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天涯旅人
文章内容页

宁夏见闻

  • 作者: 太白积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6
  • 热度20032
  •   一、骑骆驼;

      夏天,单位组织大家到宁夏旅游。我们从西安出发,火车出了宝鸡就开始钻山洞,一个接着一个,在黄土高原的腹中穿行。钻完了山洞,又在人烟稀少的旷野里驰骋,十几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宁夏中部城市——中卫。火车改汽车,来到旅游的第一站沙头坡,这里我看到了许多第一次看到的景色。

      我看见了沙漠里的骆驼,过去我只是在电影电视上见过,听说它一次能饮几桶水,拖着货物在沙漠里行走几天而不渴,能将迷路的人带出沙漠,被称为“沙漠之舟”。我好奇它若大的肚皮,山峰般的脊梁。他被主人连成一串串让游人们骑,在沙漠中行走。它身体高大,昂起头有两人高,脖子下边还坠个铃铛,也许是吃的太饱,肚子鼓囊囊的很大。听说我们要骑主人很高兴,让骆驼卧在地上别动,我们壮着胆骑上去,双腿跨在两边,两手抓紧前边的驼峰。我挑了一个浅白色,高个头,嘴脸还算干净的骆驼跨上去。空气中迷漫着尿骚味,冲入鼻孔。等人们都骑上骆驼,主人让我们抓紧驼峰,身子往后倾,第一个骆驼站起来,后边的骆驼一个跟着一个站立起来。骆驼是后脚先起,再起前脚,最后是身子才起来。背上的人先是向前爬下,又向后仰,手要是没抓住驼峰非得摔下来。同行的女士吓得大叫,脸色苍白。

      骆驼背着游人起程,走进了沙漠。五六个骆驼相连,最前边一个由人牵着。第一个骆驼走了,后边都跟着走,它停下后边的都站住。一串骆驼接着一串骆驼,在茫茫沙漠中形成一条线,这条线载着欢声笑语。骆驼与其它四肢动物不一样,一边两条腿同时向前,落地后,另一边两条腿再前进,给人左右摇晃之感,随时要坠落。一般动物都是四肢交替前行,就很平稳。大家提心吊胆,走了一段路程,才慢慢放下心来,它颈下的铃铛随着身体的摇晃发出清脆的声音,在沙漠里回荡。骆驼其实很温顺,只是人们不了解它,被它高大的身躯所吓倒。主人牵着骆驼带我们在沙漠里走了一个角,也就是一小圈,又回到原地。我感觉很好玩,还想在转一圈,但骆驼已经出汗了。它大腿后边没有毛,浸出了汗水。它卧下身子我们才慢慢下来,分手时我又看一眼高个子骆驼,它驼我走过沙漠,让我第一次听到了“驼铃之声”的,我想在心中留下对它的美好回忆。它卧在地上歇息,用舌头撩着嘴唇并没有理我,也许它认为:别自作多情了,我每天背着游人在沙漠里转悠,都这么多情,我累不累呀。

      二、浩瀚沙漠

      腾格里沙漠浩瀚无边,我骑着骆驼只是在它的东南角的最边缘转了一个小圈,比起那些骑着骆驼穿越大沙漠的英雄们,我这算得了什么。沙子非常细,软棉棉的,抓在手里,慢慢就从指头缝里漏光了。穿着鞋行走,细沙很快钻满了鞋子,沙子把脚憋得无法前行;脱了鞋提在手里,赤脚在沙漠里走到觉得舒服,乐趣无穷。

      我骑着骆驼,眺望远处,看不到沙漠的尽头,只有一个个小沙丘,高低不平,逶迤延绵,和苍天相接。风吹过,沙丘上留下一片片波纹,沙漠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又如平静无声的湖泊。我好奇地问牵骆驼的男子:

      “师傅!听说这沙漠是移动的?”

      师傅很热心,慢慢述说:

      “没事!刮东风,沙漠往西走;刮西风,沙漠往东移。风向来回变动,沙漠也就跑不远去。”

      这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长着参差不齐的胡子,皮肤黑而粗,一看就知是风沙中生活的劳动人民。

      沙漠中能看到几间房屋,一小片树林,都用土墙围着,这是在阻挡风沙吞没。我第一次见到沙漠。沙漠里有许多诱人的景观:大漠孤烟,沙市蜃楼……,今天都无缘相见。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在非洲,几百万平方公里,快赶上中国的版图。我国有四大沙漠,这不应成为我们的骄傲,沙漠是人类的敌人。二千多年来,有多少绿洲被沙漠吞蚀,“丝绸之路”上的城市都被无情的沙漠化,只留下枯败的遗迹和无穷的回忆。如今沙漠化愈来愈严重,已危害到人类的生存。今年的沙尘暴次数最多,几乎将城市笼罩,看不见东南西北。在不抓紧植树造林,退田还林,进行整治,人类即将提前走入坟墓。

      浩瀚无际的腾格里沙漠,再见!

