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夏纪末年

  • 作者: 烟酒糖果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07-04-15
  • 阅读21841
  •     夏纪末年----之 夏纪
     
        记忆中的夏天总是带着浓烈的阳光味道和温暖的气息。
     
        还有汗水和青草清晰的味道。

        那么多的夏天,稍纵即逝的感觉。似乎所有的季节跌价在一起只是为了迎接夏天的到来。迎接白衬衫和香草冰激凌的到来。那么多站在阳光下对着你笑的夏天,只在白衬衫吹起的一个角上印上了逐渐磨灭的记号。

        站在破旧的带着不断发出噪音的电扇的屋子内望着褪去了漆的墙角,我像是回到了过去。像是看到了你忧伤的脸和头发落下来盖住的深炯的眼睛。像是你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瞬间,熟悉的感觉甚至弄得我快要哭出来了。你还是那个每天早上迟到的带着没有任何化妆的脸对我笑的清纯的女孩。你每看到一些好的东西总会跑过来问我什么什么怎么怎么样。而我带着或惊讶或无奈的脸把很多你认为很好的东西放入盒子收入抽屉。

        那些像是阳光下青草叶子上淌着的水珠般的日子过去了就不再回来。
     
        那些在夏天里不断重复的温暖的日子突然变得离我好远。我想那些在离别中忙碌的生活已把我弄得流离失所以至于我甚至忘了自己的生日。2004年九月的最后一天我站在天台上望了整整一夜的星星。

        夏天的星夜依旧明亮而孤独。

        你说每当流星划过的时候就会有一对徇情的恋人。而那突然划过的微弱的一点是你想我而落下的一滴还来不及忍住的泪吗?还是为了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男孩。

        他们都说人是有灵魂的,而当人死后它就到处流浪。寻找自己爱的人,然后守护着她。我想当灵魂突然脱离地心引力而飘起的一刹那他们最先想到的是谁?我最先想到的又是谁?会是你吗,还是另一个你不认识的干净的女孩。

        我突然像到我们从那个夏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你独自去了北方你喜欢的大学读我最不喜欢的英语。而我们似乎还来不及告别的样子。你打电话来说北方有着和南方一样孤独的云和更多绝望地鸣叫的飞鸟。我抬起头。万里晴空。依旧是个我所熟悉的却少了你的夏天。我突然眼泪就掉了下来。你问我过的还好吧。我说很好一直都很好。然后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捧着脸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想说我过得一点都不好你快点回来吧。

        我甚至忘了要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那些夏天在你走了之后就丧失了所有知了的鸣叫。似乎从你走后所有知了都绝种了的样子。我依旧会在穿过一个陌生的城市的时候抬起头看那被分割成不规则形状的天空是否有飞鸟飞过和飞机划破天空的伤痕。我依旧坐在公园锈迹斑驳的长凳上听旋律激烈的摇滚乐看图片绚丽文字苍白的杂志。我依旧在星星很多的晚上看夜空想起很多以前我们一起的日子……

        那么多的无聊而却惬意的时光,以前的我们为什么没有注意呢?

        记忆中很多很多夏天都是有青草香和白云飘过的声音的。一起翘课躺在草地上安静地闭上眼听白衬衫被风吹着拂起草尖的暧昧的声音。睁开眼是广阔的天和干净的云。我们一起猜那些云应该来自内蒙古吧。那个空旷而清新的地方。夏天河水轻微的腥味和偶尔发现蝴蝶开心地追逐却不巧碰到青虫的懊恼。当然,这些只不过是记忆啦。
     
        繁花点缀着大树。

        光线明亮的下午穿着白衬衫黑裤子和白底黑条的平底鞋缓慢地走在很少有车经过的柏油路上。黑色的耳塞线一直从裤袋悄悄延伸到随风飘动的头发里面。笔直的刘海被甩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干净的袖口高高地被挽在手肘处,线条分明的手臂放在裤袋里随着走动而轻微地摇摆。

        你走上来抢走我一只耳塞塞进自己的耳朵里,黑色的线就因此延伸到了两个人身上。同样的白衬衫同样的随风飘动的头发。你在阳光下灿烂地对着我笑突然把脚下的石子踢出去好远。柔软的裙摆被甩起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而露出了一点白色的内裤。我在一旁噌噌地笑而你拽着我的手跑出去好远。不小心撞到树而飘下几片绿色的带着倔强的纹路的树叶。于是索性坐下来靠在树上看远处零星开着的小花。不带任何装饰的腿交叉成一个舒服的姿势,白色的短袜黑色的板鞋。

        那一个个干净而没有任何修饰的下午在平静的河流中静静地流过了整个夏天。整个我开始喜欢上白衬衫黑短裙和柔软的长发的夏天。

        我知道这些只发生在记忆的最深处。我甚至快忘记了。
     
        一些永不磨灭的童话。
     
        夏纪末年----之 末年
     
        他们孤独的手做出告别的姿势,终于要开始新的旅程。
     
        在饭店明亮的大厅里,他轻轻地唤她的名字。年,是你吗?他穿黑西装干净的白衬衣在领口处露出长长的和着少许皱纹的红色领带。黑色的皮鞋上粘着一根枯黄的草,不知是从哪里带来的。她转过头看着他浑浊的眼睛。
     
        他陪公司的客户吃饭她参加同事的婚礼。他俯下头看她的眼睛抬起手摸她略带枯黄的头发。年,等我好吗?我们好久没见了。她轻微地点头,几根顽皮地翘起的头发随之轻轻摆动。

        远处有人叫她。她巧妙地躲开他的嘴唇转身离开。他站在原地看着她侧身走进一个房间。带着油渍的旧仔裤和老气的带着精致花纹的粗布外衣,她还是老样子,转身是依然带着股莫明的脆弱和孤独。
       
