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二姐夫---我心中的偶像

  • 作者: 九满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09-07-08
  • 阅读18949
  •   初识我二姐夫,自然源于我二姐,我二姐夫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我也无意把他描述成德高望重、运筹帷幄的人,但在我老家的农村,二姐夫还算得上是个人物,精明强干、能说会道、心肠特别热,一生好交好友,亲朋好友的人缘自然不错,朋友还特别多;二姐夫的言传身教,使我受益终生,尤其是二姐夫教会我怎样做人,这一点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可以说二姐夫是我的偶像,我对他是非常崇拜的!
      
      现实生活中,我们是从来不这样称呼我二姐夫的,大概从第一次知道他将成为我们的二姐夫的时候起,我、五哥和三姐就亲昵地叫他为“发哥”,这样一叫,竟然叫了30多年!别看发哥现在是满头银发,但一见面,他就还是象像他年轻的时候那样乐呵呵的样子。俗话说,女婿是娇客,重言重语说不得,但对于二姐夫来说,即使丈母娘要“说”他,也是几乎没什么好说的,从我们认识他的那个时候开始,在我们的眼里,发哥特别的勤快,办事利索,做什么像什么,为此我妈妈一直对他赞赏有加。
      
      小时候,我也经常去二姐家看看我那可爱的小外甥,当然看小外甥也许只是我的一个美丽的借口,内心里是想去二姐家好吃好住几天,只要我一到二姐家,发哥的第一句话就是:“九满来了,什么时候走?”接着就忙着张罗好吃的,一次不落,我劝他不必如此破费,可他总不听,还这样回应我:“学校伙食差,来我这里不吃好点哪行?”我听了心里自然高兴;听说发哥年轻的时候好赌,结婚以后他就把赌瘾给戒了,有时跟我和五哥“重操旧业”,却总是故意输给我们,无形中我就多了不少零花钱,加上发哥来我们家总不会空手而来,不是提这个饼就是那个糕的,所以我小的时候总是盼着发哥来我家。发哥待人大方,对待自己却很节俭,他同我二姐结婚都快三十年了,我还没见过他穿过一套像样的衣服,家里的陈设和生活用品都是十分的简陋,但他一听说亲戚朋友有什么困难,他就会尽心尽力地去帮助,有时还四处借线去接济他人,好像他是大款似的。我认识发哥以来,他就一直保持着乐观的情绪,我压根儿就没见过他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发哥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比如为人处世、工作精神我都照搬他的作风。小时候,最关心我学习成绩的自然是我母亲,其次就要算我发哥了,他为了掌握我的学习情况,我在地上玩,他就躺在我身边问这问那,有时找我打牌,“有意无意”的套我的学习成绩,有空他还给我讲他们村成绩好的读书人的学习经验,说得最多的就是他们村里一个叫何健的,赞扬他怎样怎样地会读书,如何如何地成绩好。真没想到,我初中毕业后竟与何健同时考到了省级重点中学---南县一中,发哥就更是常拿何健与我来做比较,当他从何健处听到我的不利消息时,他就会想方设法鼓励我要努力读书。
      
      我升入高中以后,踏入了县城那所省级重点学校,当时人人都把这所学校看作是通向天堂的驿站。其实我们在这里是一种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狗差的学习生活;虽然很累,但很充实,因为我的心里有个目标,那就是要努力,争取考上大学……就这样,我为了求学,为了一纸文凭,开始了背井离乡的生活。住宿在学校,生活费用一下子涨了许多,有的哥哥嫂嫂知道我的学费要兄弟们均摊以后,就打起了退堂鼓,引经据典地希望我放弃求学回家务农,当时发哥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坚持要让我继续上学:“九满会读书怎么能不读呢?我也和你们一样共同承担起九满读书的费用”,由于发哥的振臂一呼,想叫我放弃求学的哥哥嫂嫂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后来母亲将发哥的豪言壮语告诉给我的时候,不知怎的,泪水突然蒙住了我的双眼,喉咙头也被泪水噎住,我说不出一句表示感激的话来,但我在心底里却默默地起誓:决不能辜负发哥们对我的期望,一定要考上大学。是呀,那时我们家乡还很贫穷,要想生活素质提高就必须走出这个小村庄,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后来发哥没有食言,以最主动地态度支持着我上学。记得那年离高考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回家筹生活费,母亲实在是想不出办法来,发哥听说后二话没说,回家就把他家里那头猪给卖了,筹集费用供我继续上学。虽然发哥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他看问题一般都看得很远,而且能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我能顺利地完成自己的学业,也都多亏了发哥。一九八四年,我以较好的高考成绩考入长沙一所理工学院,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想到自己没有辜负母亲和亲人们的期望,成了我们家的第一个大学生,激动地心情难以言表。后来我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告诉发哥的时候,他也表现出了无法掩饰的喜悦,高兴地说:这下真的好了!
      
