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人生该去向何处(23)

  • 作者: 橙程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2
  • 热度25102
  •   她告诉我,以前的两个同学在这个医院上班,其中一个男同学以前给我写过书信,一个女同学我们高考一起去的考场,可是,我现在都接触不到他们。到下班了,我也有她没做的那项没做,我们只好去住酒店,我本来自己住一个房间的,她让我和她住一个酒店房间,因为她有工资,我不用掏钱,她说一个人住也是一个人住,还不如两个人住。她告诉我争取明天体检好,因为她听同学说后天好像就不能体检了。我回答说,那样也好吧!我看她都拿着旅行装的护肤品,她去厕所出来了,就去买了几瓶水,我有点不好意思喝,过了一会,我们去吃饭,我们看了几个地方,我决定去请她吃面,吃饭我请。吃饭的时候,我点了一碗宽面,她点了一碗窄面,我觉得她那碗好吃点,我没有吃完,关键不好吃。从饭店出来,我看了看对面,是一家皮肤医院,我想着自己脸上的色素痣,觉得太碍眼了,就心心念念的想去掉,可一直找不到医院,也找不到机会,终于让我看见了,可这次我好像不能,因为有同学在。我们在外面逛了一圈,就回去了,回去以后,我们一起拍了照片,我因为没有带洗面奶,就当天脸上没有抹任何化妆品,我怕晚上洗脸洗不掉。但我们还是拍了一张合照,是我要求拍的,因为好久没有看到她了,我坐在前面的床沿上,手里拿着手机,她坐在床上,她一直都是黑黑瘦瘦的,长得不怎么漂亮,而我虽然素颜,可是看起来要白净和圆润一点,那时候也不知道用美颜。这张照片后来我还发了朋友圈,只是觉得可能自己照得也不怎么好看,就删除了,我以为手机有照片就行,可是后来,我换了手机,照片也已经找不到了。到了晚上,我们看了一下《七十二层高楼》,还看了一下《楚乔传》,我感觉赵丽颖的那个拿弓箭射人的封面有点吓人,可能和我右眼睛眼睑下垂是三眼皮有关,我总感觉她拿弓箭像是在射我一样。她玩了一会手机,我们就各自睡下了,她说明天要六点多起来,早一点过去,排前面,因为还有别人没有体测完。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了床,她用旅行装水和乳抹了脸,而我因为没有拿化妆品,所以没有抹脸,我们收拾好行李,退了房,赶去医院,得亏了她,我想,我还好排在前面,本来是在左边我排在最前面,可是,突然换了方向,变成了右边,我只有跑着换到右边,那样,我就排在了靠后边,最后,做的是心理检测,一个胖胖的有点帅的男医生问了我一个问题,好像是精神疾病是什么,我小心翼翼地回答说精神疾病就是人在心理上面的失调,是精神层面上面的一种病态。他点了点头,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就是一名女医生,大概三十来岁,来到办公室骂了那个胖胖帅帅的男医生一顿,说是他如果不愿意坐班就不用来上班了,他咕哝了几句,好像也没敢反驳。后来,都检测好了,我走出了医院等她,我感觉她回去给医生告状了,说我那个什么有病之类的,我也没有在意,只是有一点点害怕,我觉得可能自己想多了。我们约着一起交了体检表,并一起坐公交车去火车站的饭馆吃了一笼小笼包,还有稀饭,我的小笼包,我没有吃完,粥喝没喝完我忘了,我看她都吃完了,粥也喝完了,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太难吃了,我真心担心饭不干净呢,好像是我付的钱。我本来是打算吃凉皮的,我喜欢吃凉皮,可是,秦敷家凉皮我不能去吃,因为她给我讲有两个优秀的人追她,其中一个就是在安康开了很多家店的秦敷家,她也不打算去吃,那我也不去吃好了。我也给他说我有一个未婚夫,是谁,哪里的,她可能知道,还有她给我说我前男友的事,因为我们都是高中同学,后来,听说他们处过对象,她说他说的我甩了他,说第二天他和他爸来我们镇上的桥头找我,还给我打电话,我都没接,我急忙解释说没有,然后把前男友怎样说话不算数,怎样把我一个人扔在县里的事情给她说了,她还给我说前男友是公务员了,这我都不知道,让我查查他的工资,说他工资很高,我就查了,还真的挺高的,她有意撮合我们。我们一起买了火车票,因为,我也想买早点的下午的坐票回家,可是没有票了,结果是她早已经买好了,她好像不回家了,直接去西安工作的单位,我还以为她会和我一起回家呢!而我只能买站票回去,我们不在同一节车厢,在车厢上我看到一个帅帅的男孩,他买的坐票,我站在他旁边,我感觉自己有点点喜欢他,可是,车到站了,我只能下车了。