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人生该去向何处(26)

  • 作者: 橙程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3
  • 热度25419
  •   没过多久,我因为迟迟没有来月经,就买回来验孕棒测验,发现自己怀孕了,那天,我感到肚子疼,那是一个大冬天,我冷的开了取暖器,并用暖宝宝暖肚子,刚好他去上班去了,我也没有给他发微信说这件事情,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我感觉他办公室都在他耳边说什么,让他胡乱猜测,等他回来,我告诉他我怀孕了,他看起来很高兴,前些天,我还在卧室哭,不能有小孩,因为他家里条件太差了,小孩生出来会吃苦的,可能他听见了,他后来给我说趁年轻,应该生一个孩子,可我心里想着应该等条件好点了,工作稳定点了再生,但是,我没有发言权,我不能做主。以前,我们吵架,我会给我一个学姐说,我学姐会开导我,问我一些问题,问他工资卡给不给我之类的,我感觉自己不能主管家里的财政大权,一切都有点不靠谱。又过了一个月,成绩出来了,我考上了,我觉得特别高兴,但是我觉得自己的成绩被篡改了,因为分数和我预计的相差太大了,我苦于没有证据。不过,我终于快有工作了。我又去做了孕检,发现怀孕有一两个月了,因为是从末次月经算起的,我还以为是从没有来例假那天算的呢!成绩出来了以后,我又要去拉萨提交材料政审,他给我拿来了一些必须的材料,可是,报到证什么的我都没有,他没有麻烦他在县城的姑姑等,而让我怀着孕自己坐飞机跑回县城拿报到证,我坐了三个小时的车经过七十二拐,整个人晕车得不行,感到昌都飞机场,坐飞机赶回咸阳飞机场,又从咸阳坐火车赶回旬阳县城,在县里先找个酒店住下,因为都晚上了,我也没有吃的,只能买了牛奶和一些零食,洗了个热水澡,楼下的酒店前台看到我手上的包的厚厚的棉布,因为,我手前几天被割伤了,她估计以为我手指头都断了,因为,藏族那边的医生包得实在太厚了。她看了我的身份证,我害怕她以为我是藏族人,还好我的名字很有辨识度,是汉族的,身份证上面写。第二天,我去吃了一碗羊肉泡馍,我觉得那碗羊肉泡馍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只不过,馍不是被我掰碎的,而是直接咬着吃或者掰成大块的放进羊肉汤里。我坐车去了人社局服务大厅,签了一堆文字,取出了报到证,这时,我给我父母亲打了电话,说我在县里,我母亲说都回来这么近了,让我回去一趟,给我带吃的,我说不了,我还得去拉萨交资料什么的,我怀孕的事情我都没有给他们说,因为,我想过三个月之后再给他们说的,可能前夫已经给他父母亲说了,我怀着孕,前夫带着笑意让我去看他姐姐,我在旬阳县城买了很多水果,有葡萄、橘子之类的,我还给了司机一个橘子,我提着重重的袋子到了火车站前面等他姐姐,他姐姐过了很久才赶过来,提过我手中的袋子,她说今天店里很忙,我们坐地铁来到她工作的地方,坐地铁又让我想起了前前男友,我当时竟是为了坐地铁,学点本领跟他一起去了西安,可是,西安让我感到很迷茫,也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的好。他姐姐把我接到了店里,我把行李放下,围巾上面都被我吐的东西沾上了,我隐约看到她双眼放光,让我不知道怎么表达那种情感,我猜测她因为我与前夫打架的事情而对我心怀敌意。她给我端上来了他们店里的甜品,我一口都不想吃,感觉黄不拉叽的像屎一样,她又给我点了一碗锅巴盖饭,我吃了一些,他姐夫又带我去吃肯德基里的鸡肉卷,我吃了几口,他姐姐出来了,他姐夫又给他姐姐点了点汉堡、橙汁,我们一起去店里,刚来时候的那个服务员准备走了,她长得特别好看,像郭碧婷,而且她也姓郭,叫郭明娟,我在他姐姐记账簿上面看到的。他姐夫开车带我们回他们的出租房,在路上看到一家火锅店,我说过我想吃火锅,他姐姐让我们进去吃火锅,我们点了一些菜,有我爱吃的,我们去打酱料的时候,我看到他姐夫往锅里吐痰,我回来的时候闻到臭臭的,但我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太过嫌弃,因为我不敢说。我们吃饭的时候,他姐姐还给我讲她怀孕的经验,让我保重,他姐夫还给他发视频看我们吃饭,我们打了招呼。吃好了饭,回到了他们的出租屋,是一个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我听见楼下有人骂他们。我看见我买的水果放在他们家的桌子上面,他母亲曾经因为他姐夫家里穷,不想让他姐姐嫁给他姐夫,他母亲想让他姐姐找个有钱人嫁。他姐姐给我拿来洗脚水,他们的六岁儿子在他们大点的主卧睡着了,后来,我知道,他们的儿子有口吃。我在他们的客厅睡觉,可能他们的客厅都不知道睡过多少人,但是,来之前我前夫就说他姐姐家比酒店要干净,我也没有嫌弃过他姐姐家,他姐姐还算礼貌。