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花开有时 轻言解语

  • 作者: 谷一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1-11-24
  • 热度12021
  •   花解语的老妈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就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已经在两年前生了一个小男孩,这样一来她们的孩子也可以成为发小了,可是花妈妈没有想到自己生下来一个女孩。女儿是爸爸的的小棉袄,花爸爸可乐开了花,给女儿取名为解语,意寓善解人意。

      多年以后花爸爸万万没想到解语不解意反到粗心大意,活脱脱就是一个二傻子,这是花妈妈的原话。从何说起呢,还是要从花妈妈从小玩到大的发小的儿子时轻言说起。

      时轻言比花解语大了三岁,由于时妈妈与花妈妈的关系,时轻言从小就带着花解语在院子里长大。打花解语出生后时轻言就看见过赤条条的花解语,儿童时期并没男的或女的的区别到是没有什么,长大后就不一样了。花解语总是傻不拉叽的跟在时轻言的身后,时轻言长时轻言短的殷切呼唤着。

      上小学后花解语不能再跟在时轻言身边,现实也拉开了差距,隔着三道坎随着年龄增长它们也在长大。但是花妈妈和时妈妈几十年的革命友谊情比金坚,花解语的成长轨迹可以说是时轻言的复刻版。

      小升初时轻言取得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县重点,三年后花解语自费进入了同样的学校。花解语已经很努力的学习,可是奈何天命不允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能达到自费线已是不易。或许花解语在上学这条路上走不通。花妈妈花爸爸倒是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是只要付出了努力结果不尽如人意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尽人事,听天命。花解语却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整个假期都没怎么出过门,自己惩罚自己。花妈妈对时妈妈说了花解语的情况,时妈妈让时轻言去宽慰宽慰花解语,时轻言蹦出一句过几天她准能活蹦乱跳就做自己的事去了。

      时轻言了解花解语的自愈能力,他从小带着花解语上山下田海玩惯了,早把她当成了一个可以自己顶半边天的女孩子,自己早过了中考这一关当然不能体会花解语的心情。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女孩的敏感已经成长起来。受挫容易自卑,自卑容易跟自己较劲,跟自己较劲容易钻牛角尖。

      花解语自己也不是太明白自己怎么了,好像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底气。花解语从小到大没有遭遇过什么挫折,并不知道当所有人都对你说着没关系时,其实证明事情背后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只是大家都避而不见,不代表他们心里没有芥蒂。

      花爸爸花妈妈自己的生活都无法照顾周全,更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到花解语的变化,所以花解语在家人和亲朋面前如履薄冰。他们都没有错,只是在各自的人生路上奔波。但这不能说他们没有爱着彼此。

      时轻言理智聪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给花解语自己留点空间,说什么都无用反而增添烦恼。

      时轻言对花解语的方式不能说错也不能说没有错,时轻言是有先见之明的,花解语过了一个假期就又活蹦乱跳了起来,虽然眼里多了几分复杂意味,但是她有自己的排解压力的方式还是没心没肺的快乐着。

      花解语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强于一般人,才开学一个星期花解语就几乎跟班里的同学都打了个照面。虽然成绩中下游,在班干的权利中心却混得一个班长的职位,原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初中班主任陆川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主张民主,对选班干这件事并没有以成绩为前提,而是自荐与公投。简单的说就是自己想当什么就表达出来,然后成为候选人,大家对候选人投票,票高者当选。这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大胆的主意。

      陆川的想法是自告奋勇的人往往比一般人更积极,班干是一个小集体的组织者,积极响应组织的人有更多的热情来做这件事,比常人更容易成长为配合班主任工作的人,以达到各司其职的目的。主动争取没有错,但过犹不及超出自己承受范围到一定量也会压垮一个人。

      花解语没有当过班干,但是中考激发了她的志向,时轻言激励了她的行为——时轻言从小到大都是班长,当班长职位压轴从陆川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花解语带着热情和紧张站上了讲台。花解语没有想到自己最后会取胜,而且以一个比较大的优势,除了窃喜以外花解语也犯愁,这个班长该怎么当?

      花解语从小是孩子王时轻言的尾巴,主要习惯了应和,也有个别方面的主见,但总体来说是一个无主见无目的的人,所以花妈妈才会说花解语是二傻子。现在要她做一个主导别人的工作,花解语一时有点慌神。不管怎么说花解语的初中生涯和班干生涯一样懵懵懂懂莽莽撞撞的开始了。

      花解语第一时间把自己当选班长的消息告诉了时轻言,时轻言嘲笑花解语。小样出息了。

      花解语狗腿的说,这不是响应妈妈和时阿姨的政策,向您看齐吗。花解语特地把您说得抑扬顿挫,就怕时轻言听不出来

      时轻言不负花解语所望轻笑了起来,但说出了令花解语吐血的话。你这么多年跟随我的脚步,也不见有什么长性啊。时轻言也故意把啊字说得荡气回肠,就差把花解语给绕进阴沟里了。