后来,我回了家,我和未婚夫的婚事也退了,我又联系了前男友李建,我说我还喜欢他,他也说对我还有感觉,于是我们复合了,他还给我发了他在西藏的家里的图片,家里看起来很好看,有花盆,有很多绿植,还有沙发、白茶几、冰箱(沙发与白茶几、冰箱是他知道我要过来新置办的),他还给我发过一个五百的红包,我等到了七月,我去安康学院拿到了我心心念念的高级中学思想政治教师资格证书之后,就自己坐车去那个皮肤医院,我前天晚上就在想怎样去掉这个色素痣,想了很久,我拿着钱准备做去色素痣,人家医生说做不了这个,只能买药,要好几百,后来,另一个医生又说可以做,我就送给了医生好几个口罩,花了好几百,医生给我拍了头部照片,我觉得原来自己的照片还挺好看的,也着实吓了自己一跳,没想到,医生也没有真正的去掉我脸上的色素沉淀,只是用激光扫了几次,也没有出血什么的,她叮嘱我回去不要晒太阳,我吓得都不敢看太阳了,我也没吃饭,因为我怕饭里面有酱油什么的,对皮肤不好,我坐在车上,感觉整个人都快晕倒了,后来,坐在回家的火车上面,我快挺不住了,就买了一桶方便面吃,旁边一个叔叔带小孩,小孩坐在背篓里,我吃着方便面,我感觉小孩也想吃,但是我想了很久,最后没给,因为我觉得这样怕小孩染上大人的细菌。最后,我回家了,我还是不太敢晒太阳,回去的时候,发现村里在办丧事,原来村支书的母亲去世了,他母亲把头挂在椅子的绳子上就安静的走了,我父母亲都在那里帮忙,我父亲又回来给我做了饭,就又去帮忙了,我只能自己在家里吃饭。最后我总结一下:我觉得结果不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考证的过程,让我学会了很多只是与道理,虽然微小,可是对于具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我来说是巨大的,我觉得我掌握得知识与道理,对习总书记有用,我们应该时刻团结在总书记的周围,我上大学时,来了很多领导到我们学校,其中就有好几个是给总书记出谋划策的,俗称总书记的智囊团,我还用自己的手机给他们拍了照片,只是后来照片丢了,我感觉他们是很好的人。我觉得我也要做一个优秀的人,不光是在事业上,在品德上也是,因为,曾经李克强总理曾经去过我们镇上,虽然当时,我在村里不能去看他,我在看《邓小平传》,可是后来听说他来的时候,对于那些从别的乡镇来闹事的人都不去理他们,那个来闹事的镇子就是我前夫住的镇子。而且当我们镇上的人喂了他一颗糖,可是,他没有占便宜,而是递给了摊主十块钱,我觉得他品德很高尚,我应该向他学习,只是,他的车子走到离我们村子没多远的时候就回去了。后来,我跟我父母亲闹别扭,我前夫打来了电话,我哭着跟他说了这件事情,他还安慰我别哭了,我们打好电话,我父母亲散步回来,发现我们在打电话,就不由分说的拿石头,很大的石头,好几个石头打我的脚,还打上了,我就哭了,他们骂我说有什么事都给我前夫说,跟自己的父亲有点矛盾就赶紧给人家说,很丢人什么之类的,我母亲还一口咬定是我给前夫打的电话,我怎么解释都没用,母亲让我拿给她看,但是我不愿意,他们就一起说我,我就在路边哭着,想要离开,可是还是很不争气没有勇气离开的,最后,母亲说了几句就算了。他每天晚上会给我发视频,大多数在办公室里,我就坐在我房间的窗帘前面跟他视频通话,他有时候会给他发几首歌曲,有小s的《小时候》、《花开的时候你就来看我》等等,他让我选房间,说是政府分配房子的,他现在住的屋子有点旧,但是离商店什么的都很近,而且宽敞。可是,我感觉到那个屋子有点大了,而且很不温馨,相比而言,下面的房子,虽然离商店远点、小点,但是很温馨,我心里是喜欢下面的那个房间的。可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上面的旧点的那个房子。后来,我前夫让他父母亲来了我家,我下镇上去接的他们,我还给他们和司机买了水喝,我去了火车站,找了好久才看见他们,他母亲长得高高瘦瘦的,他父亲显得特别矮,和我差不多高,后来听说,他家有四个伯伯,四个婶婶都是公务员,一个小姑也是公务员,小姑夫是老师,学校的一个小领导,都是县城的,他父亲排老大,是农民,还有一个大姑也是农民。我们坐在车上,我坐在前面,他们在后面,我感觉他母亲一直在到处找哪里是我家,我们坐的车行驶在我爸在家附近修的宽宽的路上,后来,他们来了我家,是一所还没有装修的两层楼房,我们一起下了车,我妈做了很多菜,我们吃好以后,晚上他们聊了很久,我也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什么,没多久,前夫的父亲母亲就去了很远的玉米地旁边说了什么,我也跟去了,可是没听清楚。后来,他们回去了,前夫的姐姐和姑姑、姑父又来了,他姐姐矮矮的,是西安餐馆的服务员,感觉有点怪怪的,感到她有点爱骂人,虽然不是那样骂出来的,但是我当时不知道她在骂人。