      我参加工作后,一年也就回家一两次,每次给发哥打电话,他都希望我能回去看看,很多时候我没时间回家,从电话中我听出发哥挺失望的,他说:“九满,妈老了,妈好想你回来,你就回来看看吧!”接下来我什么也没听清楚,只觉得眼泪就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怎么擦也擦不干。其实我心非常清楚,发哥也是希望我回家的。每次我回到老家,母亲第一句话就会说:“快打电话给警发,他说九满回来他一定要过来看看。”去年七月我回到故乡,我将我从广州带回去的几包烟拿给发哥时,他慢慢地接过去,他说:“唉,我们农民抽这个烟纯粹是糟蹋啊!我要发给村里人,就说这是我小舅子从广州带回来的好烟,你过得好,我当姐夫的脸上也有光啊!”这就是我的二姐夫,时时处处想到的就是他人。
      
      我二姐小的时候,正赶上家里穷没读几年书。二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在我的眼里二姐勤劳、温和宽厚,持家都好的没得说,她不只是对我们家里的人好,照顾婆家的人也是十分的周到。我二姐唯一的缺陷就是遇到不满意的事就喜欢唠叨个没完没了,加上发哥并不是个脾气好的人,暴躁易怒,常常只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他就会和二姐大吵一场,每一次都吵得惊天动地。因此我对发哥的感情是复杂的,也一度替二姐感到悲哀。去年十一月我由于耳膜穿孔,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着开刀,二哥在致电向我表示安慰的同时,也告诉我二姐与发哥又在闹矛盾,我致电发哥:“发哥你和二姐还好吗?……”发哥在电话的那端听到我在哭泣,还没等我再说话,他就知道了我的“来意”,当即表态:请老弟放心,我会处理好与你二姐的关系的!这就是我的二姐夫,只要我一开口,他就会满口的答应。二姐和发哥现在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我这做弟弟的多么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家庭幸福美满啊!
      
      前几年,发哥和二姐他们的小女儿娇娇考上长沙一所大学,发哥家为支撑娇娇上大学,尽管二姐及发哥辛勤劳作,省吃俭用,教育致贫带给他们家的影响还是无处不在,他抽的烟比过去的更加劣质,他本就患有的哮喘病更加严重了。而我,却很少给予帮助,如今想来,真的觉得好惭愧而自责不已!。我怎么对得起过去终日劳累为我的未来奔波的发哥呀!我并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苍生世界里哪一颗心暖,哪一盏灯亮我难道不知道;当乡愁如月升起,在故乡那地方,哪一股血热,哪一杯水寒我难道不清楚,只是自己在广州这么多年混得还有点寒酸……今年四月,发哥和其他亲人送我上车回广州,看到渐渐老去的发哥甚至已显出一副老态龙钟之态,我的心就感到一阵悲凉,我止不住眼泪,是感动还是不舍,我自己也说不清,只是止不住的让泪水尽情的流淌。
      
      如果不是发哥们支助我求学,我将永远是农田里挥汗如雨的一个,当我从农田走进城市,便失去了土地的营养;当我从城市小心翼翼迈入乡间,看着晒谷场上一堆堆谷子,我的心里就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这感觉就是对自己二十多年来庸碌的悔恨。春种秋收,一年年的期待,一年年的收获,尽管周而复始的单调,可土地对汗水的回报毕竟是实在的。我辛辛苦苦的追求,虽然挣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而自己的汗水滴在城市坚硬的世俗中,回报的只是辛苦疲惫。由于我出生在农村的缘故,我的性格与我的村庄十分的相象,总是默默无闻地为他人做嫁衣裳,从来不曾用心去想想怎么样为自己的名利而做一些铺张,也就无力去照顾我的发哥们。多少年过去了,世事如烟,但发哥的身影,那张很真切很温馨的笑脸,乐于助人的道德品质,却像是大浪淘过的金子,灿灿地沉淀下来晶莹闪烁,照亮着我的人生。
      
      


      本文标题:二姐夫---我心中的偶像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81144.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