      一个回合下来,花解语败下阵来。时轻言笑嘻嘻的看着花解语气急语塞的模样,花解语呼出一口气并不计前嫌。时轻言我就是来向你取经的,毕竟我没有当过班长,我只知道这个位置很重要不是瞎混混的,不知道当当上这个职位时应当如何自处,而且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乐善好施愿意帮助应当帮助的人。

      时轻言终于收起嬉笑的姿态,认真的看着花解语的眼睛。班长这个职位是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增长阅历与能力,用不好就可能成为箭靶子,你以后除了要慎重行事之外也要改改自己的脾性。

      花解语懂了一些但也有一些不懂,就是没有全懂,是个半懂水,但是她知道这话的分量。而且时轻言一贯对自己的事不上心的样子,做什么都像是敷衍了事,和对别人的态度截然不同,只要别人有求于时轻言,他必定认真对待的样子,其实没花多少心思,这让花解语有时候灰心丧气有时候也分不清那个才是真正的他。但花解语感觉得到时轻言最柔软的关切。

      时轻言那有不认真对待花解语的事情的时候,只是当那件事有一定份量,会产生重大影响的时候时轻言才会特别明显的表现出来。这似乎成了他们之间的默契,只是花解语看不明白也还没有懂而已。

      花解语想是这么想,嘴里冒出来的话却是轻飘飘的。时轻言那有那么严重,一个小班干嘛,放轻松放轻松。

      时轻言白了花解语一眼,你倒是说得轻松,以后别来烦我。

      花解语玩笑的说,别啊,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还是你的事,这么多年了你懂的。

      我懂你个大头鬼。时轻言又好笑又好气的一直拍花解语的脑袋。自从过了初三之后,时轻言像拔节的竹笋一样长得飞快冒的特别高,足足比花解语高了一个头。花解语从平视变成仰视后,一直愤愤不平。

      花解语回到教室的时候陆川正在奋笔疾书,这个陆川不是班主任陆川而是花解语的同桌陆川。当陆川自我介绍说到我叫陆川的时候班主任也好奇的看着他,同桌陆川回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说,路是你们认为的那个路川的路川也是那个川,我和老师同名。大家都被他逗笑了,花解语这才看清自己这个瘦瘦弱弱的同桌。

      花解语重重的坐了下来,由于陆川太过认真花解语把他吓了一跳,陆川抬起头来看到花解语由于跑得太快而涨红的脸。你去哪里了。

      见一个老乡外加青梅竹马。

      老乡,你不是县城里的吗?

      谁给你说过我是县城里的了。

      好像没有,我也只是随口一问。

      刚做同桌花解语和路川还并不熟悉,但是花解语也并没有要和他客气的意思。陆川看花解语直来直去的到是没计较。

      陆川是一个万事和气的人,并不会轻易对别人有情绪。这可能和他从小生长的环境有关。

      陆川还想问一问花解语的老乡是谁,也是上初一吗等等无关痛痒的问题,碍于花解语有些生气的样子,一副欲言又止表情,犹豫的埋过头在题海里。

      花解语像是感觉到了,看着陆川并不集中精神的样子,开口道。你想说什么。

      陆川惊讶的回过头,你没有在生气吗?

      花解语也惊讶的笑看着陆川,我那来那么多气可生啊,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花解语确实没有生气,只是习惯了不说话就冷脸,不了解她的人一开始接触会以为花解语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变熟后就会知道花解语是一个简单的一个人,好相处与不好相处全在别人的态度,与别人完全没有默契的相处之道。

      我就是想问你老乡和我们同级吗?

      不是高一了。

      哦。想说的话说出来以后,陆川心满意足的安心继续做自己的题去了。

      你好奇心真是点到即止啊。花解语看着语文课本目不转睛,嘴里蹦出来一句轻飘飘的话。

      陆川没听清,注意力都放在做题上了,但还是听见了。陆川头也没抬的说,什么。

      我说你这个人的挺好的,你继续做题。花解语也不再说话,而是认真的背起了古文。

      陆川学习认真踏实,成绩在班级里算是不错的,在年级上拿的名次也挺让班主任陆川面上有光。班主任陆川很是看重陆川,大概是有一点得意门生的意味。好歹是个同名同姓的学生,这一生也不会遇见几次,一次也够难得。

      科任老师都对路川报有好奇心,陆川成了老师们重点关注的对象。花解语作为陆川的同桌又是班长,他们这桌简直成了老师们目光扫射的焦点。课上回答问题什么不用说,一遇见搞活动花解语和陆川简直就是在劫难逃。