      三、滚滚黄河

      这次到宁夏旅游,收获最大是见到了黄河,这是我多年的愿望。记得一九八三年,我二十四岁时出差去山西,坐火车经过风陵渡黄河大桥,盼望能一睹滚滚黄河。在火车上我从白天盼到夜里,当火车过黄河大桥时外边却是漆黑一片,什么也没看见,只听到火车在空中飞驰而过的呼啸声。一九八七年冬我和朋友到兰州办事,说好要住两天,我想去黄河边看看。谁知因办事不顺当天下午返回,又失去一次机会。当汽车穿越兰州市区,我透过车窗往北看,只望见水冲刷的痕迹,而没看见黄河水,也没听见涛涛的水声。一九九二年我去北京,乘坐火车跨越黄河时,我看到的是干裂的河滩,河里没有水,黄河的形象在我心里受到了损坏。

      儿子前年到宁夏石嘴山一个亲戚家玩,专程到黄河边玩,带回一杯黄河滩的细黄沙,至今还摆在柜子上。儿子骄傲地对我说:

      “我看到黄河啦,美的很!”

      看到儿子如此高兴,我心里很快乐,同时也在想,我何时才能看到黄河的水,听到黄河水的涛声。

      沧海桑田,今年我四十多岁,今天终于走到黄河边,亲眼目睹了母亲河的风采。河面很宽,水翻着波浪,在激流处滚滚的河水发出浑厚的响声。水中混着泥沙,浊而不清。黄河南岸,远处是座山峰,山上不长草木,没有动物,看不见生命的痕迹,一片荒凉的沙土。只是在山顶上隐隐约约能看见一段古长城的轮廓。山下有一个小村庄,也没有看见一个人,一棵树,只有一片散乱的低矮的平顶房屋。黄河北岸,能看见一排排树木,绿草,和走动的游客,使我看到了生命的存在。沿着河岸,横跨着兰州至银川的铁路。在往北就是腾格里沙漠了。

      我们乘着小汽艇,游到河中间一个小河堤。这里有许多羊皮筏子,我们坐着筏子漂流黄河。我置身于黄河中,置身于滚滚的黄河浪尖,我看着身边翻滚的浪花,听着振耳的涛声,我感到了无比的欣慰和激动。我终于见到了黄河!中华民族的祖先是在黄河边繁衍的,黄河水养育了我们的民族,是我们的母亲河。我生在黄河流域,吃着黄河流域的水长大,亲眼目睹黄河的波涛气势,是我几十年来的愿望。几次都于黄河擦肩而过,今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我用手抚摸着黄河的浪花,让河水尽情溅湿我的衣裤,我感到无比的舒畅。我真想掉进河水里,让黄河水把我冲走……

      四、羊皮筏子

      我听说过羊皮筏子,是黄河上游一种古老的渡河工具,但没有见过,不知为何物。这次到宁夏不仅见到了羊皮筏子,还乘着它漂流了黄河。其实它的构造并不复杂,是把九个完整的羊皮剔毛,凉干,吹胀如鼓。三个一排分三排连接起来,上边是用三公分粗的木棍做成的“木排”,木棍之间缝隙很大,人不小心会失足。一次能坐四到五个人,要坐均匀,保持伐子平衡。女同志坐着惊叫,男同志坐着好刺激。

      我穿好救生衣坐上羊皮伐子,摆渡的艄公把我们引到黄河的激流中。水穿过木棍,把我们的屁股溅湿,凉飕飕的,觉得很惬意,并不懊恼。艄公不到三十岁,看衣着像个复员军人。我问他:

      “黄河的水有多深?”

      他说:“平时水不深,中间有五米,发了洪水就难说了。”

      “危险吗?”

      “我们了解黄河水的脾气,顺着它,就不害怕了。”艄公很沉稳,不慌不慌地说。

      漂流了有200米,艄公把我们送上岸,他背起羊皮筏子,抗在肩上就向上游走去,准备摆渡下一批客人。羊皮筏子体积很大却很轻,一个人背着并不累。

      我们上了岸,我摸了一下湿透的屁股,一股羊膻味直冲鼻孔。

      五、中卫高庙

      我们乘车回到中卫,吃了中午饭。饭菜质量一般,但大家都吃饱了。中卫是个不小的城市,汽车用了半个小时才走完。市区繁荣、也很卫生,在塞北是个富饶的地方。街道上人不太多,没有西安的拥挤之感。在城市中心有一处寺庙,未曾听说,在宁夏却是名圣,这就是高庙。