        浑浊的空气中是陌生的刺鼻的味道。
     
        北京的冬天很早就下起了雪。很多人严装素裹地捧着脸快速地过大街,天色灰暗。有一对情人肆无忌惮地在大街上相互依偎着取暖。男孩用大衣紧紧裹着瘦弱的女孩,同一条围巾。两人呵出的蒸汽汇集在一起迅速坠落在黑暗里。年靠在发电外的巨大柱子上给自己点起一根烟。烟头在黑暗中发出微略的光,像是即将完结的脆弱的生命。年看着不远出这对情侣安静地吸烟,雪飘在头发衣服上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于是年稍稍拉了拉粗布外衣的下摆,换个使自己舒服的姿势。情侣已经走远。年又点起一根烟,是北京很常见的一种廉价的劣质烟。城说,年 ,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回来。然后城一去不回。年等着等着天就下起雪来了,南方的城市很少下雪。
     
        城俯下身去摸年的眉毛。年已略微睡着。城说对不起年,他们死活不让我走。年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昂贵西服的男子。她说,城,下雪了。

        我知道,年,北京很早就下雪了。城脱下西服给轻轻发抖的年披上。身边是一堆形状扭曲的烟尾。年 ,为什么要跑到外面来等我?我以为你走了。

        城,我很冷。带我回家好吗?年几乎要掉下眼泪来。不住地颤抖。

        城,我很冷。带我回家好吗?
     
        干净的宾馆的房间,一袭白色的床单和枕套。褐色的写字台和衣柜。米色的窗帘。没有家的味道年却突然感到一阵莫明的温暖。

        城没有开灯。把西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轻声地问,年,要不要先洗个澡再睡。年没有回答,径直倒在了床上侧过脸看黑暗中的城。曾几何时,自己曾这样一直安静地注视着眼前这个线条挺拔的男子,那时阳光还很温暖还没有见过几次雪的样子吧。城脱下衣服去洗澡。年轻轻地闭上眼开始回想一些模糊的往事,头发上有化成了水的雪划进白色的枕头和被子,然后迅速被吸干。
       
        往事如烟。
       
        卫生间水流停止的声音,年睁开眼静静注视着这扇褐色的带着小块模糊玻璃的门。落地窗帘未被完全拉住,漏进一束蓝色的带着暧昧的光打在年粗糙的脸上。粉色的光戛然熄灭,城穿着件白色的棉布睡衣出来。略带消瘦的身形紧贴着薄薄的轻质布料,湿漉的头发还没完全变干,头颈处也还留着几滴顽强的水滴。
     
        年脱去粗布大衣旧仔裤黑色的棉布汗衫钻进松软的白色棉被内。黑色的蕾丝内衣在床的边缘露出小小的一点黑,带着股野性的倔强和性感。城侧身钻入被子,用手盖住年的身体。蓝色的光在爱干净的线条分明的脸上反射出轻微的温柔来。

        城借着微弱的光看年的脸。粗糙的没有任何化妆的脸,毛孔蛮横而粗大,眼睛深陷,额头处的油脂行成不规则的形状。颈处的皮肤由于曝晒而微微泛红,以下的逐渐变得白皙。年,你冷吗?城伸过手把年搂在胸前,年温暖湿润的呼吸撞在自己的皮肤上,痒痒的。

        年躲在眼前这个自己熟悉却逐渐变得陌生的男人怀里渐渐停止了抖动。像只受伤的兔子般蜷缩着慢慢闭上了眼,头颈处洒着男人均匀而沉重的呼吸。
     
        蓝光突然消失,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的样子。

        城的手覆盖住年黑色的蕾丝胸衣背带。温暖的略带粗糙的手指顺着脊椎慢慢往下滑动,像毛巾般摩擦在年柔软的微微带凉的皮肤上。皮肤的触觉给年带来很强的安全感。年轻声说,城,就这样一直在我身边好吗?

        城停止了抚摩,把手放在年已经干透的枯黄的头发上。像摸一只温顺的小猫般轻轻地为年整理乱掉的头发。城说,年,我已经结婚了。一个上海的女人,买了房子,儿子已经五岁。

        半响,年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没有起身和城扭打在一起。还是安静地睡在城的胸口上,半闭着眼睛。被子的边上露出她美丽的带着莫明张力的锁骨。

        蓝色的光又亮了起来。痒痒地照在两个人身上。年说,城,我早就猜到了。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走到哪都会很受欢迎的。我只是情不自禁这么守的,请不要放在心上。我们本是一起走过,不过后来都有了自己要走的路,于是两个人就有先有后了。现在只是偶然交错的一个交点,我知道它很快就会分开的。说着说着年就开始不自觉地哭泣,在城的怀里剧烈地抖动。

        年,我在北京住一星期,一星期后我要回上海。我可以带你一起回去,可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你该找个男人疼你的,我不能这样守着你一辈子,我有自己的家人,尽管……我是爱你的……

        城,知道的,我都知道。我努力地工作,希望赚够钱去西藏。我是喜欢那里的,我可以留下来给那里的孩子教书,然后过种的安净的生活。城,这都是我的梦想,在你出项之前我就那么努力地去实现它。

        城把颤抖的年搂紧了点,呼吸吹在年的头发上掉进孤独的深夜中。
     
        凌晨的时候年起身,赤裸地靠在窗边给自己点起一根烟。

        窗外是逐渐热闹起来的北京城……

      本文标题:夏纪末年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40808.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