他姑姑还帮忙抄了一下菜,吃饭的时候,还夸我们家的我父亲从高山山上采回来的酸蒜苔好吃,我父母就在他们回去的时候给他们装了一袋子,他们还夸我家条件好之类的,有房子。他们开车来的,他们要回去早点,因为要接他家的女儿,就是前夫的表妹。又过了几天,他请假回来了,他来的时候,给买了几箱奶茶,他长得白白的,就是不太好看,还有他姑父和姐姐,他们晚上在商量彩礼的事情,我父亲本来不要彩礼的,可是,那个姑父说给一点,然后他们就说是三万块吧!我当时上厕所了,我觉得这么大一个姑娘不能白白给了,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后来,我们一起坐他姑父的车去县里,我父母不愿意去,弟弟外出打工了。我们先是在他姐姐的陪同下一起照了照片,我穿的是我母亲给我买的红裙子,我在母亲建议下剪短了头发,并烫了头发,只是,没有听理发师的染发,我们随后去领了证,听说结婚证要九块九,而且民政局搬家了,他四婶就在新的民政局上班,我们去的时候,只需要填表格,居然不要钱,而且,当时,我身上刚好不舒服,那个给我们填表格的民政局的男公务员,长得帅帅的、高高的,我觉得他要好点,可是,我当时已经不好意思往那里想了,因为,我快要结婚了。我感觉那个那个男公务员在说,我怎么跟他结婚啊,但是碍于他四婶的情面,没有直言。接着,我们去商场买了铂金情侣戒指、金项链以及耳扣,我买了两条裙子,他买了裤子,我本想买牛仔的那条,可是,被他母亲打扰得只买了一条大概黄色裙子,一条大概薄纱蓝色裙子,可能他母亲想让他表妹买那条,买完裙子,我们下楼,我去买了一双高跟拖鞋,他母亲坐在卖鞋的休息凳子上面,我感觉这个场景在梦里见过,原来梦里那个背对着的身影是他母亲啊!梦里他母亲还要把我退给我父母,不让娶我,我被吓了一跳,可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想,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还有一次上大学上课的时候做梦,我梦见我在小建(化名)家里,我看到的沙发,台式电脑,都和后来在他家看到的一模一样,我被吓醒了,也没有在意,因为,我觉得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在小建(化名)家里。我们去酒店和他几个伯伯、婶婶、表妹们吃了饭,他们对我很友好,大表妹还送了花,一起拍了照片儿。只是,我走的时候,感觉小鹏,就是以前的未婚夫好像来了,在我下楼梯的时候,可是,他怎么回来呢?他也来不了,世界上着的没有后悔的药,过去的也没办法回去了,将来还有多少事情要承受呢?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了。
    我们几个坐上了他哥哥的车,他亲戚把我们送到酒店门口,他姐姐、他父母,他还有我一起回他老家,他母亲还买了一把红色的伞,说是因为结婚喜庆一点,在路上车一直颠簸,因为路不好,他们几个只能下来,他哥哥带着我在上坡路上开车,我还隐约感觉到他母亲说我不懂事,因为,他姐姐下车了。车开到了马路边上,路边是一所石头房子,我以为是他家,感觉有点亲切,好像梦里看到过他母亲进去过,可是他们说不是的,他们家还要走一段泥巴路,才看到他家,是一所石头房子,我隐隐约约感到有点不喜欢,旁边还有泥巴的烤烟炉子,他母亲打开木头门,我发现里面只有四间房,只有一间是水泥地面,剩余都是泥巴地面,而且几间房都小得可怜,床出了那件新房是才买的席梦思,剩余都是硬硬的床,被子也像是好几年不曾换过的,堂屋贴的都是报纸。他父母亲住的房间都和我外面出租屋差不多大,一个小小的电视,几把凳子,但是,我当时并不觉得有多苦,因为不是自己一个人。晚上,我和母亲通了视频,他家是没有wifi的,不过,所幸网络还好,他母亲只炒了几个菜,我也没敢多吃,他父亲买的是袋装辣条,我只吃了一点,我上厕所必须让他陪着我才敢上,因为感觉很害怕。他父亲还在我们走之前看了去高原应该注意的事项,可能他想过要去看看,他还叮嘱前夫过去给我找个工作,还有就是让前夫入党,他还夸耀前夫在的组织部权力大、工作好。我也感到很害怕,因为从前从来没有去过高原,听说那边缺氧、海拔高,头一次去不知道我能不能适应那里,我满怀期待。还有不顺心的就是总感觉他心里有人,好像是同事,又好像是朋友,我看他手机又看不出来,只能乱猜,我猜的那个还不是,只是他一个朋友的前女友。

      本文标题:人生该去向何处(23)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535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