      随着导游走进高庙,院子不大,树木花草。我们顺着陡峭的石阶爬上庙堂,从这里继续往上,东西两边都可以走进大殿。每个殿里都敬着几位我不认识的大神。他们严肃的面容,花丽的着装,迫使我敬而远之。我在庙里转来转去,最后爬到了最高处,环顾四周,发现高庙的建筑很别致,即像一个直角三角形,人是从斜面爬上来的;又像一个兔子,中间大殿是兔子脑袋,两边小殿是兔子的耳朵。整个庙宇画梁雕栋,古色古气,虽然漆已脱落,有的地方破败,愈发增加了神秘之感。

      导游是位姑娘,二十多岁圆脸,一双大眼睛明亮有神。她普通话说的不甚好,声音却很甜润。她是内蒙人,在银川上大学,署期兼职导游搞点收入,也是一种社会实践。我忽生怜悯之心,这么漂亮女子生在塞北,犹如当年的王昭君一般。明年她就毕业,留在银川是她的愿望。她介绍说:高庙是三教合一,道教,佛教,伊斯兰教都有,谁都可以敬。我在殿里看到了关羽,财神爷,各种各样的菩萨像。高庙已有二百年历史,为了与黄河南岸的高山看齐而建,以防黄河泛滥。

      庙里有许多商店,卖各种旅游品,还有蝶片,专门介绍本庙的。我一个人走进东边的小圆门,抬头一看,墙上立着一个牌子,写着“鬼门关”三个大字。我吓了一跳,一时迷惑。不知是说高庙是鬼门关,游人只能进而不能出,还是指此处景点叫鬼门关,供游人体验地狱里的滋味。我没敢细想,急忙出来混进人群中。

      改革开放二十年,人们思想空前解放,就连庙里的和尚,观里的道士也丢掉本职工作,扑向商海,奋勇捞钱。凡人挣钱为生存,看破红尘的人捞钱又为了什么?如果追求凡人生活,他不如还俗的好!别辱没了出家人。在我心中出家人是超凡脱俗的,心里无杂念,我很尊敬他们。

      离开了中卫,我们乘车北上,沿着兰包铁路驶过荒凉,不长树木的原野向银川进发。

      六、西夏王陵

      在银川西边,坐落着西夏国的王陵,我们驱车来到这里。贺兰山绵延几十里,像头巨兽,从北向南横卧在大地上,面目深沉,没有一点笑意。山是灰色的,不见草木,没有一点绿色,一片灰朦朦。当年的西路军战士在这里于马鸿逵的部队浴血奋战,死的死,逃的逃,很多被枪杀。女战士被迫给敌人做老婆,留下许多可歌可泣,摧人泪下的故事。在这辽阔的荒野上,星罗棋布几十个形如窝窝头一样的土丘,这是西夏王朝一百多年间的国王、皇亲国戚和大臣贵族死后埋葬的地方。因为没有绿色覆盖,毫无生机,尽是黄土裸露,一片破败。

      唐朝中期,在宁夏甘肃和陕西西北一带,活跃着一支擅长骑马射箭的游牧民族,他们叫党项人。到了唐末五代,党项人的势力壮大,统治了西北地区,想独立门户脱离唐朝。北宋初党项首领自称西夏国,与大宋为敌。1037年,西夏王元昊自称大夏国皇帝建都兴庆,就是今天的银川。他仿效宋朝制度,建立官制和兵制,创造文字,发展经济。元昊父亲叫德明,他告诫儿子不要称帝,和大宋朝搞好关系。元昊不听,称帝后与宋挑起战争,因打不过只好求和,仍向宋朝称臣。西夏人用牛马羊,骆驼毡毯换取汉人的丝织品,粮食和瓷器,学习中原文化,使西夏王朝繁荣起来。1227年当蒙古军队消灭他们时,久攻不下,成吉思汗受伤病死。蒙古人城破后,为了给成吉思汗报仇,把西夏人杀绝不留一人,造成后人没有一个认识西夏文字的。西夏王朝存在了189年,这些陵墓也存在了七百多年。

      这里的“窝窝头”陵墓很多,大小几十个,我们观看最大的一个,据说是开国皇帝李元昊的。陵的周围是一圈残垣断壁,陵的左下角挖出一个长长的甬道,是盗墓人留下的。西夏王朝距今七百多年,我对他们很崇敬,本想鞠躬作揖又怕同行者笑我迂腐,封建思想严重,就在心里默默祈祷,愿他们永远安宁,后人不要以开发大西北为名,光天化日之下掘你们的墓。我让同事照了相,作为纪念,以示来过西夏王陵。

      看着黄土裸露,没有草木的陵地,我在想:当初李元昊及他的后代选择墓地时,这里不会是这般环境,肯定是草木茂盛,鸟语花香的,变成这般惨况肯定是有原因的:一是战火所致,二是人们滥砍乱伐,不知保护生态环境所致,使这里渐渐沙漠化。从李元昊的陵我想到了武则天的陵,从宁夏想到的陕西:保护生态环境,种植草本刻不容缓。不要在过几十年,我们陕西也变成了黄土裸露,不见绿色,黄沙乱飞的荒凉地方。