第二天一早,他们要送我去咸阳机场,我看了看桌上我买的水果,可是,他们并没有给我拿。他姐姐请我在机场里吃了一碗羊肉泡馍,旁边就是洗脚店,我吃不进去,感觉一阵恶心。他姐姐在机场给我买了几瓶水,还有吃的让我带到西藏县里给前夫吃,可是,水飞机上不让带,我就丢了,我只带了她买的零食,我感觉很累,因为我那时候怀着孕。坐飞机到了拉萨,我在拉萨找了一个如家酒店住了下来,感觉房间很小,而且我觉得拉萨海拔太高,我都喘不过气来,在酒店里,我给我母亲说了我怀孕的事情,我母亲提醒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拉萨酒店附近那边的饭我吃不惯,都是香锅什么的,又辣又不干净卫生,我觉得很恶心,吃几口就不想吃了,因为实在吃不下了。第二天,我去到提交材料的拉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排了很久的队,受了很久的冻,终于,把材料都提交上去了,在提交材料的时候,我看到一名旁边的藏族干部对我投来了蔑视的眼光,因为他觉得我只是考到了一个乡里,而他口中不断夸赞的是一名女考生,考到了拉萨一个什么单位,他说比他们还厉害,但是我没有反驳他,我觉得只要我努力,在哪里都是可以发光的。有一名藏族女考生因为迟来没有拿到所有的资料,她给我留了微信,请我提醒她来提交材料,她要去酒店待一会,我看快到她的号码了,就给她发了微信或者打了电话,她也说她等会就过来。可是,我感到她背后爱笑,而且充满了公务员腐败的氛围,因为我感到她想因为缺资料走后门之类的,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办完这些,我实在累得寸步难行,只有将他姐姐买的零食放在酒店房间里,为了减轻一点重量,我就买飞机票回昌都了,从昌都回八宿县。在家里待了几天,我又得从八宿县去昌都,因为我得拿干部介绍信给组织部,组织部才能下文件分配工作,我去昌都的时候,给前夫发微信问给他带什么回来吗?我觉得这里的凉皮还强点,他说他们办公室主任让带一碗回来,我就买了两碗。我问他这边有好的旅馆没有,他说在哪附近有个旅馆还不错,他以前住过,我就去找了一个旅馆住,哪知道旅馆没有空调,只有电热毯,因为我怀着孕,不能用电热毯,我只能开电热毯把被子暖热了再关掉,一晚上开好几次,关好几次。我回县里以后,那个主任又没有吃掉我带的凉皮,前夫给了小王一碗,他自己吃了一碗,我也吃了一点点。我们一起去必来客吃饭,我吃的盖饭,当看到一辆车子的时候,他给我指那就是你们乡的书记,我看到一个光头的矮矮的人,可是后来,我看到书记,我才知道那不是我们乡的书记,而是一个路人。又过了几个周,我要去单位报道了,前夫找了车子,把我送到乡政府,他还说,有机会让他们部长暂且称呼他为老王,把我调到县里来。我们把买好的家具,小席梦思床(只是没有棉垫子,只有木板)、三床被褥、脸盆、烧水壶、电壶、化妆品、一些吃的装进了大出租车子后备箱,这个天是真的很冷,我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衣上面的白绒绒把我撑托的像一个古代的妃子一样,被他护送着去某一个住处,我也算是满怀期待。他们说这个乡离县城很近,我还真的以为很近,可是车子拐了一个弯又行驶一段路,行走了很久,我也没有看见路的尽头,最后的最后,才终于走到了,路上的小路、泥路,我都没记住,我感觉自己就像个路痴一样。西藏这里都是男尊女卑,一个男公务员就可以带一个女的过来安置工作,女的没有男的就会寸步难行。还没进去的时候,他给我说,看,那就是你们的乡政府,刚进去院子的时候,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没有一个人在院子里,尤其是大冬天,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冷宫的感觉,过了很久,他给我们乡长打了电话,那时候,我们书记在家休假,我后来隐约听到有干部不让他过来,说这边有疯子之类的,他因为没有休假完按时上班而被县领导在全县批评,这事都被前夫给我说了。乡长马上让一个藏族女干部德西过来接待我,德西是党政办的,她看起来矮矮的、胖胖的,头发卷卷的绑成马尾,穿得也很老气,人有点和气。乡长等了一会也过来了,乡长也是一个藏族的中年小伙,是乡派出所的所长,大概是因为军人出身,人看起来有点粗鲁,而且很壮实,不过为人还算礼貌。乡长把我们约到他的办公室,他让乡长给我安排住处,乡长打电话问还有没有房子,随后,我就被带到我们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小区”,“小区”外面有一个大铁门,里面有时候会有十几只那种山羊,小区后面是葡萄园,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小区”一共有四栋楼,每一栋楼房有两个单元,每栋楼大概有四层,我住的是第四栋楼第二单元二层的左边。