      花解语倒是没什么,作为班长被老师拎起来回答问题已是常事,陆川本来就不愿意多花时间在学习之外的事情上,这下好了隔三差五的被老师当做活跃气氛的角色拿来活跃氛围陆川更是受不了。陆川打算换个同桌,陆川找到班主任提出自己的想法,班主任却说这样的座位是自己精心安排的。花解语虽然作为班长但学习成绩不好,希望陆川多帮扶帮扶。陆川简直想跳脚,自己有什么义务帮这个班长,他又不是活雷锋。当然陆川不可能这么说,他只是很委婉的表示自己难当这样的大任。班主任很心平气和的跟路川讲道理摆事实,陆川左耳进右耳出,结果是陆川妥协,班主任毕竟年长陆川十几岁,陆川明摆着不是班主任的对手。

      陆川本来就泄气沮丧到底了,他找班主任要求换座位的消息好死不死还被花解语知道了,几周相处下来,陆川知道花解语直来直去的脾气,肯定又是一顿好受,陆川都不明白班主任怎么想的,怎么会让这么个不懂人情世故只知道直白戳人刺伤别人的人当班长,难道他是想让班级的人都向她学习吗。陆川的好脾气下藏着一颗洞明事实的心。

      花解语从小到大被父母放养长大,对人情世故没有开窍,连得罪人了还笑嘻嘻的应和别人,不知道别人可能早就把她的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陆川不是这样的人,一来没兴趣二来没时间,他也曾好言相劝过,奈何花解语像颗顽石。如果女娲补天用这样的石头倒是牢不可破。

      陆川算是又明白一个道理,有的人就是没有道理。

      陆川在换座位未果后,决定对花解语采取火来水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态度。陆川已经比一些人好了,那一些人把花解语排在自己的冷战名单上,表面迎合背后说花解语的坏话。陆川看破又不好说破,说了陆川估计花解语可能还不会相信。陆川算是看明白了花解语就是个二傻子。

      陆川知道花解语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哥哥式朋友,很是暗里维护花解语,花解语有这样的性格很可能是这个人造成的。性格使然,谁又能说不是人情使然。

      花解语这个哥哥陆川见过,长得到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性格比花解语聪明不知道多少倍,他怎么就不教教花解语好好做人呢,偏偏把人家带歪。疼爱有时候是一种枷锁,也是一种代价。

      陆川不知道的是他根本不了解花解语,如果他了解花解语就会知道一个人的本性是每一步左右选择的使然,而这左右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必然,就像你出生即为男女,当然出生之后再选择就会产生巨大的伤痛,这代价一般人是不会选择的。

      自然给了我们选择的权利,给了我们时间去不断选择,就是要看我们会成为怎样一个人。 简单的说,你选黑有无限的黑选白也有无尽的光。黑与白也在不断的变化,只是都有时间限制,时间是充分的但也有一个节点,只要这个节点来临,就像昨天过去,没有一个昨天会和今天一模一样。

      洞见的真相也会改变,就像每天吃的饭不会一摸一样。聪明的人耳聪目明,即为声明心亮。时轻言从小看着花解语长大,知道她凡事认真,独独缺少一颗不懂人情世故的心。认真难得可为人心人情世故可学是为自然之理。

      时轻言从小深明人情世故也有一颗认真的心,是难得的先见之人,所以他护着花解语。没想到却害了她来。保护和伤害是相辅相成的,不刻意而为是为自然之道。

      人一生下来是脆弱的,但自然也给了每一个人坚强的生命力。柔而不断,强而不刚,是为互补。是一个人就会有短板缺憾,但整体生而为人是为全,全又由各个短相成,部分之和大于整体是每一个人向往的模样,就像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美好。然而美好的光也要静谧的暗来衬托。

      陆川不明白是因为不了解,不了解是为没有看见,没有看见是因为听见很多别人的声音,嘈杂得连自己的本心都遗忘了,或许也是因为无心之人从中作无心之梗吧,反而让人真正受到无法估量的伤害。

      命是个无法言说的东西,明说反而适得其反,一定要自己参悟。

      花解语和陆川的同桌生活虽然表面和睦,但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各得其乐,虽然花解语的乐是假乐。假乐是让人失去真知真觉的。

      陆川和花解语能相处下来也是因为有共同的喜好,比如他们一样喜欢上语文课,特别喜好古文、诗词,还算有共同语言。古文和诗词都是前人用与现代人不同的表达方式写的,也难得他们能够看懂。有一些人说古文和诗词表达了什么意思是看阅读的人看到了什么,其实不是,他们肯定是在说一个道理只是看阅读者有没有看懂。

      比如: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解语花·上元》周邦彦(宋代)。说的就是千家万户灯火阑珊,嬉笑妍妍如游戏般妖冶。简单的说就是每家没户都开着灯,大家在一起说笑话开玩笑但是气氛却很怪异。

      陆川和花解语的看懂是不同的,陆川是看懂其了中的大意,而花解语是感觉到了其中的真虽然她无法正确说出来,但是能说出她大概的感觉。比如说自由,陆川认为是无拘无束,而花解语认为是由自己开始;比如说利益,陆川认为是自己的利益,而花解语认为是有自由的同时不争,换句话说就是自己在找到本我需求的时候不再争抢别人的利益就是对大家有利等等。

      本文标题:花开有时 轻言解语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45754.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