      七、西部影视城

      有一位作家叫张贤亮,消瘦而个高。年轻时被打成右派流放到宁夏,文革后他写了许多有争论的中短篇小说,反映男女爱情。人们思想刚解放,他的作品人们即想看又感惊讶,一时不能接受,引起全国人民的注意,他由此成了名。有一天他散步,发现银川郊外有一座破败的古城堡,突发奇想在这里投资建了一个西部影视城。利用旧城堡里的残垣断壁修了街道、店铺、酒馆、作坊、民宅、戏台、马车,把北方的民俗浓缩在一起,整个影视城以古朴原始,粗旷荒凉为特色,形成一绝。吸引了众多导演前来拍电影。几年之间出了一批获奖的电影,如《红高梁》,《五魁》等等,出了一批电影界的名人。现在各地游人到宁夏,都要到影视城看一看,成了人文景观。

      我很好奇的看了一圈,走过小街道,在酒馆里坐了一会,看过巩莉拍《红高梁》睡过的土坑,五魁干活的豆腐作坊,这些都被缩小了,但从电影看和现实是一样的。文艺就是现实生活的缩写。碗里的面条,碟子里的肉片,馒头都是假的,如不仔细看,亲手摸一摸,还以为是真的呢。我感觉到:不仅影视城里一切是假的,就连这个社会,社会中的人和事都是假的。

      张贤亮当他的作家多好,写更多的书留给后人,他却走向了商海,一头钻进了钱眼里,荒废了作家事业。张贤亮现在还写书吗?还是一心经营他的影视城。影视城我是不会来第二次了。

      八、逛沙湖

      到沙湖游玩,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也是最终目的。去年妻子随单位到沙湖游玩,向我诉说了沙湖的美景,后来也听朋友介绍过沙湖,但我对沙湖的印象还是不深刻,塞北高原能有什么让人刻骨铭心的好地方!

      乘车到沙湖,下车后看到的是吵杂的游客和一片车辆,吆喝买卖的小摊贩,耀眼的太阳照着浮躁的一切。进了园区,走过一片人造花木的甬道,我渐渐看到一小片绿水,这是来宁夏后难得一见的。在一个小码头,我们乘上游艇驶进入湖区。啊!我这时才发现,沙湖的湖面这么大,遥望远处不见彼岸,碧波万顷,游艇驰过,掀起层层浪花,湖面上飞翔着不知名的鸟。我没见过大海,此时我仿佛置身于大海的波涛中。湖中有一片一片的芦苇,都围成圆形,根部裸露,导游说:是鱼儿围着着芦根觅食吃而形成。看见一条大鱼浮在水上,足有两尺长,翻着白肚皮死了。我感到惋惜,不知它是为何而死的。当游艇来到湖中心时,周围只有芦苇,看不到岸边和岸边的建筑。蓝天芦苇和绿色的湖面连成一体,我有点陶醉:沙湖太美了,如同仙境,没有污染,吵杂的人群,喧闹的街市,只有蓝色的水面,水里倒影着蓝天和有芦苇;白云在湖中、芦苇中飘动。我手支着下巴,爬在船的围栏上,久久不愿动弹,我愿长久这样看下去。

      在宁夏驰骋了几百里,不见河流,都是干枯的荒野,为何在这里却汇集了这般多的碧水,全宁夏的水都流到了这里吗?游艇飞驶了二十多分钟才到了彼岸。下了船又踏上沙漠。围着湖岸建了许多游玩的景点。有滑沙,坐索道,骑骆驼,还能游泳,乘着降落伞上蓝天。我选了滑沙、坐索道。湖边有一沙丘,坐缆车到沙丘上,坐在一个用铁制的滑板上,从上边溜到下边称作滑沙。因沙丘坡面陡峭,带点危险,所以很刺激,许多人因恐惧而放弃。我从上边滑下去没有感到害怕。返回时在旅游市场购买纪念品,我买了一块贺兰石,用它能刻铭章。我买贺兰石是为了贺兰山。贺兰山上曾是西路红军战士英勇奋战,壮烈牺牲的地方。我买一块山上的石头,放在书桌上,作为对他们的怀念。我们今天享受的幸福生活,有他们一份功劳。我们的后人不能忘了他们,愿他们的灵魂安息。

      我们在银川市住了两个晚上,街道人少、车少,秩序竟然,大家频有好感。我有点不想回西安,害怕那吵杂,拥挤的汽车和人流。宁夏是个好地方!

      写于2000年8月

      本文标题:宁夏见闻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5476.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