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爱情要两个人守侯

  • 作者: 风飘扬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07-05-31
  • 阅读9987
  • 爱情要两个人守侯


      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去计较你们相爱的时间可以有多长,不要去计较彼此在这段人生历程中的得失,如果有一天真的要说再见,那么彼此含泪挥别,相互感谢,感谢人生的旅程曾经有你有我,记忆里开放过鲜艳的花朵,又是一件多么惬意而温暖的事情。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请你一定温柔地对待她,尽管有一天要注定选择生命无奈的那一半,但也要让我们的记忆完美,至少我们曾经彼此拥有过。
     
      我是通过当下时尚的交流方式认识她的,文字让两颗孤单的心灵更加靠近。文字让我们相识,文字让我们更加靠近对方。
      
      在文字里倾听那来自心底的呼唤,感受彼此曾经的苦辣辛酸。我希望了解一个人,因为只有了解了一个人才能更好地去交流。我了解人的方式一般是从一个人的文字开始的。就文字而言,其实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纯是热爱,虽然肤浅,但我执着。凭我个人的写作经历,我相信一个文者,一个喜欢写字的人,都缺少潜在的自我保护意识,总是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把自己袒露无遗地展现在文字里面。至少我是这样的,我所认识的朋友大抵也如此。我们总想把自己的想法在文字里完全释放出来而不做任何保留,也许这是文人宣泄感情的特殊方式吧。因此,我觉得透过一个人的文章可以了解一个人的内心,读一个人的文字可以走进作者心灵的最深处。
      
      一个以文字为舞的女人,一段鲜花般灿烂的爱情,一个蓓蕾般含羞的姑娘,在字里行间跳跃的舞蹈是那样的柔媚,那样的凄婉。她在自己的文字里舞蹈,在自己的记忆里舞蹈,迷失了自己。
      
      她的眼睛不大,但如水般清澈,每当木讷的我撞见那一如汪明净湖的目光时,我总是感到不自然,却也禁不住回望,她柔情依然,一湾柔水绵绵依旧。荡漾在我心中的波澜也久久不能退却。
      
      我们在彼此文章中相互感怀,互相触摸,互相试着走进彼此的心灵。看过对方的文章之后我们都会在评论中发表感慨相互慰籍。孤傲向来是我唯一被公认的“资本”,但是在她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低浅,但是我依然很难让她放下曾经受过伤的防卫。于是我有点开始洒脱了,自己欺骗着自己哼唱着《原来的我》,像一北方的匹狼在无尽的旷野昂扬地走过,留下的脚印是那样的凌乱,在北国的原野上不过是个匆匆客。
      
      生活是个无处不现实的大网,没有人可以逃脱,我除了满腔的爱意一无所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吸烟,也许很早了,至少我不记得。一个男人和女人吸烟的概念不一样内容更不一样,女人是喜欢那种香烟在手的姿态,那种高贵的模样,更多的女人吸烟是为了给男人看的,让男人去理解去品位她们的孤寂。男人吸烟更多的是需求,需求那种味道,那种吞吐的快感,那烟雾穿越咽喉的舒畅。
      
      深夜来临的时候,是一个人心灵最脆弱的时候,也是思念最疯狂的时候。其实一个人并不孤单,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孤单。能感觉到键盘敲打的是她的手心,能听到她遥远的笑声。有时候她会很开心,似真似假地问我是不喜欢她,我说不。因为我知道即使彼此明了,也不能轻易开口,爱并不是许诺和要说出口,对她有时候真的无奈,看她开心的像个孩子,我又怎么忍心让她再重温爱情的酒呢。她说我对她很好,说一天不见我心里就缺少了什么,问我是什么感觉。我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只是感觉罢了,她悻悻然。
      
      我何尝不想把我内心的思恋说给她呢,然而,爱情就是这样,一旦你应允了,别离就意味着伤痛意味着背叛,情愿一个人感受落寞,在夜色朦胧里在烟雾的飘散中醉倒。醉入的“十平方米”,又是一个无眠的夜。一根根的烟草把我醉得不醒人世,恍惚中我静静地躺着,倾听你来自南国的滴答声,震碎着我南柯的梦。在情感的世界里是你的,早晚归你,不是你的,何必强求。我把这句话作为我每晚睡前的最后呢喃。
      
      有时候我也静下心来想:为什么她会喜欢我,是真的吗?一个千里之外的超凡的女子,与我这个平凡的无一是处的男人,是我文章写的媚人?是我的轻浮处世?还是那遥遥的距离的朦胧?我可以断定那种思念的感觉的真诚,也足以相信那份爱的纯洁,然而,总想去找一个不是爱情的借口。因为如果爱就意味着接受所有的快乐与沉重,如果真爱了就要用一辈子去守侯,结果我否认了一切的猜疑假设,因为彼此的依恋不容许我用太多的想法给这份爱着色。爱我的人在远方爱我,我在远方爱我的爱人。
      
      爱情的结果如果是婚姻的话,那么我想我这辈子注定没有爱情。因为我想一个真正的爱情要有过程和结果的,要不那只能算是喜欢,一个没有能达到给你婚姻的爱情不是全部的爱。记得有次和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她说到了自己的不幸感情。一个自己很喜欢的男人,一个相恋了5年的男友,在即将结婚的时候退缩了,选择了为别人穿上了嫁衣。当我问及原由的时候,我有点愕然了。她说“他很爱我真的我能感觉到的,可是当我们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他却说‘亲爱的,我爱你,我可以给你我的心,但我不能给你婚姻’”。听了这个看似真诚无奈的别语后,我暗骂了那个男人。其实这个男人是个心机相当深邃的男人,在说出了自己无奈的同时,也博得了对方的很多的理解。但是,我要说,说这样话的男人是卑鄙的。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可以给她你的心,却不能给她婚姻。那么我想不是无奈是托词,是爱的不够,是爱情的亵渎,是你对她的爱还不够足以让你给她婚姻的程度。爱一个人就要敢于承诺,勇于实践。
      
      也许有人要问我你说话不是自相矛盾吗,你说爱情不要理会时间的短长吗?是的不要理会,因为我的爱在心里萌生的时候就是注定要去实践婚姻的,我爱的人我就希望用一辈子去守侯,之所以短暂不是生活的无奈,只能说那将是我生命脆弱的完结。
      
      有希望的等待是一种幸福,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希望,但我会无限的等待下去,瓜熟蒂落。爱情,毕竟是人生最宝贵的一份感情,能够把它奉献给你的人,毕竟是怀着最纯真的心愿和无邪的希望。我习惯了和黑夜交谈,习惯了在夜色中描摹她的样子,所以我快乐。爱一个人不是海誓山盟的蜜语,是生活中的细节,是用一辈子来回答的。
      

      本文标题:爱情要两个人守侯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44405.html

      验证码
      • 评论
      5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