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心灵感悟
文章内容页

乱了秋风

  • 作者: 落红飘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18
  • 热度19895
  •   冬天的第一次变脸是在刚过立冬之后,随意感叹冷气的早晚贴着人脸,但是并不加上有肩膀的衣服,身上套着前一个季节的秋装。感悟神圣,让心从另一个侧面,从外表皮的冷,集中转过来,恢复以前迷茫的苍凉。

      闭门造车已感到内心空乏,自己转悠即还是要到前面去体味天阴的沉降,但是冷风的打气,就算未及时,冷冷的寂寞或者沉闷的静止,比划着落叶的潇潇而起。飞到院墙上又打回来。几个月,我坚持非常,有那么一股本是幸运神箭,恰巧对着门,穿过了钢筋的小洞,再也不见了,忽闪忽闪的身影全无。

      找寻枫叶的影子,也想拎几片和在书页里面存放下来做标本,但翻飞的激浪把他们带上了天空,我顺眼审视了天空的忧愁,是风是神,扯着他的大大声音不不止。原来,天空已被萨米萨米尘埃曼曼那劲足足的滞留好后,还翻滚着、还弥漫着,像是要下雪了。

      我这样想。

      那么又可激荡几股酸臭气,从生那天起,便只见过一次大雪凌喷,在后有过几次,或是听说,或见起冒白的山顶,未曾真正的感同身受,此年只想触发莫邪的神经,捏一把捏一捏,搓一搓冰树银花。用脚踩下去,找一下软软的感受,血压非不可就深处的倒地,一梭子的滚动来踏过慷慨吐露。

      雪被欲望的心看望着、盼望着,他也急,急急筹备不断的头发,看样子快了,快下大雪了。

      过了好一阵子,结果风扫云涌,一阵风过,一团云来,另一团云又去了,在不断撤离收回之中,天空开始显得亮色,但仍然脏不拉叽的壮景之中,依稀看见羽毛。不久,毛毛已开始飘落,正值地上,尘埃飘飞起了银河,又重重的掉落。

      盼望了好久的雪,最终还是没有下来,雨恐怕也不大,也不长。应立冬的气候,大概采摘气息而已,告诉人们冬天已经如期而至了。

      想象的翅膀已经张开时空,马上被超越天地,人就被捏出几粒小丸,想怎么弄就怎么摆弄,夸张是在有机体适合生理的扩展,而夸大实际则成为了吹牛溜须拍马。想象被内物的加工一直付诸表现,夸大的轻浮而无用,但看重夸张,则能对主旨强化程度作用。听见者,一下子就能感受到共鸣!

      没有想象的现实是不可理解的,就像没有苏打的面团做出的馒头死的连狗都打得死。那有想象的疏松,只要感受一下可人的触角好像对象都是那么活灵活现的,生气无比。有筋有骨,还有血肉的行动。当然想象不是凭空乱想,并非无边无际的,他是有一定紧张适度的。

      感叹树立神之有根,而我却生而不根,别人有去处归落之时,我只有用上孤独仓皇消磨时间,无出处,却有出处,也难怪而立之际而不能立而更且无德。则不能生下的发展,又一中间起来荡气。

      正自苦闷,忽然哥哥打了电话问我回家不?这听到家的感觉的确温馨,可人。算下来总还欣慰不少,想家的日子,日子是什么,大概这种有点甜蜜也有苦涩吧,它影响着我的菁纯,我的自由,我的奋斗,同时也激励我奋斗和两方面中合中结果。只能让我平常如五味之水是那么的好友,他才有生活的意义,没有他我算什么人呢,来无来处去无去处,连一张狼皮都不配拥有,还能把家理解为拥有吗?是那种对食物的占有欲望吗?

      也许家只是一个概念,永远的概念是维系亲情的概念,也许母亲在的地方就是家,也许是这一个人的稳定奋斗,而总保持人本性的概念,他那么平常却又那么平常中显现拴着人的威力。人可以在一起包容下的形成概念,而始终记着同化者也在相互建设中。有家的感觉真好,有家的日子才是安康的日子,快乐的日子,幸福的日子。

      本文标题:乱了秋风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5525.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