彬!无耻之徒!外披君子皮,内藏小人心。劈你千万段,难解心头恨!海鸥姑娘!……(欲诉又止,与海鸥洒泪相抱)

      海鸥:瑛珠啊!此话不须诉,此时莫激动,海鸥有双目,能识伪与真。一切怨愤成云影,挺胸放眼看前程。您的鑫鑫……

      瑛珠:我的鑫鑫他……?

      海鸥:鑫鑫已脱险,你尽管放宽心。

      瑛珠:我的鑫鑫!他在哪儿?

      海鸥:义父已经亲自把他送……

      瑛珠:把我的鑫鑫送哪儿去了?

      海鸥:送往春秋园,交与了您的母亲。

      瑛珠:海鸥姑娘!……(万分感激地)您和老伯恩义重,瑛珠来日报恩请。

      海鸥:瑛珠,您家父翁,天涯奔波,时刻把你惦记在心。老人日前委托我,送您这颗“启慧灵”。(袖中取金光闪耀的“启慧灵”递与瑛珠)

      瑛珠:(百感交集,一声大呼)父——亲——!……(接过“启慧灵”,珍重地捧于胸前,激动沉思)……

      回忆镜头——十二年前。

      梦中瑛珠:(丢魂失魄,惶惶惊盼)父亲——!母亲——!……

      变身魔神:孩子!……

      梦中瑛珠:(惊喜)父亲——!(跪拜于变身魔神面前)

      变身魔神:(怒指)你呀……阖家人正寻你,乡邻轰动,你竟然在此地,藏身隐踪。

      梦中瑛珠:父亲!孩儿我……被怪风卷到此,险些丧命。

      变身魔神:(冷眼)恩!……

      梦中瑛珠:父亲啊!……(欲辩解)

      变身魔神:(怒斥)哼!为女不守闺门德,私自外奔败家风!

      梦中瑛珠:父亲……孩儿不是败俗女,前因后果诉父翁……

      变身魔神:住口!在闺门不安分,弃家叛宗,千里外寻野夫,你纵性觅情。跳大海难把你污秽洗净,罪难恕,情难谅,家规难容!

      梦中瑛珠:(委屈万分)父亲啊!……

      变身魔神:我已命令你姐妹弟兄:把你捉拿回去,剥皮抽筋,投入火坑!

      梦中瑛珠:(颤抖)父亲啊!……(扑跪于变身魔神脚下哭泣不止)

      变身魔神:哼!(拂袖而去)

      梦中瑛珠:(追赶)父亲啊——!(拉住变身魔神衣角)您听女儿诉详情……

      变身魔神:住口!(挥臂将梦中瑛珠打倒)

      回忆停。

      瑛珠:(遥望云天)梦境啊,到底是一场幻梦,父亲啊!终究是骨肉亲情……

      回忆镜头——十五年前。

      冰雪耀目,银装素裹。

      瑛珠(童年时代)与父亲(火神)在野外滑雪。

      瑛珠被父亲牵着手,时而慢滑轻履,时而快滑如飞。

      父亲有意放开了瑛珠的手,让她自己向前滑去,

      瑛珠越猾越远,在转弯时突然跌倒。父亲将她扶起,并把她冻得发红的双手贴在自己脸上暖着。

      瑛珠双手抱着父亲的脸亲吻。

      回忆停。

      瑛珠:想必是,父亲又添白发了……(手捧“启慧灵”)这“启慧灵”……

      海鸥:瑛珠啊!(指“启慧灵”)吃下它,眼可观故乡之景,吃下它,耳可听亲人之音。

      瑛珠:(将“启慧灵”入口吞下)啊……(顿时心悦神爽)霎时间,眼前一新……

      瑛珠顿时视野无限开阔,她看见——

      春秋园。

      青山碧水,高天祥云。

      粉花翠叶,百鸟争鸣。

      山下楼阁栉比,海面渔舟结群。

      男女田园耕作,老幼欢言悦心。

      瑛珠凝神倾听——

      云外长空传来火神的声音——

      瑛珠我儿:昔日阴云不复存,今朝故园阳光新。岁月难留催人老,盼你早日踏归程。

      瑛珠:父——亲——啊——!(捧心而跪)“启慧灵”,已使我耳聪目明!

      海鸥:瑛珠啊!(携瑛珠手同登山顶,遥指远方)你看!那就是春秋园,你放眼望,你静心听。

      瑛珠在海鸥的指引下举目远眺,凝神聆听。

      9·3

      春秋园海滨。

      阳光明媚,欢乐飘扬。

      母亲挽鑫鑫手,与众儿女瞩望大海。

      母亲:(面海呼唤)孩子啊!归来吧!山岳高入云,怎比骨肉恩!

      众儿女:(面海呼唤)姐姐(妹妹)啊!归来吧!大海深万丈,难比同胞亲!

      鑫鑫:(面海呼唤)妈妈啊!归来吧!我爱春秋园,这里有亲人。

      9·4

      伶仃岛,海岸山顶。

      瑛珠在海鸥的陪同下遥望家乡,谛听着来自春秋园的呼唤声,思绪万千,泪如泉涌。

      海鸥;瑛珠啊!海鸥有双翅,请你骑我身。穿云渡大海,故里聚亲人。

      女声伴唱——

      啊!——

      把你盼啊!把你等!

      啊!——

      故园今日美啊!举目皆亲人。

      啊!——

      光阴催人老啊!只待下决心。

      女声伴唱声中——

      瑛珠企足翘首,驰目凝神……。

      ——剧终。

      本文标题:望故园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4802.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