打开门,里面什么都没有,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地板是木质的,厨房和卫生间是磁块的,厨房窄窄的,不过,还好有水,只是听她们说乡里有时候会没有电。前夫帮我安装好床,铺好被子,我感觉还是很镉人,很硬,收拾好,他就坐原来的那辆车回去了。第二天,我就上班了,我开始去的时候,是在扶贫办上班,我上班的办公室是在最里面靠公路(公路都没有水泥,是泥巴路)这边的那栋楼的第三层,第一层是大厅,二层是领导办公室以及干部会议室,三层是党政办、扶贫办、纪委办公室以及资料收发室,四楼是大的会议室,通常领导干部用来开会参会的地方,有时候会有村民来参会。对面是农牧民以及其他干部办公室,靠近大门是乡干部住的地方,不过,我们不住这里,我们住的地方在乡政府往上走一段土路,再往大门这边是干部厨房,有一名专门的厨师做饭,那个人是甘肃的,我感觉他长得像我一个表弟小方,厨房还有一个小二楼。厨房往里走是乡长还有其他干部住的地方,后面是厕所、小的聚餐的地方,这个地方还可以唱歌,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刚来的时候只知道我办公的楼以及对面的楼以及厨房。我办公的地方是三楼的扶贫办公室,这一年扶贫工作正是最忙的时候,我们几乎都要写很多材料,她们都懒得干的,写材料这种工作只有交给我,我每天要打四五页的纸质材料,没办法,上面的工作压得紧,她们工作都是核心的任务,我只能打打材料,当我把它交给乡长的时候,乡长问我是我做的吗?我回答说是的,我感觉乡长有点不相信我。我们吃饭的时候,我是一点都吃不下,通常我们被分成两桌,男干部一桌,女干部一桌,偶尔有男女干部混桌的情况,乡长通常都在里屋里用餐,我们通常是在外面晒着太阳用餐,我们都交了伙食费,每天的伙食还是极好的,有鱼有肉,不过,除了早餐的馒头,午餐和晚餐基本上都是米饭。她们藏族的同事都会摆好菜,不过,有时候有点抢,我吃饭一般都是慢吞吞的,一般也没有胃口。而且吃了就吐。回去的时候,直接跑到屋里的水池吐,也没有多余的想吃的水果,基本上是梨和一些零食,我一碰就会想吐。晚上的时候,都饿的不敢动弹,冷得人只能躲在被窝,我只敢开很小的窗户,硬硬的床板让我翻身都困难,稀薄的空气让我喘不上气,我躺在床上,望着外面星星点缀的湛蓝夜空,一时思绪万千,只能选择坚强。我因为孕期便秘,只能自己将粪便一点点抠出来,大概抠了有十几次,我感觉到太痛苦了,我坐藏族同事车回县里的时候,还给同事苹果吃,回到家我就会吐得天翻地覆,而只能紧紧握住前夫的手,他会给我煮个鸡蛋吃。乡下有时候家里没有电就没有热水,我早上起来,冷水刺骨,只有去德西家里借点热水,还要看人脸色,她家里装饰的还好,客厅有桌子,桌子上面是红酒杯,卧室软软的床被以及铺着地毯,还有煤气灶,我看到她和一名藏族女同事睡一张床上,有时候和对面住的藏族男同事拉手,可她已经结婚了,她丈夫不在这边,是异地,我看见她桌上摆的照片,是她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她说那是她丈夫和儿子。我自己要烧一点拿回去洗漱,洗漱好了就去上班工作。有时候,我会把自己的吃的分享给她们吃,一个藏族的女同事还给了我一个泡芙,我觉得那个味道还算可以。有时候,前夫会来看我,我也会从乡里食堂给他拿饭,他吃完了我又给送下来,很奇怪,绵延的从我住的地方到政府的土路,上坡路我着急给他拿饭,我都没有感到走得累或者走得急而缺氧。我们算相处得还不错,有时候她们晚上煮火鸡面吃还问我吃吗?在乡里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感到后怕,有一次晚上,我喝水,发现自己用矿泉水瓶装的晾了一会的开水味道怪怪的,我以为谁趁我不注意放了什么进去,可我转念一想不太可能,因为,水瓶基本上没离开我视线(可能和我上次把漱口水放在藏族同事办公桌上,被吐口水了有关),我又问了问空气里的味道,我突然意识到应该是煤气泄漏了,那时候,我就赶紧说了这件事,厨师赶紧去关了煤气,当时,我们有两个怀孕的,还有好几个干部,主席当时开玩笑说,如果点燃了打火机,整个屋子就可能爆炸。我回到廉租房,也发现自己口鼻里都是煤气的味道,过了好几天才缓和下来。我快调走的时候,因为钥匙忘在了廉租房里,一个藏族和我关系好点的男同事帮我取出来了,只是,我房间门上一直都插着一把开门的钥匙,那钥匙拔不出来,我给了他一个梨子表达感激之情。

      本文标题:人生该去向何处(26)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537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